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任志强的问题主要在政治思想方面吗?――谈“大人物戴小帽子,凶矣!”,“小人物戴大帽子,大吉”

2020-07-27 19:44: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听说党内有个不成文规矩:对党内路线斗争的移除者,会对他的思想展开批判、消除影响,但一般不会对他肉体进行消灭――与斯大林苏联简直大相异趣,对个人名誉一般也不太会怎么怎么的,对他的家庭后代往往还会关照、安抚;但是对于叛党分子、异己分子,那也不会手软,以前听说的“锄奸队”或诸如此类,看样子也不比捷尔任斯基差。对不起!我小字辈,又不是专家,确实未曾与成文的东西谋过面,如果有的话,盼论坛上各位老师和高手给个资料,普及一下历史知识么。

  老人们一个个离去后,这个规矩是否依旧保持?我又不是专家;既使专家,这个东西就像二十四史,当代不能乱说,那是隔代修,是很久以后论断的事情。但是呢,我们不从党史国史这么宏大的视角说话,就民俗看:一个大人物你要把他弄得狼狈不堪,使之永世不得翻身,而又不激起民愤或同情,那就搞臭他,给他栽赃戴顶“小帽子”――比如贪腐腐化呀、乱搞两性关系诸如此类。“莫须有”给你栽个赃,明摆着弄死你的节奏呵,还永世不得翻身;小人物呢,他犯了滔天大罪,四处拉关系行贿要你成全他,就给他戴一顶好大的帽子、拔高他,说他“路线错误”,于是你要办他罪,果然!还真的要考虑考虑今后的历史怎样书写。真的,我们这代人有个约定俗成:说某人犯了“路线错误”――那个年代可是个吓坏人的政治大帽子,他的政治生命肯定完蛋了,但是其他方面完好无损;并且他的政治生命在当时虽然完完,可他说不定那天历史书籍又会恢复名誉。

  这我可不瞎说,阴阳对称的事情在自然界和人文社会一个规律――今天我又要向你吹嘘那个“道”了。你仔细想想对吗?我在论坛上有个理论叫“事大取小”:一个猥琐小人物他想吃香喝辣弄点,又怕被人鄙视、打脸,他就把理由弄得老高老高,一付道貌岸然样。“事大取小”是巫傩分子五大特征之一,“巫傩”是我另一个理论,经常在论坛与同志们论道。

  是的,真的不瞎说:宰相般的大人物你要弄死他,就说他贪污;蟑螂一般的小人物犯罪,你要成全他,就说他犯了“路线错误”。

  ×××××××××××××××××××××××××××××××××××××××

  两个月前决定对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今天终于有了下文:西城区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给予任志强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我仔细看了看决定书,所涉四项内容,一是思想方面,二是政治方面,三是纪律方面,四是法律方面。

  思想方面的有: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

  政治方面的有: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文章,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歪曲党史、军史,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对抗组织审查;

  纪律方面的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公款吃喝,违规持有、使用公款购买的高尔夫球卡,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法律方面的有: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违规使用公款报销应由个人支付的费用,长期无偿使用社会商人提供的办公场所及住房,通过关联企业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取巨额利益;不正确履行职责给国有资产造成重大损失,伙同子女大肆敛财。

  我网络上看了看,全都拍手称快。

  但我细细的品,发觉一个现象:拍手称快者大都站在政治思想立场看这件事,真的我一连看了好几篇,全都拍手称快,没有为之惋惜的,可是给出的理由呢,全都是他“政治立场不坚定”、“犯了路线错误”。

  这个狗屁东西当然不值得同情和惋惜,“纪委”处置他当然咎由自取,包括“政治立场不坚定”和“犯了路线错误”,我前面列置的四条就包括他,然而还有触犯法律方面的事情,并且相当严重,很可能要承担刑责。前面列出的“法律方面”共有六条,已经移交有司。细细的看每一条查实的话,死罪的份都有,他活腻了。比如“通过关联企业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取巨额利益”和“不正确履行职责给国有资产造成重大损失”这两条,任何一条查实,都是罪该万死。奶奶个熊,他在网络空间与这怼与那怼,一付“大炮”样,满不在乎“利益”、“金钱”似的,只在乎“名誉”。等有司查实了我们再来看看他哪副真德性。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大家被引向一致的从“政治思想方面”看他这个人呢?

  这与他经年累月刻意的“形象经营”有关。大家知道美国意欲限制中国国共产党入境吧?他这是转移矛盾,将棱角分明、两国间利益之争转向“中共”与中国人民间的内斗。不同性质矛盾间的相互转移,不仅美国会,猴子都会。给猴子一堆食物,一群猴子开始围着他打闹,这只厉害的猴王将一些食物抛向远处,那群猴子就奔腾而去、相互打闹追抢;这只猴子吃完自个儿那堆食物,又开始参加到相互打闹的猴群中去。任志强的智商当然比猴子强多了,他经年累月在刻意“形象经营”,把自己塑造为“政治领袖”、“意识形态推手”。然而他前门“政治”、“意识形态”,后门却“通过关联企业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取巨额利益”和“不正确履行职责给国有资产造成重大损失”。

  “猴操作”谁还不懂,人都是猴变的,吃喝拉撒弄点,小意思,就收手,可他“猴操作”到了极致。前门夸张,意在后门,有人早就看出门道:自古商人闷声发财,他却处处聚光灯,事出反常必有妖。虽被看出门道,但他经年累月经营关系网,真要动他还真不轻松;他的经济问题从未逃脱人们的视线,其中不乏高人,比如司马南追“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在拿到闲置十年的北京民源大厦项目用地”一事,可八年下来至今没有下文。司马南多厉害,钢铁侠,他的头曾被美国电梯夹,可是毫发无损,可遇着任志强也只能败下阵来,可见任志强更厉害,他背后势力有多强大?你就知道了!

