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再谈军事上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反制美国的遏制和威慑,才可能争取和平崛起和世界和平——兼模拟2025年的中美常规大战

2020-06-03 15:03: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光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5年可能的中美常规大战,当然是由美国才可能挑起。现在,中国的核武只有美国的零头,而且只有易于被美摧毁的陆基的,而且,就是先发攻击美国对美国也不具有毁灭性,而美国的核武是三位一体,几乎能把中国毁灭两次;三代以上的战斗机中国只有美国的不到三分之一,越洋的战略轰炸机一架都没;海军从航母到核攻击潜艇,远远不能与美国相匹敌;常规火力,中国没有一发炮弹、炸弹能打到或投到美国本土,而美国的战略轰炸机、航母、核攻击潜艇,更无需说早已布署在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的海、陆[陆战队]、空的各种武器平台投送的常规火力,可复盖中国的东北、华北、华东、华南的几乎全部和西南的人口密集和经济发达地区。中国的常规军事技术实力相对美国,在未来至少10年以内,只能算是一个弱国,核武则要几十年才可能赶上美国。所有这些决定的中国对美军事上的十分弱势的地位,使美国对中国十分嚣张。如若不是能与美核互毁的俄国的存在,中国早就被美国武力肢解了。不堪设想中国能在2025年挑起中美之间的常规大战。

  中国的崛起,必然会对“一超”的美国认定为是对它霸道性的主导世界所攫取和带给它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重大利益的威胁。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二分之一,单是中国的政治模式和意识形态,就可能会引起美国的“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从而成为作为统治阶级的美国资产阶级的致命威胁。

  所以美国必须在中国还未强大起来之前,特别是在目前和今后若干年中国的军事力量还较弱时,图谋把中国搞掉。

  2012年以来中共新的中央领导班子搞的反腐败、整党治党,已搞了八年,而且看来,这个势头还会发展下去,使美国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导致“颜色革命”至少在10年以内无望。如果中共下一任接班的也这样搞,20年后都无望。届时中国以军事实力为中坚、后盾的综合实力已经强大起来了,搞不动了。因此,美国迫不及待地要争取在最近若干年内主要靠武力才能把中国搞掉。当然,要,是一回事,能否实施又是另一回事。

  核毁灭中国,有与美国互毁的核超级大国俄国的钳制,加上2025年中国核武后发制人可能已使美国难以承受,如果是这样,美国的图谋就得主要用常规战争来打垮和肢解中国。核毁灭中国在超级核大国俄国存在和我后发制人的核还击美难以承受的情况下,只能作为威慑手段和应对非常情况的备用选项。

  由于美军事遏制和威慑中国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的空军基地已全都在我火箭军、中程轰炸机,乃至不久还会有重型战机携载的中导的越来越增强的攻击威慑之下,美国必须对它图谋的打垮和肢解中国的常规大战改变打法。在未能摧毁或至少根本压制我火箭军和空军之前,美国无法依靠离开前沿机场就不能大规模投入作战的陆基战术空军。现代战争,不用核武,要打垮和肢解一个中等以上大的并有相当军事实力的国家,夺得制空权的战术空军具有决定性意义。因此,除常时布署的制空保护基地用的并只能有限出击的不到三百架的陆基战术战机,及支持其作战的预警机、电子战机和加油机外,已无法在发动大战前,大规模布署上千架的战机和几百架其它支持战术战机作战的军机了。即在对中国发动大规模常规战争的第一阶段,无法依靠它对中国的常规大战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陆基战术空军。

  于是,美国不到300架的陆基制空战机结合它的防空、反导体系,配以日、韩的制空、防空、反导体系,形成制空、防空、反导网防护下的,相较于同等情况下的空军基地的机场,更难得多地被我火箭军、空军的导弹锁定和攻击的陆基机动发射的常规中导,在目前的军事技术条件下,就成了美对我发动大规模常规战争第一阶段的最重要的武器平台和攻击手段。

  这是美国退出与前苏联签定的中导条约的主因。

  照美国的计划,2025年,第一岛链布署的陆基机动常规巡航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就得到位。

