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关于市场与市场经济性质的部分认识

2020-07-14 14:35:3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在《湖北大学学报》2014年第2期上曾经发表过一篇叫做《“市场失灵说”存疑》的文章,该文的主要观点是:所谓市场是指商品交换关系所发生的特定场所,就其本质而言,市场本身是客观中性的,不会出现人们通常所说的“失灵”现象,我们既不能把市场机制在正常状态下发挥作用的特点认为是“市场失灵”,也不能把市场机制不能解决其作用范围之外的问题认为是“市场失灵”,也不能把市场机制依存的外部环境不完善认为是“市场失灵”,更不能把因为人们主观上的认知偏差而导致的一系列问题都归因于“市场失灵”。市场的自发性、盲目性、滞后性和近利性(唯利性)等特点并不是市场本身的缺陷,而是人们主观认知能力的缺陷所导致的结果。政府干预市场经济活动的依据并不是基于市场自身的失灵现象而产生,而是出于矫正市场主体错位,恢复市场功能所必须采取的恰当而有益的举措。

  就这篇文章,我与我的学生们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收获也很大。现将整理的结果呈现如下,供广大红色网友交流探讨和批评指正:

  关于市场失灵,主流观点认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但是市场本身也具有盲目性、滞后性等缺陷,由于这些固有缺陷的存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也会出现失灵的现象。为了解决市场失灵问题,需要国家的宏观调控,即用国家干预市场的方式来弥补市场自身的不足。市场规律配置资源是“看不见的手”,国家干预是“看得见的手”,两只手互相配合,市场经济才能健康平稳地运行。这是当前我国经济学、法学等学术领域内的主流观点。也是经济法宏观调控法和市场规制法的理论基础,正是以这个主流观点为基础,我国的经济法学理论体系得以建构起来。因此,看完杨老师的论文之后,我个人认为,杨老师关于对市场失灵论的质疑,观点很独特、新颖,是逆主流思想的一种观点。我更多地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来分析市场经济。然而,市场经济本是资本主义的产物,社会主义是没有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法学界基本上是引进资本主义法学思想来构建法学理论体系的,那么自然要坚持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观点,而且这种观点目前已经为学界和实务界广泛接受,成为通说。杨老师仍然坚持从马克思主义法学的观点出发分析市场经济,自然会得出与主流观点相悖的看法。通过论文可以得出的启示是:(1)要善于从多种角度分析问题、看待问题,多掌握一些理论研究方法,对于正确分析问题是有好处的。(2)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思想,在分析问题方面是具有先进性和科学性的,要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3)要善于思考,不能迷信所谓的权威,在看待问题上,要时刻保持理智,坚持自己的看法(正确的前提下),不能盲目跟风,人云亦云。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权威不如无权威,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不必一定要与所谓的主流思想趋同。

  市场是客观的存在,就跟其他客观存在一样,如时间和空间,是不存“失灵”的说法的。人是一种重要的市场主体,他们为了在市场交易、利用市场进行获利,就会制定一些市场规则,有的规则是好的,有利于交易;但是有的规则是坏的,会影响交易,比如不正当竞争的规则和垄断的规则。坏的规则会影响交易,会给市场秩序造成不利影响,这时就会表现出“失灵”的现象,而主流学说把这种失灵归结给市场自身固有的缺陷,但是实际上是人们自己制定的市场规则出问题了,而不是市场这种客观事物的问题。市场规则是人为制定的,属于上层建筑的东西,属于人的主观认识,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问题就是要把主客观相分离,而不是混为一谈,主客观不分是唯心主义的观点,是形而上学的观点。因此应该把失灵归于人,是人自己制定的规则出问题了,即认识出问题,而不能甩锅给市场。这是我这篇论文想要传达的主要观点和一点见解。

