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特朗普或死死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20-11-30 19:32:47  来源: 老夫子杂货铺   作者: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美国中文网消息,11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没有什么会阻止他认为自己赢下了11月大选,即使诉讼一无所获,以及无法提供存在广泛欺诈行为的证据。

  “我不大会改变主意。换句话说,我6个月内不会改变看法。”特朗普在大选后首次接受电视采访时向Fox新闻主播Maria Bartiromo说。

  ●发起重新计票和起诉无功而返

  11月17日,佐治亚州重新计票,发现弗洛伊德县(Floyd County)2600多张未计算选票,因此特朗普获得约800张净票数,但拜登仍以超过1.3万张投票在该州获胜。

  11月28日,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拒绝了包括国会众议员迈克·凯利在内的共和党人的最后一搏的尝试,法院的判决,对于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推翻宾州选举结果的努力是又一次打击。当选总统拜登在这一战场州赢下了超过1个百分点。

  11月29日,威斯康星州的部分重新计票完成,民主党人拜登的领先优势扩大了87票,最终以近2万票领先美国总统特朗普胜出。

  除了寻求重新计票,特朗普还在多个州就“选举舞弊”提起诉讼,但迄今因为缺乏证据,法院驳回了其法律团队推翻选举结果的尝试。

  不过,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前就已在法庭上提起法律挑战,结果出炉后他再发推抨击该州没有排除非法选票,他说他将在12月1日前在威斯康星州提起诉讼,届时州选举委员会将对结果进行核实。

  ●努力不能白搭 拼死一搏

  应该说特朗普早已为败选后“翻盘”做足了准备,其中最大的手笔是一口气塞进最高法院3个保守派大法官,创造了一个总统任期任命大法官人数历史最高记录。笔者跟踪发表了《选法官胜过选总统 美国“三权分立”大厦倾塌在即》、《巴雷特宣誓就任大法官 美国未来国运充满变数》等文章,揭露了特朗普在为竞选连任总统耍赖皮做准备。

  目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支持共和党的保守派和支持民主党的自由派的比例为6:3,保守派占绝对优势。这个比例非常重要,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判案,是以“简单多数”的投票方式进行的。如果特朗普的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是有很大的胜诉概率的,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

  同时,特朗普要求重新计票和提起诉讼是要花很多钱的,比如在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时,该州72个郡,如果全部重新计票需要花费高达790万美元,于是特朗普选择性地要求密尔沃基和戴恩两个郡重新计票,因为他认为这两个最大的民主党倾向的郡是“最严重的违规”地,并为此支付了300万美元费用。特朗普肯定不忍心自己白花花的银子打了水漂。

  ●抓住“救命稻草”不放 考验司法公正

  特朗普现在把最后“翻盘”的希望寄托在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身上。

  虽然11月28日宾州最高法院驳回了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推翻宾州选举结果的努力,但特朗普没有表现出他准备认输的任何迹象,他希望能够在被驳回后的几天内提交到最高法院。“我将用掉我的全部精力的125%”,特朗普在Fox记者问及他计划如何证明自己的主张时说,“你需要一个愿意审理案件的法官,你需要一个愿意做出真正重大决定的最高法院。”

  “这是什么样的法院系统?”特朗普反问道,并解释说,他要提起“一场关于这一问题以及许多其他事情的一次性的、大而优美的诉讼,并提供充分的证据”。

  “我们应该由最高法院审理,必须有一些东西可以到达那里,否则,最高法院算什么?”特朗普说。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仍有可能获胜时,特朗普回答说,但愿如此。

  言下之意是,我费了老鼻子劲塞进最高法院3个大法官,特别是最后一个距离总统大选仅剩8天的时候,正式确认艾米·科尼·巴雷特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冒了很大的风险,被认为是“史无前例”,难道他们都是吃干饭的?

  对于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数的优势,特朗普是尝过甜头的。2019年2月15日,为筹措美墨边境隔离墙建设资金,他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绕过国会,动用80亿美元资金用于修建边境墙,其中挪用军事建设经费36亿美元。众议长佩洛西当即发表声明,谴责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严重违反美国宪法,随后特朗普遭到16州联合起诉。特朗普自己也承认,宣布该决定可能很快会遭到法律反对,“我预计自己会被起诉”,但他胸有成竹地说,最高法院会对此作出裁决。果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特朗普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合法,而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在违法,这就是美国的所谓法治!

  据美国中文网消息,11月25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决纽约教堂疫情限制违法,这是特朗普新任命的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在最高法院做出的首个能产生后续影响的行动,她在裁决中投下了关键一票,支持了宗教团体。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与法院的3名自由派法官持异议。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于10月6日做出决定,关闭了感染激增的目标地区(包括布鲁克林某些地区)的非必要业务。它将某些地区宗教机构的聚会限制为最多10人,在其他地区25人以内。纽约教堂表示,这些限制侵犯了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宗教自由。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今年有两个类似的诉讼,最高法院都以5票对4票否决了内华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教堂的类似请求。

  巴雷特投下这关键一票,让特朗普精神为之一振,不仅给予他的“政敌”库默“当头一棒”,也燃起了他为总统大选结果“翻盘”的“星星之火”。他在心里窃喜:我的官司只要打到最高法院,连任就有戏了!

  应该说当初美国的开国先驱们对政治制度的设计是非常缜密和独具匠心的,特别是“三权分立”制度的设计,行政、立法、司法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为打造清正廉洁公正的政治生态创造了良好的条件。特别是在司法独立方面,他们首创了“利益切割”法则:一是地位独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终身任职,除非他们自己主动辞职、退休,或者自然死亡。最令人叫绝的是,宪法规定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由总统经参议院同意任命,一经任命,总统再也无权撤销。二是经济独立,法官的薪酬一旦定下来,任何机构和个人都无权更改。这样就排除了法官的一切后顾之忧,“避免他们被别的权力左右”,也避免受情感因素影响,确保行使职权的绝对权威和公平公正依法办案。因此,美国历史上就出现过总统任命的大法官“背叛总统”的情况。

  这一回,不知是“重复过去的故事”,还是再创“史无前例”?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