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蒋跃飞:解决台湾问题的根本在于终结割据政权,彻底肃清台独势力

2020-12-03 17:55:35  来源: 老蒋真话   作者:蒋跃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前,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社会各界讨论的愈加深入具体了,不仅涉及到武统与和统解决的重要方式问题,而且开始深入涉及到统一后的社会治理问题。笔者坚持认为,不论是武统还是和统,统一后,台湾问题的解决都要立足于不给历史留隐患(详见同题拙文,关注本人公众号“老蒋真话”可见),根本的在于终结割据政权,彻底肃清台独分裂势力。

  一、实施“一国两制”构想的历史机遇已基本丧失。

  长期以来,“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实i行这一方针的一个基本前提是台湾方面要承认海峡两岸同属于一个中国,两岸实现和平统一。1992年10月,国共两党之间形成了坚持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1993年8月中国中央政府发布了《台湾问题与中国的统一》白皮书,正式向国际社会阐明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原则立场及其基本内容。正是在上述精神的指引下,两岸关系有了巨大的改善,呈现出持续二十多年繁荣发展的良好局面。在这一过程中,为了推进“和平统一”的进程,我党和政府表现出了最大的善意、诚意和耐心,主动提出了无比优厚的解决条件。但是,长期以来,台湾当局只想享受两岸关系改善的红利,不愿迈出统一的步伐,他们只是虚与委蛇的应付,历任领导人都没有做出具有实质性进展的举动。到现在,随着国民党的败选和民进党的上台,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岛内台独的势力已经占了上峰,和平统一的希望渺茫,实行“一国两制”的条件已基本不具备。

  1,美国对台的立场开始发生逆转。美国已经不满足于向台湾售卖武器,而是屡次突破中美双边关系的底线。前不久,特朗普政府两名高官先后公开高调访问台湾,打破了自1979年两国建交后,美政府官员不到访台湾的记录。更有甚者,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公开宣称:“台湾一直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表明美国现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发生了根本性的倒退。尽管特朗普政府的任期即将结束,但是,遏制中国已是驴象两党的共识。拜登上台后,打台湾牌以遏制中国也是大概率的事情,至少不会比他的前任好多少,我们对此不能抱有任何的幻想,甚至要有应对更坏局面的思想和对策准备。

  2,从岛内来看,民进党当局已经铁了心抱美国的大腿,企图以武拒统。国民党自江启臣上位后,已经放弃了“九二共识”,并且公开提出要推动“台美复交”和请求美国“助台抗中”。可见,国民党也已经完全倒向台独。再从岛内民意来看,由于这些年来民进党的持续洗脑和国民党的放任,据相关民调反映,岛内大多数民意倾向于台独,而不认同于中国,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是极少数。这些都说明,当前台湾已经整体上滑向台独的道路。

  3,鉴于上述形势的变化,原有的“一国两制”的构想显然不具备实施的条件。在岛内的政治势力和多数民意都不认同和坚持“一个中国”立场的情况下,不要说“一国两制”,就是“和平统一”都几乎做不到了,因此,必须要做好武力解决的充分准备。再从“一国两制”中的“两制”看,如果在台湾实行资本主义制度,那就不仅仅是实行资本主义私有化的经济制度,而且还要继续实行所谓“议会民主”、“政党轮替”的政治制度,推行西方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和个人主义的价值观为核心的意识形态以及全盘西化、否定中华传统文化的文化观念。这些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制度,与我们的“一国”是根本不相容的,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必然是分裂而导致独立。看看去年香港的暴乱,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个问题。殷鉴不远,务必汲取,绝不能重蹈覆辙。

  4,原有“一国两制”构想中的一些政策已不具备落实的条件。例如,原有的构想提出:“统一后,台湾将不同于中国其他一般省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它拥有在台湾的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党、军等事宜都自行管理;有自己的军队,大陆不派军队也不派行政人员驻台。”台湾政治局势整体嬗变的情况表明,这些政策根本不具备实施的条件。

  总之,不论从国际时局看,还是从岛内的状况看,“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考验,实施下去的条件几近丧失。这就倒逼我们不得不考虑调整解决台湾问题的方式和考虑统一后治理方式的另起炉灶。

