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剥开美国“多元主义”画皮

2020-07-23 18:01: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光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的一位朋友用微信发来的“中国知识界为何会误判特朗普”,是根据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供管理学院教授丛日云先生在钱满素教授《文明给谁看》一书发布会上的发言的记录整理而成的文章。

  发言者的一个重要的论断: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已予以批驳。

  发言者的另一个重要的论断是:美国的“多元主义”。

  什么意思呢?

  “多元主义首先是政治多元主义”。“是集权政治的对立物,包括由分权制衡、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多党制、媒体独立、思想言论自由、政教职工分离、公民社会和利益集团等形成的制度框架和法律秩序”。

  什么是政治?对社会的统治和围绕对社会的统治展开的包括国家之间的斗争在内的活动和斗争。

  世界上任何制度或形态或模式的国家社会围绕对社会的统治展开的包括国家之间的斗争在内的活动和斗争都是多元的。

  但世界上任何制度或形态或模式的国家社会的政治统治都只能是一元统治,不能是多元统治,否则就必然分裂,天下大乱。

  不能把前后两者混为一谈。

  所谓三权分离是将政治统治的权力分成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的分工,三权分工制衡地实现政治统治权力的一统来对社会进行统治,不是政治统治权力的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离开来各行其事地统治。

  因此,把美国政治对社会的统治说成是多元政治,断言美国的“多元主义首先是政治多元主义”不是无知,就是骗人。

  对社会的统治,必须、只能是一元统治,从而必须、只能是集权统治。只不过集权有不同的方式。中国的君主专治是政治统治的权力不分立法、行政和司法地集中在君主一人手上,即立法、行政和司法权力集于君主一身,由君主集权统治,而美国式的所谓三权分离制衡的政治统治则是将政治统治的权力分成立法、行政和司法的三种不同的部分,由掌握这三种不同权力的人或人组成的机构或部门,依法相互制衡地实现一统的集权统治。

  联邦制的联邦和地方自治,是根据一国宪法规制的统一的国家主权的联邦和地方自治,联邦各州的地方自治不是主权独立的自治,否则就是分裂,州权独立导致美国的南北战争表明了这一点。既然是统一的国家主权的联邦地方自治,美国就是政治统治统起来的国家,而不是多元独立的邦联。任何一个国家社会如果出现了多元统治就只能是分裂。如前所述,世界上决不可能存在多元统治的国家社会。

  标榜为“自由民主”典型的美国自由民主主义的普选权的竞选政治或所谓宪政,是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必然的资本对社会各个基本方面的渗透的竞选政治或宪政,只能是资产阶级性质的金钱政治。美国的政治统治在性质上或本质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无从谈起“多元主义”的政治。

  至于围绕对社会的统治展开的包括国家之间的斗争在内的活动和斗争,美国与自有文明史以来的任何一个国家社会没有两样,都是多元政治。在这上面,不存在美国及其类似的根本政治制度或形态或模式的国家独有的“多元主义”。

  自由民主主义的普选权的竞选政治,在特殊情下有可能使代表广大下层人民的左翼政党上台执政。如俄国十月革命的布尔什维克政党就是在非常时期,利用工、农、兵代表苏维埃的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获得工、农、兵代表苏维埃的领导权,然后必须用工、农、兵代表苏维埃的政权形式通过武装起义和斗争发展苏维埃政权于全国,对全国实施苏维埃政权的一元统治,否则,沙俄以后的那个国家就是分裂战乱。

  纵使如此,如果布尔什维克这个政党通过苏维埃政权组织的工、农、兵武装起义和斗争在获得对国家统治以后甚至在这过程中,如果仍然坚持民主自由主义的竞选政治,而战争与和平和土地问题不再能是强有力的驱使工、农、兵聚合在一起的利害焦点,哪怕是工、农、兵的竞选政治,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布尔什维克就必然会丧失对苏维埃的领导权。获得土地的农民是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是自发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它在工、农选民中占绝大多数。就是无产阶级,如果搞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也自发地必然是工团主义势力的发展,各个企业的工人往往把工厂看成是这个企业的工人竞选形成的团体的。同行业不同企业、不同行业,不同地区和民族的由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形成的工会或组织,因彼此利害关系的不一致甚至争权夺利而分散、分割、分裂 甚至矛盾冲突,而且必然会被已被打倒,但还没有被消灭的地主、资产阶级势力所利用和渗透,被国际资本主义国家所利用和渗透。只有迎合小私有者农民和工团主义的自发势力的党才能争得工、农选民的更多的选票嬴得苏维埃政权的领导权。但这必然发展为资本主义。而且,那怕是出身于工、农的成员组成的,信奉和实践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及其组织原则的党,特别是在掌握政权的情况下,最利于被资本所渗透和俘虏,脱变成资产阶级的党。何况,信奉和实践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必然导致包括私有有产阶级或阶层在内的“全民”竞选政治。竞选政治就更是易于演化成资产阶级性质的政治统治。如果这个国家社会没有因此而分裂,最终结果会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政治统治,即资产阶级性质的一元的政治统治。

  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离开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集中制的有铁的组织纪律的共产党的领导,任何人民群众自己组织起来的革命运动要么失败,要么走上岐路,成为改朝换代的工具——在近代或近代以前的历史条件下,在现代历史条件下,优其是自由民主主义的人民群众的革命运动最终导致的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政治统治。

  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或宪政,是通向资产阶级性质的政治统治的最亮丽迷人的方式。这位发言者说的“包括由分权制衡、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多党制、媒体独立、思想言论自由、政教职工分离、公民社会和利益集团等形成的制度框架和法律秩序”等,就是作为典范的自由民主主义政治或宪政的美国政治的现象特征。

