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以友为师 在学习中进步

2020-12-31 10:52:02  来源: 老夫子杂货铺   作者: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人问我,2020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说,最大的收获就是还活着!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截止今天已经导致超过180万人死亡,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很奢侈了。

  在这里,谨向所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英雄们和为之做出贡献的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最近收到微友“艳阳天”的一条留言:作者肖志夫真的是好有涵养的一个人,每个人的留言都一一作了回复。一看到主席家乡的人就联想到了主席,不管怎样,我记住了肖志夫,去韶山冲时一定会去霞岭冲看看。

  在感动之余,我想说的是,其实并非“好有涵养”,只是觉得每一位微友都必须受到尊重,包括他们发表意见的权利,而且与微友交流的过程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中的收获和乐趣。

  我有一句座右铭:“永远当学生!”并以此时刻鞭策自己,因为我深信,“三人行必有我师”。

  ◆我只是文字的“搬运工”

  有一位微友曾经毫不客气地给我留言:“这里抄一点,那里抄一点……”,我开始是一震:我的原创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抠出来的,绝不会干抄袭的勾当,反倒是我经常投诉别人对我的原创抄袭盗版。但我随后是一笑:我知道他(她)是误会我了,因为我习惯在人民网、新华网等网站“原创首发”,然后再发自己的老夫子杂货铺,为的就是在左下角创建一个“阅读原文”的链接。而其它网站的昵称是“一壶茶一闲人”、“一壶酒一闲人”等,与老夫子杂货铺的原创姓名不符,所以容易产生误会。但我并没有跟这位微友做任何解释,更没有责怪,而是幽他(她)一默:“我不生产文字,我只是文字的搬运工!”

  我从内心感激这位微友的提醒。自那以后,我就不再建“阅读原文”链接,而是以老夫子杂货铺为原创首发地。这样,更有效地保护了我的原创权益,因为总有少数善于“打时间差”的盗版者,抄袭我的原创文章,在微信公众平台或今日头条等处抢先发布,有时害得我自己也无法发原创,不得不发起申诉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老夫”成了“笔者”

  有微友认为我自称“老夫”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太不谦虚。我觉得有道理,虽然这个笔名已经陪伴我30多年了,现如今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老夫”了,但我还是忍痛割爱马上改称为“笔者”。

  想当初,我还是一个年轻小伙的时候,一时心血来潮给自己起了一个“老夫”的笔名,因为我的名字里带有一个“夫”字,心想会给读者几分“成熟”的感觉。谁知这个笔名曾经给我惹过不小的麻烦,还有误会。

  原广州军区《战士报》一位廖编辑曾经跟我讲过一个故事,他一连编发我的稿子好几篇,但送到主任那里都没了消息。后来有一天他告诉主任:昨天老夫那篇稿子上了《解放军报》头版报眼。啊?!这位主任感到很惊讶,找来报纸一看,真的!“士兵利益不容侵犯”醒目的黑体标题具有强烈的冲击效果。他毫不掩饰地说:见到“老夫”这个名字我就生气,看都不看就直接扔垃圾桶了,心想,谁敢在老子面前称“老夫”?!

  后来重新编发,没想到时任社长肖福给予高度评价,并在报社橱窗展示:“主要优点:问题尖锐,材料翔实,观点鲜明。如将此稿与本报的一些其他类似稿件相比,立即可以看出此稿一个最突出的特色:实。工作实,调查实,写作实,文风实,数据实。”

  打那以后,《战士报》开始找我要稿子,并特别交代,投给军报之前先给他们。

  还有那年总后军需部在济南开会,听说广州军区有一个“老夫”参加,特意安排一位老同志接飞机,见了面一看是个大小伙,大感意外:经常看到你在《后勤》杂志发表文章,文笔老辣,还以为你是周主编那样的老同志呢!

