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郭传志:中国房地产批判

2020-06-10 14:28:5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郭传志
点击:    评论: (查看)

  1, 社会生产力的提高,意味着建设能力的提高,因此,一套三室一厅普通住宅所包含的价值量应该是一般家庭三年左右的经济收入,而不是专家所说的五到六年(笔者熟悉此行业);

  2, 人一生下来天然地拥有住宅用地,因此,所有刚性住房原则上不应付出地价,更不应付出超级地租,否则就是遭受很大的受骗;

  3, 住宅建设以节约和保护农田为要务,大规模过度开发、无限投机囤房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孽!

  (资料丢失,只作简式批判)。

  中国房地产批判

  中国房地产,其实就是个时代笑话。只不过这个笑话太大了,反而不觉得有什么好笑,但卷款赴美的潘佬、张欣们倒是看得清的。表面上看,是中国人的城市崇拜,家园情结,面子工程,成就了他们的暴富,骨子里是钱多、人傻,撞进了掠夺者、投机分子布下的天罗地网。

  作为一个时代笑话,它又是严肃的。它给中国人民带来空前的浪费至今还在延续,还在伤害着祖国和人民,因此,它必然会遭遇历史性的清算,并被写进教课书,让后代引以为戒。只可惜,清算会姗姗来迟,罪孽还将长时间延续,大地将默默承受等待着生灵觉醒的某一天。

  住宅建设,该不该称之为“房地产业”?如同医疗卫生事业,该不该市场化?这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严肃的政治问题。之所以说它是政治问题,就在于,是谁容忍资本的黑手通过住宅伸向人民?从社会发展来看,住宅建设有什么必要引入市场竞争?有哪种真理支持可以无限制放开购买?

  毛泽东时代至八十年代,各企、事业单位自建住宅,就像农民自建住宅一样轻松解决职工住宅,难道这样的制度按排妨碍了“产权改革”?妨碍了股份制私分?妨碍了精英们信誓旦旦的市场化承诺?其实都不是。在工人被打破“铁饭碗”、“下岗分流”之后,住宅福利其实已经不存在了,国外资产阶级进入中国,再也不会遭遇TCL在德国所踩到的福利“陷阱”,中国工人阶级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就随之凸现出来了。这正是精英们引以为荣的“引资”夸耀。而中国工人阶级的地位则一落千丈,住房,不但不再是工人阶级的固有福利,反倒成了中外资产阶级穷追不舍的猎取对象。

  新中国从一穷二白的战争废墟里爬起,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还必须把保生存、搞国防放在第一位,必须把吃饭问题先解决,之后,才有资格讲农业机械化,讲乡村水电建设,讲城乡道路拓展,再讲住宅改善。到了七十年代,中国国防、交通、农田、水利、轻工业、重工业、水电设施等建设成果丰硕。再过十年,发展较快地区的水电设施日趋成熟。在这样的条件下,展开规模化住宅建设的条件也就日益成熟。也就是说,中国人民的住宅建设大跃进有一个先决条件,而这个条件恰恰在毛泽东时代已经形成。你去看看印度的贫民窟,他们能有这样的先决条件吗?。

  住宅建设要讲究规划。而规划要讲究舒适性,讲究节约农地,讲究城乡均衡,也要讲究生态建设。因此,城市并非越大越好,楼房并非越高越好,物极必反的规律在住宅建设上也是一样的。而精英们的房地规划,那是资产阶级唯利是图的框架,是毁地千里、破坏农业、投机无度、频频突破红线的无底操作。而无法无天的投机囤房,分明就是在鼓励这种投机、破坏与浪费,这对中国农田的破坏是史无前例的,对各种自然资源的浪费也是前所未有的。

  谁都知道,住宅建设要讲究质量。房地产大跃进下的房屋质量,有目共睹,那是由老板的素质来决定的,只要不垮下来,就是良心建筑。所谓的“监理”,只不过是绑进去多了一个担责者。几年前,宁波坍楼;今年春,福建又坍楼,全国各地这种事故层出不穷。好好的房子,怎么会平白无故出现大裂缝,梁柱扭曲?你不理它,它就坍给你看!十年前,住建部主要官员发话:根据几十来中国房屋的使用寿命统计,平均寿命大约为三十六年。但这个三十六的住宅寿命并不代表未来。考虑到缺乏整体性的长远规划,导致全国范围内大拆大建,不计成本的街道拆建,资本图谋下的浪费性拆迁,所谓违章建筑的败家子式毁灭,以及烂尾楼、质量隐患大厦的频频爆破,让中国住宅的实际使用寿命大打折扣(难道,中国的房地产大亨们需要如此这般的倒腾)。这样一来,本该百年大计,恩泽后代的幸福家园,却成了小数人投机取巧、胡乱折腾下的劳命丧财,十三亿人民追求幸福的民生事业,竟成了少数人的资本盛宴。

