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对《建立真正内循环的基础是通过该公有的公有来释放人们的消费能力》一文的浅评

2020-09-07 17:53: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盛兴瑞网友善于思考,勤于写作,提出了很多新的理论和观点,笔者一一认真拜读。不过实事求是的说,其中也有不少观点暂时还不能认同,需要进一步商榷与探讨。他最新一篇论文是《建立真正内循环的基础是通过该公有的公有来释放人们的消费能力》,我认为主要的想法是好的,思路比较清晰,但是语言比较啰嗦,有些提法也不太严谨,值得研究。比如文章中一再提到的“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但是哪些是属于“该公有的公有”部分?哪些是属于“该私有的私有”部分呢?文章里面并没有进一步交代清楚。须知,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理论建构不难,提出新的看法和观点不难,而要切实全部落实做到却很难,我们考虑问题需要有宏观视野,长远观点,尽可能照顾前后左右,方方面面,照顾全面而不是局部,故而不能就事论事,只及一点不及其余。文中具体的问题我在这里就不多谈了,以下只谈谈我对内循环这个问题的看法。

  现在的所谓内循环是在外界打压下被迫进行的经济结构调整,看来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其实毛时代早就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了,不同于被动的内循环,这是主动的内循环,是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国家发展经济保障民生,始终处于主动地位,在内外关系中也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眼下两极分化和贫富不均的现状如果不能彻底加以改变的话,仍然是私有制主导一切,那么叫的再好听,内循环也是没有根本动力的,只能继续在私有化的道路上狂奔。国家经济发展是个整体,犹如人体结构(人体系统),不能有的地方营养不良而有的地方营养过剩,饿的饿死,胀的胀死,这都是不健康的表现。应该统筹规划,适当安排,有计划的进行。

  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绝对是不可持续,难以为继的。马克思的《资本论》早就看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存在的问题了,就是生产力的社会化不是建立在生产关系社会化的基础上,相反是建立在剥削压迫和不平等的生产关系基础上,少数剥削阶级有剥削劳动者的积极性和奢侈浪费能力,而大多数受剥削的劳动者根本没有生产积极性和消费能力,这样的情况下,内循环怎么可能建立起来?只有抓革命,才能促生产,促战备,促一切,这是非常有道理的,是辩证的和科学的,只有革命才能让人民当家作主,掌握自己的命运,释放人们的积极性和劳动能力(包括消费能力)。这里的革命应该是指广义上的,既包括生产关系的革命,也包括生产力的革命,而其中生产关系的革命是前提和基本条件。换言之,没有生产关系的进步就没有生产力的发展。

  一切不平等社会本质上都是奴隶社会(摩罗语),都禁锢了人们的积极性和劳动能力(包括消费能力),只是它们剥削压迫的形式和手段略有差别而已,索取的剩余价值略有区别而已。在私有制社会里,绝大多数劳动者的劳动是被迫劳动,是没有什么积极性可言的。私有制社会几千年相对于人类社会的整体历史来讲其实是很短暂的,它的畸形发展模式既不符合天之道,更不符合人之道,因而也是不可长久持续的,现在基本上已经走到尽头了,最终必然会被公有制的社会主义所取代,这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不可抗拒。资本主义道路如果继续再这样走下去,人类将面临彻底毁灭的命运,不可避免。

  *附录:盛兴瑞:建立真正内循环的基础是通过该公有的公有来释放人们的消费能力

  2020-09-06

  真不容易,在特朗普的帮助下,终于认识到了,一国的经济活动,还存在一个内循环,而不再坚持国际统一的大市场和国际大循环了。尽管还在强调双循环,但能够认识到内循环,就是一件大好事,就值得高兴。因为实际上的内循环,就是一国的经济循环,没有什么内外的。

  既然是循环,就必须是相对封闭的,也必须是可持续的。不能做到封闭和可持续,就谈不上循环,只能是流淌,是资源的不断消耗。而相对封闭和可持续,又是相互联系的,是不能分割的。没有相对封闭,就不可能实现可持续。而要做到可持续,就必须保持经济循环的相对封闭。

  所谓的相对封闭,是指确保经济体对外保持一定程度的隔离,对内做好必要的防腐蚀工作。不能使经济体出现漏洞,特别是不能使经济体被一些人从内部或外部进行侵蚀和打凿。如果我们的经济体在外部被打凿出现漏洞,在内部不断被侵蚀而出现漏洞,又没有足够的办法去进行漏洞修补和防腐,我们的内循环就很难持续,就会变成资源不断消耗下的流淌,最后在资源耗尽以后不得不走向衰竭。

  对于各种各样的巨大漏洞,如果允许其存在,并幻想通过不断补充资源来保持所谓的循环,比如幻想采取凯恩斯主义通过不断造血来维持内循环,实际上就不再是循环,而是变成了资源的消耗和浪费。这样的经济就一定是不经济的,也一定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资源是有限的,过度透支资源来换取的所谓经济发展,一定是对经济的稀释,一定是在制造泡沫。这样的经济泡沫也就终究有一天会破裂,最终一定会走向危机,并从此跌入周期性的经济危机陷阱中不能自拔。

