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二)

2020-07-01 14:46: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湘江长沙水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俄国1917年十月革命算起,国际工人阶级政党搞了一百年的社会主义,终于搞清了一个问题,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阶级。当然,苏联、东欧的共产党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他们丧失了工人阶级政权。但是,要说这些国家的共产党人对阶级问题有深刻的认识,恐怕也不尽然。例如,有些共产党人总结失败的教训是:生产没有搞上去,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较慢,民主制度没有搞完善,意识形态工作没有做好,等等。这些原因有没有呢,是有的,但兄弟以为没有说到点子上。我们的国际同志恐怕是在工人阶级政权倒台的一瞬间,才看到了剥削阶级,他们在平常是看不到的,而且事后回想起来,恐怕也没看到。因此,兄弟就来说说在社会主义社会,剥削阶级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

  我们现在已知道,在社会主义社会的某些时期,剥削阶级是以阶级的形式存在的。例如,明火执仗向苏联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资产阶级,这是作为完整的剥削阶级存在的;目前我国新产生的民族资产阶级,虽然我们不把它当做完整意义上的剥削阶级,也是作为阶级存在的。如果剥削阶级都以阶级的形式存在,那就不存在剥削阶级以什么形式存在的问题,直接说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就行了。问题是在社会主义社会的一般过程中,剥削阶级并不是以阶级的形式存在的。例如,我国生产资料所有制改造完成到文化革命结束这段时期,就没有看到开工厂剥削工人的资本家。我们就要问,这段时期剥削阶级到底在哪里?如果有,它以什么形式存在?这才有剥削阶级以什么形式存在的问题。

  在社会主义社会的一般过程中,剥削阶级以什么形式存在呢?前文说过,中共是以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阶级产生的条件,来定义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阶级的。因此,剥削阶级存在的特殊形式就是剥削阶级产生的条件。确切地说,就是社会主义社会被迫保留的资产阶级经济权力,即资产阶级阶级法权。兄弟知道,我们的“红色专家”听到这个说法很不以为然。他们找出了列宁关于阶级的定义:“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关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然后他们说,阶级是一个经济概念,剥削阶级失去了生产资料就不存在了,何来剥削阶级经济权力?退一步说,即使有点剥削阶级经济权力,还能变成剥削阶级不成?是的,剥削阶级丧失了生产资料,就不能作为阶级存在了,但剥削阶级仍然以资产阶级法权的形式,在社会主义社会顽强地存在着。而且,资产阶级法权作为剥削阶级存在的特殊形式,其重要性不容小觑,是我们应该认真研究的。

  说到资产阶级法权,不但是80后们,恐怕60后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就以自己的理解来解释一下。资产阶级法权,是以平等的经济形式掩盖资本主义社会事实上的不平等的法定权力。资产阶级认为奴隶主阶级、地主阶级直接占有或部分占有劳动者,都不是什么人道的事,没有天理。资产阶级根据平等的等价交换的商品经济原则,承认每个人、每个社会集团都有占有生产资料的权力。资产阶级法权比奴隶主阶级、地主阶级的法权“平等”多了,给了劳动者人身自由和占有生产资料的“权力”。但是,平等的等价交换形式掩盖了剥削社会事实上的不平等。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资料事实上由资本家占有,工人一无所有。虽然资产阶级承认每个人都可以根据等价交换原则占有生产资料,可是事实上工人除了自身以外,也拿不出什么东西与资产阶级交换。工人只能把自己作为劳动力商品与资本家交换,资本家则按生产一个劳动力商品所需的最低费用,付给工人作为报酬。至于劳动力商品在生产过程中,能创造出高出劳动力商品价值的价值,即所谓剩余价值,那就与工人没什么相干了。可以看出,工人虽然获得了人身自由,但这只是一种可以选择由哪个资本家剥削的自由。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工人永远是特殊商品,资本家永远是资本家,这就是资产阶级法权的实质。

  社会主义社会脱胎于资本主义社会,受生产力水平的规定,在经济领域仍实行等价交换的商品经济原则,因此,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领域还被迫继承、保留并实行一定的资产阶级法权。这里简要说说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所保留的资产阶级法权,它是怎样产生剥削阶级的。

  根据等价交换原则,承认每个人、每个社会集团都有占有生产资料的权力,这是在所有制方面资产阶级法权的主要内容。我国改革开放前,实行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是否就取消了资产阶级法权呢?答案是:没有完全取消。我国由于生产力水平决定,实行两种公有制形式,一是全民所有制,一是集体所有制。集体所有制企业的生产资料、劳动产品归集体企业劳动者所有,不归全体劳动者所有。要取得集体企业的生产资料或劳动产品,必须实行等价交换。集体企业虽然取消了私人占有制,但它还是承认一个企业的劳动者可以占有社会生产资料。由于集体企业生产资料的占有状况和经营状况存在差异,不同企业的劳动者占有的生产资料事实上是不平等的。这种不平等表现为国家、集体和个人之间的矛盾。按等价交换的商品经济原则,集体企业的劳动者有追求本企业利益最大化倾向。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集体企业有可能违反集体公有的原则,以等价交换的平等形式,“公平”地把生产资料分给劳动者经营,在事实上削弱甚至是取消企业的公有性质。因此,集体企业是具有公私双重性的企业,是私有制向公有制过渡的一种形式。不可避免地,集体企业既有提升为全民企业的可能性,也有退回到私有企业的可能性。我国农村广大的集体经济组织的迅速解体,县、乡两级社办企业的迅速解体,说明在集体所有制范围内,资产阶级法权的势力还是强大的。