  马克思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理论体系,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意识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对外界事物的反映,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马克思主义同时也很注重人的主观能动作用,认为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由人所构成的,没有了人就没有了社会及其一切。因此,作为社会一部分的市场也是人为建构的,是为了人自身利益而服务的一种机制。市场的问题就是人的问题,市场的失灵就是人的失灵,本质上市场失灵是市场运行机制(人与人交往中所形成的一种机制)的失灵,即人的认识有局限性和失灵。那些一方面认为市场万能,可以配置一切资源(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又认为市场会失灵,以便他们推卸责任的观点是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严格区分市场与市场经济、市场机制的区别,不能混为一谈。市场本身是客观的东西,是交易的一个平台,是一种时空关系,市场运行机制则是人为建构的交易规则,具有主观性,可以随时改变。或者因为一些人不遵守规则而破坏市场经济活动。市场失灵的准确称谓应该是市场机制失灵。包括垄断、外部性、信息不完全和公共物品等都与人的行为和活动直接相关,而不是市场本身的问题。换言之,没有人的需要,没有人的活动,会有市场的存在吗?会制定一些市场活动的规则吗?规则本身是否健全完善这些都是人的问题而不是市场的问题,市场不是先天就有的,而是根据人的需要而产生的,是人(统治阶级)意志的产物。

  市场失灵的本质是市场运行机制或规则的失灵,而不是市场失灵,时间会失灵吗?空间会失灵吗?正如1+1=2会失灵吗?所以说,讨论问题前必须明确具体的问题是什么?学校的问题肯定不能说是学校失灵,而是具体发生了什么问题,谁来承担这个责任,不能模糊问题和概念,也就是说,只能就事论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同样,市场出问题了,肯定不能说是市场失灵,而要找到具体的问题根源,是谁导致或造成了市场的问题,甚至于危机,那就追究谁的责任,而不能一股脑就说是市场失灵,是市场的责任,那样的话,是不是人就可以推卸责任了?

  发生了罪案,死了人,我们是追究杀人犯的责任还是追究杀人凶器——刀的责任呢?刀的属性就是工具的属性,刀的身份也是工具的身份。用来切菜和杀人取决于人的主观目的和用途,但是无论你怎么使用它,刀的工具性是不会改变的。难道一个人用刀杀了人,不要杀人者偿命,而是刀来偿命?刀能承担责任吗?即使我们把它称之为凶器,那也只是作为一个物证的证据,证明人是有罪的工具,刀是作为行为者作案的工具与手段而存在的,刀的属性仍然是工具的属性,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因此犯罪分子应该承担的责任一样也不会变。同样,市场的属性也是如此,市场有什么属性?市场的属性就是活动于其中的人的属性,是在人需要它的时候作为工具或手段存在的属性,市场本身并没有什么属性,不过就是人们相互之间进行交易的一个平台,一定的时空关系,无论市场活动平稳也好,还是动荡也好,有人赚了也好,有人亏了也好,难道发生了问题,不是人的责任,反而要怪罪于没有任何主观能动性与生命形态的市场吗?要怪也只能怪市场经济本身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经济,是一条邪道,充满了投机倒把的机会主义者和幕后操控者。这就叫,市场经济是赌博经济,愿者上钩,澳门的赌场不就是这样的吗?市场经济被有的经济学家称之为赌博经济、投机倒把经济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市场是市场,是纯粹的交易空间,不同于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一种经济制度和运行机制,是人为建构出来的东西,也是发展资本主义私有制所必不可少的。真正来讲,社会主义公有制也有市场和交易活动,但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的市场与交易不是以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而仅仅是作为生活必需品的交易而存在的,叫查漏补缺,互通有无,经济互补。如果是生产资料的市场与交换,则是国家整体的宏观调控与计划经济,当时叫做统收统支、统筹兼顾。在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一般是不允许生产资料的私有和进行交易的(生活资料当然是私有的,可以任意交易)。这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本质区别。刀也好,市场也好,无论作为什么属性或身份,都是工具性(或手段性)的,是独立于人之外的没有生命的物,在社会关系或法律关系中是充当客体或工具,而不可能承担任何责任,承担责任的只能是作为主体的人本身。而人的属性与身份是跟他在社会中的地位、权力与义务或责任相联系的,不同的地位(身份)、权力与义务,其责任是不相同的。当官的有当官的地位(身份)、权力、义务和责任,老百姓有自己的地位(身份)、权力、义务和责任。做父亲的有做父亲的地位(身份)、权力、义务和责任,做子女的有做子女的地位(身份)、权力、义务和责任,做丈夫的有做丈夫的地位(身份)、权力、义务和责任,做妻子的有做妻子的地位(身份)、权力、义务和责任。而作为工具性的刀或市场,无论出于什么身份,都是不存在什么权力、义务和责任的,只能说在不同条件下,它们的具体作用会有不同,比如刀可能会是用来切菜的工具或者杀人的工具,但是它却是没有任何主动性的,而是受制于使用它的人的东西。作为客体和工具性的事物是不可能作为承担责任的主体的。我们能够判处刀死刑吗?我们能够废黜市场而永远不进行交易和买卖吗?

