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征服世界须征服欧洲,征服欧洲须征服俄罗斯,征服俄罗斯须征服中国,这是美国阳谋

2020-08-27 14:42:1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8年中美爆发贸易战,至今未有趋缓而是愈演愈烈,今年7月更是发展到互逐领事,美国更有人动议阻止“中共”及其家族入境,一旦实施其严重后果肯定大于双方断交,甚至热战。怎样看待这波中美关系?

  国内有一种声音,把中美关系冲突看作世界第一强国和第二强国(或正在崛起的第二强国)之争,属于强国之争。比如胡锡进8月15日微博称:如果今天处在世界第二位置的不是中国,而是印度,美国也会同样翻脸。这种声音颇有市场,早在中美贸易战以前就有,2011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这种声音就阵阵泛起;事实上国内媒体一直有这种声音,可以追溯很久,甚至可以进入历史,近代史不乏这种声音,一些辞藻就能证明,比如“狮子醒了!”,贸易战或GDP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只是为这种声音的复苏放大提供了契机。

  这其中有民族主义合理因素,朴素的爱国情结,应该呵护,但也应该警惕媒体过分渲染,渲染的目的在于维护执政合法性。你看外国人都说我们厉害呢!我们敢与美国人争第一啦!――最近的网络弥漫这股气息,除了与列强争高下示强,其他可以示强的方面你仔细想过在哪些方面?国人素有白种人仰视心理,外国人一句话可能顶十句话。任何事情过犹不及,理性和自知之明很重要,我们今天没有这个实力参加“强国之争”游戏,少数媒体为“执政合法性”而渲染,将民族带进万劫不复的灾难。是否存在“强国之争”至少存在三个层面的判断:1、具有客观的综合硬实力,并得到广泛的外部承认;2、普遍的国民精神和心理,并有效传递到精英层次;3、普遍的国民心理和精英意志转化为国内各项立法和制度设置。这三项我们一项都未达到,GDP第二或某些军事装备先进领先,根本不可能代替这三项判断。“强国之争”有多重形式,地缘争霸只是形式之一,国内事业建设也是形式之一,民族国家内部的阶级谐和、政治协商、经济建设,一切蒸蒸日上,他所达到的“强国”效应不比地缘争霸争取到的更少。当然更多情况下是多种形式并举。

  该合作就合作,该斗争就要斗争,该示弱就示弱,该逞强就要逞强,投降反而招致更多屈辱,但是判断斗争的性质更重要,该勇则用,该智则智,他使我们的斗争有明确的方向性,不至于主次不分、敌友难辨。主流媒体始终保持“隐忍克制”、“后手反击”、“有理有节”、“有章有法”,这是施动层面,至于认识层面呢?美国是否也认为是在“大国争霸”呢?我们是怎么判断对手的呢?是否智慧呢?美国执政当局一再表示“不存在中美冷战”,美国防长埃斯珀明示“不想与中国发生冲突,希望年内访华”,除了愚弄,还传递了哪些信息?不就为了“屈人之兵”而“不战”?

  “屈人之兵”又为何?

  2018年中美爆发贸易战是美国发起,他的主要目标在经济利益,目标单一明确,不在大国竞争等综合领域,艰苦谈判十几轮就是最好证明,他是特朗普竞选纲领“美国优先”的实施,不仅针对中国,也针对澳洲、欧洲,他的亚洲盟国日本和韩国,甚至他最媚从的邻国加拿大;同时美国又对中兴和华为等科技企业进行制裁限制,其目标比贸易更长远,要限制中国技术发展而保持自己的技术领先,目标长远但也清晰。从欧洲对待华为的谨慎也能揣摸端倪,欧洲也不愿中国技术退出后美国垄断局面出现。中国在这波贸易和技术战中不作实质退让,愈挫愈勇,美国无法达到预期目标,因而不断施加组合拳、霹雳拳,从南海到台海两岸关系,到互逐领事、威胁“中共”及其家族入境。

