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论极左、右派及其相互关系

2020-06-26 11:06:0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bingfeiguoke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左派和右派,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

  极左实际上是右派对左派的称呼。左派是作为右派的对立面而存在的。左派和右派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左派,是指站在人民群众、老百姓、平民、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一边的人,由于他们代表这一群体特别是下层老百姓的利益、不满现状而成为始终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力量。右派,则相反,站在特权阶层、官僚、精英、资产阶级、非劳动人民一边。由于他们代表这一群体特别是上层集团的利益,因而乐于维持现状、耽于享乐,易于因循守旧乃至复辟。

  总体上左派代表先进,右派代表落后。但判断进步和落后的标准,具体要看本质,不能只看时间。不能说新出现的事物就是进步。例如现在的俄罗斯,如果重新高举社会主义大旗,重组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显然是历史的进步。而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思想和行为,则是一种倒退和复辟。

  同样,衡量进步和落后的标准也不能只看外表,也要看本质。旧事物为复活自己,常常会用光鲜的外表掩盖其丑陋的本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相比较,社会主义是新事物,是进步的。而资本主义是旧事物,是落后的。因而,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复辟资本主义的情况是可能的。苏东巨变,资本主义复辟了,而不久互联网和手机等开始流行,这并不能说明资本主义优越。因为互联网和手机与资本主义没有因果关系。资本主义复辟带来的是侵略和战争、剥削和掠夺、混乱和仇杀、瘟疫和死亡,这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腐朽本质决定的。

  这里必须强调:尽管左派右派含义明确,但是绝对不可以说,一个穷人、平民或者老百姓就一定是个左派;也绝对不可以说,一个富人、精英或者官员就一定是右派。一个人究竟属于左派还是右派,要看他们站在那一派人的立场上,不是看他的地位和财产,而是要看他的思想和行为。

  右派,由于自己和左派的利益相互冲突,矛盾不可调和,显然不屑于承认左派思想的真理性和行为的高尚性,而宁愿称他们为极左。一听极左,仿佛是一种错误,其实就是一个称呼而已。

  二、对“极左即左派”的几种误解

  1、有人把 “左”倾错误称作极左是不恰当的。

  在国际共运史上,有“左”倾错误,要给左加上引号,意思是仿佛左,其实不是真左。左得过了头,过犹不及,和右的错误造成的后果是殊途同归的。

  “左”的错误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时机不成熟的急躁冒进。例如,“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还不到十月,就要生,这叫“左”;超过十个月了还不生,这叫右。

  第二种是关门主义,四面出击,四面树敌,使自己陷入孤立。

  第三种是过于纯粹,“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允许别人犯错误,动辄上纲上线,一棍打死,不给人悔改余地。这其实是关门主义的变种。

  2、有的人,把“形左实右”的人称极左,这也是不对的。

  “形左实右”,实际上就是右。打着社会主义旗号搞资本主义,打着红旗反红旗,这难道不是右?狼不管披着男人皮还是披着女人皮,都不可能是人,都仍然是狼。

  3、极左和极右的称谓同样是不恰当的。

  在一个标准大气压下,摄氏0度的状态是水的极右又是冰的极左;而摄氏100度的状态,既是水的极左又是水蒸气的极右。左右就是矛盾双方,左过了头,过犹不及,容易和敌人同流合污或者殊途同归。换句话说,过了头,就走向自己的反面成为另一事物了,叫做物极必反。“四人帮”先是被打成“极右派”,后来又成了“极左分子”,搞不清楚了,其实就是左派。方方抗抗们把左派叫做极左,名称而已。不管怎么称呼,左派仍然是左派,模糊不了的。

  本文的极左就是指左派,这其实就是方方抗抗等众多极右(不妨我也采取一次这种提法,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制其身”)的意思。“极右”称左派为“极左”,天经地义。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及其爪牙走狗的“极左”就是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大众;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大众的“极右”就是蒋介石集团及其特务走狗。如果不是这个意思,那就只能是,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及其走狗的“极左”是A,而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大众的“极右”也是A,极左=极右=A,极左和极右岂不是一家人?

  所以,极左和极右称谓是不恰当的。但既然这个词发明出来了,特指左派,也无伤大雅。于是,面对方方的攻击,很多人禁不住回敬道:“我极左,我光荣!”

