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人民公社是奴隶制度吗?莫言是奴隶吗?

2020-08-28 15:42: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莫言控诉红太阳对他的“烧烤”之七

  恶棍炮王在轰击,在《莫言揭批文革余孽》中说 “莫言当农奴”:

  “莫言的批斗会向我们深刻地揭露了,红太阳年代人民公社制度就是罪恶的奴隶制度。周朝实行井田制,土地归国家所有。周王把土地分给奴隶主,奴隶主再大奴隶主在分给小奴隶主,强迫奴隶劳作。红太阳年代的人民公社与与周王朝的井田制相似,国家把土地分给人民公社,人民公社设立大队长、小队长等监工,再强迫社员奴隶劳作。”

  莫言和恶棍炮王在轰击,攻击、侮辱伟大领袖毛主席,竟把人民公社诬蔑为“奴隶制度”!攻击、侮辱毛主席漫天说谎!妄言妄语,是可忍,孰不可忍!

  人民公社的土地是国家“分给”的吗?经过土地改革,新中国的土地制度,是公有制,分为国有土地,集体农民的土地。人民公社是集体所有制,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土地是全体社员的。请问莫言:哪个公社的土地是国家“分给”的?

  莫言你是“农奴”吗?你在《讲故事的人》中说:“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热水瓶去公共食堂打开水。”“我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个中秋节的中午,我们家难得地包了一顿饺子,每人只有一碗。”

  从莫言“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中,谁能看出莫言是奴隶?!不用说井田制的奴隶,就说西藏民主改革前的农奴,奴隶主供应农奴开水喝吗?!农奴家有热水瓶吗?!农奴家有权包饺子吗?!农奴们不用说用热水瓶、包饺子,他们见过热水瓶吗?!他们见过饺子吗?!西藏当年的农奴还有健在的,请问问他们:是莫言这样的农奴?!

  恶棍炮王在轰击,说人民公社的大、小队长是“监工”!

  人民公社的大、小队长、支部书记是公社的基层干部,是生产和各项工作的带头人,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都是从人民公社基层干部中成长起来的,习总书记曾任生产队的支部书记,李总理曾任生产队长。莫言、恶棍炮王在轰击,为了发泄对毛主席的仇恨,侮蔑人民公社任意信口雌黄!

  农村人民公社,是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诞生的。她是从互助组、变工队、初级社、高级社发展到人民公社的,是经过相当的过程,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的,是中国农民在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下伟大的创造。人民公社是工农兵学商一体化组织,是组织农民,教育农民的最好的组织形式。人民公社是公有制经济的组织,她培育了集体农牧民的集体主义思想。

  在《驳恶棍——炮王在轰击!》中,说了刘文学的事迹。再说一例——

  不丢公家一只羊——草原英雄小姐妹(人民英模)

  40多年过去了,“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身上迸发出来的集体主义精神源泉,依然滋润着人们的心田。

  那是1964年2月9日,家家户户都在忙年,12岁的龙梅和9岁的玉荣主动要求替阿爸放羊。

  附近草滩被积雪覆盖,姐妹俩便商量把羊群赶到远一点的丘陵。谁想到,中午时分铅板似的乌云铺陈过来,凛冽的西北风疯狂地撕扯着低压的云团……

  暴风雪来了!姐妹俩赶紧把羊群往家的方向撵。可是,受到惊吓的羊群顺着风,朝东南方向跑了起来,任凭她们前挡后赶、左拦右堵。羊群跑到哪里,她们就追到哪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羊群保护好,一只都不能丢!她俩饿的时候没有可吃的东西,渴的时候就抓把雪舔一舔。

  半夜时分,雪渐渐放缓了节奏,慢慢地停息下来。羊群的脚步也慢了,饥肠辘辘、耗尽力气的姐妹俩,无法再迈动冻得僵直的双腿,跌倒在地,不多一会儿便困乏得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早晨八九点,惊醒了的龙梅发现妹妹毡靴不见了,足底到脚脖子处结结实实冻了两个大冰疙瘩。眼看羊群走远了,玉荣哭着说:“姐,你别管我,赶紧去追赶羊群吧。”龙梅把妹妹安顿在避风的地方:“姐姐去追羊,要是碰见人了就来救你。”

  2月10日上午11点左右,邻村牧民在白云鄂博火车站附近发现了羊群和龙梅。经医生检查,龙梅冻伤面积占全身的15%,冻掉了左脚的大拇指。玉荣冻伤面积占全身的28.5%,局部冻伤深度达4度,不得不在右腿膝关节下和左腿踝关节下截肢。当人们告诉龙梅,384只羊仅冻死3只时,她竟开心地笑了。

  1964年3月12日,新华社播发通稿《暴风雪中一昼夜》,被《人民日报》等媒体刊播。

  3月13日,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内蒙古自治区主席的乌兰夫同志赶到医院探望姐妹俩,并亲笔题词:“龙梅、玉荣小姊妹,是牧区人民在毛泽东思想教育下,成长起来的革命接班人。我区各族青少年努力学习她们的模范行为和高尚品质!”

