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关于“引进国际战略投资”的一则旧闻

2020-12-29 09:31:5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因家中有事,所以,文章停更七天。今天,重新上阵,谈谈中美金融关系的本质。

  一位朋友提到某教授揭露“引进国际战略投资”导致中国重大损失的旧闻,内容大致是:大约好十年前,中国某些大型国有银行搞股份化改革,以极低价格把原始股以极低价格分给外来“国际战略投资者”,而中国的这些大型银行一旦上市,当然是股份大幅上扬,外来“国际战略投资者”即择机抛售股份,套现离场。这样,中国的银行的“引进国际战略投资”的股份制改革,就以导致了重大损失。

  这位教授的揭露完全正确,但应该再深刻一些。

  今天,“引进国战略投资”这个概念因为太臭了,比金融创新还要臭,所以,没有人用了,而是改成了“开放金融”、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取消外资对中国金融机构的投资比例和额度限制,以这种更恶劣的方式存在。

  这样,就不存在“国际战略投资者”高价套现离场的事了,似乎中国破解了“国际战略投资者”骗局。

  老实说,曾经的“引进国际战略投资”,是国际垄断资本和国内买办官僚资本相互勾结,对中国财富的一次大型掠夺。但这个掠夺总还是有限的,中国人也还能看清楚。

  即使是这个“浅尝辄止”的掠夺,光看到“国际战略投资者”套现离场,也看不出美国究竟是如何掠夺中国的。好像美国利用“国际战略投资者”特殊身份得到中国银行的原始股,套现离场赚了一大笔钱,所以,中国就损失了这些钱,这就是中国的巨大损失。

  其实,不是这样。

  首先问一个问题: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要这些美元有用吗?就是说,从中国赚取这些钱,对华尔街究竟意味着什么。

  华尔街有在美国发行货币的权力,也有对中国无限输入美元并在中国市场上兑换成人民币的权利,即在中国市场上发行人民币的权力,当然,所发行的人民币归美国投资商。人家可以打个“量化宽松”的旗号,随便印美钞。钱,无论是美元还是人民币,对华尔街来说,都“得来全不费功夫”,根本就不叫事。

  那它从中国弄回这些钱,究竟为什么?

  要知道,美元钞票是美国的欠条。谁持有这些欠条,谁就有向美国讨回商品、进行投资、在美国市场上并购等权力,即讨债的权力。这样,这些欠条在华尔街金融寡头手中,与在中国手中,其意味大不相同。

  中国手中的巨额美元外汇,意味着美国欠下中国相应多的商品、服务或者在美国市场上投资的可能,它必须用其商品、服务、允许投资、允许其企业被中国并购等方式,偿还这些欠条。

  实际上,美国一是无能力偿还,二是也根本不愿意偿还这些美元欠条。美国本土几乎没有轻工业,重工业特别是高科技产品对华禁令很多,光靠农产品,即使美国掌握定价权,把出口价格抬得很高,也无法偿还中国。如果中国坚决“国际收支平衡”,用这些美元向美国购买商品、服务、投资,那么美国国内市场必然出来严重通胀压力!甚至可能导致其经济崩溃,社会动荡。

  所以,如何阻止中国的“讨债”,即拒绝中国用手中的美元向美国采购商品、并购企业、对美投资,是美国处置对华贸易关系和金融关系的重中之重。

  其办法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经济类手段,二是贸易类手段;三是金融类手段。

  经济类手段的主要做法是:中外勾结的资本势力把中国夸奖为“世界工厂”,称这是走向崛起的必然阶段,似乎是一种成绩,似乎很光荣,其实是一种耻辱。它们鼓吹“国际分工”、“世界市场”、“全球经济一体化”、“国际产业链”,怂恿中国抛弃独立自主的经济体系、抛弃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和市场主权观念,而努力“与国际接轨”。其实,中国在所谓“国际分工”“国际产业链”中,处于奴隶地位,人民币发行权、结算权、议价权被彻底忽视并被完全抛弃,尽管承担的是国际产业链中最关键、最费力的生产环节,在付出劳动力、资源、环境代价之后,因为丧失议价权,商品出口价格被压得极低,所以,能从国际产业分工体系中得到的利润极少,不到1%。但这却被包装成中国的“比较优势”,意思是说,好好当奴隶吧,你中国就适合干这个,干多了、时间长了,就崛起了;不要搞什么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不要发展高科技,不要想着占领国际市场,不要想着人民币有什么结算权、议价权,不要对当前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不满意,更不要想着建立一套国际经济贸易金融的新体系。

