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谈谈“民族大义”

2020-08-25 11:56:22  来源: 吴铭再评说公众号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楔子:何谓民族大义

  关于管导的新电影,冯导义愤填膺地说,“我也不停问自己,每次看到管虎的难过憋屈,一部这么高艺术水平、一部题材有民族大义的电影,为什么要让他的创作者受这么大的折磨? ”

  冯导的意思是说,究竟是谁这么恶毒,非要置民族大义于不顾,非要难为管导、延迟了这部电影的上映?简直是罪无可恕了。

  既然冯导讲到了“民族大义”,那么,我们就顺着冯导的意思,也来谈谈什么叫“民族大义”。

  由于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中国的民族民主革命是很特殊的。按说,民族独立与解放这个革命任务,应该由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通过旧民主主义革命来完成。但,由于帝国主义势力强大,更由于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先天的两面性、软弱性、动摇性,它无力于领导这个革命、无法完成民族独立和解放这个革命任务。

  这里说的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一面是指其受帝国主义压迫,它有反帝的一面;另一面,就是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本身对中国人民有压迫剥削的一面,所以,对于人民群众反帝、反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它又是恐惧的,又是要镇压的。在面对帝国主义压迫侵略和国内群众的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时,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非常矛盾,极易分化。一部分民族资产阶级能够站在民族立场上,反对帝国主义,投向人民群众,加入到革命阵营中来;另一部分,则有可能出卖民族利益,充当帝国主义的走狗,反过来向帝国主义出卖中国经济主权、金融主权、领土主权,以换取帝国主义的扶持,并勾结帝国主义、充当帝国主义的走狗,镇压人民群众的反帝爱国斗争。

  当然,如果人民革命力量足够强大、革命形势高涨,即使曾经投降帝国主义的民族资产阶级分子,也可能“反正”,转而投向革命阵营;同样,如果人民革命力量削弱、革命陷入低潮,则已经附和革命的民族资产阶级,也会转而背叛人民、背叛民族,转而又投降帝国主义,反过来镇压人民革命力量。

  所谓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就是在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时,他们因为不敢发动人民群众来反帝,只敢单打独斗,所以,他们力量非常薄弱,他们不敢坚决反对帝国主义,不敢胜利,偶然取得一些胜利,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所谓软弱性,对于帝国主义的压力,他们偏向于委曲求全,不敢轻易反抗,幻想苟且偷生。

  民族资产阶级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经过多次革命失败,看到了民族资产阶级的这个两面性、动摇性、软弱性,所以,转而向无产阶级寻求力量,这就是“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即新三民主义,就是第一次国共合作。革命的方向一经改变,立即产生了巨大的效果,北伐战争势如破竹、所向无敌。但是,革命的成果,却被蒋介石等新军阀窃取。蒋介石投降了帝国主义,残杀共产党、国民党左派和革命群众,大革命失败了,民族独立和解放的任务仍然没有完成。

  正是由于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动摇性、软弱性,所以,他不敢发动群众,无力完成自己的民族独立和解放这个历史使命,这个革命任务,就只能交给无产阶级来完成,这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与旧民族主义革命,使命都是完成民族独立和解放,但是,却有如下不同:

  一是革命的指导思想不同。新民族主义革命的指导思想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旧民主主义革命的指导思想则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自由之类,即中山先生的旧三民主义。

  二是领导力量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领导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依靠的力量是中国工人阶级,并将重点工作放在教育改造团结中国农民阶级上,与农民阶级结成同盟军,核心的工作是土地改革。而旧民主主义革命的领导力量是国民党这个资产阶级政党,依靠的力量,主要是民族资产阶级,不敢发动、也无法发动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不敢搞土地改革,不敢触动广大农村的封建土地所有制。

  三是采取的革命道路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道路在于“农村包围城市”,关键在于土地改革,建立农村苏维埃民主政权,并进行彻底的反封建的社会革命,解放妇女;而旧民主主义革命不下乡,不触动封建土地所有制,基本不触及妇女解放问题,不敢明确提出反封建。

  四是与世界革命的关系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组成部分,得到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援助,同时也支援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解放;而旧民主主义革命,是一个民族的单打独斗,虽然也幻想利用殖民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获得一些殖民主义国家的支持,但是,都是得不偿失,前门驱狼后门进虎。

  五是革命的结果不同。新民族主义革命因为指导思想正确、领导力量坚定、依靠劳苦大众、进行土地改革等等,前途光明,故而取得革命胜利,实现了民族独立和解放,并实现了人民的翻身解放。而旧民主主义革命,则因为指导思想错误、领导力量分裂、不敢发动群众,故而前途暗淡,屡次失败,没有出路。

