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易中天和乾隆帝,他俩二选一,谁是“王八蛋”?我选乾隆帝

2020-07-25 17:03: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生在世,有些知识通过有意识的学习而来,无外乎家庭、课堂和社会大学校,而大量的是常识,不知怎么来,但他明白怎么回事。比如过马路要走斑马线是知识,需要通过反复学习,强化记忆行成习惯,被罚款也常有的事;再比如与夸夸其谈者保持谨慎交往,女孩与初识男孩交往,无论多么甜言蜜语也要适当矜持,这些全都常识。常识全都是人生经验,从生活实践中来,他近乎人的天性本能,就像婴儿吸奶,呱呱坠地就会。这些常识用于社会政治领域有个术语叫“共识”。谁要对这类常识或共识用烦琐的方法证明之,我看非蠢即坏;常说的“宗教”就是“祖宗传下来的教诲”之意,相信就是了,来自前代生活积累,护身护族,想去验证一下祖宗之传灵不灵、对不对,非蠢即坏。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是一群王八蛋,这是常识或共识,谁吃饱了闲着去证明他呢?这类常识或共识是非常普遍的,对我们所谓“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这代而言,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是一群王八蛋是常识或共识,这也是我们1949年祖宗之传。

  然而常识或共识常被颠覆,比如指鹿为马。明白这件事,这本身也是个常识――这是一类更高级的常识,他的习得往往需要付出更高代价,对一个社会而言很可能需要付出历史的代价。比如最近论坛看到一则乾隆皇帝的评价:

  ――【乾隆之于中国,正如维多利亚之于英国,克林顿之于美国,勃列日涅夫之于苏联,都是大国雄主,把自己的国家推向了历史的一个巅峰。正是在乾隆的统治时期,古代中华帝国的国力达到了空前强盛的地步。中国的人口第一次达到了四亿人,占到了全世界的一半以上;中国的经济实力也达到了世界的一半以上,中国只开了广东十三行一个小小的口子,就让欧美各国耗尽家财来买天朝的奢侈品;中国本土有13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位居当时世界第一;乾隆统治时期,中国50多个朝贡国,有20多个蕃属国等等。

  我们今天讲中华复兴,我们在很多方面自然远远超过了乾隆时代的中国,但是很坦率地讲,也有一些方面,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超过了。比如说,中国人口占到世界的一半以上(经济总量占到世界的一半倒是很有可能的,建国100年应该能做到);比如中国的领土达到1300多万平方公里;比如搞个广东十三行就能把欧美各国搞到破产的地步;比如和珅一个中国人的财富就超过了整个美国的财富等等。

  1757年,乾隆皇帝宣布撤消原设的沿海各关,仅留广东的粤海关一口对外通商,设立十三行(并不固定,最多的时候有26家,少的时候只有4家)垄断对外贸易,繁荣的广州有5000多家从事对外贸易的商铺,牙商、盐商、铁商、米商、糖商、丝绸商、陶瓷商、烟草商、典当商、布商、药商等】

  好个“大国雄主”!好个“把自己的国家推向了历史的一个巅峰”!好个“代中华帝国的国力达到了空前强盛的地步”---------。以前旧史书肉麻,康乾盛世、十全老人“嗖”、“嗖”、“嗖”全都射向乾隆,今天看来小巫见着大巫了。这是一篇叫做《易中天和乾隆,到底谁是王八蛋?》文章上看到的。乾隆死后四十年中国步入半封建半殖民地――香港今天的事闹腾这个地步,我就想到“康乾盛世”遗留的这个烂摊子,我到想看看乾隆该当何罪,领回他该得的那一份?这篇稿子到是“为尊者讳”,选择性哑巴,全然没有。有清一朝大搞文化专制主义,也即所谓“文字狱”;文字狱是两千年来封建专制的一贯特色,但是满清将其推向极致,这是史有定论。没统计过“大国雄主”时期文字狱占比多少,平摊一下不会少吧?文字狱钳制了中国的人文精神,一将功名万古枯,全为成全他的“十全老人”,这也史有定论,这篇稿子选择性哑巴。这个“大国雄主”似乎名不副实呀?