  一时间,龙梅、玉荣成为全国典型人物,她们的感人事迹相继被改编成话剧、电影、京剧……“草原英雄小姐妹”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集体主义精神”的代名词。

  1964年秋天,政府把龙梅和玉荣送到家乡达茂旗政府所在地的百灵庙民族小学读书。

  1970年,龙梅入伍,在部队期间被送进包头市医学专科学校和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进修学习。1976年转业到地方,先后任中共达茂旗委副书记、包头市东河区人大副主任。两年前,她从包头市东河区政协主席职位上退休。

  玉荣1974年初中毕业后,被保送到内蒙古师范学院学习,两年后到乌兰察布盟教育系统工作。1988年被调任为内蒙古自治区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执行理事会副理事长,担负残联组建任务。2008年,她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职务。

  姐妹俩曾当选为全国人大第四、五届代表;玉荣曾是共青团十一、十二大代表,中国残联一、二、三届代表,还获得过全国扶残助残先进个人、自强模范称号(据新华社呼和浩特10月26日电 记者贾立君)。

  在人民公社时代涌现的草原英雄小姐妹,一直感动着中国人民。姐姐龙梅,1952年出生,妹妹玉荣,1955年出生,与莫言同龄。

  龙梅回忆说:“我和妹妹想,现在只有拢住羊群,跟着羊跑,才能避免它们被暴风雪吞没。于是,我们俩拼命聚拢四散逃命的羊群。其实,我们当时有机会和时间丢下羊群逃命,也能跑回去找阿爸前来援助。可是,我和妹妹牢牢记得阿爸平时说的话:‘羊是集体的财产,是集体的命根子,一只也不能丢!’就这样,我俩一前一后,不停地奔跑、拦挡。”

  孩子的英勇行为是阿爸平时教育的结果;阿爸的集体主义思想,是在人民公社制度下,共产党培育的结果。不同的制度,培育人不同的精神。

  在人民公社制度下修建的水利工程,现在仍在受益。

  在人民公社制度下,最典型的水利工程,是河南省安阳市林县建造的红旗渠。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被世人称为“人工天河”,在国际上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林县处于河南、山西、河北三省交界处,历史上严重干旱缺水,“水缺贵如油,十年九不收,豪门逼租债,穷人日夜愁”这是旧社会林县的真实写照。为了改变因缺水造成的穷困,林县人民从1960年2月开始修建红旗渠(原称“引漳入林”工程),竣工于1969年7月。据计算,如把这些土石垒筑成高2米,宽3米的墙,可纵贯祖国南北,绕行北京,把广州与哈尔滨连接起来。红旗渠工程总投工5611万个,共完成土石砌方2225万立方米。总投资12504万元,其中国家投资4625万元,占37%,社队投资7878万元,占63%。请注意:投工是人民公社的投工,投资社队占多数。

  没有人民公社,就没有红旗渠,红旗渠是人民公社的纪念碑。

  莫言、恶棍炮王在轰击,竟把人民公社诬蔑、诽谤为“奴隶制”!

  莫言、恶棍炮王在轰击,诬蔑、诽谤人民公社令人发指!请看——

  莫言曾经在人民公社当农奴,人民公社的社员莫言,符合奴隶的所有要件:没有人身自由,私刑,强迫劳动,不掌握任何生产资料,剥夺劳动所得,身份世袭。

  1、没有人身自由

  人民公社下设队长,每一个人民公社社员都隶属于某个队长,社员的日常行为由队长支配、控制。每天上哪干活,几点开工,几点收工,何时可以休息吃饭等等,都是队长说了算。

  就是外婆生病了,要去外婆家走亲戚,也得队长批准同意,才可以在批准的时间段内不参加人民公社的强迫劳动。

  2、私刑泛滥

  人民公社私刑泛滥,人民公社的书记,书记手下的监工队长最爱的私刑是开批斗大会。把管辖权下所有的社员奴隶集中起来,当着其他社员奴隶的面,对不听话、抗拒命令的社员奴隶进行捆绑、殴打、侮辱,是书记、队长们日常的主要工作之一,批斗会后,往往接着游街示众来显示书记、队长的淫威。开完批斗会,游街结束后,非人折磨还在继续,书记、队长们还发明了关牛棚、饿饭等私刑。关牛棚、饿饭后来被运用到打倒牛鬼蛇神、反右。

