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改革开放”能成为了中国人的“集体信仰”吗?

2020-10-19 11:16: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晨风细雨
点击:    评论: (查看)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着实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在其自媒体上发表了不少“奇葩观点”和“雷人雷语”什么“领导干部子女大部分在外国是谣言”啦,什么“中美斗争,群众围观吃瓜就行了”,什么“美国对中国做了不少好事,我对美国恨不起来”啦,什么“贫穷是万恶之源”啦,什么“中国究竟做错什么,美国非要堵死中国?”等等,等等。

  胡总编是名人,自媒体的粉丝也多,其言论和观点自然影响巨大。

  胡总编是共产党员,内参君也是共产党员,他有发表观点的自由,我也有提出反对意见的自由。从共产党员的角度出发,对胡总的有些观点不能认同的,自然要提出不同意见。

  最近,胡总编又发表了一种观点,“改革开放已经事实上成为了中国人的集体信仰。”

  我说老胡,你如果说“改革开放已经事实上成为了我的信仰”,是你自己的事,不管逻辑上通不通,对不对,内参君不会说你,也不会反对你。

  但你将改革开放说成是中国人的“集体信仰”,我就要站出来反对一下了。

  什么是信仰?百度上解释,信仰是对某人或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极度相信和尊敬,拿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榜样或指南。如宗教信仰。

  我是共产党员,我只信仰马列主义,信仰毛泽东思想。因为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是主张为最广大的工人、农民等劳动人民谋利益的,是主张建立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的。

  个人的信仰是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不允许别人说三道四的,更不允许别人攻击和玷污,凡是真正的信仰者,都会誓死捍卫自己的信仰。不信的话,你当着基督教徒或伊斯兰教徒的面,敢骂一句他们信奉的主或圣经吗,一准会将你揍得鼻青脸肿。

  改革开放只是一种国策、是一项措施和行动。能不能成为一种信仰呢?在胡总编看来能成,在内参君看来不能。

  就拿改革来说吧,改革是对过去的一种传统作法、传统思想和传统观念等的改进和否定,是一种新的尝试和创新。

  改革既然是一种新的尝试和创新,就必然存在着“对错”之分,必然有正确的改革,也有错误的改革;有成功的改革,也会有失败的改革。在规模上来说,有大改革,也有小改革;在需要上来说,有急改革,也有缓改革。将改革错了的再改回来,也应该叫改革。

  社会主义有改革,资本主义也有改革。

  既然改革有对错之分,又怎么能作为一种信仰呢,除非你认为的改革永远是正确的。如果你胡总编非要将其当成信仰,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是你不要也没有资格将其说成中国人的“集体信仰”,因为你只代表你,你并不能代表全国人。起码我不是,我只信仰马列主义。

  其实,将改革视作“信仰”,也不是胡总编的首创,现实当中确实有些人故意将改革神圣化、宗教化、信仰化。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一披上“改革”的外衣,一戴上“改革”的帽子,就成了“政治正确”,就“神圣”化了,谁都不能提反对意见,谁要对这种“神圣的改革”提出不同意见,那就是反对大政方针,那就是对着干。

  比如,有些国有企业所谓的“工资改革”,管理层改为年薪制,什么绩效工资,什么奖励基金等等,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而工人的工资月薪几千元却一直没有变。这就叫“工资改革”,改来改去,管理层的工资上去了,差距拉大了,工人的工资却不见增长。这种改变,一旦披上“改革”的外衣,就是正确的、神圣的,不能反对的,你反对也是没有用的。其实国有企业的钱归全民所有,你们有什么权力给自己制定这么高的工资?经过全体人民同意了吗?

  内参君决不是反对改革,而是反对将改革神圣化、宗教化、信仰化。

  内参君一向坚决支持改革,没有改革就没有社会的进步。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是离不开改革的,如果没有改革人类就不会由爬行的类人猿进化到现在直立行走的新人类,也不会由落后的原始社会发展到现代的文明社会。这都是经过人类无数次的、漫长的改革试验来完成的。

  但是,改革一定要符合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一定要符合客观实际。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改革,就是瞎折腾。

  比如小孩子的成长规律就是先会自己翻身、会坐、会爬、会站、会走、会跑。在遵守幼儿成长规律的前提下,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大人给予适当的帮助、改进、加强、巩固等措施是可以的,如果违背了这个规律,超越具体的发展阶段,比如,在他还不会坐、不会爬、不会站的情况下,就硬让他学走路,这不是改革而是“瞎折腾”,最后一定会以失败而告终。

