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谭吉坷德:再见“九一八”!

2020-09-18 17:53: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谭吉坷德
点击:    评论: (查看)

  蒋介石,“绝对不许抵抗,缴械则任其缴械,入营房则听其侵入。”这是一个民族被打断了脊梁骨才会有的精神沦丧。

  一个民族最大的耻辱,不是经济上的落后,也不是军事上的失败,而是精神和文化的消亡。没有精神和文化支撑的民族只有危机而不会有机遇,文化问题才是任何民族的根本问题。

  中国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文化大国和文化强国,即使经历五胡十六国、蒙元和满清惨绝人寰的杀戮,这种对自身文化和价值体系的高度认同从来都没有被怀疑和放弃。

  这种文化自信和文化自傲被西方文明打得粉碎。中国的“精英”们从面对皇权的跪拜中站起身来,转过去又跪在了西方文化面前,这一跪就是100多年。

  100多年来,中国事实上形成了对西方文化和价值观的“朝贡体系”。我们一直努力地以这种文化来改造自己的生活方式,试图冀此成为西方的同类国家。

  这种“朝贡体系”下的中华文化骨子里是一种混血文化或者干脆就是殖民文化。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边疆”的国度,当然也就谈不到一星半点的文化安全。

  这种文化特征概括起来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投降。

  任何一个国家,当其文化绝对服从他人的时候,灾难和耻辱都无法避免。这样的民族,任何对手都会蔑视你。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当年的“9.18”和今日的迪斯尼,细品起来越来越像一个东西。

  当“河殇”洗涤中国之后,这种躺在西方脚下的投降文化已经自觉地把征服者视为自己的精神主人;对西方文化的予取予求视为天经地义;用西方文化改变中国已经变成了一种延宕至今的宗教。

  《圣经•旧约》中“巴别塔传说”的文化混乱经典地在中国再现,这是我们今日一切危机和困境的根源。

  我们的文化主权是个什么样子?为什么我们的文化不再强势,为什么我们总是打不赢舆论战,为什么巨大的文化心理落差总是横亘在我们的面前,一切都可以在这里寻找到最合理的解释。

  一个伟大的民族,一定是一个有记忆的民族。今日安徽省博物馆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李鸿章纪念馆,气势恢宏的洪承畴纪念园矗立在福建南安,尚可喜后代祭祖上了热搜,秦桧已经站立起来,汪精卫正走在平凡昭雪的路上,黑龙江方正县迫不及待地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当侵略者和汉奸走狗成为歌颂对象的时候,中华民族到底是升起的龙还是迷失的狗?

  一个否定和背叛自身历史文化的民族,一定不会获得政治和经济上的胜利。物质的振兴很可贵,精神和文化的崛起更加重要,而且是前者必要的文化准备。中华民族的复兴如果不能寻找到相应的文化资源,建立强势地位的现代民族文化,从大的时空背景上来说,一切都是空谈。

  钱穆说过,“我们今后教育目的,简单说一句,先要造就他们成为一个真正的中国人”,而文化则是实现这一民族精神价值取向最简捷的途径。

  不想再提汉奸和汉奸文化,这种文化的泛滥是国难当头的先兆。那些跪舔美日的绝大多数也是“奶头文化”的受害者。但是,只要这些文化的制度性因素还在,汉奸和汉奸文化就不会消失,预备役的汉奸反而会越来越多。没有一个能够傲然挺立在世界民族文化之林的中华文化,这一切将永远存在。

  事实上中国一直到今天,还没有形成拥有本民族性格特征和精神气质,能够自立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的现代文化,更缺乏具有强悍民族影响力的强势的现代文化。那些在西方文化面前一直跪着的知识精英的极度崇拜,极度自卑,极度依附的劣根性如果没有一场真正的精神去污,中国很难走出这种文化的泥潭。

