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反对美国插足中国内政与肯定“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正面意义,两者不能对立

2020-07-21 11:58: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标题含义很明了,既要反对美国插足中国内政,又要肯定“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正面意义,两者不能对立起来,搞成有我无你。这在大陆民众不成问题,特别对共产党人而言,这不仅常识,也是信仰;在台湾那边,我想他们的史学教材也会提起“十月革命”吧?这可是华人抹不去的历史,如何评价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又弄不到他们的教材,禁书么!我知道他们一些高官后代流有苏联人中亚人血液,他们的前代曾留学苏联,从苏联引进革命、反对军阀。教材评价不得而知,他们的心情一定比大陆更复杂。可怎样将“既要这又要那”上升到一般原则,不止于美国与苏联,这却不容易。日寇入侵中国的情况下还要提出“武装保卫苏联”,这既非一概听命共产国际,更非王明右倾,世界革命需要相互支持,与苏联刚刚战胜纳粹就立即出兵东北剿灭关东军是一个道理,他有当时复杂形势所决定的。王明不说话,历史有公道,一定要把他放在当时具体军事政治形势下讲话。这是我读钱昌明《爱国主义“错”了吗 ——重温毛主席对<清宫秘史>的批判》的一个纠结。

  《清宫秘史》是1948年由朱石麟执导,舒适等人主演的一部黑白古装剧情片,以戊戌变法为主线,讲述了上自中日甲午战争,下止义和团运动。

  “批判《清宫秘史》”是发生在五十年代思想领域的大事件,据钱昌明同志分析,批判主要针对影片的两个倾向:一是,中国的问题靠谁来解决? 是靠自己,还是去乞求洋人? 是自力更生,还是引狼入室? 二是,影片不该污蔑、攻击伟大的反帝爱国的义和团运动。看电影嘛,你一嘴我一嘴,大家议论纷纷,这叫影评,而这一次因为主席等领导高层的参与,有别于我们普通人,所以说他是“大事件”。大事件者,载入国史也。

  我今天不在影评《清宫秘史》,也不妄说五十年代的那次批判,而是这个“纠结”倒是如何面对。孙中山先生革命一生,晚年总结他的心路历程:知难行易。理论理解、解释和宣传这场革命,比革命的实践还要难。中国哲学史上曾有“知难行易”与“知易行难”两派之争,直到孙中山时代人们才普遍接受“知难行易”这个命题是中国问题的根本之一:古代华人乏于理论建构,民间更是弱于叙事叙说的文化传统。

  “十月革命”我们是接受的,必须肯定他对中国革命的正面意义,那又为何反对清末革命者联手外国势力的“排满运动”呢?你可否一般意义上给个说法,给个理论,给个普遍原则呢?打架斗殴我天生,死都不怕,死之前给我一个明白道理,可以不?对我们共产党人而言,这可难不倒,小菜一碟:全世界无产阶级是一家,无产阶级没有国家,无产阶级砸碎铁锁链最后赢得全世界。这不仅是个教条而且是个实践,现代民族国家的觉醒和独立,正是在列宁国际主义旗帜下取得的。然而这些教条今天愈来愈远离我们,后代们宁可把他印刻在体恤衫,正如把切•格瓦拉头像印制在体恤,也不会体会他的含义。

  旧教条死去需要新解释,无产阶级有自己的民族国家,这确实太简单,傻子也明白(知难行易),难道再简单就不需要解释?这个世界只要还未进入共产主义,只要还存在着国家这个实体,就必然存在着爱国主义。干革命也好,信仰什么主义也好,也必然是“民族的”,爱国主义旗帜绝对不能倒(钱昌明),难道这就可以解释既要反对美国插足中国内政,又要接受“十月革命”对中国的影响?

  有个事实必须交待。

  历代中国统治阶级对北方草原游牧人始终抱有忌惮,现代写史人有两股思潮,第一股是站在历代统治阶级立场,事无巨细从他们的话语寻找资料,从他们的立场写史,另一股是抹杀民族的客观性,打着“阶级论”立场写史,历史资料对他们不重要,立场更重要。其实还有一股思潮更重要,普通人是怎么个感受;然而普通人感受往往不见于史载,因此需要你去去挖掘,既要立场也要史料――这件事我在《也谈历史教材的编排问题》的“皇权观点与民本观点的严重对立”一节有过详谈(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712/156681.html)。

  比如“长城”作为华人的国家象征,1949年后更抬升到无比神圣地位,可在古代普通人精神世界,远没有这么神圣,有时甚至某种邪恶象征――比如《孟姜女哭长城》,几乎每个华人知道的故事,我不识字奶奶每晚就讲这类故事哄我入睡。这类记忆,老之将至愈益清晰,如果不去挖掘普通乡野村妇的精神世界,“长城”对我们华人文化算是完整的吗?

  又比如投降匈奴的李陵在历代统治者那里一直差评有加,1949年后更是钉上“汉奸”的棺材钉,可在《史记》曲笔同情,以及辛弃疾的“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的充满悲情和同情中,完全有别于历代统治者的另类解读。

  不仅中国的,欧亚也是。北方草原游牧人向南踏冰而入,遇长城阻隔,就象洪水决口似的向西汹汹而去。三千年历史上,塞种、匈奴、鲜卑、柔然、突厥、蒙古一波波向西而去,瓦解了欧洲罗马奴隶制帝国、封建贵族政权,他对今天基督教世界的建立具有决定意义,被称为“上帝之鞭”。

  这个事实统治阶级是不满意的,欧亚统治者似乎更愿意协调统一立场,以种族主义(或民族主义)去诬蔑这样的历史。德皇威廉二世把他称之为“黄祸”,希特勒传承他的衣钵,称之为“劣等民族”;中原统治者更是恶言有加、无以复加,昨天还有体制内外兼修的学者口吐“必须在学术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这是秋风(姚中秋,所谓当代“大陆新儒家”代表性人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标签式语言。

  统治阶级总忌惮外族夺取政权,更忌惮内外联手颠覆他的政权,总臆想以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口号维护他的政权,无论欧亚;被统治阶级弱小反抗统治阶级时,更愿意借助世界革命的力量,并不忌惮“世界无产阶级是一家”;一旦政权在握,要求坚持“世界无产阶级是一家”理念,需要极强的毅力和信念。我们怎样超越一些具体,达到一个普遍原则,并不拘泥于某项具体,哪怕现代人,恐怕仍是个新课题。我是道家信徒,遇事总是思想他的“普遍原则”,并非每事“顶”,见谅了!

  我总是些些落落举些个具体事例来阐述我的想法,试图达到哲学的高度――比如《孟姜女哭长城》啦,比如对李陵悲情的不同解读啦,是否达到目的,我就不知道了。这是今天我读钱昌明《爱国主义“错”了吗 ——重温毛主席对<清宫秘史>的批判》的复杂心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