  巡航导弹改成陆基的很简单。如果美国大力在此上扩军备战,五年后的2025年,美国在第一岛链能布署巡航导弹五个团,每团有发射巡航导弹的9个连,每个连有54具机动发射装置[一个连三个排,每个排有三辆发射车,每辆发射车有6具发射装置],一个团有486具发射装置,五个团四十五个连,总计有2430具巡航导弹发射装置,能一次性发射2430枚巡航导弹。中程弹道导弹美国得重新研制。大限度估记2025年能在第一岛链布署射程4000公里左右的二十个中程弹道导弹团。每个导弹发射连三具机动发射装置,每个团有27个发射装置,二十个团有540个发射装置,一次能发射540枚中程弹道导弹。

  美对我可能展开的首轮导弹打击,布署于第一岛链发射的巡航导弹可达2430枚,中程弹道导弹540枚,总计能达2970枚。

  美第一阶段的战役目的是用布署于第一岛链的中导,战略轰炸机和核攻击潜艇发射的中导,摧毁、至少是根本上瘫痪、压制中国的空军、防空体系,继而摧毁,至少根本上瘫痪、压制没有制空和防空保护的中国的火箭军。得手后,第二阶段,美的6个航母战群抵近能攻击中国陆上纵深的阵位,舰载机首先投入攻击、压制,紧随其后,上千架陆基战术飞机和几百架支持战术飞机作战的其它军机陆续、快速进驻第一岛链基地,在加油机的支持下,成为对我陆上深远纵深展开空中打击的最主要力量,配以陆基中导、舰载机和战略轰炸机,彻底摧毁中国的空军、防空体系、火箭军——甚至包括火箭军的战略导弹——和海军。第三阶段,到美国的陆基和舰基战术空军能对我陆上大纵深地进行临空攻击的时候,展开登陆作战,海、空、地一体战,打垮和肢解中国。

  战势发展到了这个地步,美国不能排除一直以来坚称其核战略方针是后发制人的中国对美国本土进行先发制人自杀性战略核攻击的可能性。如果中国届时能打到美国的核武在目前基础上没有大的发展——五年时间,中国当局受到军内外愚蠢、甚至别有用心的那些所谓军事专家的核战略“精干有效”的误导,加之届时美国还能将它的战略反导系统加以较大的发展,以能将中国可能的先发制人的核打击对它的毁损更大程度地减小,如能减少到即时死亡在其人口的5%以下,包括后继死亡不超过其人口的10%的可能承受的程度——美国现任国防部长就曾叫嚣不惜被核毁杀1500万也要搞掉中国,并还得只能暂时大体同等规模的对中国进行核还击,以便能留下足够毁灭性的核打击力量,遏制住我在《也谈中国的核战略》所说的俄国可能给它来的那么一手,美国统治当局仍有可能冒着如此程度的核毁损,实施武力肢解中国的战略。

  如果美国不能排除中国灭国亡种前自杀性的先发制人的对美展开核攻击的可能性,其核攻击的威力又超过了美国统治当局能承受的程度,美国对中国的常规大战纵使有打垮和肢解中国的把握,也更大可能不敢冒然实施。

  也就是说,在另一个超级核大国俄国存在的前提下,纵使美国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更有可能遏制美国将冲突升级为打垮、肢解中国的常规大战冒险的费效比最隹的方法,是中国在这5年,即到2025年,将打美的核武,在可能高估的330枚核弹头的基础上,至少增加一倍以上。实现这一点,我在红歌会网的 《军事上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反制美国的遏制和威慑,才可能争取和平崛起和世界和平》的模拟表明,并不难。

