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读《鹿鼎记》评韦小宝高论

2020-11-30 19:33:11  来源: 百韬网   作者:百韬网
点击:    评论: (查看)

  金大师最后所写的《鹿鼎记》一书,据说是他的封神之作,这大约是因为影射之故。我对此书是很不喜欢的。因为武侠小说的价值,就在于造梦。而《鹿鼎记》所做的正相反,是把侠义的梦打碎给人看,那么你金大侠以及郭靖萧锋一干大侠的立身之所又在哪里?

  《鹿鼎记》可以说是最不像武侠小说的武侠小说,如果我们说它是一部“厚黑学”,金庸大概也不会不高兴的。金庸自己也曾经说它是一部政治小说,那么单纯从政治上讲,这部小说的三观也很成问题。例如韦小宝曾有宏论:“小皇帝(案:满清皇帝康熙)虽然不是鸟生鱼汤,但跟明朝那些皇帝比较,也不见得差劲了。说不定还好些。他做皇帝,天下百姓的日子,就过得比明朝的时候好。” 照韦小宝同志的高论,只要人人有钱赌,人人有饭吃,谁当皇帝又打什么紧?这大约是“不管黑猫白猫,抓得到老鼠就是好猫”的武侠版了。猫论诚然是万世不移的真理,但推而论之:不管黑花白花,能够吸引蜜蜂就是好花;不管花老虎白老虎,抓得到猎物就是好老虎;不管满人还是汉人当皇帝,只要勤政就是好皇帝……难怪金庸能成设计师知已。

  清的文治武功,不可谓不盛。但是,清对中华民族的涂毒,也是史上之最。统观清代的统治策略,一切以集权、防范、压制为尚。君权之隆,君威之盛,超过任何时代。就学术而论,有清一代学术上流于破碎支离,不见其大者远者,民族的朝气凿丧,朝野的志趣萎靡。政治上上下之情未通,满汉之气中阏,大臣阘茸以保富贵,小臣钳结而惜功名。试举一例,清代满汉分开,有一个中国尚书,一定还要有一个满洲尚书。有两个中国侍郎,一定还要有两个满洲侍郎。于是一部就有了六个长官,六部长官就有三十六个。每个人都可以单独向皇帝讲话,一部之中,中国尚书不晓得满洲尚书讲些什么话,还有四个副的,也是谁也不知道谁在扯了谁的腿。皇帝寄信上谕颁给某一人,里面讲些什么事,又是谁也不知道。请问尚书六部,还能做些什么事呢?六部不能做事,全国事情当然就更集中到皇帝。(引自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可见当皇帝的是汉人还是满人,这一形式并不是无关紧要的。皇帝背后定要有一部分人强力支持他,任何一个独裁者,都有拥护他独裁的一个特定的集团。满清作为异族政权,以不足百万人去统治一个四万万人的大国,政治上难免是有私心的。厚满(包括蒙、藏等少数民族)薄汉,并非出于偏见,而是利益使然。当其时中央官满、汉虽各有定额,但权位悬殊。军机处并此形式亦无。历任军机大臣汉员不及半数,以慑于满员势焰,遇事惟有缄默自容。地方官的除授,满员常居优先。无论康熙如何开明,也无法违背其阶级基础。今天虽然讲民族团结,但实事求是地讲,满清政权汉、唐、明政权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清统治者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外来户,一个跑进关里享福的政权。他优先保护满洲的利益,只要旗人够满意,还能天天遛鸟逛茶馆,还在称颂“皇上圣明”,他的统治就基本还算安稳。只要饿不死满洲人,他才不管其他的呢,地丢了就丢了,剩下的可以养活满洲就可以了。只要列强不打算逼死满清政府,满清政府就不会死磕。天子守国门?没有的。

  因此,形式与内容,手段与目标,并非可以随意割裂的。且不谈政治,但在生物学上,纯黑色的花朵,在自然状况下是不存在的。一般来说,深紫色的花就被视为黑色的了。例如中国人最喜欢的花──牡丹花,就有所谓黑色的品种,但是所谓“黑牡丹”,其实也只不过是深紫色而已,黑色的郁金香也是一样。而花朵在自然状态之中,没有黑色的原因,植物学家有几种不同的说法。被普遍接受了的一种说法是:植物由于要依靠昆虫来传播花粉,使生命延续下去,所以花朵也需有著能吸引昆虫的色彩和气味。而昆虫是不喜欢黑色的,所以,就算以前有黑色花朵的植物,也因为黑的条件不适应,而遭到了自然的淘汰。所以,自然界没有黑色的花朵。因此,花的颜色,尽管只是一种形式,但对其内容--是否吸引蜜蜂,却有决定性的影响。

  同样地,也不能说不管花老虎白老虎,抓得到猎物就是好老虎。为什么在自然界中白老虎非常稀有?因为老虎通常都有着黑色垂直的花纹,在热带树林里,使它很难被发现;因为烈日高照,竹叶和野草的影子,刚好造成和老虎皮相象的花纹。因此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白老虎也是异类。因为白老虎容易被猎物发现,找不着食物而被自然淘汰。当然了,华南动物园的白老虎是例外,因为它们不用自己找食物。

  只求目的,不讲手段,也是苏联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私有化运动的内在逻辑。在前苏联,私有化主持者丘拜斯说:“他们绝对正在盗窃一切财富。不可能阻滞他们的。但就让他们盗窃并拥有财产吧。他们将变成盗窃来的财产的所有者和体面的管理者”。丘拜斯的潜台词是,只要新的“所有者”有动力去改善自己的企业,发展生产,又何必管财产是偷的抢的。这种理论,可用我国一句古语来概括:“逆取顺守”。事实是,新的“所有者”不发展生产,继续盗窃,这回可是“自己盗窃自己”了。前苏联东欧国家选择将大部分、有时甚至几乎是全部的国有资产拍卖给外国人,正在东欧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像设计的那样使它们的资本主义走上“欧洲化”的道路,相反它们倒是意外地走上了一条“拉美化”的道路。也就是说,只要达到目的,手段和形式可以忽略不计。

  (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