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道一人:“儒商”穿上“新教”外衣,别再上演新瓶旧酒戏了

2020-06-07 15:31:4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教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关系”之说我早就听闻,感觉就像古希腊那样离我遥远,中间隔着一坐看不见另一边的山,不曾想最近似乎成了某方的主旋律。最近去几个论坛闲逛,忽地发觉谈论“新教”的多了起来,好像不约而同,大有“干成一件事”之势,从没感觉如此之近,与己关系如此之近、触手可及,仿佛明天早餐就得“阿门!”。

  新教本是基督教的一个派别,他是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运动后,从主流基督教分支出来一个。与主流派分道扬镳既有教义上原因,更有政治上原因――不承认罗马主教权威。主要分布在英国、德国、瑞士、北欧五国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他们不在教义伦理上,全冲那神秘的、与资本主义的“关系”而去。有人说中国传统过于“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我说西方基督教难道不功利?不实用?你信我、拜我,我就让你上天堂,赤裸裸的交易!宗教就是一场交易,但是怎样的交易大有讲究,大巧若拙,宗教交易与菜市场交易是两种景观――所指过于“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就是指界分不清两种交易。古代华人虽也造出“道”这类空乏词汇,却始终没有养成“规范形而上学”传统,哲学上始终徘徊于“主观唯心主义”,宗教上止步于唯灵和多神阶段――他是菜市场“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两大温床。

  这很使我想起三十多年前蝗虫般黑鸦鸦一片“儒商”热,打着“儒”的旗号,行着“商”的勾当。“商”勾当本不邪恶,但是中国社会“耕读”是理想,士农总在工商前,要提携一下“商”的崇高,不得已用“儒”字装点门面,遮去一点“羞”而已。问题还不全在这儿,三十多来“儒商”在这片土地上演一出出大戏,全都大拙若巧,不是微澜不惊而是高潮迭出,然而你又奈何他几何?“儒将”听上去很自然,为何“儒商”就不习惯,恰似鞋底一粒沙,因为本就“官商勾结”一张画皮。

  可这“儒”在中国本身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五四”以来遭受猛烈轰击,已是千疮百孔,上世纪七十年代“批林批孔”再遭一击,2011年天安门广场的“孔子塑像”闹剧更是最近一击,近年来境外“孔子学院”纷纷关门歇业,众目睽睽之下现丑。儒之弊不在外击而在内部不堪,比如他依附官僚的官本位体制,好文辞无深意的学风,以学代教的教化与学养不分,等等这些其实还有更多,遭遇西学不堪一击,那是必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始马克思主义逐渐弱化,遭遇意识形态空档期,以为机会来了,一些人打着“国学”的旗号乘虚而入,将“儒”强塞进来。

  强塞的东西不强固,寻找更大的靠山,弃儒如敝屣这是必然的,也是根本的。无奈“官商勾结”这个群体的素质平平,更是“文艺与政治界分不轻”――这个群体“很文艺”,一旦拥有祖辈荫庇,半个官场围着转,邪乎一点叫做“玩”,什么东西都可以“玩”(本以为那是“京片儿”、“官话”,其实就那特殊群体,八旗破落户传承而已),正儿八经一点就是所谓“文艺”,什么都可“文艺”,以文艺看世界,以文艺看基督教;一旦半个官场围着转,整个商场就得听命于他,就会将“文艺”进行到底,这时的文艺、官场、商业谁是谁界分不清,而是以人分等。事实上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中国就走入这个社会,当然我们得从一个个个体去观察,比如任志强这人大家比较熟悉,他写了本自传叫做《野心优雅》,封面杖着个“斯的克”,翻开一看就象文艺小说,堆砌一大框文艺词汇。他的商业帝国不在地产而是故作“大呼小叫”,意在掩护,他的政治更是虚张声势――文艺、官场、商业“三合一”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次被查,好戏刚开始,是否拽出“大老虎”,拭目以待;又比如地产大王王石也是如此,不止一次谈及世界名著对他的影响――比如《红与黑》之类,咋看起来还算过得去,还算有点“文气”,不全都旧社会乡里恶霸气;然要明白,文艺、官场、商业系于“一”,整个社会被他们裹挟,没有“认真”可言,外部进入的事物,无论器物的、制度的还是精神方面的,都会以“文艺”狎弄,我们从王石这个个体,哪怕他五十岁后的行为举止去看,十足的一个“文艺青年”。任志强或王石绝非个别,从当今中国精英社会,投石块乱击中一个,管他从政还是经商,剥开面皮一看准能看到一个“文艺青年”――再说一遍:这绝非真的在文艺,而是“文艺与政治界分不轻”,用在今天话题上,他们也只是将基督教或新教之类“文艺化”而已,绝无半点认真。这个群体人口占比虽然不高,但是绝对握有中国话语权,其他人口只是不发声的哑巴。

  整个社会由这一小撮控制,外部进入的事物,无论器物的、制度的还是精神方面的,都会以“文艺”看,他们对待“新教”这个事物当然也是如此,本不在乎“新教”是什么,与“天主教”、“东正教”比究竟区别在哪儿。这次为什么就是“新教”?恰巧的是确实存在“新教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关系”这么个命题,他也早就进入到汉语。其实“新教助力现代资本主义发展”也就马克思•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薄薄小册子上一点内容,在他的理论发源地也就一家之说,不是权威,然而就像其他进入中国的事物一样,文艺、官场、商业“三合一”一旦觉得实用,就会将他放大而湮没其他。有买必有卖,耳朵在还怕没抬轿吹喇叭的,一大帮教授级正闲得没事干,去挖掘“新教”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关系。高潮还没到,等着看戏吧!

  这一幕我们在“儒商”热高潮仿佛也曾看到。“红顶徽商”、“胡雪岩的故事”、“荣毅仁与中信”、“华人骄傲李嘉诚”被财经作家们反复演绎,摆在书摊书店最显眼处、推上银幕。“儒商”热其实决不讳言“官商勾结”,其实也是个“卖”点,中国特色其中一“特”也就这儿,他们高举祖师爷“不争论”语录大肆兜售“儒商”,却不允许社会反制。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已经被“做大”的一个事实结果,绝非应然必须,只是事实发展到“儒”已难保他们,需要更换,他们从“新教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关系”中摘章寻句、断章取义,看中的正是英国、德国、瑞士、北欧、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西方的政治实力。

  当然吴晓波这类财经作家们写小说有实力,“红顶徽商”、“胡雪岩的故事”、“荣毅仁与中信”、“华人骄傲李嘉诚”搬上银幕、影响华人思维和判断也绰绰有余,可是要将“新教”搬来为他们所谓“资本主义”站台,我看不是野心膨胀,就是戏已演完却又不肯谢幕;这也是中国“文艺与政治界分不清”一个重要特征,长久占据舞台中央,以至戏内戏外分不清――满清王公贵族有与戏子同台的嗜好,沿袭两百年,改不了了,结果外人打来,他们在京城掘池子操练御敌,结果可想而知。

  别将“新教”当作御敌的池子呦!别再演戏喽!基督教杀伐凛冽两千年,为了你那个“资本主义精神”、“商”而去的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