  本模拟表明,美国可能的对中国发动的常规大战的第一阶段具有决定性的首轮导弹攻击,主要是布署在第一岛链的的中导,其次才是它的战略轰炸机。由于届时中国空军的隐身战略轰炸机和海军的核攻击潜艇已具有初步的攻击美夏威夷空军基地的能力,更不要说攻击第二岛连了,美战略轰炸机只能从其本土纵深基地出发,在加油机空中加油的支持下,越过上万公里的太平洋,对我展开常规攻击。美国战略轰炸机越洋攻击每轮时间间隔多达三十个小时左右,而布署于第一岛链的中导占绝大多数的陆基巡航导弹如果没有被我从根本上压制,则只需五、六个小时,而且,只要陆基中导部队的规模够大,每轮打击规模比战略轰炸机更大。所以,在战争第一阶段的首轮攻击后,陆基中导也是它第一阶段后继攻击的最主要的常规攻击力量。

  日、韩、菲等国能否让美国布署中导是个问题。中国的军力越强大,加上胡罗卜,才越有更大可能遏制日、韩、菲等国接受美在其领土上布署中导。不过目前中国军事威慑力不够强,本模拟是以日本在美压力和诱导下接受美布署它的陆基巡航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部队为假设。

  一旦日本接受美国在其领土上布署中导,中国就必须将军费仅占GDP比重的1.3%,提高到1.5%,甚至更多,主要用于加强核武、空军、火箭军的常规中导和天军的扩军备战。以军费提高到占GDP的1.5%算,每年的装备费就能由目前占军费的三分之一提高到40%,重点要加强的武器装备的费用能增加60%,火箭军的常规中导能增加一倍以上。必须加快实现火箭军的大扩军。

  美国目前有172架战略轰炸机。其中有隐身战略轰炸机20架。除掉处于常备核戒备的战略轰炸、对付俄国和中东的伊朗等的常时戒备抽调不出来的外,美能用于对我展开首轮巡航导弹攻击的非隐身战略轰炸机可能有90架——其中不能使用巡航导弹的B—1B也改来能够使用,在航率80%,投入实战的有72架。每架在夏威夷起飞的加油机空中加油支持下,能携载20枚巡航导弹。隐身战略轰炸机由于届时B—21还没有入役,同样的在航率,投入实战的有16架,在加油机的支持下,每架携载算12枚。包括隐身战略轰炸机在内的88架战略轰炸机首轮攻击能达1632枚。

  美有四艘由战略核潜艇改装的巡航导弹攻击核潜艇,每艘能一次发射144枚,四艘一次发射量576。

  届时,美国的航母舰载战斗机一架能携载两枚射程1600公里甚至更远的巡航导弹,6艘航母300架舰载战斗机,在航率80%,一次能携载480枚巡航导弹,高去高回飞行800公里发射巡航导弹,能打击距航母2400公里的目标。每架航载机一天两个半架次,一天总计能发射1200枚导弹。也即美航母在距我岸东风—21D够不着的2100公里的海域,能用战斗机携载的巡航导弹攻击我陆上至少300公里纵深的目标。由于聚集六艘航母于西太海域必然引起我的警觉和戒备,为达成战役和战术欺骗,美航母战群除常驻日本的一艘外,都在太平洋东部。就是驻日的也在战前脱离我东风—26够得着的第二岛链。6个航母战群全部投入对我作战至少得用7天以上时间。但一旦能投入作战,对我的威胁很大。除非东风—26能打航母——美国军方目前并不认为东风—26能打航母,或者那个由轰—6N携载发射的射程达2000公里以上的反航母的弹道导弹能投入作战,届时,才能使美国航母如此大幅增大的打击半径对我根本丧失作用。

  估记我应有这样的反航母利器。

  因此,我的模似,以我常规武器装备手段能在美发动的常规大战的第一阶段拒止美航母战群对我本土的攻击为假设条件之一。

  这样,美布署于日的陆基巡航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布署于其本土的战略轰炸机,潜入我近海的巡航导弹核攻击潜艇,所有这些平台,首轮发射巡航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能达5178枚,其中巡航导弹占比近90%,中程弹道导弹占比10.4%,美陆基中导发射的占57.4%,战略轰炸机发射的占31.5%,巡航导弹攻击核潜艇的占11%。