  老实说,把中国在所谓“国际分工”“国际产业链”的地位压低,减少中国的所得利润,从而从源头上减少中国手中的美元数量,这是阻止中国讨债能力的第一类办法。

  但尽管中国在“与国际接轨”、“参与国际分工”、“国际产业链”中所得利润比例极小,但是,由于日积月累、中国生产能力巨大,所得外汇的绝对数量却不少,终于积攒了巨量的美元外汇,照样形成了对美“讨债”的能力,使得美国经济体系面临中国“讨债”所构成的通胀压力。

  怎么办呢?

  第二类办法登场,即贸易办法。所谓贸易的办法,就是利用中国方面单方面抛弃人民币结算权和议价权,进一步把中国商品价格压低,使中国做赔本买卖!就是说,我中国商品的出口,我倒贴钱,只要你用美元购买就行。这个办法还真就实施了好多年。

  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外贸政策?

  这是因为中国的金融贸易官僚当局,未意识到(也可能是故意抛弃)人民币金融主权,特别是人民币发行权、结算权。因为中国经济的迅速市场化,如土地的货币化、资源的货币化等市场化改革,市场上所需要的人民币数量越来越多,而由于中国金融市场对私有资本特别是外资开放,人民币发行权就从中国政权手中旁落于私有资本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之手,中国方面想多发行人民币,必须央行乞求美国投资或者采购中国商品!如果美国不来投资或采购,则中国金融当局(决不是指央行)就不知道如何发行人民币、就拒绝多发行人民币。这样,中国的市场经济就搞不下去。

  讲到这,我只能呵呵了。发行货币这么简单的事,连张作霖、韩复榘这样的军阀都懂,反倒是我们的特色金融当局的官僚不懂:把钱印出来,直接给自己的企业、事业单位用,直接拿到市场上采购商品,即可。

  由于中国的迅速市场化,大规模市场化所需要的货币流通量极其巨大,而这些流通的货币,又必须以美元外汇储备为依据(和国民党的金圆券一样),所以,中国一方面扩大开放市场(22条),另一方面则深恐怕外资不来投资,于是,又是优化营商环境,又是外商投资法,又是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又是内资企业和外资企业一视同仁。为了多发行人民币,为了当个金融殖民地,他们也够拼的。

  不要忘记了,中国无限开放市场、无限吸引外来投资、无限出口创汇,并以美元外储备为依据发行人民币之后,必然积存海量的美元!

  有时我想,主流媒体只报道美元又“量化宽松”了,极其疯狂的“量化宽松”。2020年美国以“量化宽松”之名发行的美钞总量,远超过以往所发行的美钞之和。这些美元都到哪里去了?美国本土物价平稳,显然,这些美元并没有在美国国内市场流通。世界上还有哪个市场能够容得下如此巨量的美元?我明白了:中国,只有中国市场足够大,能够容得下如此巨量的美元。

  所谓“美元是世界货币”,无非是一种内外勾结的,对中国人民的欺骗。他们挖空心思,说出各种谎言,包装这个骗局。

  所谓“扩大开放”,高质量开放,开放金融、优化营商环境,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投资额度和持股比例限制,无非就是对接美元的“量化宽松”,让美元金融资本无限制、无障碍地进入中国市场。

  李稻葵教授说,美国对中国的要求,90%以上都符合中国的改革开放。他讲得非常对。反过来说,中国的具体政策,90%以上也都符合美国的要求。两者配合得天衣无缝,就是在文本上不能体现出来,以免被中国人民察觉到真相。

  这种美国对华输出金融资本——对应的是中国不惜一切代价“引进外资”的政策——的必然结果,只能是中国以本国经济、市场、金融、企业、资源、劳动力等为产品,换取激增的天文数字的美元外汇储备,形成中国形式上的财富,以便向全国人民夸耀这是经济发展新成绩。

  但不管怎么说,中国手里的巨量美元仍然要向美国“讨债”,要用这些美元向美国采购、投资、并购,这就必然导致美国不可承受的国内市场通胀压力。

  怎么阻止中国手中美元的“讨债”可能,从而阻止中国向美国讨债的行动呢?

