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汤沟”温泉旅游业迅速升温——辽宁的老龄化景象最令人惊魂

2020-08-26 12:04:2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花溪沐”位于本溪县“汤沟”,距沈阳150多公里,自古就温泉著名。在8月中旬花雨纷飞,笔者来到“花溪沐”和“汤沟”调研温泉酒店旅游业。温泉酒店旅游业距城市较远,受新冠疫情打击更大。笔者曾在“五一”从“汤沟”发出一份调研报告--《“五一”来自“花溪沐”的报告--恢复温泉酒店业亟需政府吹度春风》,感到温泉酒店旅游业恢复常态路途遥远。时隔3个月,看到“花溪沐”和“汤沟”温泉酒店旅游人流如织,如此迅速全面地复苏升温,真意外惊喜。

  1.原以为“花溪沐”为龙头的温泉酒店旅游业复苏艰难。自疫情发生后,辽宁本溪“汤沟”温泉小镇的近百个温泉宾馆和农家乐,全面处于歇业。至“五一”开始营业当天,“汤沟”温泉小镇较大点的温泉宾馆,基本是游客门可罗雀。“汤沟”温泉酒店业的龙头 “花溪沐”,4月29日重新开业至30日,几乎无游客入住。从5月1日至3日,每天大约有100个客房有游客入住,而一多半客房空闲。从5月4日始,游客陆续减少,只有几十个客房有游客入住,这同以往“五一”游客入住是大相径庭。当时以为“花溪沐”和整个“汤沟”温泉酒店业,都面临一大窘困:开业也是亏损,不开业也是亏损,这种状况一时很难改变。

  2.“花溪沐温泉酒店”经营状况比疫情前还火。笔者特意选择非节假日和双休日的8月18日星期一,来到“汤沟”温泉小镇的“花溪沐温泉酒店”调研。来之前还和当地熟人打了招呼,可到了“花溪沐”发现,主楼的237个客房,已是“一室难求”。等了一个小时,才有一间游客退房。同前台的经理闲聊:这不是节假日和双休日,咋还这么火?前台的经理讲:现在这1个多月来,全是这样,根本没有节假日的区别,入住温泉酒店的游客,比疫情前还火爆。这样的盛况,还真大出笔者意料之外。

  为实际深入了解一下酒店入住情况,笔者在“花溪沐”从周一住到周五,看到每天来入住的游客,都有很多在大堂的休息区等待退房的空缺。在周五吃早餐的高峰,游客爆满餐厅。后来吃早餐的游客,被限制等待餐厅有空位,才能进去吃早餐,这种情况连“花溪沐”的经营者都始料不及。

  整个“汤沟”温泉小镇的情况,虽然达不到“花溪沐”这样火爆,但经营状态普遍趋势良好。“枫述温泉酒店”地处“汤沟”温泉小镇的中央黄金宝地,总共有100个客房,相比“花溪沐”经营规模等,那无疑要差很大的层级,属于中档的温泉酒店,但在同“枫述温泉酒店”的经理闲聊,他说:只要是节假日和双休日,“枫述温泉酒店”也几乎爆满,但平时入住率稍微差一点。

  3.温泉酒店的档次同吸引游客成正比。通过对高中低档的温泉酒店业的调研,也发现一个很特别的现象:就是温泉酒店的档次越高,温泉酒店的功能越全,温泉酒店的规模越大,吸引入住的游客越多。以往到温泉酒店的低档游,廉价游,或结伴戏称的“穷游”,正在让位于高档游。以往低档的温泉酒店,靠低价位来吸引游客的做法,正在失去效力。

  而这和游客的变化有直接关系。笔者在“花溪沐”的几天里,随机抽样询问了60对游客,其中,52对是沈阳来的游客,还有几对是鞍山、抚顺来的游客,当地本溪的游客只有一伙。而外地来的游客,有带孩子来的,有带父母来的,有情侣游的,这些人并非仅仅来“泡汤”,都希望温泉游的品质能高档一点,功能全面一点,留下的记忆美好一点。这样的温泉旅游业游客,说白了,就是“不差钱”。

  “花溪沐温泉国际旅游度假区”,其温泉酒店就有20多个室外泡池,每天在22时半都刷池换水,水质保持清洁。特别有50米长的室外温泉游泳池,这也是辽东半岛最长的大型室外温泉游泳池,其浅水区就是孩子的戏水区,温泉游泳池的边上就有温泉泡池。“花溪沐温泉酒店”的室内大型休闲区,吃喝玩乐的各种功能齐全。在“花溪沐温泉酒店”的外面,有饲养的梅花鹿、山羊、马匹、天鹅,可和游客近距离观赏;室外的各个季节,都有映山红、樱花、向日葵等大面积的花卉盛开。不定期的还搞大型演唱等娱乐活动,这无疑适应和满足了游客高品质温泉游的需要。而温泉酒店的档次同吸引游客成正比的现象,或者是一个定律,也对温泉酒店的升级转型提出挑战!

  4.老龄化景象令人惊魂。在来的游客当中,一多半都是举家来游玩。无论在餐厅就餐,还是在泡池“泡汤”,还是在休息大厅休闲,4个老人(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一对中年夫妇,带一个小孩,这是标准图像。也有两个老人,一对中年夫妇,带一个小孩的不等。在动物世界,看到的母孔雀都是带几只小孔雀在草地穿行,看到的都是母天鹅带几只小天鹅在水面游动。如果动物世界出现6只老壮天鹅带一只小天鹅,那就是种族灭绝的前兆,那将令人十分恐怖。当年,辽宁计划经济成分全国各省中最高,城市化率全国各省中最高,国有企业中就业人口全国各省中最高,“一孩”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的也就最彻底。几十年后就显影了,现在这种6个老年成年人带一个小孩的标准照。

  改开后,辽宁在人口再生产上,付出了老龄人口、高龄老龄人口全国第一的惨痛代价,而辽宁的经济发展却江河日下。从“辽老大”到前三甲,到前6名,又到“共和国第一梯队”,再到中部地区,今年上半年各省GDP排名掉到17位(11132.5亿),与第18位的云南(11129.77)相差不都到3亿元,“辽老大”实实在在掉入了后发达的西部地区。而振兴辽宁这人口问题,将成辽宁经济振兴最难突破的瓶颈,最难翻越的大山,更是最揪心的心痛!

  总之,聊以欣慰的,从“花溪沐温泉国际旅游度假区”和“汤沟温泉小镇”温泉旅游的迅速升温,联系到沈阳各种大型夜市的火爆,足以证明一点,辽宁的三产服务业强力摆脱新冠疫情的负面影响,正在迅速地全面升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