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美两国是战略对手而不是战略敌手”?!

2020-12-28 16:09: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萧竹
点击:    评论: (查看)

  长期以来,美国在以没有硝烟的软战争为核心、硬战争为基础的软硬大战争态势上,对中国步步紧逼,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今年11月9日,美国海军陆战队重返台湾,这是美国军队撤出中国领土台湾近50年来第一次又踏上台湾的侵犯行径!事变的第二天,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就中美关系举办了闭门研讨会,来自高端文化智库单位的十几位资深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而披露出来的战略判断是:“中美两国总的态势是战略对手而不是战略敌手”!

  从形式逻辑上讲,“战略对手”作为属概念,包括“战略敌手(作为敌人的战略对手)”和“非战略敌手(作为伙伴的战略对手)”两个种概念。而“中美两国是战略对手而不是战略敌手”的上述战略判断,则将中美关系从种概念上定位于“非战略敌手”,直白地说就是:“中美两国是伙伴,而不是敌人”!至此,在这个霸权主义横行、中国已退无可退的丛林世界里,我们的高端文化智库系统的不少“政治战略预警雷达”,却识别不到战略敌人,放眼四海,皆兄弟也!

  而问题的要害在于,上述战略判断符合基本客观事实吗?这个世界真的是只有合作共赢的竞争伙伴,没有势不两立的战略敌人吗?

  其实,中美两国关系的现实定位,就客观地摆在这里,关键是,只有运用无产阶级的立场和世界观,才能对之作出靠谱的本质认知和战略判断。

  毛主席作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导师和超级战略家,在毛选开篇的第一段就强调:“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我们要分辨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作一个大概的分析。”

  同理,中美两国的本质关系,到底是“斗而不破”的统战伙伴、“合作共赢”的战略盟友?还是势不两立的战略敌人?也必须进行阶级分析。

  这要从引起国际国内1%与99%两极分化的市场经济切入。

  所谓市场经济,就是资本独占剩余价值的雇佣劳动社会化生产方式,其劳动力的商品化(雇佣化)过程,推动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社会化过程。因而,市场经济只能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形式,而资本主义则是市场经济的社会制度,二者只是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生产方式统一体的两个不可绝对分割的侧面而已。故在现实中,只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却没有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为劳动力的雇佣化过程,必然会推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社会化过程,从而瓦解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劳动者为主人的社会主义制度。

  社会主义社会当然不能逾越商品经济,但却必须逾越市场经济。即使在所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不能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就像羊不能与狼共舞一样。否则,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商品计划经济基础,必然会被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基础所置换,相应地,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也必然会被资本主义所同化……

  严酷的现实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现代市场经济全球化的软硬交错的重围之中。而所谓现代市场经济,就是金融霸权“看得见的手”操控市场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

  二战以来,美国成为了国际金融垄断大资产阶级行使全球新殖民主义金融霸权统治的代理国。他们大力推行的是国际金融垄断大资产阶级专政的、依靠“美元白条霸权”通吃全世界的、雇佣劳动生产方式的现代市场经济全球化。而中国,则是宪法明文规定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本质上是要大力推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民当家做主的、消灭雇佣劳动生产方式的社会主义商品计划经济全球化。因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与私有制的资本主义,是现代社会制度形态的对立两极,在总的态势上是天生的一对战略敌人!再说了,当年以一种私有制代替另一种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之间都是战略敌人,难道以公有制代替私有制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还能“总的态势是战略对手而不是战略敌手”?!

  当然,敌对阶级国家之间也可以而且应该建立正常的外交甚至一定的合作关系,但是,这种非本质关系的改善,绝不可能解决战略敌对国家之间的本质矛盾!