  也就是说,只要是自由民主主义的普选权的竞选政治,只要是宪政,由此形成的政治统治就是资产阶级性质。

  按共产党的规矩,共产党的党员是与一切生产资料私有的财产关系决裂的无产者,即便是“改开”后的中共,至少其中层以上的领导干部或当权者原则上也是如此。首先得在组织成份上,从而生产资料的财产关系上与资本决裂,才有利于使共产党代表人民。

  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意识形态,有利于在思想上使共产党能代表人民,而不能像西方的政党那样,信仰维护资本主义的所谓自由民主主义和普世价值。必须使共产党及其成员,从而政治统治的当权者们在意识形态上与维护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利益的自由民主主义和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决裂,才能有利于使共产党代表人民。

  共产党不是开放性的,不容许自由进出、拉邦结派的派别活动,有铁的组织纪律,以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和方式形成党的领导。这样,才能利于使共产党切断与私人生产资料的所有权的关系,才能有利于共产党防堵由人事关系的自由进出而将有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和拥有私人资本追逐利润的人大量带入党内,才能有利于杜绝这些人利用自由民主主义的拉邦结派的派别活动来改变党的性质。

  实践表明,纵使如此,如果不抓住反官僚主义,反特权,反腐败,反资本渗透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侵蚀的整党治党的斗争,在掌握政治统治权力后,纵使是这样的共产党,并在基本上是公有制的计划经济或国家行政经济的情况下,也必然会滋长脱离人民的倾向,甚至脱化变质为特权阶级的党,中国的实践更是表明,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当权的干部,一般会自发地利用权力寻租,官商甚至官商黑钩结,脱化变质为官僚资产阶级的党就不可避免。

  因此,根本不能侈想与私有制的市场经济相结合的自由民主主义的普选权的竞选政治,甚至在资本已经历史地渗透了社会的政治领域,和教育、宣传媒体等文化领域的情况下,参与竞选政治发展到有能力获得竞选的非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党的左派政党,特别是那些自由民主主义的开放性的政党,能是原则上与一切私人所有的经营性资本及其意识形态决裂的政党,当权后能代表人民在政治统治上实现人民主权。甚至根本不能设想马列主义的共产党在特殊或非常情况下通过竞选政治执掌了政府权力,用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的方式,能突破资产阶级性质的宪法及其意识形态制约下由有产者当权的层层自治的三权分离制衡的政治体制,能代表人民实现政治统治的当家作主,从而实现政治上的人民主权或民主。

  以为自由民主主义的普选权的竞选政治的多党竞争和宪政的三权分离制衡、联邦的地方自治,能形成监督机制遏制政治腐败,从而避免资本对当权阶层的渗透,至少对于搞西方宪政民主的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和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搞西方宪政民主的所有国家的事实驳得粉粹,更无需说被美国使用武力改造成的宪政民主国家和近十年来的那些被“颜色革命”弄成宪政民主的国家了。就是被吹捧为西方自由民主主义宪政民主典型的美国,也被前美国总统卡特称之为金钱政治。一届平民,当他能嬴得自由民主义的政治中形成的各种利益集团的支持有势头能竞选上美国总统的宝坐时,他已经被资本所俘虏。纵使是个诚心为人民服务的好人,也不可能改变宪法,与历史地通过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被资本或资产阶级渗透的层层自治、三权分离制衡的政治统治相抗衡。

  而这位发言者先生的“政治多元主义”,就是以美国为典范的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或宪政。

  因此,“ 分权制衡、联邦制和地方自治、多党制、媒体独立、思想言论自由、政教职工分离、公民社会和利益集团等形成的制度框架和法律秩序”等等,实现的政治统治的性质只能是资产阶级的一元。形式上或现象上的多元、多党、多派别、多种利益集团的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实现和掩盖的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一元的政治统治。

  必须指出,根本就不存在包括发言者的“思想言论自由”在内的“自由”。对此,请看我红歌会网的《对“自由”的批判》和《驳易中天的“枪杆子出政权,却永远出不了人权”》,不再赘述。

  “多元主义的第二层含义,一般表述为文化多元主义。它承认多元文化共存的现实,在宪法共识的基础上尊重各少数族群、宗教、弱势群体或边缘群体的特殊文化。同时它又坚持在多元文化格局中主流文化的主导性,推动各种文化融入主流文化。”

  这里的“多元文化”,是“主流文化”主导的,并是“推动各种文化融入主流文化”的文化,而且是“在宪法共识的基础上尊重各少数族群、宗教、弱势群体或边缘群体的特殊文化”。“各少数族群、宗教、弱势群体或边缘群体的特殊文化”如果违反了“宪法共识的基础”,则不在此例。

  任何一个国家社会,都有“主流文化”。任何国家社会的“主流文化”,就是维护统治阶级的政治统治的,用政治统治来灌输、贯彻和“推动各种文化融入主流文化”,实现对所有其它各种文化统治的意识形态文化。

  因此,任何国家社会都没有这位发言者说的多元文化,而是政治统的文化。

  美国这个国家历史上对印弟安人和来自于非洲各地的黑人的不仅是文化的摧残,而且是肉体乃到生命,甚至种族灭绝式的摧残就无须多说了。直到今天,美国对美国黑人和其他有色种人的歧视引起的政治反对声浪告诉我们的与这位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供管理学院的叫丛日云教授发言的“在宪法共识的基础上尊重各少数族群、宗教、弱势群体或边缘群体的特殊文化”严重不符。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