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少士心:回到马克思

2020-12-28 15:49: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20年前,张一兵先生以此为题发表自己的见解,受到了嘲笑与围攻,被说成是‘原旨教主义’。这个词是保守呆滞,拒绝时代影响的名词,带有‘霉烂’的气息。那么,我们超越了马克思描绘的社会历史时空了吗?社会矛盾脱离了‘资本’与劳动者的对立了吗?人们的思维与物质劳动自由结合了吗?人类进入全面发展的阶段了吗?

  法国人皮凯提的《21世纪资本论》为何会有这么大影响?共产主义只是夺取政权后实现公有制吗?马克思哲学是对现实的反思,牵涉到对历史的重新解读,苏联即东方的变化绝非自然历史的发展过程,即有外部的影响,同时也是内部问题,实践过程对马克思主义理解出现偏差和误解。在形式上更加在意,对内在本质问题没有深入研讨,只有毛泽东一个实践领袖对此进行过反省和总结。这就涉及到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其外延和内涵都有哪些内容?后马克思者对其哲学解释对吗?符合马克思原来的阐述吗?也就是说我们要回到马克思原著,结合原著的语境,历史环境,马克思的个人历程才能说清楚。

  在此必须提及一点,恩格斯在世时没有提及《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列宁在世时没有读到,斯大林没有对该著作的评述述。经济学是解剖社会历史的主要,不可或缺的内容,对于现代哲学家来说是其一条腿。世界观没有这条腿则是残缺的,不可能全面正确的解读社会历史。尤其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来说,不懂经济的理论者是偏颇的,哲学上必然带有缺陷。马克思个人的哲学论著,除了写于1847年的《哲学的贫困》,1844年手稿是其仅有的哲学论述。恩格斯在世时没有发表该著作,也无评述,后人不知其看法。说马克思在世时发表的著作是其全部的哲学思想,这话显然不成立。而把《费尔巴哈11条提纲》当成天才的著作,令人难解。因为哲学进步都是有迹可循的,必须经过艰苦卓绝的论述推理立论过程,从来没有科学般的突发奇想。

  经济学是感性的现实物质生活内容,对此研究的基本是唯物主义者,唯心主义者的研究方式无法深入。从欧洲古典经济学到当代都是如此。马克思大学期间,主要接受的黑格尔客观唯心论,后来受费尔巴哈唯物论影响。旧唯物主义两个缺陷,第一没有把人作为主体,第二人是抽象的符号,是物的衍生物。到了费尔巴哈,整个欧洲哲学,唯物论在哲学上大大落后其在经济学,科学上的发展。【科学脱离哲学成为独立学科,起始于笛卡尔,牛顿等,完成于康德之后。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叙述了数学、物理学、化学等进展。这些最新进展标志了科学脱胎于哲学,并成长为少年。这部著作也论述了科学与哲学的关系。】

  马克思由于其自由激进,同情社会弱者,抨击统治阶层被驱离德国。与恩格斯相遇,开拓启迪了其思想视野,开始研究工人与经济问题。这个时候接触了大量的感性现实物质生活,使得其传统理性与现实感性结合,苦心钻研总结过往,建立了新的唯物主义。

  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新唯物主义发源地

  依据主体论和本体论判断,在该手稿中建立了人化自然观。

  人为哲学主体,这是唯心论早已建立的,但唯心论脱离了感性生活,只有自身出发的理性推理。主观唯心论是主体的任意发挥,没有边界,排斥其它参照物。在西方表现为类宗教哲学,在东方表现为儒家的自身修养。由于中国秦汉后的皇家统治思想,主观哲学没有太大变化,那怕从南宋陆九渊心学发展到明代王体仁(王阳明),依然无法突破主观唯心体系。

  西欧宗教与世俗双重统治,哲学与政治无法合一,理性得以在夹缝中生存。在向往中国的大航海兴起后,理性与现实感性生活结合,科学得以发展,哲学打破了宗教约束,其边界从主观向客观自然发展,这就是客观唯心主义。奠基者是笛卡尔,其命题:我思故我在。物质为外延,思维是内涵。他希望思维与存在获得统一。作为科学家和哲学家,他发现了人的存在与宗教约束的冲突,人的思维理性与宗教哲学的内在矛盾。他直观感性猜测到了思维与存在的某种联系,主观上惧怕宗教惩罚,客观上没有更多的具体例证。这种接近真理的猜想无法证实。

  以笛卡尔命题,产生了唯心与唯物两个分支,试图提供答案。英法的唯物论是一派,他们在经济学和科学上成就多,发展快。这与航海、殖民地、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密切相关。以德国客观唯心主义为另一派,著名的是康德【集科学家与哲学家于一身】、黑格尔。哲学阐述主客二者之间的矛盾。主体是人,客体为自然。康德看到了主客体的矛盾,发展不一致的地方。