  退一步讲,即使社会主义国家倒戈归顺资本主义阵营,也并非必然不是美国的敌对国家。对于这个问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在市场经济资本主义阵营内部,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其中的国家无论大小,也无论是正宗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是演变融入资本主义阵营的原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不会对美国最核心的命根子——全球金融霸权(用白纸印美元充当超级世界货币=用白条美元霸权抢劫全世界)构成威胁的,才可能成为美国的非敌对国家。否则,都只能是美国的敌对国家。例如俄罗斯,推翻了共产党,解体了苏联,投入了资本主义阵营,但却仍然是美国的战略敌人。再如伊朗,本属于资本主义阵营,且不是美国的对手,但也仍然是美国的重量级敌国。甚至,即使当下的美国盟友,只要是对美国的金融霸权可能构成潜在威胁的,例如日德法等,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都有可能成为美国“将来进行时”的敌对国家。再说了,二战时的德日等,不就是美国“过去进行时”的敌对国家吗?

  至于中美两国关系的战略定位,恐怕在美国人的眼里,没有什么好争论的。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坚持和开拓的是科学社会主义方向——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商品计划经济基础+大众民主政治上层建筑+反抗霸权主义、推动世界革命的“三个世界”外交战略——自然被美国锁定为战略敌人,然而却是美日等西方列强唯一虔诚敬畏的劲敌!

  邓小平改开以来的中国,虽然实际上融入了现代市场经济全球化体系,并且在政治和外交上也对美欧释放出了虔诚的善意——但换来的却不是美欧对中国市场经济伙伴地位的承认,而是对中国的战略敌对态度由过去的虔诚敬畏质变为骄狂凌辱(北约悍然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就是这种根本质变的标志性事件)!

  美国的军政要员和西方的战略智库,往往都直言不讳地认定中国是战略敌人,声言“要在21世纪永久性解决中国问题”——即肢解中国、灭绝中华民族。今年10月末,拜登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认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中国。他在这里没有直接点明中国是美国的敌人,这让一些国人很是兴奋。其实,广义的“竞争对手”概念,既包括“伙伴竞争对手”,也包括“敌人竞争对手”。况且,拜登并没有也不可能放言“中美两国是战略对手而不是战略敌手”!再则,假如拜登真的敢于放开大舌头宣扬中国不是战略敌手,恐怕他也就不用竞选美国总统了!中美两国迥异的政治现实是,美国主流社会精英,公开宣示中美两国价值观是对立的,忌讳谈论中国不是战略敌手;而当今中国主流社会精英,却忌惮挑明美国是战略敌手,更有甚者,环球胡主编竟然宣称“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反对中美价值观对抗——这不是“羊不抵抗狼就不会吃羊”的胡逻辑吗?时值与虎狼之国狭路相逢,却超鸵鸟心态弥漫若此,细思极恐……

  中国之所以被美国锁定为战略敌人,无非是因为:以中国的实力和潜力而言,无论中国走什么主义的道路,无论中国是强龙还是睡狮,是反美还是亲美,甚至无论如何虔诚甘当“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冤大头,只要中国还存在,就仍然具备从战略上威胁美国金融霸权的综合国力因素——

  第一,中国的块头太大,并且是核武大国。

  中国的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资源总量丰富,经济科技和国防体系比较完整发达,核武装备世界第三。仅有这些硬件因素,不管谁当美国总统,都不会放过中国。即使中国用彻底销毁核武器、掐灭华为5G和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来向美国递交超级投名状,山姆笑纳后也绝不会领情,绝不会出现“美国狼不吃中华羊”的奇迹!

  第二,中国仍然挂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牌子。

  这块牌子,是世界人民的共产主义希望和红色革命火焰的象征。这无疑是共济会和美国独霸世界的梦魇。因而,不管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实际上走什么主义的道路,只要还挂着这块能够震慑妖魔的牌子,他们就心惊肉跳!可是,即使你摘掉了这块牌子(比如俄罗斯),他们还是睡不好觉。只有彻底肢解灭绝了中华,他们才能心病顿失!所以,我们必须丢掉通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合作黏性”和拒绝斗争哲学的“淡色中国策略”来构造中美战略互信的幻想(羊与狼共舞的“合作黏性”和洞开樊篱的“淡色策略”,带给羊群的不是互信而是噩梦!)。可以断定,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美国绝不会再犯像搞垮苏联后又留下个偌大俄罗斯那样悔青肠子的战略错误!

