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春风播散万千种,红雨润苗成茁壮——“美国之春”简析

2020-06-06 15:16: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宋新滨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地时间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当街跪压窒息死亡,引发民众抗议。抗议活动迅速向全美各地蔓延,同时抗议群众和前来镇压的警察、国民警卫队不断发生冲突。这次抗议活动被美国人自己成为“美国之春”。

  因为这种抗议的自发性质,缺乏明确的纲领和组织纪律性,更没有维护秩序的纠察队,所以伴随抗议而出现了打砸抢烧等行为。从5月25日(北京时间5月26日)到现在(北京时间6月6日)已经过去十几天了,抗议活动仍没有停止或消失的迹象,尽管笔者所能掌握的信息只局限于国内的新闻报道,但仍觉得有必要对此做一简要分析。这种分析当然主要侧重于宏观和战略方面的。

  一、事件发生的背景

  从比较小的时段来看,美国这次群众抗议发生在这个国家的新冠疫情之后大约三个月。关于新冠疫情的溯源,有很多证据指向美国本土,在中国首先确认病毒并大力防治之前,美国已经发生了大流感,而且当时很多流感患者后来也检出了新冠抗体。但考虑到美国针对疫情的防治政策(尽管实际效果微弱)最早也是在3月初才出台。这些政策对就业等方面产生了显著的影响。所以,我们把这次抗议发生的背景确定为“这个国家的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大约三个月”。新冠疫情使得本来就没有多少积蓄甚至靠借记卡寅吃卯粮生活的美国底层群众(也包括相当部分中层群众)生活更加困窘、不满和渴望改变的情绪不断累积。

  这次新冠疫情还导致新一轮经济危机爆发。3月9日以后,美股一再出现熔断。虽然垄断资本集团及其代理人采取了各种极端的不计后果的措施,表面上维持住了美国股市各项指标,但经济危机却实实在在地已经发生了。2008年经济危机蓄积的能量、新冠疫情的冲击以及特朗普挑起的中美贸易战(包括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所有这些都使得这次经济危机能量空前。尽管它的破坏性还没有充分表现出来,但对于生活在美国底层(和部分中层)的群众来说,已经充分感受到了这种空前经济危机带来的压力。危机和疫情之中,本来就存在的贫富两极分化被急剧拉大、权贵傲慢和漠视,以及染病、死亡人员中阶级、种族等明显的差别,所有这些,使得美国社会各种矛盾开始趋于激化。佛洛依德被当街虐杀的视频一经公布,就成为点燃火药桶的导火索。

  从更长的时段来看,美国这次群众抗议发生在“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前夜。资本主义自从诞生以来,在全世界血腥掠夺——“资产阶级按照自己的面貌改造这个世界”——逐步把全世界纳入它的体系之中。尤其是美国,作为欧洲殖民者建立的国家,因资本主义而兴,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的堡垒。正如马克思在评论中国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时引用黑格尔的“两极相通“原理所说的那样:当资本主义没有把中国纳入它的体系之中时,它就没有完成自己在全球的扩张。当中国被纳入这个体系之中时,资本主义的外壳也就要被爆裂了。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把当时本该就在美国发生的经济危机延缓了,同时也大大刺激了垄断资本的野心,从而使得2008年的经济危机成倍扩张。2008年之后,中国履行了”负责任大国“的角色,可是垄断资本不仅欲壑难填反而做起老虎吞日的狂想。随着”天安号“事件中国态度的明朗,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后各项措施的落实,“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就逐步显现在人们面前——当年马克思是否料到,中国会先于欧美进入社会主义?是否会料到资本主义的外壳会被社会主义的“中国制造”所爆裂?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革命导师把唯物辩证法教给了我们,使得我们有了认识和改造这个世界的”批判的武器“。对于美国这次群众抗议,不仅要看到较小时段的历史背景,更要看到这个长时段的历史背景。当资本主义核心地区从边缘地区吸取养料并排泄废物遭到空前困难时,资本主义核心地区的繁荣昌盛也就被动乱所代替。因利而聚,也必然因利而散。美国因资本主义而兴,也必然因垄断资本的贪婪无耻而亡。

