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黑白通吃!1949年的前后逻辑?请陈丹青将真实告诉孩子们

2020-09-16 14:18:0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黑白通吃!1949年的前后逻辑?请陈丹青将真实告诉孩子们

  陈砥中是谁?大家很陌生。广东省台山市委认定他是1949年革命先烈,2012年3月24日,陈砥中纪念亭落成揭幕,台山市委、宣传部领导出席了揭幕仪式。然而最近媒体纷扰,揭陈砥中是国民党反动军官(参见《荒谬!反动国民党军官竟成了革命烈士 网友不答应了》http://www.szhgh.com/Article/news/society/2020-09-14/247818.html)。乌龙事件?好生蹊跷!不是小事,望广东省和台山市认真调查,给媒体和社会一个明确交待。我等虽吃瓜群众,既然到了耳朵,满足一下也算小小的心愿吧!烈士不能埋没,更不能冤枉;敌人不能混入,更不能流芳百世。我是个政治中立者,但历史史实应该真实,说大了,他将传之后代,避免历史重演,也是一件事吧?我不知究竟,不便置喙。

  陈丹青,大家不陌生:事业有成的画家,不苟言笑的认真者,孩子们循循善诱的长者,社会堕落的砥砺者和批评家,民国精英的拥趸者。但我今天还想提醒一下:黑白通吃!1949年的前后逻辑?请陈丹青将真实告诉孩子们。

  陈砥中是陈丹青的爷爷。2012年3月24日,陈丹青和他的父亲陈兆炽回到故乡三合镇良村,为陈砥中纪念亭落成揭幕,台山市委、宣传部领导出席了揭幕仪式;2017年清明节台山市那金学校大批师生给陈砥中扫墓,把他当做革命烈士一样祭奠,尊崇。戴着红领巾,由校团委带领齐刷刷向烈士致敬,有图有照有文字。这说明陈丹青血酬传代,体内流淌着革命者家族的红色基因,并且加以利用,否则台山市委、宣传部领导也不会给予“出席”的隆重礼遇。

  但是别急!2014年,陈丹青在新加坡演讲《母语与母国》。演讲中,陈丹青说他爷爷回到大陆后,听到“广州起义”,他爷爷大怒说什么广州起义那是广州暴动,其用意不言自明,就是说广州起义军是暴徒。陈丹青更是亲口说:“张太雷先生,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共产党早期的一个暴徒”…… 这又说明了什么呢?精神上不认同那场革命。

  一前一后说明什么呢?他在家族的基因血脉上保持着联系,并因此享有革命者后代可能享有的各种有形或无形便利,但在精神价值上却又不认同革命,甚至自视为革命对象、革命受难者或其遗族。

  他的潜台词:没有这场革命,我陈大师能今天这样的“窘迫”吗?

  奶奶个熊!他没这潜台词,我能这样自作多情?七十年代末“文革”刚刚结束,“革命”尚在惯性前行,就能以同等学历“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生班?他的作品就能入选《全国美展》、《全军美展》、《人民画报》等意识形态最高刊物?能够登堂入室全国最高艺术殿堂布展?每到一处市长迎、书记送,划出最佳布展位置,这些固然得益于他的才能出众,影响昭彰,所谓有“硬实力”,然而天下硬实力者芸芸,何独惠顾你一个?那个时代“政治可靠”是基本要素,是“1”,其他都是“0”;今天不必政治挂帅,然而以他这般“冤屈”,我看倒是有点“正话反说”或“反话正说”。

  “正话反说”或“反话正说”曾经某个时期的时髦,然而眼尖者不难发现,那些言说者恰恰是他们嘴巴所反对事物的惠顾者,没有被他们所反对的事物,哪有他们今天的言说机会?从最早的“天平天国”是邪教、“义和团”走火入魔,再到打着文学评论的幌子给《水浒传》安装一个恶毒罪名:不尊重女性;从重评历史和文学,最后直入1949年革命的根本法统,我看“每到一处市长迎、书记送,划出最佳布展位置”,与陈大师们真切的恐惧1949年革命,在现实世界的“维稳”上可能找到某种契合,所谓“硬实力”我看是件装饰。

  这两相反差、对照强烈,实在太大了!这在陈大师身上可不是偶一为之、仅此一例,而是经常如此噢,几乎成了他的人格标识(我几乎忘了他还是个画家,并且画作是如此的意境优美--别拿幸福的你和我比噢,在我们那代人,七十年代能有那样的画作压在玻璃台办下,那是何等的精神愉悦!还是免费的,现在他的画作,你把房卖了也换不到一指甲,我那时订阅《书林》、《读书》等书刊,经常有附赠彩色画作,好像就有陈大师的画。奶奶个熊!今天我竟然找他不到,想靠他增值养家,竹篮打水!)他在时时享受“市政府”、“市委”款待时,又经常“扮演”左翼势力的一个反面标识,遭受轰击。偶一为之,我是不会大惊小呼的,我今天只是借陈丹青这颗“人头”用一用,当然不为投名状。陈大师几乎成了中国社会的一个现象,我曾为此在红坛写过很多篇,比如去年写的《历史观正在走向混乱,细节真实失去意义》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904/197354.html。有感于某些名人有俩祖宗:革命的祖宗和反革命的祖宗。革命热火朝天时他们炫耀“革命的祖宗”,两岸和解,智商、情商、基因大发现时他们炫耀“反革命的祖宗”。“俩祖宗”现象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非常耀眼,陈大师也许其中一例,也许更厉害:一人扮两角,似看“革命的祖宗”,再看“反革命祖宗”!