  冯导所说的“民族大义”,就是民族资产阶级用以号召本阶级、团结本阶级、动员本阶级起来反抗帝国主义压迫,同时也是用来麻痹劳动人民、镇压人民群众反抗的一个口号,有其进步意义,也有其反动意义。这个口号也同其主人——民族资产阶级——一样,受到帝国主义的反对,也受到人民群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这个口号,是因为这个口号有反帝的一面,当然阻碍了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殖民统治。人民群众反对这人口号,并不是因为这个口号的反帝的一面,而是因为民族资产阶级使用这个口号,压制人民群众的反帝斗争!特别是民族资产阶级利用这个口号,压榨人民群众;是因为民族资产阶级虽然打出“民族大义”的口号,但是,在反帝斗争方面,非常懦弱、动摇、不彻底。

  一、民族资产阶级是如何对待“民族大义”的

  当年,蒋先生是非常喜欢“民族大义”的。但只是用“民族大义”的棍子,发动了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和其他抗日革命力量的剿杀。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期间还不忘记发动三次反共高潮。今天,胡大编等人也同样强调“吃瓜群众只管吃瓜”之类,压制人民群众的反帝情绪,试图“包办”反帝斗争。其实并非他们反帝有多坚决,而是随时准备对帝国主义投降,他们非常害怕人民群众的反帝斗争影响了他们对帝国主义的投降,所以,压制人民群众也就在所不惜了。这说明,阶级本质这个东西,是有极强的遗传性和稳定性的,不会因为时代改变而发生变化。

  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蒋介石、汪精卫是如何坚持“民族大义”的呢?

  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他们都把“民族大义”挂在嘴上。

  但是,对于挽救民族希望的真正革命力量——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革命群众,则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加以镇压,理由是这个真正的革命力量危害了“民族团结”,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对于“亡我之心不死”的日本帝国主义步步进逼的侵略,蒋汪均百般讨好,步步退让,以期用这种出卖国家主权的方式,换取帝国主义恩准他们苟延残喘。看看蒋先生在“民族大义”的口号之下的言论吧,很能让人认清,民族资产阶级退化成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后,其口中的“民族大义”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当奴隶,亦不可得。”“和平未到根本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奢言抗日者,杀无赦”;“如果日本能担保中国本土十八行省的完整,则国民政府可同意与日本协商,或可在不损我国尊严之前提下让出东北”;“无论外面怎样批评谤毁,我们总是以先清内匪(指共产党),为唯一要务,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本末倒置,先后倒置”;“日本终究不能作我们敌人,我们中国亦究竟有须与日本携手之必要”;“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

  就是拼命夸大敌人的力量,拼命渲染失败情绪,拼命镇压反帝爱国力量,拼命阻挠反帝斗争,别无其他。

  蒋介石、汪精卫在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步步进逼下,采取了坚决不抵抗的政策,连续与日本侵略者签订了《塘沽协定》《秦土协定》《何梅协定》《淞沪停战协定》等卖国协定;丢了东北、丢了热河、丢了河北,甚至连上海主权也丢了。对于共产党人、地方实力派、其他民主人士抗日的呼声,蒋汪均以“民族大义”、维护中国的民族生存为借口,极力镇压、毫不手软。汪精卫即使1938的叛国投敌、彻底背叛其口中的“民族大义”之后,仍然打出“曲线救国”旗号,人家并不承认“卖国”“叛国”,人家仍然有“民族大义”。

  蒋先生的“民族大义”在全面抗战爆发前,主要表现为“围剿”中国工农红军、破坏东北马占山等抗战行动、破坏冯玉祥方振武等人领导的长城抗战、破坏十九路军上海抗战、破坏福州抗战政府、破坏两广地方实力派的“六一运动”、逮捕“七君子”、压制“一二九运动”等等。由于西安事变后,蒋介石看到,再不真的来点“民族大义”,他的“领袖”地位恐怕保不住了。于是,“七·七”事变、日军发动全面侵华、中国民族抗战浪潮再次高涨势不可挡,蒋介石不得不装装样子,来点真的“民族大义”。与其说蒋介石是出于民族大义抗战,不如说,是全国人民的民族大义,迫使蒋介石不得不抗战。

  蒋先生还看到,如果举起抗战这个“民族大义”的旗子,他可以号令全国各地方实力派甚至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这当然是蒋先生求之不得的事。于是,蒋先生在“九·一八”事变七年后,在全国人民的“民族大义”的压迫下,终于也也开始来点真的“民族大义”,终于要抗战了。