  二、事件的性质与发展趋势

  正如大家都已经认识到的,“美国之春”虽然因为种族歧视而起,但其实质则是阶级斗争。对此需要做一些分析。因为资本逐利的本性尤其是在前些年资本主导的“全球化“之下,美国出现了严重的产业空心化。大量劳动人口就业于服务业,传统产业工人日渐式微。本来在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之后,帝国主义通过对殖民地、半殖民的剥削,会从垄断利润中拿出一小部分用以收买熟练工人,形成”工人贵族“,从而瓦解、腐蚀工人阶级。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看来英国这个国家,不但要造成资产阶级化的封建贵族,还要造成造成资产阶级化的无产阶级。美国工人阶级曾经有关光荣的斗争历史,比如”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就和美国工人阶级紧密相连。但是,美国同样是一个缺乏社会主义斗争传统的国家,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最坚固的堡垒。这一点从二战以后美国共产党的兴衰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所以,当年马克思评论英国无产阶级的话完全可以用在美国同行的身上——实际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列宁主义的战斗号角曾经短暂唤醒过美国的无产阶级,可惜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美国作为全球垄断资本的大本营,美国无产阶级并无力扭转颓势。

  这样一来,美国的无产阶级就出现了一个三重叠加效应——一方面是被垄断利润收买、腐蚀和瓦解的工人阶级和职工队伍,一方面是劳动人口就业领域不断从工厂转向服务业。需要注意的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商业、仓储、金融等服务业(不包括现代服务业,关于现代服务业是否创造价值,这里不讨论。但是马克思认为交通运输实现了商品空间的转移,可以认为创造了价值。)本身并不创造价值而只是实现价值。美国享受着货币等霸权带来的“霸权红利”使得这种寄生性更加突出。第三方面,就是上述资本主义核心地区从边缘地区掠夺养料并把自己有毒的废物排泄到边缘地区受到了空前的阻碍。

  说这些,并不是否认美国劳动人民,更不是否定、贬低美国人民群众的斗争,而是便于认清这种斗争的具体历史条件。通俗地讲,美国底层人民的斗争类似于《红楼梦》中“粗使丫鬟”和奴仆的斗争——当贾府从佃户那里掠夺的东西甚至靠典当欺诈弄来的财物,都不足以维持“体面”的时候,这些“粗使丫鬟和奴仆”就会有更多的理由去和主子斗争。一方面,他们的斗争和佃农的斗争不同,毕竟从归根结底的意义上说,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寄生者(尽管他们伺候老爷太太小姐也是一种劳动,但不是生产劳动)。另一方面,也正因为他们生活在”贾府“这样一个败落的官僚地主核心圈子里,所以对剥削者、统治者的荒淫无耻和奸诈狠毒又有着佃户们所没有的切身体验和深刻认识。因而他们的斗争如果能够和生产劳动者(佃户)的斗争结合起来,就具有了极其重要的意义。当然,佃户(生产劳动者)的斗争如果得不到他们的援助也难以成功。——只有两者结合起来、互相援助、互相支持才能形成最大合力,取得最佳效果,减少斗争中遭受的挫折,尽快赢得胜利。但是,需要强调的是,这两者的地位是不同的。生产劳动者的斗争始终是出于决定性的地位,仆役的斗争只能出于辅助性的地位(尽管有时发挥着极其重要的甚至关键的作用——譬如提供剥削者致命的弱点等信息)。(以上只是一个便于理解的比喻,在今天的美国仍然有生产性的劳动,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这里是从宏观趋势上来说的。)

  在美国除底层劳动者外,有一部分中层群众也参与到这次抗议活动中来。如果继续借用上述《红楼梦》的例子,他们就是地位稍高一点的丫鬟、奴仆——但是还远没有达到“贴身丫鬟”或者“跟班奴仆”的地位,那是资方代理人。这些中层群众所受的压迫相对于底层而言是大大减轻了,因为疫情和经济危机而使他们明显感受到了压力。因而他们的斗争所具有的的意义又较美国底层劳动者的斗争而减低。但是,我们还必须看到,知识分子(包括大学生甚至一部分高中学生)也大多属于这个范围。他们之中既有投机分子,但也不乏同情底层劳动群众的进步分子。因为他们具有发动、组织方面的优势,所以在斗争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的作用。实际上,这次斗争虽然没有确定的领袖,却存在分散、临时的领导。这些领导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这些有一定知识和鼓动、组织能力的中层人物。还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这次群众抗议斗争中,富有正义感的退伍兵(警察),尤其是有过海外服役经历的退伍兵发挥了骨干作用。他们对对于国际垄断资本的残暴有着比较其他群众更为深刻的认识,同时在斗争的勇敢性和组织动员方面更是群众中难得的领袖。被美国当权者说成“恐怖组织“的安提法”(Antifa)其成员大多属于上述中层人物。