  事件起因是易中天说了句“我个人认为,乾隆帝没干什么好事。他是一个王八蛋”,一个叫爱新觉罗.焘赤的人,自称是努尔哈赤长子褚英之后,乾隆是他的叔祖,跑到海淀区“民委”把易中天告了。要求保护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保护少数民族的尊严,还天下公道。对歪曲历史人物、挑拨是非、破坏民族团结,制造民族分裂的单位和个人,要求向全国满族人民道歉。

  这篇稿子看似在易中天和乾隆皇帝中做一个二选一,谁更王八蛋。

  我倒并不反对投给易中天,然而与乾隆皇帝放在一起二选一,我就犯难了。并不全在“两害相权取其轻”这类策略智慧,而与常识有关,为选易中天而将乾隆帝漏网,这与我半辈子常识不符,生命白活了,我前面大段议论就是这个意思。明清之际是中国封建社会走向全面没落,吸食鸦片从官到民、社会腐败、民风堕落、文字狱盛行、闭关锁国-----,一些论述或许会有微调,大的盖棺定论至今未变,我记得以前历史课本专门有一节“――中国封建社会走向全面没落”就是讲这些。前苏联垮台后曾对罗曼诺夫王朝及最后一位沙皇有过重评,有点中国历史“翻案”的味道,但是中国四十年前“改革开放”,经济上虽然右倾,但官方主流政治从未对满清有过重评或翻案,似乎也看不出有这个打算。

  虽然未曾正儿八经的重评,但是各类所谓“民科”对帝王将相吹捧,确实一个不争事实、愈演愈烈,达到的效果不亚于俄罗斯对末代沙皇的官方重评,这里文娱影视剧是个重要推手。上世纪90年代后“清宫戏”泛滥,“大清颂”的调子越唱越高,满台大辫子,五个乾隆七个慈禧闹荧屏,这对社会认知起到了很坏的引领作用。

  还有个很重要原因,就是中国近现代史的复杂性:中国近现代历史经历了满清覆亡、北洋民国、抗日战争、国民党时代到1949年新中国成;1949年革命将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统括一起进行,众所周知的原因“文革”后突然终止。因此对满清遗老遗少清算并不彻底,导致“文革”后满清遗老遗少形成一股强劲的复辟风,比如二月河的“大清颂”系列打着文艺的旗号,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和欺骗性;中国话语的高度垄断性,虽然打着文艺旗号,影响却非常比、非常巨大,2017年4月1日演员张少华发了一则微博,自称“皇族后裔”,微博激将说【…我妈姓清,百家姓里没有,她说是指名为姓皇族后裔。她爷爷是皇太医可惜后人没人从医…】。似庄似谐的言论严重触碰国人底线,招致社会反击,近日张少华老至将归,孑然病卧床头,虽然腰缠千万从艺款,竟无一个儿孙前往探视,值得玩味。

  这个叫爱新觉罗.焘赤的人到“民委”胡搅蛮缠,与张少华发的微博一样,也正是被这股邪风带出来;再比如大家想必对“我是流氓,我怕谁!”再熟悉不过了吧?这是中国最具标签化的了,你们知道他最近改标签了吗?改成“我是鞑子,我怕谁!”。据他自己说他也流有“满族人的血液”,我是相信的,大院子弟其中许多满族,更奇特的是,大院子弟中的满族,从事文娱的比例奇高――正如老北京“天桥”占地设摊,绝大部分是被赶出皇宫的满清没落贵族后代。很有意思吧?想想背后什么逻辑?不管他,我以为也是被这股邪风带出来,二月河撰写他的“大清颂”系列,商业动机固然,难道这不也是动机之一?他乐意看到这股邪风旺盛,我说的对不对?好在满族统治过中国,在当今56个少数民族序列中地位不算低,因此闹腾不出多大响声,可他们的心思你要洞悉――这位爱新觉罗.焘赤不单枪匹马赤膊上阵,而是到“民委”,他想掩盖自己吸引眼球动机,假装“民族问题”,我说的对不对?二月河当初“大清颂”系列收视率不成功的话,猜他也会走这条路,万幸他商业成功了。

  我在红坛经常与同志们提起这个现象,意在提醒正儿八经的专家们,别低估他们的能量了,别小看他们了,别以为“我是流氓,我怕谁!”到“我是鞑子,我怕谁!”、【…我妈姓清,百家姓里没有,她说是指名为姓皇族后裔。她爷爷是皇太医可惜后人没人从医…】、“民委”告状之类全都小儿科,别低估他们了,别非但未能引导“清宫戏”,反而被“大清颂”牵鼻子走,当然也包括以上提到的那一篇稿子。前苏联解体也曾经历相似过程,许多都曾这类小儿科,那些小儿科大都冲着商业利益而去,未必多大动机――所谓“事大取小”,他的最后结局却是颠覆性的。

  别给这些小儿科有任何甜头,他要上就给他拳头!他要辩解“我是商业动机呀”,那就兜裆一脚上去!十公里之外就得给他威势看,别让他有靠近的非分之想。这是我本文想说的。

  ×××××××××××××××××××××××××××××××××××××××

  这篇论稿的思维方法具有代表性,也是我关注的原因。

  满清“闭关锁国”已成了史学定论,但是关于他的争论一直存在,从未消停,我记得“文革”刊物比如《学习与批判》就有此类争鸣,很古老吧。因应时代背景,这类争鸣的重点各有不同,比如“文革”时期的重点放在揭露帝国主义对中华民族的侵略――更是暗暗的影射当时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我今天的落脚处是“思维方法”。