  美如此空前未有的超大规模常规导弹攻击,没有预先的防备,势必造成我空军的极大毁损,至少根本丧失战力。没有空军的支持和保护,我沿岸陆上纵深的防空体系就会很快被美国攻破。现代常规战争,电子、信息、网络战支持的以空军的战术飞机为主,配以防空体系争得或维持的制空权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反过来,制空权也是制电磁、信息权的前提。制空权不保,火箭军不保,海军不管有多少航母和现代大型战舰,只有被消灭的命,陆军丧失成团、营,甚至成连建制规模作战的能力,根本丧失战力。

  如何防范?如前所述,费效比最隹的是核武器。2025年,我应有能打到美国本土的比目前可能高估的330枚至少增加一倍以上的核弹头,即有700枚以上,这是使美国对它挑起的中美军事冲突难下升级决心的最重要因素。

  除此以外,是常规军事反制实力。

  如前所述,由于我针对美布署中导,把军费占GDP的比重只需提高到1.5%,或者再高一些,达到2%,我核常的武备在两、三年内能得到快速加强。

  我天、空、地情报网和从其它渠道能得到的情报——如俄会提供,对美如此超大规模的战争计划的准备活动能发现其动向,作到预有戒备,并能使美对我的攻击不能达成战术上的突然性。

  预警机对巡航导弹的探测半径达200公里,然2025年即便在重要方向24小时全天候警戒我也远没有那么多预警机。除了特重要方向,主要靠地面雷达对来袭巡航导弹的探测预警。地面雷达对巡航导弹的探测距离能达20公里以上,雷达设在海岸边,距雷达发现巡航导弹纵深70公里后,即距海岸边陆上纵深50公里的前线机场有约4分半钟以上的预警时间,一般前线机场的预警时间比这更长,能对来袭巡航导弹进行电子干挠,多层反导拦截。从叙利亚对以色列导弹攻击的反导拦截来看,我应当有相当的反巡航导弹能力,对重点保护目标,拦截三分之二,对特重点保护的目标,还会更高。

  对于多达500多枚的射程4000公里的中程弹道导弹,至少2025年我反导系统除对特别重要的战略目标的保护外,基本上无法拦截,但我有对美中程弹道导弹的预警系统。我中程和战略轰炸机规避布署于距美中导发射地3000公里以外的西北机场,因此能有10分钟以上的预警时间,我轰炸机应能在弹头落地前全部起飞。

  由于预有准备,首先对美第一岛链的指控、防空反导系统和陆基空军基地展开反击的是我隐蔽展开作好战斗准备的火箭军。我火箭军的常规中导实力超美。20个射程1700公里的东风——21C中程弹道导弹旅,每个旅4个导弹发射营——包括1个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发射营,每营三个导弹发射连,每连三具导弹发射装置,每个旅36具导弹发射装置,总计720具导弹发射装置,其中高超音速导弹发射装置180具。8个巡航导弹旅,每旅4个发射营,每营三个导弹发射连,每连三个排,每排三辆发射车,每辆发射车三具导弹发射装置,每旅324具导弹发射装置,总计2592具巡航导弹导弹发射装置。发射成功率95%,总计有弹道导弹684枚、巡航导弹2462枚发射出去。火箭军的这些常规导弹部队在美第一轮导弹攻击2个小时后就能展开反击,弹道导弹几分钟就能在攻击目标区着地爆炸,高超音速的东风—17更快。因此,首波攻击是弹道导弹,攻击目标是美、日的指控、防空反导系统和其它特别重要的固定目标。由于攻击了美第一岛链的指控、防空、反导系统,1个多小时后才能着地的巡航导弹被拦截50%,有1230枚能攻击目标。巡航导弹首轮攻击主要是美第一岛链的中导部队。攻击美中导部队用的是攻击区巡航侦搜寻的的巡航导弹。

