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资本家、警察和法西斯的危险

2020-07-08 14:34:39  来源: WorldCommunistParties   作者:CCNUMPFC
点击:    评论: (查看)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闫莉萍 编译)

  【编者按】2020年6月,美国共产党官网刊发了乔尔·温德兰(Joel Wendland)的文章。文章指出,法西斯主义是资本主义危机的一个阶段,由于社会主义革命的威胁,1%感到绝望的资本家会采取更加铤而走险的措施。警察的一系列暴力做法暴露了法西斯危险。

  原文如下:

  法西斯主义是“金融资本中最反动、最沙文主义和最富有帝国主义元素的公开恐怖主义专政”。这是资本用来在普通民众中建立政治基础的一种策略,而大多数民众从未从资本主义的持续存在中获益。

  法西斯主义是通过“剥削者对被剥削阶级的暴力压迫,使其永久服从并粉碎所有抵抗”的一种手段,来保护处于严重危机中的资本主义免受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侵害。

  资本主义经常遭遇危机。一般来说,这一体系只能以牺牲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为代价来提高利润率,而工人阶级正是希望购买自己制造的产品的人。危机是常态。失败和崩溃是资本主义的本质。那么法西斯主义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规律吗?就像资本主义经济泡沫一样,资本主义社会也会周期性地经历(资本主义)民主和法西斯倾向。

  如果达特是正确的,那么社会主义革命的真正可能性将使1%的资本家为保持其统治地位而极度绝望,它感到有必要采取更加铤而走险的措施。除此之外,美国还提出利用其收集数据的能力帮助五角大楼在全球行动中镇压反美帝国主义,考虑到亚马逊(Amazon)通过向警察基金会的大量捐款来支持警察军事化的做法。

  事实证明,新自由主义战略(资本主义民主形式的国家经济和公民社会管理)在维护资本主义稳定方面遭受了巨大失败,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造成超过12万人的死亡,揭示了这一失败,第二波感染不断上升,政府因私有化政策而瘫痪;否决权,多数票和公司现金充斥的宪法形式;右翼意识形态强加了技术上的无能。当前的法西斯主义危险是由崩溃和绝望的美帝国主义模式(一种早于特朗普的政策趋势)、拉丁美洲社会主义运动、非洲国家的非资本主义发展和结盟,以及欧盟的帝国主义对抗所推动的。美国在中东和中亚控制的崩溃进一步暴露了单极华盛顿共识的危机。

  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智慧”战争的科技化和媒介化,以打击恐怖主义和犯罪为名义的内外监控系统的发展,系统性消除公民自由,这些不仅仅是意味着扩大美帝国主义势力,而且还意味着使更大的专制国家权力常规化,比如:军事化警察;要求以公共安全的名义服从滥用权力的警察和国家权力;为了资助一个种族主义的监狱工业联合体而取消了社会服务,使滥用国家权力的行为正常化;对抗议的镇压;工人阶级和民主斗争需服从于资本主义国家权力的需要、准则和边界。回想一下伊拉克战争期间的“言论自由区”。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占领运动和反对种族主义雕像运动如此新颖和激进。

  2007-2008年全球金融资本的崩溃为资产阶级带来了一种新的紧急状态。研究人员发现,2009-2010年,右翼资本家和茶党(Tea Party)之间存在经济上的联系,后者在推动一场邪恶的种族主义运动的同时,还推行了一项反工人的议程,这种源自资本主义的策略催生了一场白人至上主义运动,将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与金融资本的利益联系在一起,它这样做是因为担心新政的社会民主政策的更新带来的政治和经济后果,尤其是公共医疗保险制度和“卡片检查”工会法。

  茶党在大资本(共和党的主要捐助者)、白人至上主义民兵组织、共和党组织和原教旨主义宗教组织之间建立了关系。通过这些,资本家成功地操纵了中产阶级:小企业主、劳动阶层和农村社区。这个联盟的主要目的是维持白人至上,加强美国首都对州的权力。

  警察暴力和法西斯军队之间的同情关系是法西斯主义危险一个永久特征。

  正在进行的反对种族主义警察暴力的起义暴露了白人至上主义者、国家和警察之间的联系。它揭示了政治企业捐助者是如何资助警察军事化的,以及华尔街如何从警察暴行中获利。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关系?正如列宁所说,国家的根本作用是维护资产阶级的阶级统治,警察是这一规则的暴力和强制手段,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保障我们的安全,不是为了破案,也不是为了服务人民。所有我们喜欢看的警察电视节目都是社会主义执法系统的乌托邦式表达,在意识形态上强化了人们对现实生活的幻想。在现实生活中,警察殴打、杀害或监禁那些威胁到资本主义国家统治的人。

  “撤资警察”群众运动是一种正确的策略和战略政策,以民主方式重塑了国家权力及其机构背后的阶级力量。这也是一场至关重要的反法西斯斗争。目前在市议会、州立法机构和国会遇到的改革障碍让我们感到沮丧,这表明我们对当前的政治形式如何阻止真正的变革有了新的认识,因为这些变革威胁着国家少数精英手握的控制权。资本主义民主,特别是宪政形式,是建立在维护只占全国1%的权力基础上的。在最好的情况下,它已经达到了它创造变革的能力(和愿望)的极限。

  除了投票结束特朗普的统治、选举人民的候选人进入市议会、州议会、公立学校董事会和国会之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激进的替代方案和运动,以建立一个公正的人民的民主社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