  左派右派是矛盾双方,其间虽有中介,但不影响双方的明显对立。例如,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不可能既是唯物主义又是唯心主义,总是归属两大阵营的,这就是哲学的党性原则。费尔巴哈是唯物主义者,尽管不彻底。可以说费尔巴哈在自然观上是唯物主义的,在社会历史观上是唯心主义的,但不能说费尔巴哈既是唯物主义又是唯心主义的,非要这么说的话,就必须说清楚什么情况下是唯物主义的,什么情况下是唯心主义的;也不能说费尔巴哈既不是唯物主义者也不是唯心主义者,非要这么说,就属于强词夺理或者诡辩术了。当然,你绝对可以说,费尔巴哈既是唯物的又是形而上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既是唯物的又是辩证的。

  再例如,要么是男人,要么是女人。男人就是男人,不管他的女性性格多么严重。穿着女人的衣服也是男人。男太监也是男人。泰国的人妖如果没做变性手术,仍然是男人。任何事物的矛盾双方,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的过程中尽管存在短暂的融合渗透,但是并不影响矛盾双方作为对立两方面的明显分歧。

  有人否认左右之争,宁愿置身事外,仿佛左右是什么洪水猛兽。左右的存在,是客观事实,否认不否认,它都客观存在。你只能正视问题,解决问题。鸵鸟政策不能化解风险。

  有人否认意识形态之争,认为中苏之争不是意识形态之争,而是国家利益之争。可是他们之间的国家利益是怎么争的?难道不是意识形态的颠覆和反颠覆吗?有人进一步争辩说,颠覆就颠覆吧。颠覆了,你投降了,你是美帝的人了,你可以任美帝宰割了,这种利益怎么争?你不投降?你不投降,你在你的国家欺压百姓,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就是人民不灭你,美国也正好乘机灭了你。

  所以,你要么搞资本主义,投降美帝,做美国附庸,向美国交保护费,任美国宰割;要么搞社会主义,号召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和一切反动派!

  有人认为中美之争是国家利益问题,不是意识形态问题。可是如果中国没有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制度,美帝用得着战战兢兢、拼命扼杀吗?

  三、中间派及其实质

  同一个群体,要么左要么右。站在第三方的,不是不左不右,而是一时不知道站在哪边而已。这样的人可以暂时称他们为中间派。中间派尽管人数众多,但迟早还是要选边站队。永远骑墙居中、两边不靠、模棱两可是不行的。历史上所谓中间派,在革命高潮时会倒向左派,当革命处于低潮时会倒向右,其中有个利益的诱惑和风险的压力问题。左派之革命之高尚之无私就在于他们能在利益的诱惑和风险的考验面前毅然选择真理和道义。

  国际共际共运史上,那些调和折中、貌似公允的所谓中间派,其实就是两面派、骑墙派,最终基本上向右派投降。在关于《方方日记》的争论中,有人各打五十大板,两边都批评一番,貌似公正,其实还是站在方方那边的。这个很好理解。任何一个先进分子,必然站到左派立场上,站在人民群众一边,成为历史前进的动力。例如,鲁迅先生,鲁迅先生的品质和修养决定了鲁迅先生必然站在左派立场,成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真正友人以至于共产主义者,绝对不会和梁实秋陈西滢之流为伍的。事实上,鲁迅最痛恨这种人,称他们为“二花脸”或者“丧家的乏走狗”之类。

  可以看到,左派即方方所说的极左,一直在批方方,因为《软埋》的确是一篇为地主阶级翻案的反动小说。待到《方方日记》不断展开,这种批评就越来越激烈,加入批评阵营的人也越来越多。直到《方方日记》以惊人的速度在国外预售,左派阵营达到空前壮大。同时支持方方的人虽然少,但也是在增加,直到最后被舆论的汪洋大海所淹没。这其实就是一个中间派选边站队的过程。

  毛泽东有句名言:除了沙漠,凡有人群的地方,都可以分左、中、右三部分。蒋介石集团有左中右三部分,美帝国主义集团也分左中右三部分,所以我们的策略方针是“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也有左中右三部分。左派就是造反派,右派就是保守派。中间派,有的跟从造反派,有的跟从保守派;有时跟从造反派有时跟从保守派。造反派搞文斗,斗私批修,斗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而保守派搞武斗,搞打砸抢,谁不顺眼斗谁。