  约180架轰—6K和30架它轰—6轰炸机,总计约210架,在航率80%,有144架轰—6K,24架能发射巡航导弹的老轰—6,反击美布署于第一岛链的中导部队。导弹越过朝鲜领空攻击布署于日本北海道的目标,如空射巡航导弹射程1500公里,轰炸机最多飞行航程2700公里,绝大多数飞行航程2000公里左右。轰—6K飞行航程大的载巡航导弹4枚,大多数能载6枚。老轰—6攻击距我最近的冲绳,能载4枚。由于轰炸机在美首轮攻击的导弹落地前起飞,能在美首轮导弹攻击后3个小时左右发射导弹,不到5个小时着地爆炸,形成紧随我火箭军头两波攻击的第三波攻击。发射成功率95%,总数约820多枚,被拦截一半,有近410枚。攻击美中导部队的同样用攻击区有盘旋巡航侦搜扑捉目标的功能的巡航导弹。

  因预有防备,包括运输机在内的我各种军机分散布署于大约200个以上机场,一个机场少则几平方公里,不重要的经常机动分散伪装、隐蔽于机场各处,重要的处于加固机堡内甚至洞库内,也可地面机动、伪装、隐蔽。美如此超大规模的导弹攻击,4638枚枚巡航导弹发射成功率95%,4406枚,被拦截后还有二分之一约2203枚巡航导弹,三分之一攻击我指控、防空反导系统,攻击我空军的有1470枚,平均每个机场中弹不到8枚,多的几十枚,少的只有两三枚甚至无弹攻击。主要攻击我机场跑道和机场已暴露的重要固定目标,除很少数被认为是重要的机场外,多数被毁损的程度不严重,对我军机的毁损很有限。

  我一线机场的战机,有些在美攻击导弹未落地前,就起飞了。未起飞的,遭到首波攻击后,制空轻载作战,只需几百米的跑道就能起飞的数量可达100架以上,二线机场的会更多。部分预警机也能升空支持战机制空作战。这些战机,与我防空体系配合,足以对美布署于每第一岛链只有三百架不到的战机的一部分,如一百架,加上日本的一百架左右的战机[日本受到俄国的钳制,加上我战机可能的攻击,大部战机必须用来进行本土制空防卫],在美第一轮导弹攻击后,可能飞到我沿岸对我展开攻击的最多两百架来袭战机,具有制空对抗的优势——来袭战机主要目的是对地攻击,制空掩护攻击机的最多一百多架。我起飞的这些战机与防空体系配合,足以保护我火箭军的机动作战。

  2025年能有二、三年时间加强军备的我应有1400多架三代以上的战机,毁损100多架,还有1300架。其中重型隐身战机160架,重型战机600架,重型战机能发射巡航导弹的应有一半,300架。 如果抢修机场要十余个小时。十余个小时后,重型隐身战机在加油机的支持下——届时有20架左右的重型加油机和大约同等数量的中型加油机,主要用于对美、日的包括其预警机在内的指控、防空反导系统的后继攻击。除了用于制空的外,几十、上百架重型隐身战机,在包括电子战机在内的几十、上百架重型战机,还有预警机和加油机的支持、掩护和配合作战下,每架军机开战头十多个小时能达三个架次,在十多个小时能进行约三百左右架次的攻击——在东北方向的攻击得越过朝鲜的领空。300架重型战机,在航率80%,240架,每一攻击轮次能发射480枚巡航导弹,十多个小时四个架次——因为战机载巡航导弹的射程1500公里,每架次来回飞行航程只有需1000公里左右,十多个小时能达1920枚,攻击第一 岛链美、日的空军基地,并续继对根本失去战力的美中导部队进行攻击压制。

  与此大体同时,我能发射巡航导弹的部分常规潜艇和驱舰也能投入对美第一岛链的军事目标的攻击。

  在美第一轮超大规模导弹攻击后,我火箭军、中程轰炸机和战术飞机的如此连续的多波次大强度突防率较高的导弹攻击,能给美中导部队以重大毁损,根本削弱和压制其第二轮和以后的攻击。怕死的美军中导部队战力大削,在我后继的攻击下会不断削弱,甚至基本丧失战力。