  那么,影响国民经济内循环也就是国民经济循环的主要漏洞在哪?内部的腐蚀又在哪?在工业时代,影响一个经济体经济循环的主要漏洞,就是全面私有意识对我们经济体进行腐蚀后形成的体制缺陷和制度漏洞,就是全面私有下的金融垄断及其相应的资源垄断对社会经济体的不断打凿而形成的各种结构性漏洞。而影响一个经济体循环的内部腐蚀的主要因素,就是错误的、不能适应高度社会分工的社会化大生产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给我们灌输的、农业社会的全面私有意识。

  只要存在着严重的金融垄断及其相应的资源垄断,存在着全面私有意识,我们的经济体就一定会出现各种大大小小的漏洞,就不可能实现经济的内循环,就一定会走向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导致经济发展动力走向衰竭,导致经济走向停滞乃至崩溃。为了维持不断被抽血后经济体不断走向衰竭的生命,就只能不断地对经济体进行输血,不断地补充资源,靠资源的消耗来维持经济体的活力,或者透支劳动进行刺激,也就是凯恩斯给全面私有的资本主义开出的并不治病,只是帮助资本主义下的市场经济维持生命的药方。其结果不过是增大了振幅,并没有改变频率的提升。中国经济在今天之所以还有韧性,主要还是我们具有巨大的公有资源可供补充造成的结果。

  因为一旦形成了全面私有下的资源垄断,就必然会形成一个从经济体上进行抽血的管子,时刻准备着从经济体上进行抽血。而全面私有的腐蚀,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打凿,就正好把经济体的外壁不断腐蚀和打凿出各种各样的漏洞。资源垄断这个管子,就正好借助这些个漏洞伸向我们的经济体,形成对经济体的抽血,最后导致经济体失血而形成循环衰竭,甚至导致经济体失血休克直至死亡。所以,资源垄断是一种现象,而全面私有则是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要想解决资源垄断,就必须解决全面私有的问题。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垄断和私有意识也是相互联系的。没有全面私有,就可以逐渐地消除垄断。而要实行资源垄断,一定要搞全面私有。搞了全面私有,就一定会形成资源垄断。形成了全面私有和资源垄断,也就一定会导致我们的经济体漏洞百出,导致伸向经济体的垄断资源对经济体进行抽血,最后导致经济体被抽血后休克、衰竭、死亡。所以,要解决垄断问题,进而确保经济内循环的正常运行,就必须否定全面私有,而搞该公有的公有。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在人民民主专政的保护下,实现该公有的公有,才能消除资源垄断,也才能消除内部腐蚀,最终避免有人在经济体上插上管子进行抽血。

  在工业时代,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如果能够改变全面私有,实现该公有的公有,就可以消除内部腐败,避免经济体外壁出现漏洞,也可以避免有人可能从经济体外部,通过经济体的漏洞,对经济体进行抽血。同时,通过该私有的私有形成内生动力,激发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去进行劳动创造,驱动经济循环,不至于让经济停滞。有人主张搞全面公有,是对公有不懂所造成的结果。在现阶段,一旦实现全面公有,也就是不允许私有,就必然造成经济循环的停滞。实际上,公有和私有是相对的,没有了私有,也就没有了经济发展动力。而没有了公有,再强大的经济发展动力,都会最终走向衰竭。

  有人说改开前的二十几年时间,就是因为搞了全面公有,才形成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大发展,不仅没有造成经济停滞,在外部对我们进行封锁的时候,还形成了很好的内部经济循环,怎么能说搞了全面公有,就会造成经济循环的停滞?这是一些人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公有,以及公有和私有的关系造成的误判。客观上讲,在改开前,作为军事共产主义模式,全面公有确实是实现了。而且全面公有的实现,也就必然地保障了该公有的公有的实现,确保了国民经济内循环封闭的需要。但由于全面公有抑制了该私有的私有,也就导致抑制了经济循环的内生动力。之所以会抑制内循环的内生动力,是因为人们把更大的劳动,用在了维护全面公有上。

  而之所以会形成一个高速的增长过程,并不是和平时期民生需要所造成的结果,也就是说内生动力并不是内生的,而是外部施加给我们经济体的。所以,所谓的高速增长,特别是工业的高速增长,都是增长在重工业、社会公共产业和军事工业上,而不是与民生相关的产业同步增长。当然,也会有与民生相关的产业的增长,比如农田水利建设的增长等。但是,一旦外部军事威胁减弱和解除,继续搞全面公有,就必然会考验我们的内生动力是否足够确保经济循环。而实际上的结果是,也确实由于外部军事压力的减弱,我们的内生动力是不足的,经济增长的速度是在走向趋缓的。这实际上是当初人们支持改开的一个主要原因,也就是改开可以释放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并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的根本所在。当然,把军事压力趋缓看做是解除,是不是误判?要不要把军事共产主义模式继续保持一段时间,一方面巩固政权,确保该公有的公有,另一方面探索实现该公有的公有的途径和形式,避免走向全面私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就不在这里探讨了。