  易中天说乾隆搞“闭关锁国”,我拿了那则视频看了看,郑和下西洋航海资料丢了,乾隆脱不了干系,易中天就说“乾隆王八蛋”、“目的卑鄙”。然而是否乾隆那代丢的史无定论。网络就此事炸开了锅,立马分成两派,本文说的那篇稿子与易中天开怼。“闭关锁国”顾名思义就是与外国的交流事务做得不那么好,但双方总拿通商口岸、禁海禁商说事,大都属于唯物主义层面的事务,已成史学定势。“与外国的交流事务”仅限于唯物主义层面吗?双方心思究竟是什么?

  社会作为一个“实体”,他的存在可以通过若干标志去观察,我们总说这个社会是“文明”的,那个人是有“文化”的,因此可以通过该社会的“文明”和“文化”去观察;而“文明”或“文化”又可再细分为器物方面、制度规则方面、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我们古人对器物与制度规则有个统称叫“器用”。因此我们可以从器用方面与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去观察社会。不过这里要小心:器用方面与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两分,与唯物主义唯心主义两分意思有点相近但不完全等同,有时我会等同他们,有时我会刻意区分他们,需要不同语境。

  关于“闭关锁国”的辩论应该既包括器用方面也包括了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大家的内心独白也确实如此,可以通过阅读他们大量文本来证实,但是大家使用的一套词汇术语却限于器用方面,有时甚至局限于器物、经济层面――经济就是一系列制度、规章和规则的集成,于是话就说不透。

  要知道统治者心思邪恶的很,两人间的物质交换和经济交往,他一般不会太在意,如果你俩因此而“好上了”,他就会吃醋,就会妒忌。普通人这样,统治者也是人,他更有权,难道不这样?这也是常识么。好上了,物质交换和经济交往是媒介,真正的标志属于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批判统治者的“闭关锁国”,不从器物方面、制度规则方面、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全方位揭示,那就说不透;但又不存在赤裸裸的“精神价值和观念”这样一个对象,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总要以物质交换和经济交往为承载,因此这样的揭示确实有难度。

  我们审看关于“闭关锁国”的辩论,大都存在这个现象:双方辩手的内心明白,统治者的“闭关锁国”就是冲着器物方面、制度规则方面、精神价值和观念方面全方位而去,但是大家使用的一套词汇术语只关联到器用方面,有时甚至全都局限于器物、经济层面。与满清有关的辩论如此,其实全都这样,上至秦汉隋唐,下至今天昨晚。比如总说唐朝是中国最“开放”的时期吧,其实多少有点戏说,总拿白居易西域歌舞诗句、西来物品说事,其实“闭关”的很呀。见微知著,大家都知道唐僧西天取经故事,也算够“开放”的了吧,他可是偷渡出关的呀!唐僧没有合法的关索,而是混在灾民中混出关去的。唐僧一路向西,凭借的是西域诸国兄弟资助――唐僧的遭遇可是有唐一朝贯穿始终的。大家或以为那时唐朝与突厥战争时期,控制关卡那是必须的,这可不是事实,研究证明,越是和平时期,关卡控制越严格。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西化”遵循的也是这个逻辑,“收紧”并不是器物、经济方面,而是思想意识层面,后来三十年“改革开放”事实证明了的;邓自个儿的个性也是充分证明了的,比如他喜欢的“桥牌”、他喜欢的“踢足球”哪样不西化,从这些小事例点缀可以证明那时各种事物“开放”的很,并不仅仅经济开放、金融开放,外国人进入中国相当广泛领域,甚至涉及国家主权某些方面――甚至有左翼咬牙切齿这是“卖国”,坊间调侃的“我的中文名叫‘小沈阳’,英文名叫‘肖声样’”很形象的证明吧?

  统治者的心思很可以用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去注解,一句话:选择性反西化,张之洞逻辑贯穿中国历史始终,统治阶级在物质经济领域,某些政治制度领域其实“开放”的很,不象我们评价所说“闭关锁国”,不输日本的“明治维新”,而是后来居上,但是他们在精神价值领域,观念领域确实保守得很,说他“闭关锁国”一点不为过。我们关于“闭关锁国”的论述应该将他揭示出来。我参加红坛发表了好多文章,许多就是有关这些看法的,最近的一篇《一方面物质领域的“私营化”,另一方面精神领域的“国家化”》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2005/235973.html,直接从标题点名了这层意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