  第三,中国具有反帝反霸的“原罪和现罪”。

  诸如,中国是唯一打败过美国的国家(并且是通过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两次打败过美国——这仇这恨让其刻骨铭心!);中国日益炽烈的毛泽东热和融入军民灵魂深处的毛泽东精神——这是中国独有的“政治核弹”;等等。这些反帝反霸因素,蛰伏在中国综合国力中发挥着某种统帅性决定作用(美霸无底线的进逼,终将引爆这种“政治核弹”!)。美国素来不怕中国的现代化,但却最怕中国党政军民的毛泽东思想化。故而,对于作为世界上大众民主革命火种的发源地和大众民主政治文明的“北斗星”的中国而言,除了肢解和灭绝之外,你即使磨破了嘴说不挑战他的霸权,甚至把心掏出来给他,也不会放过你——就像狼要吃羊并不在乎羊对狼是否忠顺一样!

  第四,中国人被锁定为必须清理的所谓“垃圾人口”。

  市场经济发展到垄断阶段,就进入了资本主义腐朽没落时期。尤其是当代的国际金融垄断市场经济全球化阶段,资本独占剩余价值所推动的两极分化和美元霸权的充分全球化,在金融的网络化虚拟化的助推下,已经使无产阶级进入了全球性的“负产阶级化”阶段,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空前激化,战争危机异常严重。在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软硬大战争的惊人毁耗下;在资本追逐利润最大化所推动的疯狂过剩生产、超前消费和富豪消费的惊人挥霍下;在资本绑架现代科技、强化科技双刃剑危害作用的惊人戕害下,地球资源和环境不堪重负,经济政治危机也进入了全球化总危机阶段。故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国际垄断大资产阶级为了维持其寄生腐朽的生产生活方式,就必须深化依靠内外勾结策动的软硬大战争来实现其新自由主义的霸权统治(社会主义阵营整体性转向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势力策动的软硬大战争的基础性胜利——这激发了资本主义的强势回光返照),就必须通过消灭所谓的“垃圾人口”来独占濒临枯竭的地球资源,缓解由于私有制和资本绑架智能化等高科技而加速形成的世界性失业大潮。而人口数量庞大、又是英美为代表的盎格鲁•撒克逊族群的“异类”的中华族群和伊斯兰族群,就自然地被推上了消灭“垃圾人口”的软硬枪口刀尖!

  还有,中国由于经济体量大,改开以来又进行了经济资源的大跃进变现,从而催成了一个“国际大肥牛”。眼睛都饿绿了的霸权势力饕餮,只有吞噬了这头温顺的大肥牛,才能苟延其血色黄昏。所以,中国已经被霸权势力锁定为优先级的战略猎物(美霸绝不敢轻易啃公开宣布新版核打击公告的硬骨头俄罗斯)!

  反思当年的日本侵华战争,虽然屠杀了大量的中国人,但是他们的主要目的还不是灭绝中国人口,而是侵占土地、资源和奴役中国人民;而当今的霸权势力对中国发动的软硬大战争,其最主要目的却是肢解灭绝中华。这决定于其大背景——资本主义已经由早期的独占剩余价值的剥削人阶段,堕落到了当今的通过软硬暴力消灭“垃圾人口”、独占地球资源的杀害人阶段(可以说这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进入最后垂死阶段的标志)!

  总之,处于外贼内鬼协同搅动的软硬大战争漩涡的中国,已经没有了退路。但是,举头三尺有毛泽东神灵的中国,是不会失败的!所以,我们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胜利!还有另外一条路,死亡。死亡不属于人民之神毛泽东所缔造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2020年12月28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