  发展市场经济要防止走向两种极端:一种是认为市场会自动调整一切经济活动,解决所有经济问题(所谓市场万能论);一种是在市场不能达到其目的后,就苛责于市场,认为是市场失灵了,市场是罪魁祸首(所谓市场失灵论)。“市场失灵”的本质是“制度失灵”,真正有问题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不是市场失灵,是市场机制(人为设计的一种制度)会失灵,是人的设计违背了经济发展规律,必然要受到规律的惩罚,发生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是某些人是为了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市场的头上,而可以逃避自身因为危机所承担的责任。市场失灵论本质上是欺骗老百姓的观点:一方面说市场是万能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另一方面又认为,市场本身也具有盲目性、滞后性等缺陷,由于这些固有缺陷的存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也会出现失灵的现象。这是自相矛盾,自打嘴巴。前者是在忽悠老百姓,搞市场经济多么的好,其本质上就是要小政府大社会,由资本家这个市场经济的主体支配一切,垄断一切,后者是在市场经济出问题发生了危机的情况下,为了推卸责任,就说是市场失灵了,要市场来承担责任,而不能责怪资本家和监管当局的贪婪、勾结和错误,是市场经济自身先天的缺陷所造成的,从而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美国历史上的历次经济危机,资本家和当局差不多都是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逃之夭夭,2008年最近的这一次危机处罚了谁呀?后来还不是不了了之了。反正正说是他们有理,反说还是他们无责,总之,好处是他们的,问题是市场的。

  市场就是一个交易的场所和平台,体现一种时空关系,市场机制是人为建构的交易规则,体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犯错误的是人而不是市场,承担责任的是人也不是市场,市场承担责任,会怎么承担呢?人才是市场经济活动的主体,责任只能由人(犯错误导致混乱和危机的人)来承担,而不能归咎于所谓市场失灵,如果是那样的话,经济危机就会周而复始,循环发生,永远没完没了。

  市场活动包含了市场活动的各种主客观条件:客观条件是市场的时空(形式)存在,是物质的东西,人的交易活动必须在这个时空中进行,主观条件是各种主体的交易活动与交易规则的制定。市场是人为构建的市场,市场本身就是人的市场,换言之,可以说,人是市场的一部分,也可以说市场是人的活动的一部分(人还存在其它非市场活动)。但是在市场活动中严格区分市场本身和人的活动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为了在市场(运行机制)出现问题后,厘清责任非常关键的一环,如果不加区分,出了问题一股脑全部推给市场,错误和问题就得不到及时纠正和解决,就会一犯再犯,最终日积月累,导致市场严重的危机,伤及国家经济秩序和人民的根本利益。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区分市场与市场机制(人为建构)之间的关系,揭示市场经济的真相,追究某些市场原教旨主义信徒的责任。就是说,你不是主张和大力鼓吹搞市场经济吗?如果出了问题,你是不是要承担责任呢?我认为必须承担责任,而不能逃避责任,这种想法本身是合情、合理,也是合法的。如果出了问题而不承担责任,那还是法治社会吗?那还有信用可言吗?

  应该区分市场、市场规则与市场活动中的人三者之间的关系。市场本身肯定是没有责任的,我们需要探究的是市场规则是不是有问题,如果市场规则也没有问题,那么就要看市场活动主体的人是不是有问题。最终找问题的根源和承担责任的主体,肯定只能是规则的问题和责任(也是制定规则的人的问题与责任),和市场活动主体的人的问题与责任,还能有别的什么东西来承担责任和问题吗?