  * * *

  由于中国房地产特别神奇,生命力也特别顽强,所表现出来的征象也特别的多:

  一, 窃取性。通过推高房价获取暴利那是阳谋,不算窃取。但我想告诉大家,人类本来已经拥有的天然权利,现在被资产阶级窃取了。譬如种子,本来是天然的,现在搞出个转基因,还带有专利。当我思考转基因问题时产生这样的观念:人一生下来,享有空气、阳光、水、自然食品这些天然权利,你搞转基因,不但破坏物种,也是剥夺人们食品上的天然权利。人类住宅也一样:人一生下来就应该拥有属于他个人生存所需要的土地,这是地球的施与,地球这么大。如果人民的土地被豪强霸占,也就霸占了他的天然权利;如果地方豪强霸占了他的住宅用地,也是侵占了他的天然权利,都需要用革命性的手段加以夺回。这就是所有国家进行土地革命的正义性。既然人一生下来,就天然地拥有住宅用地,那么,人类劳动、生活、住宿所依赖的土地,就是不需要另外对谁付钱。关于这一点,毛泽东时代就是这样的,这是土地革命的成果。那时,如果单位条件许可,可有福利分房。80年代,笔者作为第一代农民工曾去过几个城市搞建筑,基本上都是建筑单位福利房。我的侄儿1976年出生,大学毕业后还能享受毛泽东时代的余荫,在宁波市中心赶上最后一趟福利房(只付了几万元)。由于人类本应享受天然权利,无须为住宅用地付费,所以,凡是确为工作需要必须住在某一城市的,他就不应该为住宅另外付出地费。如果他是农村户口,他的天然住宅用地也应该从农村转变到城市。譬如我的侄儿就在宁波市中心分到福利房。从这个城市转到另一个城市就更不用说。但是,这需要全社会的统筹安排,社会主义可以轻松做这一点。资本主义也可以做到,但资产阶级装做不知道,乘机剥夺工人阶级天然拥有的住宅用地。表现形式是购买商品房要付出高昂的地费。这很好理解,如农户在自家宅基地上建房因为不计地费,所以建房都是很便宜的。这是其一;资产阶级不但剥夺工人阶级天然的住宅用地,反过来还要不断推高房价,从中获取“超级地租”,这是其二;资产阶级不但窃取超级地租,并且通过按揭提前窃取工人阶级的超级地租,这是其三。结果,房价愈高,资产阶级或官僚资产阶级向工人阶级索取到的超级地租就愈高。对资产阶级来说,这是他们从劳动阶级那里窃得了意外之财。事情竟变得如此严酷: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取得的土地革命成果,就这样,被他们静悄悄地窃走了!当然,非刚性购房例外;投机、投资、贪婪者例外。总之,在所有的刚性购房中,隐藏着资产阶级从工人阶级那里窃取地租或超级地租的惊人秘密。

  二, 浪费性。囤房等于浪费,空置等于浪费,无论卖出与否。而中国房地产的空置率有多少,并不由专家们说了算,也不由入住率说了算,而是以晚上亮灯率说了算。我数过几个晚上的灯,可用触目惊心来形容。据国家电网利用智能网络,在全国660个城市查出的数据,总共有6540万套住宅电表读数连续6个月为零度。按这种算法,偶尔小住几天的还没法统计在内。如果对全国住宅全年、全方位加以监察,暴露出来的问题会更大。人们关心北京有多少空置房,有说381.2万套(2012年),有说100万套(2018年),有些说空置50%以上。其实都不准确,晚上亮灯率才最准确,国家电网也完全可以做到准确统计。但是,精英们什么时候关心过?几年前,房地产大亨潘石屹在节目中曾说,他的一个朋友就拥有100多套房屋。在我的朋友、熟人中,他们当中不少人买房买到上瘾,三套、四套不算多,七、八套接着买;有一个在天津做塑料制品生意,仅在天津市内就买了七套商品房,长期空着;有一个在山东办灯具厂,轿车开几百万,到处城市买房,近期又在本市花一两千万买下一幢别墅,而且老家两间装修豪华的五层楼房几十年来长期空着。这些人买房子不是为了出租,而是等待增值,绝大部分空着无人居住。显然,中国社会大量的房子就被这些人占领着,缺乏实际使用性,白白浪费掉。如果说,中国商品房的平均使用寿命是三十六年,总体空置三分之一的话,实际寿命就压缩到二十四年;平均寿命六十年的话,实际使用寿命只有四十年。这么短的住宅平均寿命,迫使中国人反来复去地在住宅上折腾,徒耗人力、物力,大大地拉底中国人民的富裕程度。

