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现代文明”和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是伪命题,是意识形态的谬论

2020-07-22 11:44: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光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的一位朋友用微信发来的“中国知识界为何会误判特朗普”,是根据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供管理学院教授丛日云先生在钱满素教授《文明给谁看》一书发布会上的发言的记录整理而成的文章。

  发言者的其中一个重要的论断是: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

  照此说法,其它国家必须得搞美国的“文明”,否则,就不能进入“现代文明”了?中国不搞美国式的“文明”,中国就没有“现代文明”,中国还能崛起吗?

  所以,得搞清楚,什么是“现代文明”?

  《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1319页将“文明”定义为1、文化;2、社会发展到较高阶段和具有较高文化的.....什么呢:文明国家。

  第二个定义与第一个定义不同在于是“较高文化”。由于较高文化只能是相对的,唐朝文化较之于汉朝文化是较高文化,于是汉朝相对于唐朝就不是文明国家?清朝文化较之于唐朝文化是较高文化,于是唐朝文化就不是文明国家?以此类推,相较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历史上所有的朝代的文化就全部都不是文明国家?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至少在刚刚建立的开头若干年相较于同时期的美国,就不是文明国家?相较于改开后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改开前3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不是文明国家?

  不管较高不较高,“文明”就是文化,或者较高的文化。

  那么“文化”又是什么?

  《现化汉语词典[修订本]》1318页对于文化的定义是:1、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2、仅指精神财富。

  只要“人类历史发展过程”没有完结,就不会有“人类历史发展过程”的“财富的总和”。何况,“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财富,只能是具体的存在,不能以“财富的总和”存在。这里的“财富的总合”,只能是人的思想意识认识的许多具体的财富的抽像,是存在于认识者头脑中的观念。因此,作为“人类历史发展过程”的“财富的总和”的“文化”根本就不是人们头脑外在的存在。

  在国家社会没有出现之前,只存在许多具体的原始氏族公社或原始部落和部落联盟的“发展过程”,人类进入国家社会之后,主要或更多的是许多具体的国家社会的“发展过程”,“人类历史发展过程”是对这些存在的认识的抽像,是作为认识者的人头脑中的观念,在人的头脑之外,不存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

  财富,就是,也只能是人享用和使用的稀缺的效用事物。财富愈趋更多的部分是社会的人劳动创造的,把社会的人劳动创造的稀缺的效用事物说成是“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是伪命题。

  愈趋更多的财富是社会的人的精神主导其行为作用于头脑外在的事物,改变成或改造成或制造成或生产成的稀缺的效用事物是财富,但由此形成的财富本身不是精神。而且,不是人的精神经主导其行为作用头脑外在的事物都是财富。社会的人的精神主导其行为作用于外在事物而成的稀缺的有效用的事物才是财富。

  精神,就是人的思想意识,只能存在于社会的人的头脑中。财富是人享用和使用的稀缺的效用事物,只能是人的头脑外在的存在。

  所以,在人的头脑的外在,不存在精神财富。

  所以该词典对文化的定义不能成立。

  西方对文化的定义更为混乱,照《欧洲史》的说法是“知识的总体”。与其说是知识的总体,不如说是精神的或思想意识的总体,因为知识属于思想意识的或精神的范畴。但西方又在20世纪将文化概念扩展到“某一人类群体经常活动的总体”。这与“知识的总体”根本不是一回事。因为前者只能存在于人的头脑中,后者只能存在于人的头脑外。

  我将“文化”理解为是社会的人头脑外在的东西,因此,不是观念形态或人的精神意识,而是旨在表现观念形态而人为或人工外化的包括语言文字在内的一切的事物,不仅有文学艺术,还有科学技术知识的外化,政治、经济、哲学等知识的外化,各种主义、宗教等意识形态的外化,更无需说教育、舆论、宣传等等。

  比如音乐,讲演,是人制作或发出的声波,是物质的。根据对这种声波感知的现象,人们可以理解出制作或发出这种声波的人借此所表达的思想情感或思想意识,但只有当它是稀缺的效用事物时,才是财富。旨在表现人的思想意识或精神的文化的事物有的不是稀缺的效用事物,不是财富。