  市场本身无所谓优势与劣势,是相当于人的需要(特别是市场主体的需要)而言才有所谓优势与劣势的。对于部分人有利的,不一定对所有人都有利。市场经济往往是零和博弈或负和博弈。所谓市场失灵就是少数人在市场中受益了,而多数人受害了,整个经济发展受阻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投机赌博现象十分普遍,很多人都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投机行为而一夜暴富,永享富贵,但是最终的结果往往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真正能够发财致富的永远只是极少数人。所以我们必须认识到市场经济的本质。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经济,是马克思《资本论》中批判过的资本主义雇佣经济。一定会因为资本家的贪婪,不顾经济发展规律而失灵,最终走向经济危机。市场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的分散型经济,竞争和垄断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一种经济形态,最终目的和结果是便于大资本能够弱肉强食,走向彻底的垄断与一体化,其本质就是大资本的计划经济(垄断经济)。市场经济作为分散型经济是相对于老百姓而言的,作为统一的垄断经济则是相对于大资本而言的,市场经济竞争的最终结果必然是资本家的计划经济(即垄断经济)。事物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一定要清楚这种转换关系,而不能禁止地看待竞争与垄断的关系。

  市场经济本质上是私有制经济,市场经济不是没有腐败,只不过是私有制市场经济遮蔽了腐败现象而已,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市场经济就是腐败现象产生的温床和滋生腐败的根源。毛时代前后28年时间,从52年开始就没有人敢于腐败了,所谓政治清明,清正廉洁,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那时候就是计划经济,腐败者受到人民群众的公开监督,自从52年杀了刘青山、张子善两人以后,还出现过腐败现象吗?有现在这样贪污几百亿而不杀头的吗?现在不是有一种说法,叫做无官不贪吗?说明搞市场经济腐败现象十分严重啊。这就是搞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公私不分,假公济私,化公为私,屡禁不绝,屡打不止,愈演愈烈。北京大学的巩献田教授最近正在做的一项统计工作表明,当下市场经济时代的犯罪率是计划经济时代的至少一千倍以上,特别是经济领域里的违法犯罪现象,真是层出不穷,无奇不有。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管理,有很多案件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

  市场的问题本质上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市场主体(经济人)过分追逐利益最大化的问题,另一个是市场监管者不当干预的问题(当然也应包括市场规则制定的不完善的问题),都是人的问题,而不是什么市场固有缺陷的问题,不能什么事情(问题和责任)都要推到市场的头上,拿市场的所谓固有缺陷说事,难道市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是自然界本来就有的吗?都不是。市场是为了人的需要而被人为建构起来的,市场出现的问题肯定是人自身的问题。市场是提供交易平台的,市场运行的规则是人根据需要而制定的,至于因为人的原因导致市场运行机制不畅,发生了各种问题和危机,则只能追究人的责任,怎么能归责于市场呢?譬如说1+1=2,这是我们必须遵循的市场交易规则,难道有人不按照交易规则办事,出现了各种问题和纠纷,我们要责备1+1不应该等于2吗?那不是很荒唐吗?我们大家学习刑法里面的犯罪构成四要件,主体、主观方面、客体与客观方面,前两者是与人本身直接相关的因素,后两者是与人的行为直接相关的因素,也就是说,要追究一个人的犯罪责任,全部四个因素都是与人有关的,人的动机(心理)、人的目的、人的犯罪手段,犯罪最终所造成的后果等等,他们之间存在着直接因果关系,才能定罪和量刑。这与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道理。我们出了问题不能怪罪市场和数学常识(公理),你能够不要市场吗?你能够改变数学规律吗?你能够让1+1不等于2吗?所以,我们之所以要区分市场、市场规则与市场主体之间的关系,其目的就是要找到和发现问题产生的根源,分清是非与责任,不让市场经济的捣蛋者和破坏者逃避法律的责任,让市场经济能够稳步运行,尽量少犯错误,少受损失,维护市场经济运行的稳定和国家、人民的利益不受损害,相反是增进各方的利益,做正和博弈而不是零和博弈,甚至于负和博弈。