  二、共产党人如何对待“民族大义”

  “民族大义”并不是无产阶级的根本旗帜,无产阶级的理想追求比民族大义还要宏大,那就是解放全人类,在全世界范围内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消灭压迫,实现全人类的平等、解放。但在民族民主革命时期,共产党人并不排斥真正的“民族大义”,相反,我们极力推动民族资产阶级真正落实民族大义,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至少让民族资产阶级的动摇分子、反动分子,不要给全民族抗战捣乱。

  在“民族大义”的旗号下,中国共产党放弃了与蒋介石十年土地革命战争的血海深仇,宣布承认蒋介石的领袖地位,红军接受改编成为国民革命军的第八路军、新四军,接受蒋的领导。同时,共产党承诺不挖国民党的墙角,不在国民党内建立自己的秘密组织,不在国民党军控制的地区开展抗日斗争,只在国民党军丢失的沦陷区开展抗日革命斗争。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对国民党军特别是中央军的统一战线工作,必要时大力支持援助其抗日斗争行动,即使国军无理摩擦,也能忍则忍。但是,为了抗战,为了发展壮大人民的抗日力量、取得最后的胜利,共产党强调独立自主,不接受蒋介石愚蠢且别有用心的战略战术、作战指挥;对于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抗战的反动行为,特别是三次“反共高潮”,共产党人照样要反击,原则是“有理有利有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先斩后奏,斩而不奏”“斗而不破”……总之,共产党所讲的“民族大义”的“义”,就是抗战,就是“要抗战不要投降;要团结不要分裂;要进步不要倒退”!就是在日本帝国主义没有退出中国领土(包括东三省。之所以强调包括东三省,是因为蒋先生的“抗战到底”,是不包括东三省的),谈和平者,皆汉奸也。

  反观蒋先生的“民族大义”的“义”是什么。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蒋介石只做了两件事:对日妥协投降,壮大了其侵略胆量,喂大了其侵略的胃口;对内则打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民族大义”的旗号,不择手段镇压抗日力量。

  即使是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蒋先生也没有忘记利用其所谓“领袖”的身份,借用日本帝国主义之手,消除异己。不单对共产党要消灭,对于其他地方实力派,也要消灭,抗日战争期间,山东的韩复榘、河北的宋哲元、四川的刘湘、云南的龙云、东北军等地方实力派,或被消灭,或被基本消灭,或力量被削弱。

  说白了,蒋介石口喊的“民族大义”,实际上却根本罔顾“民族大义”。他的“义”,就是维护自己的小朝庭的反动统治,为了这个反动统治,可以向步步进逼的日本帝国主义让步,可以“融共、限共、防共、反共”,可以勾结日本侵略者共同镇压共产党,可以放弃东三省主权为条件与日本侵略者媾和,可以给伪军发军饷,可以在全面抗战爆发后继续向日本帝国主义支付庚子赔款,等等。

  当着身在延安的毛主席思考持久抗战、人民战争,撰写《论持久战》时,当着日本对蒋由军事进攻为主转为政治诱降为主时,蒋介石在重庆则搞了个“融共、限共、防共、反共”的决议,接下来便是第一次反共高潮,分明是打算接受日本侵略者的政治诱降了,要与日本侵略者一起反共了。

  所以,共产党讲国民党反动派“假抗日,真反共,屈膝投降,为虎作伥!”非常准确,一丝没有冤枉它。

  三、管导们有民族大义吗?

  冯导也打着“民族大义”的旗号,替管导的票房叫喊,让人觉得滑稽可笑。他可能并不知道“民族大义”的这段历史,正如管导不知道孙元良是个“飞将军”。

  冯导、管导有过“民族大义”吗?电影“800”有一丝民族大义吗?