  一般的用于消费的商品是不是文化?人生产的一般产品或商品,如一瓶酒、一辆车、一件一般的衣服等,尽管它们都是人思想意识或观念形态主导的行为——生产劳动——制造出来的,但生产者不是要用他生产的东西表达或反映他的思想意识的意思或情感,不是要用他生产的东西表现他的观念形态,从他生产制造的产品也看不出表达或反映了生产者的思想意识的意思或情感,看不出他的观念形态的内容或意思,所以不是观念形态的外在表现形式或外化,不是文化。而一张图画则不同,我们根据它可能认定它反映了作者的某种思想情感,尽管这种认定不一定正确,但它就是作者用来旨在表达他的思想意识的意思或思想意识引起的情感的。再如一块墓碑,制作者就是要用它表达墓碑制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大凡是写作、画作、制作、以身体形态表示、以语言文字表现或创作出来就是为了表达或反映写作、画作、制作、表现或创作者的思想意识的意思或情感的,表达观念形态的,就是文化。

  思想意识包括思想意识认识的知识,反映的对象形成的思想意识的内容,思想意识引起的情感,这些都是人们说的观念形态。目的就是为了表达或反映思想意识或其情感,表达或反映观念形态,由人的思想意识或观念形态主导的人工或人的包括语言在内的行为表现或制作或发出的包括语言、文字、肢体形态等的能被人感知、观看的有形的物质的东西,就是文化。一切语言的、文字的、包括教育、宣传、舆论、音乐、舞蹈等在内的艺术的东西都是文化。所谓有形就是能被人的感官感受到的具有不以感受者的主观思想意识为转移的客观现象。

  文化或较高的文化与文明应当不是一回事。

  那么“文明”是什么?

  西方学术界比较流行的判断“文明”是否形成的标志是“三要素”的出现,即冶金术、文字和城市的出现。只要出现了“三要素”的社会,这个社会就是“文明”。但关于“文明”,西方主流学术界还有一种看法是,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在内的一个综合体。

  由于“三要素”出现的社会,就一定是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在内的一个综合体。由于原始部落社会,更无须说原始氏族社会了,没有“三要素”,因此,不属于“文明”或这样的“综合体”。有“三要素”的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在内的一个综合体的“文明”,能是什么呢?只能是国家社会。

  即,西方主流学术界的所谓“文明”,就是国家社会。

  即然如此,作为“文明”谓指的国家社会,与先进与落后,革命与反动等无关,只要是国家社会,就是文明或文明体。如中国奴隶制的商、周和古希腊奴隶制城邦国家,奴隶主对奴隶残酷压榨和剥削,甚至任意杀戮,仍然是文明,叫商、周文明和古希腊文明。只要是存在着的国家,迎包括现在存在的,不管人们认为它有多腐败、腐朽,政治统治对统治的国民有多残暴,社会经济和文化多落后,就都是文明。

  但,人们在使用“文明”这个词时,到底是谓指的什么往往是模糊不清的,方便了某些文人学者的理论诡辩。

  所谓“现代文明”,应是指现代国家社会。“现代”,是一个谓指时间的词。1787年美国宪法通过时的人类社会的历史被中外主流学术界认为还没有进入人类历史的现代,233年前刚刚根据宪法治国的美国,也就不是现代的国家社会或文明。美国作为规范其国家社会的根据的宪法,迄今也没有根本的变化。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不能成立,而应是近代文明的开拓者。

  显然,发言者的“现代文明”的“现代”不仅与一般的时间词汇不同,而且与人类历史划代的现代也不同,有发言者特别的含义。

  不过,有一点应是清楚的。至少,“现代”,不是任何一个现代的国家社会本身具有的属性或规定性,而是发言者根据国家社会得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而冠予国家社会或文明的一个称谓。国家社会最具决定性的是政治和经济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因此,发言者认定国家社会得是什么根本的政治经济制度或形态或模式,才是他所谓的“现代文明”。

  因此,发言者的“现代文明”是一个意识形态的概念,而不是根据对象事物本身的规定性得出的概念。

  因此,某个国家社会是不是“现代文明”,就决不能是只此一家,别无它店。

  依发言者的“现代文明”的规定,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就是美国在所有其它国家都没有政治经济的美国式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时,美国就“开拓”了这样的国家社会的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或模式或形态,而其它国家社会具有这样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则是在美国之后。

  然而,任何一个国家社会的政治经济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的演化形成在原始的意义上讲,只能是部落联盟社会内外在矛盾斗争的结果,自成为国家社会以后,其与旧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不同的变化发展只能是这个国家社会的各种阶级、阶层、集团、社团、派别等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矛盾斗争改造的结果,而不能是这个国家社会的国家“开拓”的结果。

  如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社会的政治经济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是布尔什维克和中国共产党利用特定的国内外条件和矛盾,领导人民推翻和打倒旧的国家社会的政府的政治统治,用革命斗争的方式将旧的国家社会的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改造成了新的或另一种,而不是国家“开拓”的结果。