  中间派,最初肯定是多数派,而且其中的绝大多数又一般的不是敌对分子,所以对中间派要持耐心包容的态度,而且要制定正确的政策和策略。

  但是中间派,又绝对不是一个代表真理和道义、代表政治正确、代表不偏不倚的群体。而只是一个暂时还没有选边站队的、具有过渡性质的存在。就是说要么加入左派阵营,要么加入右派阵营,不可能永远保持中立。这好比新民主主义社会,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巩固的秩序,而只能是一个过渡性质的存在而已,就是说要么向前发展为社会主义社会,要么向后退回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但不可能作为一个独立的社会形态加以巩固和完善。

  有人说,“左派激进,右派保守;左派是急性子,右派是慢性子;我是中派,不左不右,不急不慢,恰到好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一方面,左派,既不是激进(激进那是“左”倾),也不是急性子。它是代表“正确、积极和正义”的一面,体现出人的主观能动性亦即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一面。右派则代表“错误、消极、反动”的一面。

  另一方面,这种说法把立场和方法、原则和策略混为一谈。做人要立场鲜明、原则坚定,不能骑墙居中、模棱两可;而做事方法要灵活、多样,策略要灵活、机动。就是说,要把立场、原则的坚定性和方法、策略的灵活性、多样性紧密结合起来,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有人自以为是救世主,把左右各打五十大板,其实这种人就是两面人、两面派,最后一般投降右派,甚至比右派更反动。

  总之,尽管存在中间派,但左右之分界限要分清、立场要鲜明,斗争方向要确定,这就是说要分清敌我友。有人调和折中,做两面人、老好人,反对哲学党性原则,反对左右之分,淡化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和斗争,这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在政治上是反动的,在实践上是有害的。文革时期,阶级斗争是主流,结果是经济在发展,科技在进步,风气在一直向好;而十八大前的改革开放,不承认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争论,结果造成贫富分化,党风和社会风气败坏,环境生态恶化,意识形态混乱。

  也要反对在左右问题上的教条主义。用理论原则生搬硬套,人为划分左右派,在历史上导致严重后果。左派右派的分类要看实践。看一个人是哪一派,不是个理论问题,而是个实践问题。比如,关于《方方日记》的争论,你看他站在那一边即可,站在方方一边的,刘川鄂、梁艳萍、王小妮、静娅、于琳奇、谢宏、阎连科,罗新、吕效平、杨骏、程永新、童大焕、徐晋如等,立场都是十分鲜明的。

  说句不该说的笑话,要是根据每个人的一贯的言论,他们简直是以方方为核心的反党反华反社会主义集团。当然,我这里说的只是一个玩笑话,不必当真。

  反对在左右问题上的教条主义,就是不提倡语言文字定罪。从他们的言论看,尽管有的人的言论是违法的甚至是反动的,但是有关单位并没有对他们上纲上线,更没有什么严厉打击,这说明党和政府至少在言论自由方面是民主的,是允许畅所欲言的。

  有三点值得注意:第一,要避免因言获罪,造成悲剧。李文亮被训诫就是典型,以至于被国际反华势力和方方所病垢。第二,要通过自由的、民主的论辩达到明辨是非、发现真理的目的。第三,如果肆无忌惮的言论引起恶劣的影响,有关方面还是不会袖手旁观的,防微杜渐也是很重要的,必要的批评和处理是必须有的。

  当然,必须让人说话!不让人说话,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对的。正如毛主席所说,“让别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1.30)。说错了,也不要紧,要允许别人说错话,允许别人犯错误,允许别人改正错误。上面提到的那些人,方方和方方的支持者,他们在其它问题上看法或有不同,但是在反毛这一点上,是高度一致的。

  然而,毛主席是怎么对待反革命和犯错误呢?毛主席在《论十大关系》指出,对待机关里的反革命要“一个不杀,大部不捉。”当然,毛主席还说:“假如有人丢了炸弹,把这个屋子的人都炸死了,或者一半,或者三分之一,你说杀不杀?那是一定要杀。”但基本上还是两个字“不杀”。所以,这些人应该感谢毛主席,感谢执行毛主席路线的人啊!

  在对待犯错误问题,毛主席说:“对于犯了错误的同志,有人说要看他们改不改。我说单是看还不行,还要帮助他们改。这就是说,一要看,二要帮。人是要帮助的,没有犯错误的人要帮助,犯了错误的人更要帮助。人大概是没有不犯错误的,多多少少要犯错误,犯了错误就要帮助。只看,是消极的,要设立各种条件帮助他改。”《论十大关系》。

  你看毛主席是多么宽宏大量!第一,允许别人犯错误。第二要允许别人改正错误,不一棍子打死。第三,不是消极的看着别人改正错误,而是要积极的帮助别人改正错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