  黑格尔要把康德撕开的裂缝弥合,达到主客一体以回答笛卡尔命题。以当时生产力的发展,人对自然的认知超越了以往的迷茫,人们可以认知自然对象。知识就是把握认知的工具。黑格尔认为凡是能认知的对象,都是主体能把握的对象,进一步认知客体的本质即是掌握了客体。其主奴辩证法,奴隶劳动过程后感觉自己有用,获得主人承认,自我精神升华。

  这个过程,黑格尔摒弃了劳动创造物质这个重要事实,也就是劳动物化对象为生活用品事实。用马克思的观点,就是劳动改变物质自然的原形态,成为适于人类生活的物品。黑格尔疏略过劳动物化过程,只注重劳动精神化成果。

  眼睛看到物质自然对象,头脑中反映了对象,思维意识到的存在与物质自然存在是两个东西,即思维意识与物质是对立的存在。头脑中镜像反映了石头,而石头原体不能进入头脑,脑袋里搁不下这样的实体物。

  所以即使思维意识可以抽象物质自然对象的本质,它只能是思维意识的存在方式,与客观物质实存是两种不同的存在。认知把握了客观对象,不等于思维等于客观对象。黑格尔的认知及本质抽象,脱离了物化、感性生活,其客观唯心主义关于主体与客体合一是一种虚假的想象的合一。也就是说客观唯心论没有抓住人类全面的本质活动,只抓住了精神劳动,没抓住物化劳动。主体论对了,本体论存在错误。只有劳动物化对象,才能使得思维意识把想象的东西变为现实。这是马克思人化自然观,劳动创造世界的核心意旨。

  马克思承认物质自然先于人类存在,是人的物质体构成和来源。是否意味着与唯物论一致?

  我们还从主体论和本体论两方面衡量。唯物论的主体是自然,本体论是自然运动。他无视人,把人视作物类的普通一种。看起来与唯心论对立,但这种一元论是笛卡尔命题发展而来,极端和理性的自说自话,总体上包含唯心的狂妄自大先在的以人的思维赋予自然本质,自然真理。语法上这叫虚拟,哲学上这叫赋予,把人的思维赋予自然,本质上是一种虚伪。因为当代人都知道,思维意识只属于人。把人的思维强加在物质自然上,人要宇宙按照人的意旨运行。这是多么狂妄与无知?这如同黑格尔的精神要主宰世界一样,想做绝对的神。这样的唯物论和科学后面必然是神学,无神论与宗教哲学存在必然联系。这是以往人们注意不到的问题,把人的抽象强加于自然。黑格尔是把自我意识外化设定为物质自然,唯物论是假借人的意识装扮成物质自然。

  南开大学哲学教授王南湜先生对自在自然的批判通俗锐利,请看:

  “自在自然的概念是一种思维抽象的产物,是一种极限概念:当我们把现实人类活动向前追溯到一个人类发生的起点时,我们便有了自在自然的概念。这个时候的自然,对于思想来说,只是一个混沌一体的东西,没有主体,也没有客体,一切区别还谈不上。是人的活动,才使这一混沌“开窍”,分化为主体与客体。直到这个时候,理论主体才能谈论自然,但这时的自然已不再是那个自在的未开垦过的处女地了。这样,我们如果想要谈论自在的自然,便面临着这样一个巨大的困难:要么,我们必须超出人类的立场,以上帝的目光去看待自然界所发生的一切。这显然是虚妄的。然而,一切旧唯物主义却无不在暗中假定了可以从上帝的目光去看自然的前提。要么,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一向所自以为是自在自然的东西,实际上早已是具体的人化自然。直观的唯物主义,包括最杰出的代表费尔巴哈,显然都未看出其中的奥秘,而盲目地相信自然的自在性,只有马克思与恩格斯才第一次道破了这个秘密,揭示了我们所能谈论的自然的属人性,正是这一秘密的发现,导致了马克思恩格斯在理论上与费尔巴哈的决裂,导致了一种全新的唯物主义哲学的创立。

