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斗争“绞杀战”——纪念抗美援朝胜利70周年

2020-10-26 17:31: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是抗美援朝胜利70周年,我能参加这场抗击美帝支援邻邦保家卫国震撼世界的反侵略的正义战争,感到十分自豪和骄傲。可惜战斗近三年,没放过枪,没打死一个美国鬼子!

  我是汽车兵,跑在运输线上,我斗争的对象是美国的“绞杀战”。

  “绞杀战”是美帝国主义的一个战法,这种战法就是用它的空军狂轰滥炸我方的交通运输线使其瘫痪。我们要完成运输任务,保证前方供给,就必须斗争“绞杀战”。

  我所在的部队是三十军后勤部第二汽车连。1950年10月19日出国。开始我们没有经验,斗争比较被动。行车中听到:轰!轰!炸弹的爆炸声或看到车前红红绿绿的闪光,就闭灯停车防空。其实这时防空已经晚了,如果“光荣”了*,你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听到的爆炸声,是炸弹落在了车后或者车的两侧了,因离车较远,爆炸后才听到声音,看到车前的红红绿绿的闪光,是敌机机关炮扫射的弹头落地爆炸的现象。

  经过反复挨炸、扫射,明白了——听到、看到上述现象后,停车防空,车、人危险性更大,因为敌机会反复轰炸、扫射。斗争之中出智慧,抗美援朝的汽车司机们,想出绝招:闭灯摸黑前进,既脱离险境,又能抢时间。开始摸行,速度要慢,以低速档缓缓前进,当眼睛由亮到黑缓解后,即可分辨出路中心略微发白,两侧的路沟则发黑,眼睛适应后分辨力增强,即加速行驶。在敌机的袭击下,我们习惯了这种特殊的驾车法。

  出国时我们用的都是三大战役中俘获的美国车、德国车,比较笨重,1951年初开始用苏联出产的戛斯-51型运输车,这种车体型较小,很灵便,非常适合摸黑行驶。这种车对我们斗争“绞杀战”,功不可没。

  敌机很猖狂,常常随着轰炸、扫射投下照明弹。一次我们班几辆车路经肃川,此地是交通要道,敌机经常狂轰滥炸。我在前班长在后,刚进入市区,就见我的车前红红绿绿的闪光——不好!敌机扫射了! 刹车,闭灯,摸黑前行!

  轰!轰!炸弹在车的左侧爆炸了!有什么东西砸在车上了,停下车看看,班长刘忠普同志**赶上来了,问:“伤着没有?”

  “没有。叶子钣被什么东西砸个大坑。”

  突然天空亮了——“敌机扔照明弹了!就亮快跑!”班长下了命令。我们几辆车在照明弹下,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飞驰,冲出了残垣断壁的肃川。第二天早晨发现,车的前保险杠被敌机的机关炮打了几个洞。

  照明弹把黑夜照得如同白昼,但它照不住勇敢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汽车司机!飞机有飞行速度,汽车有奔驰的速度,正义者的勇敢在两个速度中创造奇迹。敌机再猖狂,也炸不断我们的钢铁运输线。

  为了防空,起初我们曾让副司机坐在车箱中听敌机,车在行进中发动机轰鸣,怎能听到敌机的轰叫声?不知哪位同志第一个想到:听到敌机声音,鸣枪报警。由此迅速推开,志愿军总部专门安排部队作防空哨,一公里一个哨位,遍布各条公路。这样一来,我们这些汽车司机如鱼得水:听到鸣枪,闭灯摸黑行驶,敌机飞走了,防空哨的同志告诉我们“开灯吧”。这就让敌机变成了瞎子。

  在我的记忆中,约从1952年春开始,各条公路沿途不仅设立了防空哨,还修建了汽车隐蔽部。是年5月,我与我们班长所驾的汽车在路上抛锚,就是在防空哨所同志们的帮助下,把车推进了隐蔽部。汽车隐蔽好后,我们到临近部队吃住。

  在斗争“绞杀战”中也遇到过一些有惊无险的的事。1951年入冬运被服,敌机投下的一颗炸弹,正好落在我们一辆车的被服上,把车炸断了,驾驶室被推出了路外,正副司机,因为有被服“保驾”,安然无恙。

  除了敌机轰炸、扫射的惊险外,因我们自己的失误,也出现过有惊无险的事。有辆车运桶装汽油,满满一车30多桶,当时规定,管油料的同志要随车押运,车行至一个山弯处,因天黑路窄,操作不当翻下山涧!我们想:坐在车箱上的押运员同志非牺牲无疑!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被夹在两个汽油桶之间的空隙处,只受点轻伤。战争中奇事多呀。

  斗争总会有牺牲。在朝三年,我们连在斗争“绞杀战”中,牺牲了四位同志。第一位同志叫张耀山,山西人,时年25岁。他牺牲时沿路还没设立防空哨,敌机来去无人报警。几辆车打着灯在行进中遭到敌机袭击,一颗敌机机关炮弹头从车挡风玻璃射入,击中他的大腿爆炸!第二位是老朱同志,淮海战役解放战士,河北人,时年30几岁。1952年5月,我们所在的部队受命去前线接防,这天夜里是满月,他把车停在树阴下等待后续车辆上来,敌机常常盲目投弹、扫射,一块不大的弹皮,从车门玻璃处(门玻璃没有上绞)飞进,正中他的太阳穴!第三、四位是我们的李排长和副司机老张(当时我们相互间都称呼姓,时间久了,名子都忘了),排长是黑龙江人时年29岁,老张辽宁人,时年二十六岁。他们牺牲时,已临近停战了,这时我军的战机经常与敌机交战,各交通咽喉要道处,部署了防空部队,敌机已不敢如我们出国时那样猖狂了,我们也常常一两辆车在白天行动,但是,敌机时有偷袭。李排长带车在某师驻勤,一天下午3时许,因事他驾车回连,途中遭敌机偷袭,四架敌机追打他一辆车,车被打着了……!每到每年的10月,逢年过节,就想起长眠在朝鲜的战友。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弹指之间抗美援朝胜利70年了,我们这些抗美援朝的老战士,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是,不忘当年,依然放眼今天。

  抗美援朝时,我们的装备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相比,确实是劣势,美帝国主义对我们不仅疯狂地进行“绞杀战”,还进行了“细菌战”!但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正义之师,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应对,不论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无论任何强敌都能战胜,正义者无敌。

  2020年10月15日* “光荣”是光荣牺牲的简称。

  **刘忠普同志1955年转业到北京某汽车运输公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