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莫言对祖国毫无真挚情感——中国作家协会给莫言的贺词之二

2020-10-17 15:12:3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作家协会给莫言的贺词中说:“在几十年文学创作道路上,莫言对祖国怀有真挚情感,与人民大众保持紧密联系,潜心于艺术创新,取得了卓越成就。”

  中国作家协会的同志们对莫言过誉了,看来中国作家协会对这位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不甚了了。

  莫言对祖国怀有什么情感?他自己说的最清楚。

  莫言在意大利演讲中说——

  几十年来,真正对我造成伤害的还是人,真正让我感到恐惧的也是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中国是一个充满了“阶级斗争”的国家,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总是有一部分人,因为各种荒唐的原因,受到另一部分人的压迫和管制。

  有一部分孩子,因为祖先曾经过过比较富裕的日子,而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当然也没有进入城市去过一种相对舒适的生活的权利。

  而另一部分孩子,却因为祖先是穷人,而拥有了这些权利。如果仅仅如此,那也造不成恐惧,造成恐惧的是一些人和他们的孩子们,对那些被他们打倒的人和他们的孩子们的监视和欺压。

  我的祖先曾经富裕过,所以我只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被赶出了学校。

  莫言在香港大学演讲中说——

  1960年春天,在人类历史上恐怕也是一个黑暗的春天。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草根,树皮,房檐上的草。村子里几乎天天死人。都是饿死的。起初死了人还掩埋,后来就没人掩埋死者,一些人强撑着将村子里的死尸拖到村子外边去,很多吃死人吃红了眼睛的疯狗就在那里等待着,死尸一放下,狗们就扑上去,将死者吞下去。

  过去我对戏文里将穷人使用的是皮毛棺材的话不太理解,现在就明白了何谓皮毛棺材。

  那时候我已经上了学,冬天,学校里拉来了一车煤,亮晶晶的,是好煤。……一上课,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我们在下面吃煤,一片咯嘣咯嘣的声响。老师问我们吃什么,大家齐说吃煤。老师是个女的,姓俞,也饿得不轻,脸色蜡黄,似乎连胡子都长出来了,饿成男人了。

  ——不多列举了,仅此两例可见莫言对祖国毫无真挚情感”!

  再看看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对我们社的会主义祖国是什么“情感”?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演讲全文:《讲故事的人》中,开篇讲三个故事——

  (1)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热水瓶去公共食堂打开水。因为饥饿无力,失手将热水瓶打碎,我吓得要命,钻进草垛,一天没敢出来。

  (2)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随着母亲去集体的地里捡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捡麦穗的人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看守人搧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我们捡到的麦穗,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3)我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个中秋节的中午,我们家难得地包了一顿饺子,每人只有一碗。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演讲全文:《讲故事的人》中,回应他得“奖”后,对他的批判者,讲了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里组织我们去观一个苦难展览,我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放声大哭。……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学之间,有一位同学,脸上没有一滴泪,嘴巴里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用手掩面。他睁着大眼看着我们,眼睛里流露出惊讶或者是困惑的神情。……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莫言用侮辱忆苦思甜的手法,告诉对他的批判者:你们歌颂共产党,也应该允许我攻击诽谤共产党!

  第二个故事——

  三十多年前,我还在部队工作。有一天晚上,我在办公室看书,有一位老长官推门进来,看了一眼我对面的位置,自言自语道:‘噢,没有人?’我随即站起来,高声说:“难道我不是人吗?”

  ——莫言告诉对他的批判者:他也是人。

  第三个故事——

  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风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那个人刚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轰然坍塌。

  ——这个故事最恶毒!故事中那个“草帽被卷了出去”的人,是莫言。

  故事中“破庙轰然坍塌”遇难的七人,是批判莫言的正义者。

  故事中“轰然坍塌”的“破庙”,指我们的国家!

  不必多说了,仅此六个“故事”,足以说明莫言对祖国毫无真挚情感”!

  莫言对祖国毫无真挚情感,只有仇恨!

  不仅莫言,从前苏联到今天的中国,凡是社会主义国家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都是仇恨自己祖国的作家,爱国主义的作家,绝对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

  最早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苏联的蒲宁,他反对布尔什维克,痛恨十月革命,他的《诅咒的日子》是其反共的代表作。1921年他离开苏联,辗转到了法国巴黎等待苏联垮台,在这期间,他一方面继续写作,另一方面与其他流亡的反布尔什维克分子合污,巡回欧洲各国进行反苏宣传。他于193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仇恨共产党、仇恨中华人民共和国比苏联的蒲宁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苏联的蒲宁到中国的莫言,在近80年的历史中,有七人得“诺贝尔文学奖”证明:社会主义国家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都是仇恨自己祖国的作家!

  请中国作家协会的同志们,一定要认识这近80年的历史。

  2020年10月16日星期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