  马克思与恩格斯指责费尔巴哈的那些话语是人们所熟知的。但熟知并非真知。人们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忘记了他们所熟知的话语的真实含义。马克思恩格斯一再指出,费尔巴哈和一切旧唯物主义一道,只是直观地看待事物,而未把它们理解为人的感性活动:“他没有看到,他周围的感性世界决不是某种开天辟地以来就直接存在的、始终如一的东西,而是工业和社会状况的产物,是历史的产物,是世世代代活动的结果,其中每一代都立足于前一代所奠定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前一代的工业和交往,并随着需要的改变而改变他们的社会制度。”而“这种活动、这种连续不断的感性劳动和创造、这种生产,正是整个现存的感性世界的基础”。认识到这一事实,使我们回到了现实的态度,回到了一种较为谦逊的立场,即承认我们的知识的人类性、历史性、有限性,而不再以上帝的代言人自居,我们的知识决不可能超出人类的立场,我们只可能以人类的立场去看世界,而这人类的立场则又是由人类的历史性的实践活动造成的。因此,我们的一切知识都只是有关具体的,与人类活动相关的人化自然的知识,而决非关于自在自然的知识。因此,辩证法作为一种知识,决不可能是关于自在自然的。”

  二、不同哲学有不同的认识论和辩证法,方法论有本质上的区别。

  在第一部分,笔者论述了思维意识与客观物质自然是两种不同质的存在。头脑中石头的影像是思维意识,而石头原体无法放置在头脑里。第二个基本常识,所有的人类知识都是基于人类劳动创造和由此衍生的历史实践造成的。由此类推出:第三文明社会后,实践分为理性思维活动和感性物质体活动,这是私有制造成的根本分工,也就是异化。第四辩证法作为思维的形式,以主客方式展开。而对主客体本质的不同认知,本体论上差异,辩证法存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方法论上绝然不同,甚至没有共同之处。辩证法属于哲学的外层,而不是哲学的核心问题。

  唯物与唯心辩证法有共同缺陷,这是由于二者一致的抽象理性。他们极力把思维与物质说成是一个东西,不是此端就是彼端。并且要求讨论者站一个极端的队,以此来判断对错。这种呆板教条的唯一论,还处于笛卡尔哲学时空,对人的历史发展和存在不可能有正确的解析。

  思维与存在关系,马克思以劳动创造世界论完美的解答了谜题,同时开启了新时代的哲学命题:资本与劳动矛盾如何解决?人的存在发展本质是什么?

  唯心论以人为主体形成主客体认识论,唯物论是把人的认知伪装成物质自然的认识论。这二者都是以既得的,已经形成的思维意识,采取倒叙的方式谈论思维与存在,以结果做前提论述过程,所以他们都是颠倒的历史观。马克思哲学的主体与唯心论一致,但他从人类与动物的异常发展谈论两个种类的思维意识区别,即人的物质劳动存在方式与动物简单利用自然方式的区别,叙述思维的来源。唯物论是以自然为主体和本体运动,他无视人的特殊存在,实际却用人的思维成果叙述对自然的认知,假借客观,因而更具欺骗性,伪装成真理的化身。唯物论在根子上与唯心论是一致的,其表面谦卑实际上狂妄,充当世界上万能的大神。

  唯心认识论被无产阶级思维意识大加批判,而唯物的虚伪认识论却很少遭受批判。这是因为资产阶级在现实世界占有物质和舆论上风,还有科学的包装。而无产阶级思维意识对马克思哲学与唯物论的边界认识不清。修正主义都是把唯物主义包装成马克思主义,即把‘物质劳动’变换成物质,改变了主体和本体运动。60岁以上者,对于唯物,科学自然发展高于价值尺度,社会进化论,自然选择论到如今的变化都不会陌生。归结为一点,用物质性灭失人的思维意识性,在社会上剥夺无产劳动阶级的应有权益,把占有生产资料进行剥削视作为自然、合理、永恒的正义行动。在当前的科学观与价值观的争论中,科学观实质上自在自然观。这种貌似马克思主义的东西,隐晦的唯心论在替资产阶级辩护,把目前资产阶级占上风的现状说成是自然过程。他在否定文明社会后的异化,对人本质的扭曲;用自然科学认知的进步,生产力的提高把目前的状况和道理说成是唯一。否定生产力发展的其它途径,掩饰根本分工的源头在于私有制。所以他们否定劳动价值论,间接的否定无产劳动阶级解放的必要性和正义。这就是宣扬科学发展高于价值评价的本质。

  这种唯物论对社会正义的认知还不如梵蒂冈的方济格教皇对资本主义社会的谴责,也就是说在价值观上这种唯物论还不如唯心论和宗教哲学。唯物论不代表价值观上的正义,合理,科学就其自在自然观来说也不代表世界观正确。在社会变革关键节点上,苏联的劳动者受到唯物论的欺骗。西方攻击社会主义先锋哈耶克就是以唯物论做工具,攻击社会主义的缺陷。当代重大的哲学理论问题,就是要展开对唯物论的批判,揭露伪善科学包皮,总结社会主义运动中哲学上的扭曲。