  三, 破坏性。毛泽东时代农业学大寨,到处大搞农田基本建设。“改开”时期正好相反,到处破坏农田。80年代分田到户后,中国广大农村就进入农田破坏期,农户建房大多直接建在承包田上,大量高产良田遭到破坏。进入90年代,良田破坏从农户转到地方政府,乡镇住宅规划总是瞄准高产良田。三十年来,我地凡乡镇规划的建房用地,全部以毁坏高产良田为目标,不破坏良田誓不罢休,完全忽视大量已废弃的老屋基地。看来,全国各地空心村的形成大致也是如此。在城镇化口号下,镇级干部把扩大城镇规模看作政绩门面,破坏土地的劲头更大,往往一推就是几公里,视良田为草芥。但是,与市里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市领导把创建中等城市作为政绩目标,似乎城市越大,就越象个官,在农田上推进以五里、十里计算,很快,三十年前绿油油一望无际的高产农田,如今早已成了高楼林立的都市模样。由于在城里购房毫无数量限制,乡下居民都把在城里拥有自己的一套房产作为奋斗目标,房屋也就越建越多,价格反而越买越贵。至于大城市,对周边农田的破坏更加厉害。加上资本推动下的全国性公墓运动, 18亿亩耕田红线早被突破,恐怕16亿亩也朝夕不保。相比仅仅三亿多人口的美国,可耕地面积达到29亿亩,中国官员有没有哪怕是一丁点儿农业危机意识?

  四, 投机性。从前,共产党打击投机倒把;今日,房地产业纵容投机。虽说住房不炒,没有政策限制等于白说。十年前,山西煤老板们风头正盛时,往往一出手就在北京买房十几套,新闻中时有报道。有一年,山西煤一老板去贵阳屯房600套,真是大手笔。北京有一个房地产代理公司,由于业务太多,专门代理300套以上商品房的,300套以下的客户一律拒见,忙不过来。可见,投机炒房、屯房、专业打理,已经形成一条龙服务。温州出商人,温州炒房团更是名满天下,所过之处寸草不留,把房价整体抬高好几个台阶,何等的张狂。在炒房大军中,官员们往往首当其冲,不但炒房还囤地。有的官员炒房与洗钱同步进行,杀伐果断。在此风潮下,一些人手头区区数十万元也加入按揭炒房大军,房价上涨后借款加码炒房;到后来,以至于不炒房者竟成了另类。一些A股上市公司不甘落后,也加入炒房大军;当业绩拿不出手,无法向股民交代时,就卖它几套商品房改善一下报表。

  五, 无效性。房地产投机形成的空置率越大,所形成的无效建筑就越大;商品房的使用率越低,农民工血汗铸就的高楼大厦的有效成分就越低。通常所说的房地产泡沫,就是房地产无效部分的形象化。不仅如此,由于无效建筑长期侵占良田,浪费建筑材料,以及将来对无效建筑的清理,爆破,都是负能量的堆积,只能为社会带来危害。因此,投机性的无效建筑对人类就是“负性价值”。扩展开来说,凡是无效益的投资,都会引发通货膨胀。各地的政绩工程,雁过拔毛后的农村形象工程,大而无当的飞机场、会展中心等等,往往都在那里展示负能量、诱发通货膨胀。