  集体所有制方面的资产阶级法权的状况就是如此。那么,在国有企业的所有制方面,是否取消了资产阶级法权呢?答案是:没有完全取消。同样受生产力水平规定,我国国有企业有不同的国营形式,有中央国营企业,有省、地、县地方国营企业。其中,省、地、县地方国营企业的生产资料和产品,原则上归各省、地、县全体劳动者所有。要想取得地方国营企业的生产资料或劳动产品,必须实行等价交换。地方国营企业的公有程度虽然高于集体企业,不再承认一个企业的劳动者可以占有生产资料,但它还是承认一个地区的劳动者可以占有社会生产资料。由于地方国营企业生产资料的占有状况存在差异,不同地区的劳动者占有的生产资料事实上是不平等的。这种不平等表现为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以及东部、中部和西部的矛盾。按等价交换的商品经济原则,一个地区的劳动者有追求本地区利益最大化的倾向。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地方国营企业有可能违反地方公有的原则,以等价交换的平等形式,“公平”地把生产资料承包给劳动者经营,事实上削弱甚至是取消企业的公有性质。因此,至少在实践上看,地方国营企业仍然具有双重性。不可避免地,地方国营企业既有提升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可能性,也有退回到私有企业的可能性。我国省、地、县地方国营企业的大规模解体,说明在国营企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范围内,资产阶级法权的势力还是强大的。

  我们再来看看,在中央国营企业的所有制方面,是否取消了了资产阶级法权呢?答案是:没有完全取消。中央国营企业处在各种不同的所有者的包围之中,也必须实行等价交换,甚至在企业内部的不同部门,也要实行等价交换,至少是计价交换。中央国营企业为了参与世界经济,实际会向国际资产阶级作出一定妥协,以等价交换的平等形式,相互交换股权,以达到相互制约的目的。另外,包括所有的公有企业实际上还存在由哪一部分劳动者实际经营的问题,就是所谓生产资料全民所有与生产资料部分劳动者实际使用的矛盾。这表现为国家、企业和职工之间的矛盾。中央国营企业(包括所有的国营企业)的劳动者如果不能正确处理这一矛盾,如果把全民所有的企业当成本企业劳动者的企业,就可能以等价交换的平等形式,“公平合理”地出让使用权,造成所有权和经营权的事实上的分离,实际演变成集体企业或私有企业。因此,在强大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包围中,至少在实践上看,中央国营企业仍然具有双重性。苏联、东欧的中央国营企业的解体,我国部分中央国营企业的解体,说明在中央国营企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范围内,资产阶级法权的势力仍然是强大的。

  兄弟根据我国改革开放前公有制的实际状况,对所有制方面存在的资本主义因素作了简要分析。兄弟说的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问题,就是我们眼前发生的事。工人阶级联合其他劳动阶层建立了公有制,是值得工人阶级倍加珍惜的。但这仅仅是他们在解放的道路上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非常渺小的。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我国建立的公有制,虽然否定了私人占有制,但仍然承认一个企业、一个地区的劳动者可以占有生产资料,仍然承认所有权和经营权一定程度的分离,仍然承认生产资料可以等价交换,仍然承认生产资料占有上的事实上的不平等,从原则上说,这里通行的还是“每个人、每个社会集团都有占有生产资料的权力”的资产阶级法权。因此,从一定的意义上说,我国建立的所有制,是一种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所有制。这是我国绝大部分公有制企业(从企业个数来讲)发生质变的根本经济依据。可以断言,在强大的国际资本主义势力包围中,像中国这样生产力水平较低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人阶级建立的公有制具有明显的过渡性质。也就是说,这种具有过渡性质的公有制建立后,在所有制范围内,社会主义势力和资本主义势力的斗争仍处于相持阶段,谁胜谁负的问题,实际上并没有根本解决。当然,兄弟这个说法,以前的理论工作者没有说过,可能让那些为建立公有制“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工人兄弟,产生某种失落感。但事实如此,不得不这样说。在兄弟看来,与公有制伴生的强大的资产阶级法权,这就是社会主义时期剥削阶级存在的特殊形式。可能有同志要问,这种资产阶级因素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呢?我们现在可以完全有把握地说,它在工人政党指导路线发生偏差的时期,可以迅速地、和平地、甚至“公平合理”地取消社会主义公有制。

  据说,沙漠里的胡杨一旦成活会千年不死,死后会千年不倒,倒地后会千年不烂。这有点像剥削阶级。林则徐当年发配新疆,感念胡杨的生命力,以诗记之:“树窝随处产胡桐,天与严寒作火烘。务恰克里烧不尽,燎原野火入宵红。”[1] 林老英雄若能看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剥削阶级,不知又生几多感慨。是的,我们可以推翻剥削阶级政权,可以剥夺剥削阶级的生产资料,但还不能全部取消剥削阶级在所有制方面享有的资产阶级法权。写到这里,我们耳边响起了毛主席的教导: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问题,正确区别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不然的话,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毛主席1962年讲的这段话,在社会主义的历史上是很有名的,曾被中共称为党在社会主义时期的基本路线。我们知道,有些信奉或自认为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同志,甚至有工农出身的群众领袖,曾经讥笑过这段话。他们自以为真理在手,洋洋自得地说什么,他老人家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呀!让那些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同志,带着他们的傲慢和勇气,去见领着他们打天下的毛委员吧。历史事实证明,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了五十年。

  注释

  [1] 林诗简注:树窝,地名。胡桐,即胡杨。务恰克,当地居民的土灶。“入宵红”,一作“四围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