  哲学上必须理解马克思的人化自然观。否则不会有正确的认知论,辩证法包括方法论。马克思提出的哲学命题解决了吗?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脱离马克思的命题吗?答案如果是否定的,那就可以说当今时代没有超越马克思哲学时空。

  三、关于磋商讨论的前提

  一切讨论都有预设的前提。关键是如何预设讨论双方都同意的前提,否则是鸡同鸭语,互相不在同一基础上,空耗时间精力。比如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有人提出成熟马克思论。文本参照那个就成为问题了。我的看法,既然对马克思哲学的本质互不认可,不妨以传统哲学的主体论和本体论来作为共同的基础,比较一下马克思哲学与以前哲学的异同,否则争不出结果。

  这四十年来哲学界讨论基本上是各说各话,恶劣者变成骂架和人身攻击。希望左派论坛上避免类似极端现象发生,讨论的人应该抱着磋商,吸取优异,相互启迪的态度。那种认为哲学是小菜一碟的狂妄态度,只能说明自己浅薄无知。

  哲学自马克思开始,理性与感性结合。而我们目前感性多于理性,缺乏理性思辨同样不能成为哲学。教条、唯一不适合哲学发展,反思是哲学的重要特征。可以质疑,但要谨慎论证。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欢迎质疑,马克思一生都在对前期理论进行质疑和完善。对无产阶级的导师和领袖要慎重,在理论和感性现实方面都要举例,使得理性与感性合一。否则那是狂妄、唯心主义,也是污构。这是无能、低俗者的伎俩:贬低伟人彰显自己。

  四、关于回到马克思

  以自然时空为标准,我们是不可能回到马克思时代。以哲学时空而言,我们与马克思同时代,尽管私有制造成的阶级对立,根本分工矛盾没有解决,但社会发生了许多变化。马克思时代,资本主义处于野蛮资本主义时代,自由竞争给予资本近乎无限的权利。而今经过多次世界经济危机和两次世界大战,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博弈,以及资产阶级对自身的认知,资本趋向国家管理,对垄断进行限制。资产阶级在自我调节,无产劳动阶级也改善了自身的待遇,获得了部分教育,医疗,养老权利。针对变化的现象,需要切入本质。

  熟知并非真知。人们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忘记了他们所熟知的话语的真实含义。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个结论人所上共知。美国的科学技术水平最高,生产力最发达,其生产关系是最先进的吗?生产力是社会产出生活物质多寡的定义,人、生产工具、对象、资本、工序、组织的伦理,分配原则及到社会秩序,决定生产力的因素有多少,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在多大程度上对立、合一?生产力发挥的决定因素是人,由人的思维意识程度和物质体力构成,这二者逐渐由智能机器取代延伸,人的思维与物质力对生产还有多大决定因素?上述问题绝非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公式能提供答案的。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个存在包括意识吗?如果说不包括,意识是意识到的存在这话该如何理解?存在如果不能被人意识到,就不能起到任何作用,只有被意识到才能起作用。对象能否影响社会,不完全取决于其存在,还取决于人们的意识水准。这样的理解对吗?同样人的意识与物质是两种不同质的存在,而且意识以社会传承为存在形式,社会存在是否有同意语的重复?我们该怎样理解‘社会存在’?

  秦汉后中国进入三百年周期重复。这与社会意识有无关联?如果否认该因素,用生产力推动生产关系学说,中国应该始终是老大,为什么总是进入重复的循环,2000多年爬不出泥坑?有什么历史观就有什么现代观。往往人们有了现代观却解释不通自己祖国的历史,这也说明现代观存在问题,社会原理是片面阶段性的。

  经济学家说劳动是社会分析中的基本粒子,那就是说不能再分解了。其实马克思建立新哲学之处,就是对劳动的详细分解,得出劳动是思维与物质的对立统一行为这一结论。而私有制造成的根本分工又割裂二者的联系,生产力发展的途径是否有现实的其它途径?我们以前熟知的哲学公式是否正确的解答了上述谜题?苏东坡后,需要对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进行反思。这就需要细致的哲学解析,重新审视。马克思文本中许多原理是否都展开了,是否都获得正确解释,或者说需要重新解释?

  哲学是人世间偏僻崎岖山路的开拓,没有平坦大路可走,艰苦孤独,不被大多数人理解。哲学需要广泛的社会认知,脱俗的智商,更需要坚韧持久的耕耘。任何点滴的进步,都要耗费数年以致数十年的努力。愿哲学爱好者们共勉。对老朋友话可尖锐一些,我们不会由于三言两语就放弃哲学追求。对新朋友说话要有分寸,不能伤其自尊和兴趣。希望刘光晨先生,道一人、明哲、张华先生多写一些文章,活跃我们的哲学探讨。现在同好者三五人,希望未来一年草根同行者翻倍。

  祝愿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