  如果管导真的有那么一丝民族大义,而不是替蒋的反动的、腐朽的买办统治招魂,不是替当前的官僚买办势力造势,那就应该拍揭露蒋介石破坏抗战、阻挠抗战、片面抗战、“假抗战、真反共、屈膝投降、为虎作伥”的反动本质;揭露其镇压抗日革命力量、勾结日本侵略者进攻八路军、新四军的卖国行为,揭露其发动的三次反共高潮,揭露其将胡宗南三十万大军包围延安而不派到抗日前线;揭露他借抗战之名横征暴敛、压榨百姓;揭露他借抗战之名消除异己;揭露他“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腐朽作风;揭露他“焦土抗战”“以空间换取时间”战略的荒谬、无能、反动及其导致的南京大屠杀、花园口决堤、长沙大火、重庆大火等惨剧;要揭露他们畏敌如虎、惧战怯战、消极避战的可耻行径……这些,管导似乎根本不知道,更似乎是要掩饰,当然也谈不上揭露。

  同时,如果管导真的有那么一丝民族大义,在揭露蒋介石反动集团的同时,还要切实宣扬共产党领导下的全面抗战、人民战争、持久抗战,要宣扬延安军民、全国抗日革命根据地群众为了克服蒋介石的封锁、争取抗战胜利而发动的大生产运动,要宣扬全国各抗日革命根据地在敌后战场与日本侵略者、伪军进行的殊死搏斗,要宣扬共产党为了民族大义而对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所做的政治让步、军事让步、劝说、推动、帮助、斗争等艰苦卓绝的工作,所承受的人员被杀、根本地被封锁、言论被歪曲被封杀等压力,要宣扬共产党敌后抗战取得的伟大成就,要宣扬王二小、小兵张嘎、高传宝等这样的出身农村的人民英雄。

  管导并没有宣扬这些吧,他哪有什么民族大义?他哪懂什么民族大义?

  老实说,逃到台岛的蒋匪帮即使在宣扬抗日上,很怕得罪日本侵略者,所以,极其克制,不敢轻易触及这方面的话题。选择抗战作品的具体题材时,也非常为难:杂牌军抗战的题材不能选,在解放战争中起义将领的题材不能选,解放战争中被俘的将领也不能选;当然,表现极其恶劣、无法吹捧的题材更加不能选。这样几条一限制,要让蒋介石找出个题材拍个抗日的电影,显示一下他这个领袖的英明神武,还真难为他。

  找来找去,找到了这个800,但,就是这个题材,也要掐头去尾,中间也得好好修饰,不然,仍然不是个好题材,仍然是对蒋的讽刺,仍然让蒋介石丢脸。

  有朋友说,这部电影,其实并不是替蒋唱赞歌的,而是揭露蒋抗战无能的……云云。其实,此观点没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管导是非常想美化蒋,特别是在抗日战争上,很想把蒋抬高到“领袖”的位置,想把国军抬高到中流砥柱地位。可惜,他遇到了逃台的蒋帮人员同样的难题,就是这样的抗日题材在国民党抗战史上很难找!美化蒋介石的抗战,的确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管导们竭尽全力控空心思想把这脏活干好,甚至不惜找到“飞将军”的后人出来站台。可惜得很,本来拍马屁的,马屁术不精,无奈用力不慎,用专业的话说,就是不会使用电影语言,搬砖头砸了自己的脚,适得其反了。

  四、蒋介石为什么成了“国际公认”的抗战“领袖”

  这里,还应该讲一下蒋介石“国际公认”的抗日战争领袖地位,以及联合国“五常”地位问题。这也是蒋粉果粉们最爱讲的话。

  中国人民自从有了共产党毛主席的思想领导、政治领导、组织领导之后,对于所谓“国际公认”“国际惯例”“国际社会”就有了极强的免疫力、警惕性!谁也别想打一下“国际”的旗号,就把荒谬的东西强加到中国人民身上,让中国人民接受。

  中国人民的全民族的抗战,自始到终,中国共产党都是动员者、组织者、领导者,是中流砥柱,毛主席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精神领袖、思想领袖、政治领袖,是毛主席为抗日战争制定了路线、方针、政策、战略、战术,并亲自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组织实施,并在组织实施这一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中,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投降叛国行为,阻止了他们的叛变投降,瓦解了他们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破坏,好歹拖住了蒋,让他虽然犹犹豫豫却不敢公开抛弃“民族大义”这个旗号。就是说,蒋介石,无非是在中国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争下的行动,虽然他想拒绝这个领导,他想投降,他想叛变,他想破坏,但是,在中国共产党、全国抗日军民的压力下,他还不敢,他不得不有所克制。最终,中国人民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联合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赢得了这场民族革命战争的胜利。

  那么,为什么所谓国际社会不承认毛主席这个真正的抗日领袖,而要“公认”蒋介石这个僭主呢?这要从所谓国际社会的根本目的说起。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了,但是,中国人民得到什么样的胜利果实呢?是领土分裂、主权不保,驱逐了日本帝国主义这只狼,却迎来了美帝国主义这只虎。

  所谓国际社会,实际上,就是指正要瓜分中国的美国、苏联、英国等势力。

  苏联成功使外蒙古分裂,并攫取了东北铁路和旅顺大连的主权。美国攫取的利益更多,以中美商约最为著名,美国殖民者几乎控制了中国的所有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甚至,英国这样的瘪三帝国主义也照样占据南某港,在中国内河长江,有航运权。法国也想着恢复其在越南的殖民统治。

  对于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来说,这样的后果,抗日战争胜利又有什么意义?

