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为什么写《评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

2020-12-15 11:05:2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苏联解体后,瑞典文学院把矛头指向了中国,2000年把“诺贝尔文学奖”给了高行健,碰了钉子!

  12年后,2012年选中了莫言,一炮打响,受到“热烈欢迎”!不费吹灰之力“诺贝尔文学奖”打进了中国!

  莫言被称为“有史以来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

  2018年我写了《评“诺贝尔文学奖”给中国人》,2019——2020年写了《评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

  高行健2000年得“奖”,莫言2012年得“奖”,为什么到2018年、2019、2020年才写“两评”?人认识任何事物都有一定过程。在他们得“奖”的当时,对这个“奖”和得“奖”的高行健、莫言及他们的“文学”,还没较深的认识,特别在政治上还没有明确的认识。

  莫言得“奖”后,瑞典文学院继续关照中国!

  新浪博客:2015年有王安忆、北岛、张一一、方方、章诒和、阿来、贾平凹、苏童、阎连科、张悦然等10位中国作家获得提名。

  环球网: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初选名单”中国作家中有贾平凹、苏童、王安忆、刘震云等9人入围初选,而余华、张一一、阎连科、北岛被认为是莫言之后“离诺奖最近的中国作家”,张一一“宝黛终成眷属”的《反红楼梦》以及痛陈中国各省陋习的《丑陋地理志》等著作因“抒发了读者普遍存在的一种文化心理上的理想式追求”与诺奖“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评选标准颇为契合,成为今年诺奖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瑞典文学院用“诺贝尔文学奖”,如此关注中国作家,引起我的警觉:看架势可能还会出现第三个、第四个……“中国籍作家”!

  更重要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学习习总书记一系列重要讲话,提高了政治觉悟,增强了政治责任感。

  总书记告诉我们——

  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就是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

  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

  我们党作为世界第一大党,没有什么外力能够打倒我们,能够打倒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效是显著的,全国人民给予高度评价,但我们不能自满。要清醒认识到,党内存在的政治不纯、思想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已经解决的问题还可能反弹,新问题不断出现,“四大考验”、“四种危险”依然复杂严峻,党的自我革命任重而道远,决不能有停一停、歇一歇的想法。严重的问题不是存在问题,而是不愿不敢直面问题、不想不去解决问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要靠全党共同努力来实现,每一个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必须常怀忧党之心、为党之责、强党之志。

  马克思主义产生和发展、社会主义国家诞生和发展的历程充满着斗争的艰辛。建立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改革开放、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都是在斗争中诞生、在斗争中发展、在斗争中壮大的。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党领导的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正在如火如荼进行,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我们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也面临着一系列重大风险考验。胜利实现我们党确定的目标任务,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

  ——学习总书记一系列语重心长的讲话,做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一定要牢记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一定要牢记苏联的前车之鉴,必须常怀忧党之心、为党之责、强党之志,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

  认识到:有责任、有义务,告诉全党同志、全国同胞“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为什么给中国人?这个“奖”对中国、对中国人,究竟有什么好处?是友谊?还是敌意?

  认识到:有责任、有义务,告诉全党同志、全国同胞“有史以来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是什么样的“作家”?他的文学是什么样的“文学”?他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国家、民族的光荣还是耻辱?他的“文学”,对国家、民族是有益还是有害?

  《评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这本书,是“两评一思考”。两评是:1,评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2,评对莫言的“褒奖”;一思考是:对莫言的思考。

  “两评”,摆事说理;“一思考”,经过思考,得出结论。

  “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的百年大奖,是瑞典化学家、炸药大王诺贝尔临终前安排下的奖项之一。瑞典文学院早就背叛了诺贝尔的遗愿。

  1933年,瑞典文学院把“诺贝尔文学奖”给了苏联反动作家蒲宁。此人反对布尔什维克,痛恨十月革命,他的《诅咒的日子》是其反共的代表作。1921年他离开苏联,辗转到了法国巴黎等待苏联垮台,因为他当时认为布尔什维克不会支撑多久。在这期间,他一方面继续写作,另一方面与其他流亡的反布尔什维克分子合污,并巡回欧洲各国进行反苏宣传。

  斯大林逝世后,一九五七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发现了在苏联没有出版却被走私到意大利出版的《日瓦戈医生》。该书对从十月革命到二战前期苏联阴暗描写,使他们感觉如获至宝。中情局会同MI6(英国秘密情报组织反苏情报部),联合苏联流亡在外的反布尔什维克势力,修改并印制了该书俄文版,以便提交到评审委员会。一九五八年,该书的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就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不仅如此,该书还被西方以多种文字出版,起到了抹黑苏联的作用。

  瑞典文学院用“诺贝尔文学奖”关照苏联五次,苏联解体了!当然苏联解体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瑞典文学院的关照,“功不可没”!

  同志们!同胞们!一定要认识“诺贝尔文学奖”,是反共产主义的“奖”!是向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领域进攻的“奖”!社会主义国家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是反共、反社会主义分子!

  同志们!同胞们!一定要认识“诺贝尔文学奖”对国家、民族的危害!一定要认识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对国家、民族的危害!

  同志们!同胞们!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危害!莫言的危害!一定要头脑清醒,万万不可麻木不仁!

  2020年12月13日星期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