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鲍XX是反商鞅、反毛主席以及反统一的大杂烩

2021-01-03 16:30:2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网上刚刚看到鲍鹏山的一篇文章——《大秦赋》不敢公开的秘密:他为何能让中国2000年无法真正强大!感到义愤填膺,一些话不得不说。这是什么屁话?时空错乱了吗?你怎么能如此苛求古人呢?说什么“《大秦帝国》把商鞅描绘成一名改革家、法治主义者。净是胡扯,商鞅、韩非的法治,不是依法治国,约束公权,而是治民之术,驭民之术。与现代法治,方向正好相反”。你懂得什么是法治吗?天底下有所谓法治吗?即使有法治,你认为当今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法治,即实质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美国做到了吗?西方发达国家都是法治国家吗?重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忠林通过认真考察历史,断言“古往今来,古今中外历史上真正做到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人唯有商鞅一人”,这怎么解释?再说,中国历史五千年,一直是领先全球的,落后于西方世界的所谓发达国家(还需真正弄清楚这些国家究竟是怎么发达的?是靠所谓法治和文明,普世价值发达的吗?)也只是近代两三百年的事情。不要把什么事情与所有责任一概都推到先人的头上,古人的身上,商鞅距离我们现在已经过去2500多年了,后世发生了多少事情,都与商鞅有关?所有的事情都由商鞅来负责?他老人家管得过来吗?是你子孙自己不争气,不会时移世易,变通自己,近代以来把国家搞落后了,还能把责任都推到2500年前的先人头上吗?你这个不肖子孙也太不争气了吧!?太无赖了吧!?

  商鞅变法如果不成功,如何能让奄奄一息的弱秦起死回生,并奠定后世秦始皇灭六国一统天下的物质与制度基础?为什么不是六国统一天下,而单单就是这个最不被看好的弱秦统一了天下呢?原因在哪里?鲍鹏山你考虑过吗?据说鲍鹏山是反对国家统一,甚至于反对一切统一的,包括文字统一和车轨统一,以及度量衡统一等等他都是反对的,主要理由是认为统一会死人,死很多很多的人。可是历史上的统一,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哪有不死人的?美国历史上的南北战争(统一与分裂的战争)难道不死人吗?美国现在不是穷兵黩武,在世界各地疯狂杀人掠地吗?怎么不见你批评美国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滥杀无辜呢?现在想和平统一台湾而不死人,你鲍鹏山做得到吗?不统一台湾,中国算得上是真正的大国,强国吗?不要事事处处苛求古人,古人做的那些丰功伟绩你一丁点都做不到,就剩一张嘴在那里胡说八道,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你说“《商君书》是有名的天下第一禁书”,既然是禁书,怎么会流传呢?怎么能够流传到现在几千年而不衰呢?大家也都看到了《商君书》的具体内容,知道是咋回事了,难道就你的解读是唯一正确的?是真理,而不容他人质疑吗?依我看,你对《商君书》内容的解读就是站在小我视角的主观臆断,没有多少人相信你欺师灭祖,出卖祖宗的鬼话和你片面而不恰当的言辞。

  我观察这个叫鲍鹏山的已经很久了,真不是什么正义之士和有学问的人啊,不仅强烈地反商鞅,反大秦,反统一,甚至也反毛主席。由此我发现一个重要现象和规律:凡是反毛主席的人必反商鞅,而反商鞅的人也必反毛主席。反毛主席反商鞅的人也大多数是反对国家统一的。

  看看毛主席还有王安石,司马光是怎么评价商鞅的,我们就容易知道这个叫鲍鹏山是个什么货色了。鲍鹏山崇拜的儒家学说空谈误国至极,在战国时代和当下新的战国时代都是用于欺骗和麻痹人民群众的工具,是统治阶级的真正帮凶,既不能强国,又不能富民,新时代如果像鲍鹏山那群人那样继续拼命吹捧所谓国学——特别是儒学,必定会亡党亡国,让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其实诸子百家说到底本质上都是一家,也只有一家,那就是谁都在想方设法争取得到君王的重用,从而掌握治国理政的权力,以便于推行自己的主张,维护他们那个阶级的统治地位及其利益,这些“家”们得到重用就能够从中分得一杯羹,得到一些好处了。区别只在于诸子百家中有的学说确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强国富民,增强国力,而有的甚至于大多数则只是华而不实,哗众取宠,徒费心力,徒耗国力。其中儒家是后一种,毛主席的《商鞅徙木立信论》也好,评法批儒也好,他对诸子百家特别是儒家与法家的看法是一以贯之的,这就是:法家是真正干了点实事的,可以强国富民,增进国家实力,而且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秦的法律在当时应该是最先进的,最平等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有人犯法了,就要按律杀头。而“儒学名高实秕糠”,儒家只崇尚空谈,“站着说话不腰疼”,一张嘴骂遍天下,好像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于水火,是救苦救难的大菩萨。儒家其实“表面上是文质彬彬,本质上却是男盗女娼”,虚伪得很,主要是用来欺骗劳动人民的统治工具而已。毛主席的这些看法是有道理的,是根据诸子百家在历史上的实际表现而得出的科学结论。在比较历代帝王和历朝封建政治的基础上,毛泽东充分肯定了商鞅在历史上的作用,认为商鞅是古往今来第一伟大的政治家,“商鞅之法,良法也”。肯定秦始皇厚今薄古,变革政治制度,统一中国,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实行郡县制,修筑驰道与万里长城等做法。在毛泽东看来,“秦始皇主张‘以古非今者族’,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早几十年中国的国文教科书,就说秦始皇不错了,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秦始皇是第一个把中国统一起来的人物。不但政治上统一了中国,而且统一了中国的文字、中国各种制度,有些制度后来一直沿用下来(“百代皆行秦政法”)。中国过去的封建君主还没有第二个超过他的,可是被人骂了几千年。”与大多数为秦始皇作翻案文章的学者一样,毛泽东在肯定秦始皇的同时,对儒家的政治价值体系基本上持了否定的态度。毛泽东认为:“孔夫子有些好处,但也不是很好的。我们应讲句公道话。秦始皇比孔子伟大得多。孔夫子是讲空话的。”毛泽东旗帜鲜明地说:“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他的理由是:“历代政治家有成就的,在封建社会前期有建树的,都是法家。这些人主张法治,犯了法就杀头,主张厚今薄古。儒家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都是主张厚古薄今的。”“在中国历史上,真正做了点事的是秦始皇,孔子只说空话。几千年来,形式上是孔夫子,实际上是按秦始皇办事。”

  所以,我们说儒家就是一个述而不作(只说不做),起而不行,信而好古,坐而论道,空谈误国的学派,在历史上得不到诸侯各国的君王重视是有原因的,谁用儒家谁家最终必然灭亡,导致春秋战国时代成千上万的诸侯国谁都不敢用它,他们只能“惶惶如丧家之犬”,到处流浪。儒家说到底,只能从精神上来麻痹国人,不能作为改革变法强国富民的先进理论,是一种并无什么大用,弃之并不可惜的东西。

  一些人总把当下发生的问题与责任与古人挂钩,推到几千年前古人的头上,说什么中国人下跪了几千年,落后了几千年,穷了几千年,真是这样的吗?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吗?自己搞复辟,发生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不知道反省自己的过错加以改正,而一味的推诿卸责,能推脱得掉吗?能解决问题吗?

  总之,时下只有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才是真正强国富民的大学问,其它都是骗人的东西。当今世界也只有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和救世界,西方的普世价值只能毁灭中国和世界,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实践已经和正在检验这个理论的真理性,我们都会看到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