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我想告诫苟晶们,认命吧

2020-06-28 18:15:16  来源: 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到苟晶的经历,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除了叹息,别无他法。最多是祈求上天,让我的孩子在人生的路上,能够多一点阳光。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苟晶这类被顶替者,多半是出自家徒四壁父母一辈子背朝天的农民家庭。我想告诫苟晶们,认命吧。苟晶就算读了大学,也未必能如何如何。拿我的亲身经历来说,我跟她是同一届的,出身也差不多,但我命好一点,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当时有一个大学同窗说:“中国有两种人,一种是先富的,一种是不想富的,他们懒,所以受穷。”他本人当然属于先富一族,其父贵为某重点中学的校长,早就为爱子预备了一份稳定而多金的工作。所以毕业之后,他不须像我一般,骑着一辆除了车铃不响哪儿都响的自行车,迎着扑面的水泥尘,在市政府同事的小汽车中躲躲闪闪。记得我毕业后到机关报到的时候,人事局一个科长拿着我的档案看了又看,然后说:哦,农村来的。他的口气是那样的轻蔑,好像他们的祖宗八代没有一个是农民。

  无数为工作奔走的贫穷大学毕业生的遭遇,说明靠知识卖脑力富不起来。我离开机关后,曾经在号称自由和开放的广州的一家中央国企工作,因为不在编,结果虽然做同样的工作(甚至做得更多),工资却只有正式职工的四分之一,还不算各种补助和公积金。甚至吃饭都是跟正式工分开的。有一位同学来信说,他毕业后在一个大型国有煤矿公司,作为一名普通员工,一年收入在1万多点,他的部门经理是副处级,一年可拿20万,在往上,正处级,一直到董事长,越来越高,对他们普通员工来说已是天文数字。集团公司下面的一个铝电公司,总经理来了不到一年,年底发奖金时,发了二百万,而一线车间的普通员工,发了二百元,当时的感觉可以说是痛彻不已,欲哭无泪。而这些还都是帐面上的数字,而其它收入更不用提了,而广大的普通员工只能是能吃上饭而已。

  当然了,例外总是有的。在19世纪的等级森严的法国,出身木匠家庭的孩子于连,虽然不能成为穿红袍的政治权贵,却至少还能成为穿黑袍的教士,跳出他所属的下层社会。封建时代的中国,寒士起码也可以在考场上一举成为人上人。到了近代,科举制取消了,这当然是好事。但是,由于没有实行民主,干部的选拔,完全由上级指定,在官僚集团的内部进行。寒士们连科举这条华山一条道也走不通了,由此酿成了多少风波。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历次政治风潮,多多少少总有不得志的知识分子的影子在里面。八十年代后开放体制,给下层带来不少机会。现在机会越来越少了。各等级间越来越泾渭分明,留给平民子弟的渠道越来越窄。这就好像挤公共汽车,没挤上的人像攻城似的往上拱,先挤上去的人指定会大喊:“司机怎么还不关门!”位置的不同决定了观点各异,历来如此。

  苟晶事件告诉了,下层连成为中产阶级只是一个梦想。以前我们相信,中国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会产生一个新生的中产阶级--教育良好、收入可靠,生活稳定,生老病死有保障,因此对社会秩序认同,是社会的稳定因素。可是,一个高房价,压得心里沉甸甸的。有人想这辈子是没指望了,只能指望孩子吧。经常听有孩子的朋友也说,一定要让孩子上重点小学,甚至重点幼儿园,“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点上”。为此,不惜动用所有的人脉关系和经济实力。孩子上什么学校,似乎已经成为衡量其家长社会活动能力和是否作为成功人士的标杆。由此可见,社会的分层在幼儿时代就已经开始了。从这里,从初中时代所进入的学校级别中,已经基本划定了。一部分人从重点小学、重点中学、名牌大学、大公司、高薪职位,甚至还可以出国留学,回国以后再拍一部电影讲述这时差七小时或者八九小时的故事。而另一部分人则是普通小学、普通中学、职高、技校、成人大专、车间、工厂、商铺。广州一家重点幼儿园的学位得多少米?各位能想象吗?更不用说重点小学了!苟晶能有今天,实在是托了马云之福。所以马云才把996说成福报,他并不是吹牛。

  不要责怪苟晶一直不敢把真相说出来。那是2003年,就算忍过了妹妹的高考,说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呢?有一个细节是可以佐证苟晶案不是个案,而是产业链流水操作的。在第二次高考失利之后,苟晶收到了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这所学校,是一所中专。而她不但没填过这个学校的志愿,更是从没听过这个学校的名字。更奇怪的是,她所在的班40来个人,没有一个本地人,除了三四个学生外,全都是山东的学生。而且,他们没有一个人填过这所学校得志愿。他们感到莫名其妙,似乎是被什么神秘力量踢到这个角落的。苟晶认为,这件事仅凭邱老师一个人是办不到的。“学校领导肯定知道这件事,档案管理又涉及到学校、教育局,户籍可能还涉及公安机关。”,“这里面有一条利益链”。这也是为什么2003年邱老师会写那封看似道歉,实则威胁与炫耀的信的原因:你这一辈子,能斗得过这股神秘力量吗?认命吧。

  其实我们已经认命了的,中国人往往是安天知命的,但总得给孩子们一点希望吧?面对种种残酷的现实,一位朋友甚至直言不讳地说,他如今的所有奋斗,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铺路。可是,放眼尽是别墅的高墙电网、学费以万计的贵族学校、几百万的学位房,我们孩子的路在哪里?在我看来,今天之所谓中产阶级,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小生产者。小生产者的理想是维护个人所有制[财务自由],这没什么错,问题在于,他们以为现在还是自由竞争的年代,却不知是资本主义社会,少数私人垄断了生产资料,特别是土地和资本,他们幻想风能进国王不能进的小草屋,早就被资本这头大灰狼一口气吹走了。在美国,劳动者阶级一度成为中产,他们依靠的是房产和股票的升值,是美国经济的全面金融化。美国金融危机使中产阶级重新成为无产阶级。而这一次因为美国产业空心化,美国无产阶级已经退出了历史后台。而在无产阶级消失的地方(例如美国),现代经济、现代金融、现代生产力前进的根本动力就消失了。如果劳动者不善于掌握和利用资本和金融;如果无产者为了手里股票的升值而出卖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那么现代产业经济会在金融海啸中灰飞烟灭。无论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整个人类社会都将走向野蛮纪元。

  20多年前的旧案揭开了,这是好事。说明我们对国家是有信心的。对于苟晶们,我的结论是:这里关了窗,哪里就会开一道门。劳动者阶级只要学会利用一切人类文明的成就,熟练地掌握和运用生产资料,就能把被动的联合变成主动的富有创造性的联合,就能创造共产主义的王道乐土。

  (本文出自百韬网,转载请注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