  还有,我的文尾一直写有一段“作者其人”,简要介绍个人的情况,有一次微友给我留言:读者只认作品质量,不看来头。于是,我马上割掉了这个“小尾巴”。

  ◆“东方暖阳”教我排版

  笔者在机关工作20多年,习惯了公文格式,所以编发的微信都像文件一样,很呆板难看。我的老夫子杂货铺的白名单里头有一位叫“东方暖阳”的,实在看不下去了,自告奋勇教我排版。

  见我笨手笨脚半天弄不好,干脆给我弄个模板发给我:“老师,你把我这个复制过去就可以了。”

  “改版”后,微友们感觉看上去舒服多了。

  ◆“T T”微友成了我的自带薪“终审主编”

  笔者有一位铁杆粉丝,昵称“T T”,对我的每篇文章都会逐字逐句阅读,经常给我提出一些意见,而且常常是中肯、合理的意见。我很想采纳,可是微信一旦发布只能修改1次,而且最多不得超过20个字,标题不能修改,因此很难达到满意的程度。

  后来,我干脆聘请他为自带薪“终审主编”,在稿子正式发布前,先把临时链接发给他,请他审核,等他审核通过了,批示:完美+3个赞,我才放心发稿。

  “T T”同志非常认真,而且特较劲,他认为需要修改的地方,一经提出,必定找出一堆理由说服我。比如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起诉遭驳回 得州“闹分裂” 美国要解体了?》,其中有一句话我是这样写的:“原本地球上压根就没有什么美国,1620年一伙英国清教徒海盗,乘坐五月花(May Flower)号……”,他认为“海盗”的提法不妥,理由是:“据查,这伙人在海上并没有偷盗行为,虽然在登陆北美后,‘采取欺诈、掠夺、购买、种族灭绝等手段,占领北美大片地盘’,但不一定是他们亲自干的,可能是他们的后人或者其他批次的人。即使是他们,在陆地上犯事,也只能称强盗而不是海盗。”我真是服了!赶紧删除。

  有时赶着发稿,时间比较急,“T T”同志常常放下自己手头的活,优先帮我干这种纯粹尽义务的“编审”,有时甚至把他从睡梦中叫醒,但他从来没有半点怨言,总是尽心尽责,不辱使命。真的让我很感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微友的支持是我前行的动力

  每每看到微友的留言,我就心中充满感激,浑身充满力量。

  山人说:你的每篇文章我都拜读过,我都是用放大镜看完的。有立场,有观点,有论据,有新意,也很及时。这是一个好时代,你嗅觉敏锐,才思敏捷,撰文如行云流水,可以像春秋才子那样,身在江湖,心在庙堂,发布你的真知灼见。虽不能像姜子牙八十入相,像特朗普七十岁当总统,但可以为国家建言,为人民鼓与呼。

  吉祥说:你的文章,旗帜鲜明,敢说敢写,快、准,对敌人之恨,对百姓之爱,在文章中淋漓尽致。

  老虎说:你的文章篇篇都值得一看,读后都有提高认识。文章有理有据,冷静观察时势发展,深入浅出,不张扬,不发泄情绪,颇有学者风范。更有自己坚守的信仰,难能可贵!

  老杨头说:你的文章我每篇都认真拜读了,为你的坚持、为你的正能量钦佩,你是一个真正的勇士。

  鲁lu说:非常喜欢您的文章的风格,也受益匪浅。若中国有一半像您一样三观正、言语直的自媒体人,中国网上也不会这个样子,赞叹敬佩您!真心真意,绝无虚言!

  平广文说:文章写得很好!我爱看你的文章!支持老夫,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这个国家就没希望了!

  惠眼拾珠说:肖志夫同志的文章非常值得深读,具有国策参考价值和意义。

  虽然好评如潮,但我不能骄傲自满,必须把微友的支持鼓励当作鞭策,以便不忘初心,行稳致远。

  同时,对一些不同意见,甚至是批评的意见,我始终坚持“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和“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并尽量“上墙”。有人说我“海量”,其实我只是尊重言论自由的权力。

  万恶的2020庚子年即将过去,让我们满怀希望迎接崭新的2021辛丑年,信口出一春联:

  上联:牛年鼓牛劲牛气冲天,

  下联:新春添新气新福满地。

  横批:否极泰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