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难道非要把高教搞垮不可吗?

2020-12-24 18:27: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必发
点击:    评论: (查看)

——略评大学教师沦为打工人

  从2020年起,我国大学取消事业编制,教师实行聘任合同制,大学教师正式成为“打工人”。此种改革,本人认为有百弊而无一益,实不可取。为什么?

  教育更加市场化,成为逐利场所

  大学的神圣职责是两个方面:为国家培养人才和承担科研任务。从培养人才来说,中、小学是育苗阶段,大学则是开花结果阶段。育苗再成功,果子虫了瘪了。则前功尽弃。从科研方面讲,大学是国家各类高尖端人才的汇集之所,各类领军人物带领自己的团队从事科学研究,往往就能搞出科技创新,攻破技术难关。为了保证实现大学办学的宗旨,就要把大学办成教书育人的神圣场所,而不能以活跃经济为借口来偏离这一方向。建国后,国家对高教事业实行全部财政包干,即不准学校自找门路去营利,也不把负担摊到人民头上。真正实现了教育国家化,全心全意为人民办教育。攺革开放后,高等教育已经步入了市场化轨道。任何一个部门,如果沾染了铜臭,就会乌烟瘴气。现在的大学生不但取消了毛泽东时代享受的一切经济待遇,而且高收学费,使工农家庭几乎难以承受。教师呢,“高等人”哪有不和贪官、富豪攀比的?为了“创收”,简直滿天飞,“人为财死”几乎成了信条。天子教授厉××上亿资产是科研得来的吗?董四千的4000万是课堂上得来的吗?他们自己心知肚明。学术造假,论文抄袭,逼奸学生,种种恶行丑为,无奇不有。如果再把教师实行合同制,使教师沦为打工人,那就是进一步扩大了市场化,那今后的奇观会更加绚丽多彩。

  散乱了教师队伍

  要办好教育,除了有一位好校长外,更关键的是要有一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教师队伍,他们必须道德高尚,学识渊博。大学新聘教师没有编制成了“合同工”后,由于不能和老教师同工同酬,收入低,在社会上和学生中必会受到歧现,难免自卑。在工作中必然谨小慎微,处处需看领导和老教师的眼色行事,精神受到压抑,天天考虑的是合同期满又会飘落何处,那有心思去钻研业分,那能一心扑在教学上?新老教师差别增大,鸿沟加深,何来团结、和谐?何来工作协调?工作成绩?此种情况,实在不能让青年教师健康成长,实在不能建设和稳定一支高水平的教师队伍。我们的政府经常宣传要让企业家再发家、再致富吃“定心丸”,为什么替国家培养人才和发展科技的大学教师不给他们也吃上“定心丸”呢?.

  进一步制造了教育的不平等

  改革开放后,国家在高校招生中不搞统卷统招,使全国考生不能公平地享受优质教育。比如,北京的考生总分比湖南的考生总分少一百多分可以读清华、北大,湖南的考生比他们总分多一百多分却只能读一般普通大学。如果大学教师实行合同制,工农子女毕业的的大学生、再优秀也不敢去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名牌大学去端这个随时有被打烂的饭碗。环境险恶,前途难卜,他们要成家,赡养父母。他们宁愿到山野小城去当个中、小学教师,或考个公务员什么的,端个铁饭碗,总比提心吊胆要好得多。另外,优秀的留学生也没面子去谋这个差事。那么,高校教师怎么办?那就只能靠家在大城市、经济状况良好的官、商、知识精英的子女来担当大任了。此种情况几乎和高校招生一样,也让人觉得有人先设计好了似的。只要如此一来,所有高校都成了钱势精英们的一统天下了,学校不仅是学海,也是商海、情海、乐海……,至于培养出来的是“人才”还是“鬼才”,只有天知道。

  助长独裁和帮派的形成

  如今的大学,由过去党委书记为首的集体负责制改为今天由校长任法人代表的法人代表負责制,从此法人代表独揽大权,党领导一切、集体领导徒有虚名。在学校里,一切校长说了算,形成了校长对学校的独裁统治。他们对上级谄媚贿赂,阳奉阴违,俯首贴耳,以获得保护伞;对下则软硬兼施,施以小恩小惠,以培稳根基;对正直贤能之士,则百般打压排挤,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如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之流,在全国绝不会是个例,还有许许多多的李清远,张清远……这些校长和他的顶头上司已牢牢地串在一个利益链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受害者连告状都无门。毛洪涛的遭遇不就是这样吗?

  如果大学教师取消编制,实行聘任合问制,那就等于把教师的生死权全交给校长一人了,那后果不知道比现在还要严重多少!

  让人才流动更加严重

  现在中国孩子的家长都在选择优质教育,没有条件的拼死命也要创造条件争取。有些认为外国月亮比中国月亮大的人,把自己的子女在初中或高中就送到外国喝洋墨水去了。如果中国大学教师的新生血液都普遍成了临时工,高中毕业生中的佼佼者乐意接受他们的培养吗?前些年,中国政府真是“全球化”化透了,允许美国名牌大学到中国选招高中毕业生,由美国全费培养。结果这些学生吃了几年美国的免费餐,就认洋国做父了,把生他养他20年的祖国父母抛弃了。改革开放以后,清华、北大的出国留学生毕业后回来为国家效劳的只占20%,80%为他国做嫁衣去了。这种情况荒不荒唐?可不可悲?如果还要在私有化、自由化的道路上狂奔,这种现象将更加不可收拾。

  文人相轻是中国知识分子历来的恶性,他们还美其名曰“一山难容二虎”。他们暗争明斗,恨不得我吃了你,你吃了我,结果兽缘差(不一定本事差)的只得逃离山头。这也是私有化的必然结果。

  毛泽东时代,一切国家单位的工作人员都拿国家的固定工资,都是铁饭碗,他们不必争名,更无需夺利,能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成绩是集体的,荣誉是大家的。集中国家力量、发挥人人智慧办大事,中国的原子弹、人造卫星比任何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用更短的时间造出来,充分显示了社会主义一大二公的强大威力。

  四十多年来的教育市场化改革,体量大了,质量差了。令人恐怖的是,小学生有人跳楼了,中学生有人跳楼了,大学生也有人跳楼了,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没了,这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也是奇观了。掌管教育部门大权的高官们,如果把杜绝学生跳楼事情做好了,岂不是一桩万世功德?何必去强迫大学教师做临时工的瞎折腾呢?难道非要把我国高等教育再来个雪上加霜彻底搞垮吗?

  2020.12.24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