  祖宗不可选,感情上认不认又是一回事,不知陈大师究竟认哪一个?究竟又从哪个获取更多实际利益?这到不是道一人小心眼,与我又何干呢?那时大师比苍蝇多,而有些确实要从你我那儿获得,没有你我这样的渣子,他就不会成为大师。比如处处受惠于家庭恩泽,刚拿美国绿卡,转眼间就大庭广众下“你们中国人!”,我刚想反唇相讥“我的中文名叫‘小沈阳’,英文名叫‘肖声样’”,他就恁地气量狭窄拽我去法院!

  是的!大转折时代,有些人不放弃旧规则下的利益,却又享有新制度下的好处,另一些正好相反,他们承受双倍的失意,永远的失败者,今天大家都有“麦克风”时代,情况好多了;但是心病吃泻药,恐怕治不了,你要仔细看!他想方设法要成就大师,不从你那儿来就没有了!是的!没有你我这样的渣子做垫底陪衬,他就成不了大师,他就要从你我那儿获得大师,不是我气量狭小。

  中国社会曾经胶着于“革命”与“反革命”,社会波云诡谲,人生跌宕起伏。一般而言“革命者”就是革命为事业、信仰崇高,“反革命者”就是与革命为敌、专门破坏革命、迫害革命者;但是命各有异,并不一律,有些人“反革命”来时更像恶煞,“革命”来时更像圣雄,而有些人脚踏两只船,要求不高,只求续命一条。我没经历这个时代,还经常暗自庆幸,但有时也偶尔怪想,一旦来临你更像谁?

  你以为告别“革命”或“反革命”,就不必两难抉择,其实错了,义利之择不比他更轻松。陈丹青顶着一顶“民国精英拥趸者”桂冠,到处游荡,并且“爱屋及乌”,对1949年前后两个历史爱憎分明――别以为他会为此失分,时过境迁,可能还会为此长粉不少呢。事实上他还经常成为左翼势力的一个反面标识,当然也许他人生策略;然而另一方面却又保有或享有“革命家庭”、“革命者后代”之号!

  这也是他的策略?鱼掌兼得、义利尽占?我看不象,真如此,我倒说他更像“黑白通吃”。

  我不完全排斥重说历史:爸爸革命,儿子不革命,孙子怀疑革命,重孙反对革命,玄孙们诅咒革命,这本来就是历史的一部分,更是中国“周期律”历史最富特色的部分。然而有些原则应该遵守,比如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刻意为祖宗营造一个纪念亭让红领巾们去参拜,却又假装无意他的继承。陈丹青以艺术家气质针砭时弊、褒贬黑白,他的尊敬鲁迅,怒怼余秋雨也时常引以为同路,然而对待1949年那件事,我们这代人许多家庭都被卷入,怎样重说那段历史,有些原则应该坚持的,不能以一己而误导后代。“革命”来来去去,道一人这类家庭或许归入“只求续命一条”,哪怕背负“脚踏两只船”恶名,我看倒是芸芸众生大多数;永立船头弄潮儿,哪管来和去,就象陈大师这类家庭,我看只是少数;中国历史从来就是精英历史,从来就是多数服从少数。陈大师在重说历史时应该将他讲清楚了,特别对我们的年轻一代。

  我今天多说几句,他擅长作画,更善于演说,然而他的听众们大多90后、00后们,这或许与他大画家身份有关,然而关于1949年那件事他们大都茫然,立场可以不同,事件应该真实,后来的日子是他们的。特别我还注意到一个现象:他的多次演说场合,当人们不解、提出质疑或请教时,他总摆出“我不和你辩”姿势。窃以为这类演说应该象他“不苟言笑”那样是很认真的,应该充分准备、长期思考的,如果面对一个诘问就“我不和你辩”,一副不屑态,那还有什么真理可言?真理都在你?那不就是在传教?

  陈大师也不止一次自责“我嘴快!”、“说的太多了!”

  我看问题不在这,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陈大师这类人有条件,可以多说几句,没人说话,天下真就哑巴了!问题在怎样说?代表谁?陈大师或许艺术家气质,过于一己感受;这在艺术完全可以,然而关于那段历史,是全民的历史,许多家庭都被卷入,并且还在延续,两岸还在分裂,应该照顾大多数人的看法,特别对年轻一代。台海对岸也在反思历史,也在逐渐接受历史;他们今天正经历的“民主之路”我们或许不同理解,但我们以前经历的民主或者叫做“革命”,为何不能坚持?1949年的前后两个民主逻辑,如果不能找到他的契合点,反而愈行愈远,那还怎样面对未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