  中国也有过可以引以自傲的现代文化,那就是在“人民建国”过程中形成的红色文化和经济建设中形成的社会主义文化。事实证明,这是一种具有强势感染力和动员能力强大的现代文化。众所周知的原因,这种朝气蓬勃的现代文化发育不全并最终夭折,但是这种“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现代文化代表着文化中国化,文化民族化,文化动员和文化探索的方向,也是今日文化自信的源泉。

  社会主义文化的主体只能也必须是人民。当社会分化为不同的利益主体并失去人民身影的时候,文化的人民主体性很难建立。力图依托少数精英完成社会改造的实验已经走上了穷途末路,只有人民才是创新和创造的动力,这是社会主义文化固定的轨迹和客观逻辑。现代意义上人民的建构和现代文化的实践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我们今天面临的资本主义经济结构和社会主义文化精神之间的矛盾是寻找这种文化最大的障碍。

  没有代表人类进步总趋势的新文化,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文化载体——现代人民,这就很难有现代意义上稳定强势的中华文化体系,这也许是一切问题的焦点。如何建设这一文化体系,在现代化进程中通过文化升级抢占世界文化高地,这是我们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问题,这是100多年来特别是今天中华民族最大的文化焦虑。

  如果新文化的主体性就是人民这一观点能够被接受的话,那么就涉及到了文化权力到底应该掌握在谁的手里这一老话题。资本控制舆论,进而左右人们的观念是一切混乱的源头。当大众文化平台完全操控在跨国资本手里,如何实现文化主权的人民性,抵御西方的文化侵蚀就成了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文化危机经常就是政治危机。破解文化问题,常常就是政治建构和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内容。文化汉奸和经济买办是资本颠覆中国的两把利剑,如何应对不仅考验的是视野、格局和智慧,更是对良知的检验。文化永远都是经济结构的反应,应当从哪里入手?只要不是有意视而不见,答案就在那里。

  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血脉和灵魂。今年的全国抗疫,事实上演化成了中国人的文化觉醒和精神重生,是几十年来第一次大范围的文化反省,也是几十年来逢美日必捧,逢中必反思潮在中国受到的第一次大规模的狙击。这是一个民族面临灾难洗礼后自豪感的迸发,也是多年压抑下文化的自然反弹。

  资本世界以财富积累为核心的脚步再一次走入了死胡同,特朗普反复对国民强调战争状态,大声的告诉世界美国真正的文化和全球精神是什么。为了不作美国转嫁危机的牺牲品,中国已经身不由己地走上了“对抗者”的位置,这是一场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对抗,是两种文明体系的总体战。

  在不同的文化之间,只能产生竞争与征服,不可能产生交流与合作,这是西方文化的主流观点。我们一直在大声呼唤“双赢”,却不知道英语中根本就没有这个词汇。

  大争之世,那些“仗还没打,就要割地求和的人”,那些刀子捅在胸前仍然在大喊“韬光养晦100年”的人,那些要求被凌辱者检讨自己责任的人,他们的言行和“9.18”前后的汉奸叛国者酷似同门师兄弟。只不过上拨人的教师爷是日本,而这拨人的教师爷是美国。无论日本还是美国,中国的汉奸投降文化都是他们在文化上同化中国的杰作。不同的是当年的汉奸还有一点点耻感,今日的汉奸已经肆无忌惮。

  “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没有人甘愿臣虏自认,前提是不能在文化和精神上被别人控制。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威力巨大的精神武器。是这种武器的拥有者,还是这种武器下面的屈服者,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事关生死。

  世界上的各种争端,归根结底都是文化战争的衍生品。我们拥有5000年的传统文化,拥有在最广泛的社会和民主探索中形成的现代文化,只要紧紧地和最广大的人民站在一起,将臭不可闻的投降文化扔进时代的垃圾场,我们就最有资格走向人类更高级的精神高地,成为人类现代文化的创造者和定义者,也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和“9.18”说声再见。

  文化自信就在这条道路上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