  也不论其两党党纲作何表述或修改,把中国列入“修正主义国家”、“主要竞争对手”、删除“一国论”等等,他都是具体目标达不到而施展的组合拳、霹雳拳,并不意味着与中国争夺全球霸权或话语权,对美国而言是不肖问顾的,中国目前实力达不到与美全球争夺话语权,无论硬实力还是软实力。欧洲可能某一利益比如信息安全而与中国共同站队,但在全局观上不可能为了中国而与美国翻脸,俄罗斯与中国走得再近,也不可能,其他地区更不肖说。美国对中国的全局优势这是事实,特朗普其人或许给中国增添更多压力和不确定,但就长期中美关系,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格局未有实质改变。美国对中国的主要目标,就是将其纳入自己的战略同盟,既使不能达到日本和韩国那种顺从国,那也退而求其次,至少不能落入美国认定的帝国或强国阵营。事实上在美国主要用力方向比如欧洲、俄罗斯、中东、伊朗和朝鲜,中国并未给美国制造实质障碍,最多也就不配合、少配合罢了。中国第一目标在维护自己的利益而绝非减少美国利益,这与中国目前实力是相当的。事实上美国在中国主要担心方向比如两岸关系和南海利益,虽然也时有突破,但大体维持一贯水平,仍给中国留有希望,双方在大局上仍保持“斗而不破”。

  这种大局观上“斗而不破”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毛泽东那代人确立,具体由“邓小平-基辛格”联袂实施的。上期《胡锡进的“世界第二”取代得了“三个世界”和“一超多极”论吗?》我也谈到这个问题:

  【毛泽东主席1974年提出了《三个世界的理论》:美国和苏联是第一世界;欧洲、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第二世界;亚洲(除了日本以外)、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是第三世界,中国属于第三世界。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的理论》受到各国政治家的一致公认,也受到学术界的好评,被广泛引用,他是最好的地缘政治理论。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后《一超多极理论》取代了《三个世界的理论》,美国仍维持超级大国霸主地位,苏联变为俄罗斯,从超级大国跌落但仍保持世界一极,中国当然也算其中一极。】

  今天世界地缘力量仍然处于“一超多极”状态,这个格局未有根本改变,所改变的只是多极与一超,多极之间亲疏远近的微调。微调是必然的,是永恒持续进行的,并不意味着根本格局之变。日本甲午海战打败满清改变了东亚政治格局,这是根本格局之变;英国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取得海上霸权地位,这是根本格局之变;“二战”后老牌帝国衰弱,苏联和美国崛起,这是根本格局之变。以后也许仍有格局之变出现,一般会有个渐进过程,甚至仪式性标志(比如战争-国际协约),也许未必,至少要被我们理性认识到;但今天为止未能出现这个过程,“一超多极”格局未被打破。

  近十多年来中俄关系取得了长足进展,双方一致认定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双方要加强“战略协作关系”――这个“战略协作关系”比“同盟关系”看来只差一张纸了。然而如此大体量国家间关系,“纸”的分量又算几何?大国间关系从来实质重于形式。存国与灭国刹那间,敌国变友邻,友邻变敌国,中华与俄罗斯都在草原边缘,有无数历史经验。这是否意味着“一超多极”格局将要被打破?不是的,这仍然是微调,并不意味着格局打破。并且国内政局也会左右地缘政治,未必一味的外部因素左右地缘政治;小国寡民,君子一言九鼎,“朕就是国”,大国情况迥然有异,国内复杂势力必然会左右地缘政治。

  中俄关系热络,结束了“文革”后长期不冷不热或所谓“某冷某热”,应该是2010年前后,乍看有许多标志性外部事件,比如日本小说家的购岛事件,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出笼,天安舰事件,但以我判断是中国国内“左翼”声音强硬响起。此前这股声音被“不争论”长期压制,此刻被东南山城事件激发响起。“十月革命”是这股声音的精神源头和法定依据,必然传递到中俄关系,就历史传统,中俄都在草原边缘,通过草原连接到了一起。“十月革命”和“草原纽结”使中俄关系有别于一般的地缘政治,是美国或欧洲无法获取的资源,而这是中国“左翼”势力崛起后才能达到。俄罗斯假装无意中国内部,实质尽可能攫取这个资源。

  这并不意味着“一超多极”被打破,但是美国和欧洲一定也会正视这个事实,也一定会微调中美关系、中西关系。美国国内的阻止“中共”及其家族入境,不就是意图利用中国国内势力吗?胡锡进把“裸官”称之为“谣言”,不也正是国内对美政策的呼应?