  内参君曾在北京郊区一个镇里看到当地投巨资建了一个大市场,几十排两层楼房,上面可以住人,下面是门面。可是,这个市场建起好几年了,只有靠马路的那一排个别门面在开门营业,后面的房子都一直在空置。

  象这种改革行为就是脱离客观实际的瞎胡搞,一个偏远的山区乡镇,周边也就“万而八千”的人口,年轻人还都去城里打工了,适应不适应建这么一个大市场,哪来的客源?谁来消费?好不好招商?这些问题可能都没有很好的调查论证,就盲目投资了,别管是政府投资也好,还是引进投资也好,都是一种浪费。

  还有前不久,某省大张旗鼓搞的“合村并镇”运动,在农村的经济发展还没有达到这一“水平”的情况下,硬要将农民的平房强行拆除,逼着农民住楼房,这种所谓的改革,能给农村和农民带来什么好处呢?其出发点恐怕不是以“人民为中心”吧,不但不能给农民带来好处,还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必然会遭到农民的强烈反对,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衡量一项改革是不是正确的有没有标准?当然有,那就是习总指出的,“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因为我们共产党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党,我们的一切工作都以人民为中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有些地方政府干任何事情都冠以“改革”的名义,而有些所谓的改革,不是以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为改革中心,而是以给政府“甩包袱”、“减负担”等为指导思想,这种改革,不但没有给人民群众带来好处,却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以至造成,一提改革,群众就担心害怕,甚至心惊胆战。

  这种改革就不是人民群众真正希望的改革。

  安徽宿迁在二十年前进行医疗改革,将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卖给私人,而到了2019年1月9日,《2019年宿迁市民生实事项目实施意见》专题发布会郑重宣布:全方位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每个县区规划建设1-2所公办区域医疗卫生中心,加强优质医疗资源供给。这就是说宿迁的二区三县将要新建5到10家公立医院。

  现在又要花巨资重建公立医院,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这种卖光光式的医改,是成功还是失败,虽然现在仍存在很大的争议。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这种卖光公立医院的改革,其出发点就是有问题的,这种改革不是为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方便看病,少花钱”,发挥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而是为了政府“甩包袱”,现在,政府又花巨资重建公立医院,能说是公立医院改革的成功吗?

  当政府甩掉医疗的财政包袱后,就会面对一个更为巨大的医疗保障的资金空洞。宿迁把卖光后得来的几百万资金,以“杯水车薪”投入医疗保障中,只不过是挖肉补疮罢了。百姓不可能摆脱“看病难”、“看病贵”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说,卖光之后的医疗市场化,显然跟医疗保障的福利性有天然的冲突。

  谁都知道,资本的目的就是追逐利润最大化,他们才不管老百性看病贵不贵,难不难呢,他们关心最多的是流入自己腰包的钱多不多。

  据了解,前几年,宿迁市政府本希望从金陵药业回购宿迁市人民医院的股权,但被拒绝,为什么被人家企业拒绝?还不就是人民医院给人家企业带来巨额利润,谁会这么傻,将到手的“金元宝”再送给你政府。政府无奈只能重新建设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

  据《看医界》查询金陵药业2018年的中报显示,医疗服务收入超5亿元,占比达到34%,利润1.3亿元,其中大多数为宿迁市人民医院贡献。

  为了让宿迁重新拥有一家公立医院, 2015年11月,宿迁时隔近10年后,重新迎来了一家公立医院,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开业,投资近20亿元。这种改革,卖了公立医院又花巨资重建,这不是浪费是什么?

  当然,有些改革可能存在着涉及人民群众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的问题。如果确实对人民的长远利益有好处,那就要做好深入细致和耐心的解释、说明工作,直到人民群众理解了,信服了再开展工作。不然的话,我们的好心办不成好事,费了力还得不到群众的支持。

  并不是所有的事都要进行改革,有些事是必须要改革的,有些事是不能进行改革的。比如,共产党人的最终目标,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等,啥时也不能改变。

  总设计师早就明确过,“我们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

  改革本来是一种措施、一种行为、一种举动,一旦被某些人宗教化、神圣化、信仰化,就会失去他原来的意义,一定会走向他的反面。

  当年,苏联就有一些人起劲在鼓吹改革,各种媒体上关于谈改革的文章铺天盖地,戈氏还专门出了一本书叫《改革新思维》,等将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彻底改垮了、改散了,彻底改革成资本主义了,就再也没有人提“改革”了。

  改革开放是我们的国策,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但是,有些人将改革神圣化、宗教化、信仰化是不是也应该值得警惕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