  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出了名的蹭热派,两月前“纪委”决定立案审查,我就决心把这个“热闹”看到底。不过据分析,早有人想动他,好多年了(十年有吗?),但是思前虑后动不得,他背后的势力确实不是一般般。这个蠢货当然知道谁想动他,来自哪儿,可他高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十多年过去,“动他派”与“护他派”进行博弈,他的下场早就定了,双方都在等博弈的最后结果出笼:该与他切割的背后势力估计切割得差不多了,震动(损失)大概可以小一些,今天可以动他了。正巧!昨天中央“房地产工作座谈会”召开,正好拿他祭旗。

  我不管,只是看热闹,看这个萝卜能拔出多少泥。不过我还想借此机会与同志们说说:我们要容得下不同观点和意识形态,哪怕论敌还是论友,不管武当派还是青城派,意识形态多元这可能是未来漫长时日的常态;盼星星、盼月亮,可是大白天看不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只能在晚上,白与黑要学会共处,太极是永恒运动不停息的,但是黑白始终共处一体,与强敌过招才能使自己更强;但是有些人必须清除出场,因为他不配成为你的“敌手”。你没发觉他在刻意塑造形象,将自己塑造成你的“敌手”,意图有朝一日被打翻在地时,念他公平较量的敌手而饶他生命?他做的事他明白,他早就估计到今天的下场,因此早就埋下伏笔:万一那一天到来,意图人们将他看作“政治受害者”。

  ×××××××××××××××××××××××××××××××××××××××

  他在刻意塑造形象,这是原因之一,其实面面俱到分析,还有很多。我倒想知道他在后门究竟干些什么。网络上我写了许多关于任志强的反常,红坛只发表两篇,第一篇是《<大国工匠>与<野心优雅>》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culture/201610/122510.html;第二篇是《烂菜皮与<野心优雅>》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809/178516.html。这里突出两点,这对理解本文意思很重要。

  1、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经历了巨变,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或人群),这个庞大存在阻碍了中国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其中一些利益来自创新和生产力的自然发展和增长,另有一部分来自体制内寻租――其中房地产业和金融体系是最大的寻租实体,因此社会当然存在一股正义之声,要求对这个利益群体进行清算,集中在他们第一桶金的合法性,究竟来自珍妮纺机和蒸汽机?发现南美新大陆?贩卖黑奴?新型产业?体制内寻租?没有合法性清算,中国社会发展就无以为继。因此不同的利益集团会寻找各自代言人,以回应社会――当然他的产生未必经过制度性产生,很可能是混沌样式,这与中国文化模式的特性有关(梁漱溟:中国社会集团化生活不发达)。

  任志强就是这样的代言人。也许他不自知,无意为之,也许有意为之。因此应该将推动社会变革的一般力量与任志强之流代言区别对待,混淆不分,反助其一般代言人形象的确立。

  2、中国社会的巫傩化特征明显,虽然1949年以及“文革”急风暴雨式的革命,与两千年、三千年,甚至五千年形成的传统相比,终究雁过无痕、叶落无声,难以撼动这个特征。巫傩五大特征中的其中两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和“事大取小”在他身上非常彰显。

  比如“事大取小”:就是刚才说的,他在前门弄出声响巨大,形如“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文章”、“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歪曲党史、军史”等等,其实以巨大的响声掩盖他在后门进行的“通过关联企业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取巨额利益”、“不正确履行职责给国有资产造成重大损失”、“伙同子女大肆敛财”。

  再比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写过一本自传《野心优雅》,其中处处透露出高人一等的气息:智商高人一等,气质非凡脱俗,脾气好大好大。《野心优雅》处处炫耀式的流露贵族的、高雅的、优雅的、高贵的、有品味的、有教养的、使女人赏心悦目的诸如此类情调,以突出他气质非凡和智商之高;全篇可以联想到野心勃勃的男人、有攻击性的、霸气侧漏的、豪气的、狼性的、爽气的、令女人魂牵梦绕的。难怪他的诨号“任大炮”,其实他在处处“形象设计”、“形象经营”,几万元雇个写手写一篇他满意的《野心优雅》,小事一桩。

  他狗屁“野心”、狗屁“狼性”,也许他只想吸引小女生的注意,他的《野心优雅》倒是确实可以和避孕套放在一起,放在女孩的包包里。据一位采访过他的女记者回忆:在整个采访过程,他始终没有抬头看过女记者一眼,没有过眼神交流,而是低头不停的摆弄两手,与他的所谓“大炮”形成奇怪反差。

  显然他的形象设计全然不顾前后呼应,奇形怪状,就是一个目的:塑造成“有脾气的大炮”、“智商很高的”、“可以踩你脚下的”。也显然这样的形象设计与寻租势力一拍即合,你喜好,那么你就上,吸引聚焦,寻租势力正好躲在背后“闷声发财”。

  因此大可不必被他“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夸夸其谈迷的眼花缭乱。今天就一件事:送有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