  二、终结割据政权,废除旧的国家机器是统一后的首要任务。

  怎样看待台湾地区政权的性质,笔者认为不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当政,其政权的性质都是割据政权。(关于割据政权,详见拙文“解放台湾,将革命进行到底”)对于1949年以前国民党蒋介石在大陆的政权特征,毛主席概括为“独裁、内战、卖国”。今天台湾地区的割据政权,笔者(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认为也是三个特征:反动、分裂、卖国。对于这样的反动政权必须终结,这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根本所在。中央政权落地台湾后,首先要宣布废除伪宪法和伪法统;解散其立法院、监察院和考试院;由新政府取代原行政院开始运行,维持社会正常运转;要解散和改编其军队;接收和改组司法机关;公布和缉捕战犯和首要犯有分裂国家罪的反动分子等。

  终结反动割据政权的方式一般有两种:武力推翻与和平统一。笔者认为,首先应立足于武力解决,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好战,中国共产党对他们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而是反动割据势力不甘、也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由他们的反动本性决定的。当年抗战胜利后,毛主席在分析国民党时就指出:“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看它的过去与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今天台湾的国民党是昨天在大陆国民党的继续,昨天的国民党是一个什么样的德行,已经有了历史定论,自不待言。今天的国民党又如何呢?看看最近几十年在“九二共识”上的虚伪样子,难道还不清楚吗?我们还能对他们抱有什么希望吗?再看看最近江启臣等人的拙劣表现,还能期待他们什么呢?他们明天的立场态度应该是明白而确定的。至于民进党,它本身就是一个以台独为使命的反动政治组织,我们与它没有对话的可能。对于反动势力,毛主席早就一针见血地说过:“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我们的扫帚就是共产党、八路军和新四军。手里拿着扫帚就要研究扫的办法,不要躺在床上,以为会来一阵什么大风,把灰尘统统刮掉。我们马克思主义者是革命的现实主义者,绝不作空想。”(引自《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123,1131,1132页)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是武、是和结果是一样的,都是要终结割据政权,解放台湾;但对于反动分子的命运却有不同,主动接受国家统一并立功的,可以被宽大处理,希望他们能够看清楚这一点。

  三、彻底肃清台独等反动势力,是统一后的紧迫任务。

  台湾统一后,社会治理的任务将异常繁重,工作千头万绪,但是最紧迫的还是迅速肃清台独等反动势力,尽快恢复社会秩序,否则,其他工作很难开展。

  1,谋求台独,分裂祖国是岛内各种反动势力的共同追求。台湾地区的社会成分极其复杂,牛鬼蛇神和各路反动势力混杂其中,藏污纳垢已达上百年时间。如果说香港是敌对势力的基地的话,台湾就是大本营。近代以来,台湾先是被日本殖民统治了五十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接收了台湾,新中国成立后,台湾一直处于被割据状态。长期以来西方势力深耕于此,各种反共、反中敌对势力都滋生在那里。尽管不是所有的敌对势力都公开地打出“台独”的旗号,但是,他们反共是一致的,反中也是共同的,一旦气候适宜,谋求台独就是他们的必然选择。所以,统一后,他们必然要千方百计的进行各种捣乱破坏活动,其严重复杂的程度绝不会弱于当年我们解放北平、上海。因此,我们现在就务必要做好进行艰苦而激烈斗争的各项准备。

  2,严格依法办案,注意政策,孤立打击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台湾统一后,现行大陆的法律当然适用于台湾地区(个别另有规定的除外),所以在肃清各类反动势力的斗争中,必须严格依法办案,不论在实体上,还是程序上都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减少和杜绝司法瑕疵,不能授人以柄。要严格注意政策,就是要贯彻我党长期倡导和坚持的在对待和处理敌对分子时,除血债累累、罪大恶极者外,“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政策,立足于孤立打击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的原则。客观地看,台湾地区敌对势力中的多数人与我党并无渊源关系,更没有与生俱来的仇恨,他们大都是受蒙蔽而误入歧途的,所以要多做争取人心的工作,把斗争的矛头指向那些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的少数敌对分子。

