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哲学的思辨与唯一

2020-12-22 18:05: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哲学是对思想的总称。西方思想在近代走在了前面,中国进口了哲学,以西方标准反思中国思想历史。黑格尔以思辨哲学著称,以人为主体,把理性思辨发展到顶峰,也抵达了最大边界,理性与人类感性活动的交汇处。他把思辨理性作为人的主体活动,思辨理性成为人的唯一特征和本质。他从孔儒方面理解中国思想历史,随后下了结论,中国无哲学。

  中国从春秋战国开始,百家争鸣推陈出新,思想活跃。那么有思想必定存在哲学,说中国无哲学只能说明黑格尔对中国思想历史的无知。以黑格尔哲学理性标准判断孔儒,说其思想不是哲学,这话有道理。自汉武以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禁止了其它思想,搞成了孔儒学的唯一,不容置疑,连儒家内部荀子对人本质的探讨都被禁止了。儒学变成呆板的儒教,抽调了理性折辩的本质,更无法与自然联系,成为主体唯心学的自言自语和梦呓。

  一个哲学体系发展到如此地步,只有被抛弃,超越。思想历史从来没有绝对正确和唯一,只有相对正确,他们是相互继承基础上的前进。对于人类发展历史,思想及其哲学定位没有绝对错误和绝对正确。先进的哲学都是继承了前代思想正确的部分,剔除错误而发展成为相对的真理。

  自然崇拜是人类早期思想的产物,是人类开始思想的特征。这里又分动物崇拜和自然现象如雷电山水崇拜。随着人类劳动对自然的发展,生产力提高,产生了人类英雄崇拜,比如中国对三皇五帝的尊崇,然后上升到神。神是人的化身,集合了人的全部能力和特质。这方面人类产生了一致的思想过程,而西方古代生产力不如中国,所以他们的神出现很多人的脑袋与动物身体的组合,看看希腊神话就知道了。埃及狮身人面像算作一个标志,而中国主要是女娲与伏羲。神话故事侧面验证了生产力发展历史和思想历史。

  宗教哲学是人对自身的思考,超越了自然崇拜和人和动物的混乱神体系。一神教是对多神教的超越。对中国而言,由于古代生产力发达,人们対神没那么崇拜,反而敬佩自己祖先的能力。中国最早出现了唯心主义和朴素唯物主义,超越了宗教崇拜阶段。而西欧宗教也就是基督教哲学的独霸,使得西欧1000多年各方面发展缓慢,连恩格斯都承认这段是黑暗历史。直到14-15世纪,在外来传播文化影响下,向往中国黄金之地,带动了航海以及思想的发展。

  由于西欧是宗教对世俗各国的统治,宗教思想与世俗力量不能像中国一样合一,各种思想在国与国和宗教矛盾的夹缝中生存,思想理性和折辩性得以保留。这种折辩理性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持续加速器,资产阶级向封建阶级和宗教统治进攻的武器。唯物主义是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发展起来的,是打击衰败势力的利器。主观唯心主义,是从宗教哲学内部迂回的思想,从神转向人,而客观唯心主义把人与自然连接【尽管连接的不正确,但比主观唯心主义前进了半步】。德国封建势力看不清黑格尔哲学革命的内涵,赞同其客观唯心主义。或者说,德国封建势力向往英法资本主义,自觉和不自觉的支持这种和缓的思维。

  述说思想历史,阐明思想的落后与先进是现代和当代的看法。而其发生时都有其自然性,合理性和必然性。思想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真理性,真理是相对的,从落后的基础上发展到先进。以继承为基础,以批判为开拓。相对的真理继承了发展了前代合理的思维,剔除了落后呆滞荒谬的部分。人类思想历史是个连续、螺旋循环上升的过程,从来没有脱离这个过程的飞跃,另行建立一个无前代思想联系的绝对正确真理只能是臆想和梦呓。

  唯物主义是资产阶级的思想武器,客观唯心主义是他们辅助的思想工具。这二者的思想对立,就像费尔巴哈在二者之间的徘徊,资产阶级在取得政权后,不但对此二者调和而且对宗教思想妥协,利用其迷惑被压迫的劳动者阶级。

  把唯物主义看成是马克思哲学,这是错位的认知。马克思以人为思想的主体,继承了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合理的部分,以劳动为人与自然的活动本质,继承了古典经济学和费尔巴哈唯物论的合理部分,形成了历史唯物主义。而人们说的实践如果不结合劳动本体论,说不清人的思维是如何产生的,人劳动本质的重大意义,与资产阶级的唯物论和他们占有上风的自然发展论同流。主流思想界一度吹捧唯物论的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哈耶克,鼓吹市场经济的自由,正是这种同流合污的表现。马克思主义斗争哲学的正义从何而来,价值观的合理性从何而来?因为资产阶级也在进行他们的实践,比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长了300年历史。以实践和现实结果而言无法分辨正义和价值观的合理性。实践论如果脱离劳动创造本体论,必然与资产阶级思想同流合污。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论述自然是人的客体,人不能脱离自然而存在,而没有人的自然历史,对人没有任何意义,对人是‘无’。人对自然的起点与动物类同,是社会群体的行为,而劳动创造形成了与动物行为不同的特质,形成了人的思维与物质劳动的双重本质。1850年后,马克思沿着其哲学基础对人类社会进行了分析,再也没有时间回到哲学基础研究。

  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或者叫辩证唯物主义是对马克思劳动本体论的补充,是对人与自然方面研究的继续。前提必须是人,本体活动必须是人的劳动而不是自然运动。把自然辩证法或辩证唯物主义作为马克思哲学主体,是把片面局部当成了主体。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在社会的推广,是本末倒置的结论,与劳动本体论对立,自然也与马克思人化自然观对立。更为致命的是抹杀自然发展历史与人类发展历史的差异,人的物质劳动特质与思维就没了。当代资产阶级以他们占有的优势,连他们的崛起、夺取政权历史都进行了粉刷,认为是人类自然发展的历史、自然合理的选择。其实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后,就改变人类的自然进程,变成人类自然与自觉的混合过程,存在人类发展明确的目的性,异化于人全面发展的矛盾性。唯物论的自然观附和了资产阶级的论调,不能成为无产劳动阶级解放的思想武器。无产阶级要解放自己必须解放全人类,这就必然涉及到人本质分析,解决的办法和途径。唯物论自然发展历史观解决不了关键问题。这就是哲学上必须回到人的本质、本体活动的利害关键部分。马克思的劳动本体论才是利器,抓住了人本质形成的关键,人类正义和价值观合理处,使得共产主义思想占上风,唤醒劳动者。当代哲学的主要问题不是思维与存在,而是劳动创造还是资本运动?是什么活动才是人类存在发展的本质问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