  总之,“一超多极”微调但是大格局没有突破,毛泽东时代奠定的中美关系大框架没有突破,美国将中国其纳入自己的战略同盟,或者退而求其次,不至落入其主要对手阵营的战略意图没有根本改变,中美关系仍在“邓小平-基辛格”布局下运作。特朗普及其运作团队应该算作是个例外,是美国两党对华政治的例外,他们对华基于短期经济利益而忽略长期经营,不达目的则施加组合拳、霹雳拳,不能视作中美关系发生根本改变,中国在未解决两岸统一前也不可能与美国根本决裂,不是勇气缺失而是实力难当。

  美国的“一超”地位将会维持,不因特朗普而改变。美国目标是世界统治,或者世界治理发挥主导,也许会有这有那削弱其力量的因素出现――甚至“新冠病毒”也算,但至今未有将其赶下台的力量出现,依我们理性预测,近期几十年内也看不到这股力量出现,不要做无谓的争取,中美关系只是其统治策略的一个部分,也并非最主要,他的主要依靠力量在欧洲,核心是西欧,甚至就是“盎格鲁-撒克逊”文化,美国的母体文化就是来自“盎格鲁-撒克逊”――比如“五眼联盟”就是依托“盎格鲁-撒克逊”。“盎格鲁-撒克逊”核心层,他的外层是西欧,再外层是东欧地区。

  但是俄罗斯作为欧洲大家庭一员,不仅有强烈的欧洲文化和人种认同,更有欧洲解放者的使命感,他的历史提供了足够支持。俄罗斯东正教始终存有东罗马继承者情结,“十月革命”虽与东正教大相异趣,但是其欧洲解放者情结是不容否认的,向世界传播革命首先在欧洲取得,强烈的使命感在“十月革命”期间淋漓尽致的发挥,“二战”又独挡一面,免使欧洲落入纳粹魔爪,与美国一起解放了欧洲。俄罗斯与中亚和东亚的特殊关系又使其拥有特殊气质,既融入欧洲,又旁观欧洲。

  俄罗斯的存在,使得美国依靠的核心层“盎格鲁-撒克逊”向外扩展时,必然遭遇阻挡,这是结构性存在,无法超越的,核心层要向外扩展就必须消解这结构性阻挡。就这个观点看,中美近期的骚操作也是这类消解的努力一部分,不过他采取的方式与依靠核心层迥乎有异,采取的是“黑脸”和“恐吓”。

  这种“黑脸”和“恐吓”是否有效?至少他传递一种信号,美国主导世界是“一超多极”的现实,其力量依靠必定是“盎格鲁-撒克逊”核心层及其欧洲扩展,遭遇俄罗斯阻挡层必定要消解他,中美关系只是他消解努力一部分。无论近两年“俄美联手对付中国”的风言风语,抑或上世纪70、80年代“邓小平-基辛格”中美蜜月炒作对付前苏联,都是这骚操作,只是变换形式。二对一打我,我肯定先躲闪他俩稍强的那一个,先将那个看起来稍弱的一个打翻――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中俄联手对付美国的话,中俄间谁是稍弱的一方呢?道一人的看法未必与美国人看法一样,但是人之常情,这种做法是通常的;二十岁以前道一人经常打架,一对多或多对一经常遭遇,鼻青脸肿家常便饭,久病成良医。

  中美关系中的俄罗斯因素不可能排除,因为他是大国关系;中欧关系中的俄罗斯因素也无法排除,中欧关系难以逾越俄罗斯,这不仅地理位置,也还包括更多的历史牵连,草原是其中一项;草原对中国文化和俄罗斯文化影响太重要了,谁都无法回避和逾越。以前如此,今天依然,聪明人认为网络时代可以逾越地理限制,任意发展地缘关系,我不聪明,只能由以前的事情看以后的事情。

  ×××××××××××××××××××××××××××××××××××××××

  我总觉得用“征服”、“统治”这类字眼不太好,有点刺眼,指不定哪天美国人找茬,不让入境之类,不如用“领导”、“管理”、“影响”诸如此类,色彩比较柔和,哪怕“主宰”俩字也算马马虎虎。其实我是引用一段历史: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亚洲,欲征服亚洲,必先征服中国。据说该段话来自《田中奏折》,不过史学界颇有争议,该原件没找到,日本学者认为虚构而不存在,中国及世界大多数学者认为铁证如山。我这里引用不管历史真假,而在他的巨大影响,尽人皆知,引用一下有助于联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