  第三处办法,金融的办法,闪亮登场。

  老实说,这是迄今为止,欺骗性最强、最为有效的办法。

  前面讲的中国银行股份化改革、“引进国际战略投资”、上市后国际战略投资适时套现离场,只是这种办法的牛刀小试。

  此后,华尔街金融寡头已经不屑于使用这种难看的骗术。所以,“引进国际战略投资”这话,就没有人提了。

  概括来说,用金融手段废除中国巨量美元对美国采购、投资、并购等“讨债”压力的办法,有如下几种:

  一是通用办法:贬值,禁售,禁购。

  二是专业办法:股市,期货,债市。

  三是特殊办法:诈骗。

  通用办法。好理解,美元不断贬值,美元持有者的购买力自然下降;禁售、禁购,就是某些重要商品、某些企业,即使你持有美元,人家美国也还是不买给你。所以,即使你有巨量的美元,也不会对美国市场构成通胀压力。

  专业办法:股市、期货、国债三个金融市场,本身容量巨大。更大的优势是,美国可以操控这些市场,一涨一跌,就可以收割,把中国手中的巨量美元很简单地收割走。我个人认为,每次量化宽松之后,美国金融市场必然有一次大的动荡,其实就是华尔街金融寡头在收割自己对中国发行的美元。

  即使暂时不收回中国手里的这些美元,让这些美元乖乖地呆在美国的金融市场上,等于是将其圈禁在这个市场上,“划地为牢”,中国自然不能再用这些美元向美国“讨债”,不会造成美国市场的通胀压力。

  诈骗法。其实,美国所有的收割美元的办法,都是诈骗。无非是手法复杂一些、手法粗暴一些的区别。复杂一些的叫作国际金融学,由国际超级金融专家、智库、大学、媒体、高等金融官僚出来站台背书,如“美元是世界货币”、“人民币不是国际贸易结算货币”之类。低级的诈骗行动,则由某些企业直接出面操作。比如中国对房利美、房地美的3750亿投资,中国投入如此巨大的资本之后,人家破产了,中国的这笔投资,也就是扔到水里了,血本无归。

  有刚发一笔大财就立即破产的事吗?所以,这叫诈骗。当然,也可能是周瑜打黄盖。

  所谓中美国,今天比以前更加巩固。怎么实现的?简单地说,其办法很简单:美国以用美元白条对中国投资和采购商品等方式,向中国输出金融资本、获取中国商品和企业,控制中国市场,享尽好处;然后,再用美元贬值、股市、期货、债市等金融手段,将中国得到的这些美元,尽数收回,阻止中国用这些美元向美国采购商品、并购企业、投资等讨债行为。

  是不是皆大欢喜。

  近期,这个骗局又升级了。

  中国有那么一部分人,在鼓吹以外汇储备特别是美元外汇储备为基础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意思是说,这种中美经贸易关系的模式很好,中国应该以此种中美关系模式可以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所以,这种中美经贸易关系,应该保持发扬。

  怎么会导致这样的结果?这种骗局是如何形成的?如何改变?办法很简单:树立中国金融主权意识,特别是人民币发行权必须由中央政府独占的意识,正视人民币发行权因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外汇等政策而被外资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的事实!停止开放市场、停止引进外资、停止出口创汇(争取人民币的结算权),扭转中国“两头在外”、对国际市场过于依赖的经济模式。

  说几句狗尾续貂的话,可能让大家不爽,更可能很多朋友不赞同。

  王鉴林和吴大辉两位先后倒霉,其实,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其在海外的并购行为。因为这种并购行为,其本质就是向美国成功讨债,是把中国手里的美元花出去了,这就犯了美国的大忌讳。所以,美国人讨厌他们,中国的买办官僚势力就按照美国人的意思,把他们给办了。

  我丝毫不同情他们俩。我只是说,对他们惩处,是罚非其罪、罚非其时:当他们疯狂掠夺中国人民财富时,没有受到处罚;当他们对美国不利时,很快受到了处罚。我知道这个观点大家都不认同,但我就是这么想的。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