  那么,为什么要搞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而不是搞全面公有和全面私有?也就是说为什么该公有的公有,需要该私有的私有来驱动?该私有的私有,需要该公有的公有来保护?没有该公有的公有,就不会形成封闭的内循环?没有该私有的私有,就不会有内循环的驱动力?是因为该公有的公有,可以保障内循环的封闭,保护该私有的私有。而该私有的私有,可以释放劳动者的消费能力,来给内循环形成经济驱动力。做到了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就可以做到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相结合。按需分配可以解决百姓的安全问题,而按劳分配则可以解决百姓不断增长的需求问题。有了安全问题的解决,就可以释放百姓真正的需求,也就是才能让百姓真正去敢于用自己的劳动进行消费。而百姓只有具有了劳动和消费需求,才能真正地驱动经济向前发展。

  没有该公有的公有,就没有按需分配。因为没有该公有的公有,既不可能形成真正的按需分配的意识,也没有实现按需分配的资源性基础。所谓的按需分配,比如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公共福利,也就没有了保障,就会随着经济周期而进行改变,随着社会经济结构和发展水平,停留在一个形式上,而不是实际的质和量的增长上。变成了腐蚀和欺骗广大人民群众的工具,而无法起到真正释放消费和释放经济增长动力的实质内容。而有了该公有的公有,不仅可以教育人们形成公有下的按需分配的意识,还实现了公有资源的资源收入保障,使得按需分配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不断发生质的改变和量的提升。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公有资源会不断增大,公有收入也会不断增大,人们的安全保障不论从量上,还是从质上,都可以得到不断的提升,就会大大释放人们的消费,来给社会经济的发展源源不断提供增长动力。

  有了该公有的公有,就有了按需分配的资源保障,就可以使社会公共福利,也就是社会公共保障的不断提升。而随着社会公共保障的提升,人们就不必大量地存钱,就可以大胆地进行消费和投资。反过来,如果没有这样的保障,甚至没有该公有的公有的资源保障,不仅造成百姓没有安全感,不敢进行消费,还会形成资源垄断。百姓的储蓄最终变成一种实际上的社会公共资源而被资源垄断者占有,成为伸向我们社会经济体内部的抽血管道,在内部腐蚀和外部打凿下形成的漏洞上对我们的社会经济体进行抽血,导致我们的社会经济体最终失血休克。这就是全面私有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最终走向经济危机周期,不断走向经济停滞和通胀,最后走向滞涨和异化的根本原因。

  对于这个问题,由于是结构和制度的原因,是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时代以后,我们的社会经济结构和制度能否顺应社会历史发展规律,能否遵循社会经济发展规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问题。因而,也就不是一个通过技术手段,也就是不是通过政治手段、通过社会治理手段能够解决的问题,而是必须对社会经济结构和制度进行适应性改造,直到实现该公有的公有,顺应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规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建立起相应的结构和制度,才能最终实现问题的解决。幻想依靠政治力量在一个全面私有的经济体上施加影响,而不是去通过改变结构和制度来解决问题,最后结果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采取的一切结果一样,都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内循环的存在,在对经济发展规律和发展形式的认识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是改开后形成的一个巨大的政治经济学成果。但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去认识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认识该公有的公有,并探索实现公有的形式,最终实现该公有的公有。只有实现了该公有的公有,才能实现该私有的私有,才能最终建立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相结合的分配体制,才能给百姓一个基本的社会公共安全保障,才能真正释放百姓的消费能力,来给我们的经济内循环提供一个驱动力,在保障经济内循环不会被内外部力量破坏的同时,保障有一个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真正的驱动力,也就是百姓的真正的、现实的消费需求能力。进而把我们的经济,和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及百姓的现实劳动,以及实质性的消费结合起来,建立我们真正的国民经济内循环,建立我们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指导下的实实在在的发展结构和发展形式。

  实际上,人们看到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最后变成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对外进行殖民扩张,就是因为无法解决内部经济结构和制度问题,导致内部经济循环停滞,不得不向外转移矛盾,向外寻求动力支持所形成的结果。所谓的国际统一的大市场,统一的国际经济大循环,和所谓的共荣圈的提法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全面私有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了向外转移矛盾和危机,为了进行殖民主义侵略扩张,所编造出来的一些骗人的勾当。所谓的外循环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在内循环问题解决以前,外循环是不存在的。当前需要我们认真进行解决的,只有一个内循环的问题。所谓的外循环,不是被人家剥削掠夺,就是剥削掠夺人家,没有别的选择。

  还是那句话,全面私有的改开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要赶紧停下全面私有,好好进行总结,认真探索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而不是受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的误导,受西方投机政客的欺骗,受个人私利的驱动,把我们的社会带向倒退,把我们的改开带向反动,带向全面私有的资源垄断和农业分封。最后违背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使得社会最后走向倒退、停滞和崩溃。而是在总结正反两个方面经验的基础上,遵循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把我们的社会真正带向社会主义社会,也就是带向公有共享的工业社会,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样的复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