  市场是什么?正如制度是什么?他们是根据人的需要而构建出来的,是服务于人的需要的东西,说简单点,它们就是工具。作为外在于人自身的东西,本身不是什么有生命力的东西,也就是它们都是死的东西,没有主观能动性的东西。市场或制度出了问题,负责任的都应该是人,难道我们可以把一切都推给市场和制度吗?那犯错误的人是不是可以逃之夭夭了呢?每一次的经济、金融危机最后都是因为把一切都推给市场和制度而不了了之,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如此以来,危机总是周而复始,循环发生。资本主义制度下市场经济本身就是问题存在和产生的根源,我们应该反思资本主义制度所存在的问题,不能再迷信西方新自由主义那一套了,只有这样,才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计划经济条件下,也不是没有市场,但是那时的市场绝不能等同于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经济,通过激烈竞争,最终必然是造成大资本的垄断,形成垄断经济,也就是资本家做梦也在追求的计划经济。当然,这种资本家的计划经济不同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计划经济,前者有利于少数垄断资本家,后者是国家整体的宏观调控,最终有利于整个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少数人的利益,不会造成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浪费现象。资本主义的过度竞争的结果一方面会发生两极分化的现象,另一方面通过周而复始发生的经济危机,会导致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十分荒谬的现象:大量过剩(是相对过剩不是绝对过剩)的牛奶等商品宁愿被倒进江海胡泊里,也不愿意低价或免费卖给(送给)老百姓。这就是资本主义条件下,丰年不丰收的矛盾现象,在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中也就是合成推理谬误,即个体有理性会导致集体无理性的现象,这就是私有制条件下没有国家整体的宏观计划与有效调控的结果。我小时候不太理解这种现象,现在真的是明白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无序竞争是多么的荒谬离奇和腐朽堕落,根本不是以人为本的制度,完全是为了极少数人的发财致富、利润最大化而存在的一种邪恶制度。

  网友叶方青在我文章后面的留言是:不是市场失灵,是人在捣鬼,哪有什么抽象的市场,市场上发生的所有行为都是人为操纵的结果。主流鼓吹的市场失灵,纯粹是主观唯心主义的东西。我国建立的市场经济理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错误的。

  我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一切社会现象与事物都是在具体环境下产生的,市场也是根据人(特别是资本)的需要而建构起来的,市场不等于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也不等同于市场规则与市场管理,发展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要与资本主义私有制接轨,最终走向复辟资本主义的道路。市场经济的鼓吹者一方面说市场经济无限好,市场经济万能,市场经济能够配置一切资源,起决定性作用(的假说,也是胡说),忽悠老百姓服从由资本家所主宰的弱肉强食,残酷竞争和遭受剥削的市场经济及其不平等、不公正的规则;另一方面,如果市场经济发生(这也是必然会发生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比如假冒伪劣,有毒有害的东西),日积月累,导致问题丛生,发生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他们又虚构出一个什么市场固有缺陷(盲目性、滞后性、唯利性等)、市场障碍(的假说,也是胡说),从而会导致市场失灵,市场机制不能正常运转,发挥作用。他们这样胡说八道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推卸责任,逃避问题产生的根源,从而使问题一再发生,不可治愈,而他们自己可以趁机在这种混乱中渔利,中饱私囊。总之,市场及发展市场经济都是由这些市场经济的鼓吹者捣鼓起来的,他们既通过市场经济万能的鼓吹达到弱肉强食的目的,伤害老百姓的利益和国家经济发展秩序,又不敢于承担问题和危机发生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妄图假借所谓市场固有缺陷来逃之夭夭,逃避责任,留下一地的烂摊子给人民,其自私自利,危害社会,搞垮国家的用心何其毒也!

  今天又看到了网友盛兴瑞的文章:《市场是产品交换的工具,不是资源配置的工具》,深有同感。特别是其中的这一段话,我深表赞同:“根据西方政治经济学建立的市场概念,由于解释的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市场。而这个市场并不是真正的市场,也不是均衡的市场,等于实际上我们看到的这个市场就不是真实的市场,是被资本主义制度扭曲的市场。那么,西方政治经济学对市场的解释也就一定是错的,我们就不应该再按照西方政治经济学来认识和建立我们的市场了。其中,根据西方政治经济学建立的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理论和判断,由于资本主义的市场并不是真正的市场,是非均衡的扭曲市场,是资源垄断下被操控的市场,是全面私有下的市场,尽管我们确实看到了市场在配置资源,甚至也形成了所谓的要素市场,但由于整个资本主义的资源配置结构是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解释的是一个错误的市场,也就决定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这个判断和理论就是错的了。”

  2020-07-13于武汉武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