  如同底层群众的斗争出于自发状态甚至敌我都难以分清一样,中层群众包括美国反法西斯组织”安提法“的斗争不仅缺乏明确的、统一的纲领,在策略上也是不得要领甚至适得其反。”安提法“这种情况不仅是因为它本身是个松散的组织(如果严密的话就被美国特务机关和警察机关消灭了),而且也反映了他们力量的弱小——只有弱小的力量反抗强大的敌人时才会采取”恐怖主义“这种心理上绝望而以唤起社会关注为目的的方式——其骨子里还是不相信自己和群众的力量,也不指望通过切实的斗争改变社会,而幻想通过极端方式引起社会注意,从而向统治者施加压力达到目的。当然,这种斗争方式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出去上述这些抗议的健康力量以外,在抗议群众中还混杂着流氓、惯偷、黑社会分子以及专门败坏群众斗争名声的特务等各色人等。

  同时,这场群众抗议斗争也把统治阶级的所有成员都吸引来了。他们为了争权夺利也粉墨登场、卖力表演。有如特朗普这样主张坚决镇压的,有如拜登这样趁机卖乖赚好的,还有投机观望焦急等待下注的等等,不一而足。这里就不必展开了。只是需要强调这样一点:这次群众抗议活动表明一个严重的事实——美国的制度、体制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不仅被统治阶级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就是统治阶级也不愿意、不能够像以前那样继续统治下去了。现在的美国不仅是各种族(民族)人民的大监狱,实际上也是包括统治阶级在内的各阶级的大监狱。列宁曾经把被统治阶级无法再忍受下去和统治阶级无法再继续统治下去作为革命的条件。是不是说,现在的美国已经到了革命的前夜呢?

  既是,也不是。说“既是”,是因为从上述分析,美国的确是到了这样一种现有制度、体制再也无法维持下去的局面了。不仅是美国,整个资本主义核心地区都面临这种情况,所以美国的抗议活动很快在核心地区的其他国家得到了相应。在加拿大,示威者自问自答:“有什么解决办法——革命!”就是这种情况的写照。

  说“不是”,是因为美国等资本主义的核心地区具备了革命的一部分条件,形成了革命的趋势,但却没有具备完全的条件——首要的是先锋队以及与此相关的正确系统的指导思想、明确的纲领、严密的组织等等。这些条件不仅需要这些资本主义核心地区的垄断资本控制的国家机器衰弱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出现,而且需要统治阶级中的先进分子背叛自己的阶级,弃暗投明,投入到人民的队伍中来。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外围地区有利的援助——不仅是物质上的,更主要的是思想和精神上的。正如解放战争时期的中国,只有当“农村包围城市”已经完成,南京、上海等反动势力堡垒内部才会出现“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

  概括地说,这场“美国之春”的群众抗议斗争是发生在资本主义全球体系走向崩溃边缘,其核心地区因为资本的逐利性而自我空心化,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使之无法顺利从边缘地区掠夺和转嫁危机(这中间有许多波折。七十年的历史一句话哪能说明白,但对于本文而言也只能这样了。上文中也存在这样的缺憾。不过没关系,明者自明。),因而内部矛盾激化起来。这就是这次事件的性质。

  明白了其性质,就不难明白这场运动历史地位和发展趋势。

  这场运动开辟了反对资本主义斗争的新战场。本来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就是在核心地区和边缘地区同时进行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这两个地区的斗争所处的地位也各不同。但是,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以后,随着革命潮流的低落,不仅这两个地区的斗争被隔离开来,而且都逐渐偏离了正确的方向。现在,中国正以自己的努力,恢复着边缘地区的斗争。“美国之春”则意味着核心地区的斗争也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这是多么让人欣喜的事情啊!所以,美国人民的这次斗争的超过了“占领华尔街”等以往的斗争,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已经知道,在目前资本主义边缘地区尤其是中国的斗争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斗争。同时,边缘地区的斗争和核心地区的斗争必须紧密配合、互相援助才能最终取得胜利。所以美国等资本主义核心地区人民的斗争前景,除去他们自身的勇敢和努力意外,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中国同志的表现!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中国必须以自身的继续斗争引领全世界人民的革命。这就是“中国梦”的科学内涵,也是中国无产阶级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历史使命。(对此,我以前多有论述,这里就点到为止。)春风固然可以播下万千种子,但要长成茁壮的树林则需要革命的洪流来浇灌。

  在中国的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况下,美国等国家会因为原有秩序无法维持下去,而革命条件又不充分而把革命流产为连绵不断的动乱。这固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国际垄断资本集团,但是同样严重伤害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历史窗口稍纵即逝,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并没有躺下睡大觉,它们也在拼命努力。它们之间固然有种种矛盾,有的一时还难以调和,但资本的联合向来早于劳动的联合,不仅经验丰富,规则也早已被各方接受。等到国际垄断资本完成整合,等待全球劳动者的将又是“至少三十年的白色恐怖”。

  形势严峻、使命光荣,千钧一发、我辈共担。“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