  这样的后果,恰是所谓国际社会“公认”蒋是中国抗战领袖的根本目的。

  只有承认了蒋的抗战领袖地位、否定了毛主席的抗战领袖地位,这些国家才能从中国瓜分出这些利益。

  “国际社会”“公认”蒋是抗战领袖、给予蒋记民国政府以联合国五常地位,是为了让蒋介石更好地服务于帝国主义、当好他们的奴才,让蒋更能欺骗中国人民,让蒋更方便地向帝国主义出卖中国的主权利益,岂有它哉?

  想想看,如果抗日战争胜利后,是共产党毛主席立即主导中国政治,那么,谁能从中国主权中瓜分出一丝利益?

  往后看看,抗日战争尚未结束,毛主席就看准形势,利用美苏蒋之间的互不信任关系,在延安就作出了大举出兵东北的政治决定,派山东的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十万大军出征东北,将东北主权牢牢抓在手中。如果这个决定晚几年作出,比如等到国共内战有了眉目,很可能,东北已非我属,出兵东北几乎不可能。新中国刚成立不到一年,毛主席就决策出兵朝鲜,抗击美国的侵略,稳定了中国东北边疆的安全!新中国确立“一边倒,另起炉灶,打扫干净房子再请客”,对清政府、民国与外国签订的一切条约,根本不承认;美国、英国在华殖民利益,被新中国清除得一干二净,甚至,连法国想在越南恢复殖民统治,也不行。

  就是说,由于抗战胜利,本应该由中国人民获取的这些合情合理合法的主权利益,却被蒋介石反动集团出卖了;但,三年后,却又被毛主席领导下的我党、我军、我国人民收回了(外蒙除外)。

  想想看,毛主席这样的人,“国际社会”怎么可以、怎么可能将他作为中国的抗日战争领袖?

  所谓“国际社会”,实际上并不是想在中国找到一个真正的抗战领袖,而是找一个听话的奴才,以便于使唤这个奴才,借这个奴才之手殖民中国、瓜分中国而已。蒋介石恰好满足了这种要求,蒋介石果真用出卖中国主权利益的办法,获得了帝国主义“加封”的“抗战领袖”地位,并继续维护其在中国的反动统治。这种所谓国际公认的“抗战领袖”名号,实际上是奴才的代名词,是一种耻辱。谁想要谁要,中国人民不要。

  关于谁是中国抗日战争领袖的这个重大政治问题,中国人,可以接受“国际公认”吗?可以“与国际接轨”吗?

  今天,还有那么一小撮人,非常喜欢听到“国际公认”,希望自己是“国际公认”的什么什么东西,得个什么奖状。可耻复可笑。

  五、尾声:抵制800,才是民族大义!

  冯导那么喜欢“民族大义”,他却弄了部电影《集结号》,说什么解放军为了大部队的转移,故意牺牲一个连。“组织不可靠”,这是当时观影后,人民经常讨论的话题,似乎是一定论了。试问,共产党、解放军有那么恶劣吗?让一个连掩护大部队转移,完全有可能,但是,有必要欺骗这个连吗?难道不应该把任务和形势向这个连讲明白吗?难道不会告诉这个连,大部队成功转移后,你们可以自行转移!需要用个“集结号”误导他们、让他们当炮灰吗?

  解放战争,是打败国民党反动派蒋介石集团这个美帝国主义走狗的战争,是人民解放战争,也是民族解放战争。不消灭蒋介石反动集团,则中华民族不可能独立,中国人民仍然“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中国仍然是帝国主义的殖民地。打败了蒋介石为首的四大家族反动买办集团这个帝国主义的走狗,帝国主义殖民中国,就失去了助手,中国人民才真正站起来。

  用一个荒谬的、违反军事常识、更加违反中国人民解放军性质宗旨战略战术的胡编滥造的故事,来抹黑歪曲人民解放军、抹黑歪曲解放战争,请问冯导,你的“民族大义”何在?

  我不会去看这样的烂东西,别想挣我一分钱。

  希望全国人民都起来抵制800!

  抵制800,就是民族大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