  六, 腐败性。房地产暴利,促使官商勾结倒腾土地。由于政府官员具有征地实权,帮助房地产商拿到土地后往往回报丰厚,甚至一次达到数千万人民币。过去,江西的胡长青,安徽的王怀忠就栽在这里面。2016年,曝光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受贿住房一百套房产及一百个车位。2019年9月,曝光江苏省副部级官员郗同福,坐拥65套房产,30个车位。十几年来,房姐、房叔事件常常曝光,因受贿房产出事的官员频频上镜,已经达到让人目不暇接的地步。房地产暴利,给官场,司法,事业单位等所造成的冲击,就是腐败加颓废。它导致官员无心于政事,法官无心于办案,老师无心于教书育人,医生无心于治病救人,科学家无心于攻克科研难题。

  七, 背叛性。中国房地产背叛了住房不炒的理念,背叛了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初衷,成了少数人窃取公民财富的工具。但这只是其中之一。大量房地产商在国内窃取钱财后,立马转身投靠帝国主义,将大量财富转移到发达国家,造成中国财富的巨大流失,其背后却是数亿民众默默忍受的按揭偿还。暴富就是掠夺。房地产商的普遍暴富,就是政策失误带来的普遍掠夺。而富豪们对祖国的背叛,却给中国人民带来难以抚平的创痛。在这里,我们已经无力指责潘石屹、张欣们。真正的错并不在他们。如果卖国主义盛行,即便不出潘石屹,也要出赵石屹、李石屹。

  八, 掠夺性。“暴富就是掠夺”。几十年来,房地产业产生的暴富有目共睹。房地产商与当地政府部门勾结,以政府名义夺得农民土地,这是掠夺性之一。土地招标抬高地价,实质上是提前窃取了超级地租,这是掠夺性之二。房地产商及各路投机人马哄抬房价,一平方从一万到三、五万,七八万,背离实际价值三、四倍到数十倍,这是掠夺性之三。当房价形成稳步上行态势,给人以投资房地产可以保值的假象,吸引更多的人来接盘、囤房。在这样的房价下,贫民阶级如果通过“按揭”买房,必将遭受跨时空掠夺,这是掠夺性之四。侃房哥云:低收入家庭如果“按揭”买高价买房,不但要交出祖孙三代的积蓄,还要赔进未来的财富收益,等于是被房地产商剥了衣服,还要让银行摁在地上剥皮。这是剥房奴的皮!当然,中产阶级或是各路生意人购高价房,有一定的经济打算,毕竟房价涨了几十年;况且,生意人坑蒙拐骗暴富者众,被别人坑一把不痛不痒,无关紧要;工薪族就不同了,一不小心就被压五指山下不得翻身。

  九, 欺骗性。庞氏骗局,以新还旧,拆东墙,补西墙,那是空手套白狼,容易揭穿。中国的房地产骗局规模宏大,时间跨度大,价格稳步推高,似乎高房价自然形成,没有多少人体会到欺骗。如果以价值算式告诉他:你受骗上当了!大多数人不以为然,因为他们预期还会涨。按理,社会生产力愈高,民众购置房产就愈容易,现在反而越来越困难了,这就是反常。以一般家庭计算,买下一套120多平方米的毛坏房,付出三到四年的家庭收入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计入地价,以一个家庭五到六年的收入买一套商品房是合理的话,那么,北、上、深、广,动辄三、五万的房价,比美国还要高出四、五倍,一般家庭只怕穷尽一生也是望房兴叹。这种明显畸形的高房价,如果说没有价格欺诈成分,还真想象不出什么样的价格欺诈才是真的。

  十, 寄生性。从房地产中窃取超级地租,就具寄生性。同时,官商勾结建立各种租场,如垄断厂房租场和集市卖场等,以获取超级地租,其中的寄生性就很大。当这些官商租场建立之后,政策性“棚改”随之展开,及时到来,迫使中小企业主的厂房被强行拆除;同时,又迫使他们将工厂迁移至官商同盟的厂房中,以期长久地实现超级地租的稳定猎取,这其中惊人的地租收益是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毕竟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我的亲戚、朋友当中,就有好几个这样的例子,多的厂房租金年收益近达百万。

  十一, 浮躁性。在沿海许多地方,形成全民炒房奇观。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如人家炒房一下子,给人们的心灵震憾无以言表。许多人生意做到那里,炒房炒到那里,炒房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人生的辉煌。另一方面,由于前期炒房获利者众,购房升值者巨,攀比之下,又使很多人难以安下心来做实事,内心充满着浮躁压力。许多人错过炒房,没有享受到暴富快感,受到亲属责备,朋友嗔怪。曾几何时,投机倒把是作为不光彩的事进行批判的,现在不参与者倒成了另类,社会浮躁若此。