  3,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牢牢把握斗争的主动权。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是我们做好各项工作的基本经验,对敌斗争尤其如此。毛主席在“关于重庆谈判”一文中说过:“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毛主席的这段话是当年在延安说给准备到前方去的干部的,这些话用在台湾统一初期,对党的组织尚处在空白阶段的台湾社会开展斗争工作的我党干部依然具有强大的指导作用。我们的干部到了一个地方就要立即同那里的广大群众站在一起,了解他们,关心他们,代表他们的利益,维护他们的利益,实现他们的利益。只有赢得了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我们才能把握斗争的主动权,才能在对敌斗争中取得完全的胜利。

  四、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台湾可以实行一些有别于大陆的特殊政策。

  台湾解放后,广大台湾同胞将与大陆人民一道成为新中国的主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共享伟大祖国的荣耀与尊严,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对于台湾社会的治理模式,可以做多种设想,笔者(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仅从几个大的方面提出原则性的想法。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我国几十年建设发展的实践证明一个基本道理: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是国家强盛、社会进步、人民幸福的根本保证。台湾的社会安定、经济发展繁荣也同样离不开党的领导。台湾解放后,要迅速在各地建立党的组织,在各级国家机关和人民团体派驻党的组织,实现党的领导,这样才能使党和国家的对台方针政策及时有效地贯彻到位,才能确保较快的使社会恢复正常和走上正轨。要深刻汲取香港治理的教训,不建立党的组织,敌对势力猖獗,脱离党的领导撒手不管,结果是社会持续动荡,直至发生暴乱,进而反噬一国原则,使得国家不得不拿出更大的精力来治理,耗费了更大的社会成本。 坚持全国一盘棋,倡导树立“大家庭”意识。要将台湾地区的治理发展纳入国家整体规划,不能强化台湾的地区意识,更不能搞“港人治港”模式的“台人治台”。要使广大台湾同胞认识到,台湾是全中国人民的台湾,要摒弃“寡民偏安”意识。要大量的向台湾地区选派党员干部,同时注意选拔实用好放心能干的本土干部,确保党中央治理台湾的方针政策得到及时有效的贯彻落实。必要的话可向重点区移民,或将社情极其复杂的个别地区人员进行分散,也可根据需要适当调整行政区划等。总之,解放初期要着力做好基础性工作,减轻未来治理的压力,绝不能给下一步的治理发展留下难以纠正的隐患。 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台湾绝不搞“议会民主”那一套。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对解放后的台湾也同样适用。要对台湾同胞强化人民民主专政思想教育,认识到资产阶级“议会民主”制度的虚伪性和欺骗性,让那些企图利用所谓“议会民主”的手段达到“翻身上位”目的的势力彻底断了念想。 坚持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统一战线是我党取得民主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这一经验用在解决台湾问题,依然管用。对于所有拥护祖国统一的党派、团体和个人,我们都要团结;对于暂时还不太理解,处于观望态度的人,我们也要团结;对于过去曾经主张过台独,现在接受了统一现实的人,我们也要团结。总之,我们的统一战线工作就是要把拥护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的少少的。我们要通过对反动势力的有效打击,来增强统战对象对我们的信心;要通过让他们看到人民群众拥护我们的现实,使他们感到这是大势所趋;要通过维护他们的权益,使他们愿意跟我们走。这就是我党统战工作的作用所在。 台湾解放后,根据《宪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为保持台湾地区的社会安定,为使台湾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保持一个良好的势头,为使台湾地区能够实现长期的繁荣稳定,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依法享有不同于其他省区的特殊政策。可以作如下设想:台湾实现统一后,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诸如私人财产、房屋、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华侨和外国人投资等,一律受法律保护。享有较高的自治权。市级(含市)以下人大代表和行政负责人可以直选产生;拥有在台湾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司法权和终审权;政务、经济、财政等事宜都自行管理;可以同外国签订商务、文化等协定,享有一定的外事权;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台湾各界的代表人士还可以出任国家政权机构的领导职务,参与全国事务的管理等。 总之,台湾问题的根本性质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全中国人民的意志,继续完成民主革命遗留的任务,终结割据政权,肃清岛内的反动分裂势力,解放台湾人民,实现国家统一。这是一项正义的事业,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完成的历史任务,这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历史必然。

  (本文写作于2020年11月29日---12月2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