  除了私刑,还有株连。一个社员奴隶逃跑被遣送回来,开批斗大会、游街,往往全家一起陪着被批斗、游街。 著名作家张贤亮在《亲历历史:名流们文革中的阵痛与重生》就记载了一个不满十岁的女童被陪绑、批斗。

  赵丽蓉表演的一个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用虚无的“老妖怪”来吓唬小孩,当年人民公社社员奴隶吓唬小孩用什么?用队长的名字, ***队长来了,喊出队长名字来,正哭闹的小孩立即噤声。可见私刑泛滥之程度。

  3、不掌握任何生产资料

  土地、水源、种子、农药等所有生产资料全部没有,耕牛、铁犁等农具全部归生产队所有。生产队设立专门的库房管理存放种子、农药、铁犁等生产资料和农具,设立专人管理耕牛等牲畜。

  4、强迫劳动

  必须参加队长组织的强迫劳动以及批斗大会等活动。人民公社对于传统手工业者和行商走贩实施严厉的打击与禁止,打击的最有效武器就是“投机倒把”与“挖人 民公社墙角”,对于必不可少的手工业者实施许可制度,例如木工、理发师、泥瓦匠等,经过书记、队长批准同意,可以在规定时段内不参加强迫劳动。

  5、劳动所得被剥夺

  土地产出的所有收成归生产队所有,生产队设立专门的库房保管,配备专职保管员。社员奴隶一丝一毫也不准私藏。如被发现私藏收成,必受严厉惩处。

  6、身份世袭

  建立严格的户籍制度。社员奴隶的孩子生下来就是队长治下的社员。即使出生在北京天安门,长大了也不能在北京捡垃圾,必须回生产队,在队长的监督下从事强迫劳动。

  人民公社时期,跳农门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喜事。参考资料:《人民公社与农奴制》,《人民公社的本质:国家奴隶主义》,《再论人民公社的国家奴隶主义本》。

  ——莫言、恶棍炮王在轰击,竟是如此诬蔑、诽谤人民公社!抹黑共产党!抹黑新中国前30年的历史,!

  这种诬蔑、诽谤、抹黑的另一面,是抬高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身价!

  给人一种假象: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是新中国前30年的“受害者”!从而让不了解新中国前30年历史的人们,同情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成了他们心中的“英雄”!

  这就搞乱了人心!这是最大的危害!

  新中国前30年的历史,已经过去40年了,上个世纪的六十后,能有点印象,七十后、八十后、九十后他们对新中国前30年的历史没有感性认识,只能在历史书上了解,很容易上当受骗。

  对诬蔑、诽谤人民公社!抹黑共产党!抹黑新中国前30年历史的恶言秽语,绝不可忽视!

  人民公社制度,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探索。共产党所干的事业,都是在探索中前进,革命、建设、改革无不如是。共产党的原则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

  人民公社解体,因为它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改革的目的就是要革除一切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机制。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很正常的事情,被莫言、恶棍炮王在轰击诬蔑、诽谤、抹黑成不正常了!

  人民公社是奴隶制度吗?莫言是奴隶吗?

  刘文学、草原英雄小姐妹,是在人民公社时代涌现的少年英雄;红旗渠是在人民公社时代建成的。奴隶制度下,能有这样的人和事吗?

  如果莫言是奴隶,他能当作家吗?

  恶棍炮王在轰击说的“参考资料”在360网上仍可查到。

  有一个人叫董辅礽,360网介绍:中国著名经济学家,1985--1988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1979年,一名美国经济学家来访,二人谈及人民公社,董辅礽告诉对方,人民公社其实就是农奴制。【饶阳吧】董说:毛时代的农民叫社员,劳动成果全部上交,没任何福利,基本没有现金收入,……“人民公社制度从经济学意义上说是现代农奴制”。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竟然如此研究经济!

  2020年8月28日星期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