  美国则是由英国北美的十三个殖民地的各种阶级、阶层、集团、社团、派别等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矛盾斗争及其形成的反英国殖民统治,争取独立的政治斗争和战争的结果,而不是英国这个国家“开拓”的结果。有了美国这个国家社会以后,因为迄今为止美国的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没有发生变化,就更谈不上美国开拓了美国的“现代文明”。

  而且,美国就是一个国家社会,或者就是一个文明体。美国“开拓”了美国的“现代文明”,等于说美国文明开拓了美国的“现代文明”,由于美国文明的最具决定性的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没有发生变化,因此,照发言者的逻辑,美国从来就应是“现代文明”,这等于说是美国的“现代文明”开拓了美国的“现代文明”。

  因此,美国“开拓”了美国的“现代文明”,不仅是一个伪命题,而且荒诞不经。

  各个国家社会的政治经济的美国式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的改造形成,只能是各个国家社会内的各种阶级、阶层、集团、社团、派别等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矛盾斗争的结果。

  而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是意指美国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因此,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至少就人类“现代文明的开拓者”而言,也是一个伪命题和荒言。

  所以,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的论断更是一个伪命题,而且也是意识形态的谬论。

  发言者的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的论断的根据是“现代的一些关键的、重要的发明创造是美国人搞出来的。不单是科学技术,在现代文明和各方面,观念、理论、制度、规则等,美国都作出了巨大的开创性贡献......。”

  这里所说的“文明”,是国家社会。对国家社会具有决定性的是国家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现代文明和各方面”的决定性的“方面”只能是政治和经济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而不是科学技术,和发言者这里说的观念、理论。这些不能成为发言者如此论断的具有决定意义的根据。这里的观念、理论,显然是指非科学技术的社会学意义和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在美国,社会学意义和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观念、理论、主义各种各样,相互之间甚至是矛斗争的。只有居于意识形态统治地位的那个普世价值和政治经济上的自由民主主义或自由主义,才是能代表资产阶级性质的政治统治的美国这个国家社会的意识形态。但这些社会学的,特别是意识形态的观念、理论或主义,在根本上不是美国的原创,原创是殴洲的中世纪未期和近代的思潮,美国只是继承和发展,而不是“开拓”。至于发言者所说的制度、规则,除非是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或规则,否则也不能是成就发言者论断的理论根据。而且,纵使是指的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或规则,也无助于发言者的,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的论断的成立。因为,如上所术,“现代文明”是一个意识形态的概念,美国的文明,不是美国开拓的,世界的文明更不是美国开拓的。何况,按不同于发言者的其他一些人的规定,美国这个国家社会只能是近代文明。

  “现代文明起源于西方,其基本要素都是西方创造的。”

  “西方”不是一个政治统治统一起来的权力独立的国家社会的实体,即不是一个文明实体,而是相互矛盾,在“二战”结束前,是相互争斗、战争,争夺和瓜分世界的众多国家。“西方”、“东方”是人们用来表示有某种相同的东西的国家社会。“西方”有许多的国家。当然,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尽管在我们的西方,现在仍然是被排除在“西方”之外,三十年前另外部分的东欧国家和南斯拉夫亦然。但现在被包括在了“西方”。不在西方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也是属于“西方”,而且,美国现在还是西方的主导国家。即,“西方”、“东方”不是一个单纯的地域概念。但有一点是清楚的,西方的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其各个国家社会的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是不同的,至少不是一种,从而不是同一种文明。刚才说的西方是某种相同的众多的国家社会,当然就不是国家社会的政治经济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的相同,但是哪种相同有待争议。因此,发言者应当说,“现代文明”起源于西方的某个或某些国家,而不是西方。

  “文明”是指国家社会。国家社会的根本制度、形态或模式,主要的、决定性的就是指政治经济的根本制度、形态或模式。如前所述,国家社会的根本制度或形态或模式,不能是国家开拓的,从而“现代文明”亦然,更不能是“西方”开拓的。

  从而“现代文明起源于西方”更不能成立。

  除了根本的或基本的制度或形态或模式外,什么是国家社会的或文明的“基本要素”?什么是“现代文明”的“基本要素”?包括“现代文明”在内的国家社会或文明的基本要素只能是人。因为没有其他的什么更比人这个要素更重要了。文明的或“现代文明”的基本要素——人,不能是西方的国家社会创造的,更不能是西方创造的,而是自然创造的。

  即然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和引路者”,就不能再是“现代文明起源于西方,其基本要素都是西方创造的”。如前所述,美国是“现代文明的开拓者”是一个伪命题,“现代文明起源于西方,其基本要素都是西方创造的”就更是一个伪命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