  十二, 逼迫性。城市化、城镇化,迫使人们置房商品化。这一方面是由于大多数人有城市崇拜情结,另一方面,能在城里购房,意味着财富和能力。为了摆脱歧视和便于子女成亲,迫使乡下人到城里买商品房。由于官员参与炒房,地方政府往往与房地产商沆瀣一气,推波助澜,一方面极力压制农村自建房,迫使农民购买商品房;另一方面,通过集中教育、医疗、商业中的优质资源,迫使人们向城市集中。这样一来,又进一步推动城市崇拜,迫使更多的人把婚娶目标地瞄准城市,也迫使人们向房地产商交出人生财富。

  十三, 变异性。高房价,把人类的幸福事业,变成了让许多人受奴役的事业。高房价,把城市变成坑人、哄人钱财的地方。高房价,把人类居住的房子,变成炒来炒去的投机品。高房价,使本来用于社会建设的宝贵资金,游离于实体工业,变成套利工具。高房价,把种粮食的土地,变成种房子的场所,使土地失色。高房价,把人类崇高的信仰,变成了对房子的梦想,摧残着人性,让人生失色!

  十四, 退步性。城市要讲究适度,分布要讲究均衡,高矮要讲究生态,市容要讲究亲民。而贪婪成性的房地产资产阶级,他们以自我为中心,以暴利为原则,什么样式来钱快,就做成什么样式;什么方式骗钱容易,就以什么方式进行操作,根本不顾城市过大,楼房过高,建筑过密,都是与人性发展、社会进步相背离的。因此,表面上看,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实际上,一方面,使部分市民托于半空之中,不接地气,失去城市烟火气;另一方面,又使广大市民生存于高层建筑的阴影之下,产生城市压抑感。而私家车的普及,商铺的资本化,更进一步让城市失却往日的温馨。

  十五, 挤压性。天价房地产,不仅掏空居民腰包,打击居民消费,按揭购房更是压榨居民将来的消费。社会财富金字塔,形象地告诉人们,越是底层民众,所承受的社会压力就越大。天价住房的挤压,大大加剧了社会底层的生存压力;结合劫掠性医疗、市场化教育,有把社会底层推向深渊的危险。同时,天价房地产严重挤压中国实业,连不少实业家都看不下去了。曹旺德多次猛烈地抨击高房价,甚至动员亲属卖房子。任正非更是一针见血指出:中国芯片的敌人不是高通和光刻机,而是房地产。他还说:由于房地产赚钱太快,使不少科技实业干着干着就坚持不下去了。很多科研人员穷其一生在北上广深都买不起一栋房子。所以,他说:“能击败华为的,可能不是美国,而是房地产”!

  十六, 分离性。社会主义讲集中,资产阶级讲分离。集中起来好群策群力,好打歼灭战。工人阶级一起上班,一起食宿,住房、幼教、医疗、文化娱乐在一个企业里全解决,其乐融融,这样的好事却被诬之为“企业办社会”。于是,他们要搞“分离”,搞分流、下岗。资产阶级搞的房地产,实际上就是促使工人阶级疲于奔命,各奔东西钻进自己的小天地,自扫门前雪。这样,不利于工人团结,有利资产阶级分化瓦解。从空间的分离到人心的分离,资产阶级真是玩得得心应手。况且大家各奔东西,又可以为外国资产阶级消费更多的轿车,浪费更多的汽油,产生更多的废气。而资产阶级的力量则进一步得到加强。

  十七, 罪孽性。中国房地产一直与违法犯罪结伴同行。君不见,充满血泪的民宅强拆,肆无忌惮的农田侵占,旷世未有的空置浪费,不断强化的天价掠夺,深藏不露的福利窃取,放任自流的滥圈滥占,天文数字的无效投资,上下其手的质量管理,超级地租的公权私用,卖身投靠的财富转移,爆破声中的极大毁灭,所谓的“烂尾”,所谓的“违建”,哪一桩,哪一件,不意味着对人民利益的背叛!哪一桩,哪一件,不昭示着对公平与正义无边无际的践踏!

  2020.6.6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