  由于美战略轰炸机第二轮攻击至少得在30小时左右以后,我有初步的能力对美战略轰炸机后继的越洋攻击加以削弱。

  2025年我能派出核攻击潜艇6艘,分成三组,每组两艘,在接近美西海岸1000公里海域发动巡航导弹攻击美陆上纵深1000公里以内的基地。后继攻击要1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发动一次,每次两艘能发射24枚巡航导弹,能起到对其的重大干挠作用。

  由于我没有第二岛链的制空权,无法用加油机在距我岸3000海域来回空中加油支持我隐身战略轰炸机对美陆上纵深进行攻击。2025年我如有8架最大攻击航程12000公里情况下载弹十二吨的的隐身战略轰炸机,每架能携载8枚射程2000公里隐身巡航导弹或者4枚射程至少2000公里的高超音速导弹,一次能用64枚隐身巡航导弹或32枚高超音速导弹对支持美战略轰炸机的加油机的夏威夷基地展开攻击。

  夏威夷距我陆岸约7500公里,扣除机载导弹射程2000公里,来回得飞11000公里,加上少量绕弯的航程来回航程12000公里。我隐身战略轰炸机载弹最大航程12000公里,得来回在距我岸300公里以内海域上空进行空中加油。我隐身战略轰炸机在美对我发动首轮攻击前就处于预定的战斗戒备状态,在美首波攻击的导弹落地前起飞执行攻击美加油机复威夷基地的任务。由于我隐身战略轰炸机布署于距美中程弹道导弹发射地3000公里以上的西北机场,攻击夏威夷来回就得飞17000公里。因此,布署于同一距离机场的大型加油机伴随我隐身战略轰炸机飞出我海岸300公里的海域内空中加油,能在美首轮攻击12小时后发射导弹,在距美首波攻击不到14个小时着地爆炸,瘫痪美加油机复威夷基地。

  如果美国战略轰炸机从阿拉斯加起飞对我进行攻击呢?它必须有驻日本基地的加油机空中加油才能飞回去。美的日本本土加油机基地就会成为我火箭军和我中程轰—6机载巡航导弹攻击的目标。而且,我隐身轰炸机在我东北陆上纵深500公里完成空中加油,如能借用俄国的空域——俄需要作攻美日基地的准备,能与我达成互通局部空域的条约,加上2000公里射程的导弹单边飞行航程只需5000公里就能全复盖阿拉斯加,可直接攻击美在阿拉斯加的空军基地。

  如果美在复威夷以西2000公里海域布署一个航母战群,阻止我隐身战略轰炸机的攻击行动。我得事先干掉美的这个航母。8架隐身战略轰炸机64枚隐身巡航导弹不行,得用超高声音速导弹。32枚高超声速导弹能构成对美航母的严重威慑。因此,美会被迫放弃航母战群对我隐身战略轰炸机的阻截。

  美西海岸到我东海岸来回有18000公里,由于美战略轰炸机携载射程2000公里的巡航导弹,要攻击我陆上纵深纵深1000公里的目标,攻击阵位得距我岸1000公里,来回也得飞16000公里,超过了美战略轰炸机12000公里的最大航程三分之一。用它本土纵深内基地起飞的加油机在美西海岸外2000公里海域为它的战略轰炸机来回加油支持其战略轰炸机对我本土纵深的攻击,会使美战略轰炸机的载弹量减少,如使它由携载20枚减为14枚,加上要遏制和威慑俄国和中东伊朗等国可能的伺机而动,后继攻击由首轮攻击的90架战略轰炸机减少到70架,在航率80%,投入作战的56架,携载导弹784枚。隐身轰炸机由20架减为10架,在航率80%,只有8架,每架由12枚减为8枚,有64枚。总计美轰炸机二轮及以后的攻击就由首轮的1632枚减少到达840枚,减少近一半。发射成功95%,被我拦截三分之二,能攻击目标的仅为263枚。

  这样,美第一阶段要达到的战役目的根本破产。美对我发动的常规大战第一阶段战役被挫败,意味着美对我发动的常规大战的根本性失败。中美战争转入持久战。

  中国会越战越强。要不了三年,中国的军工生产增长10倍以上;对美的核战力增长5倍以上——包括空基和潜基的,形成了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战略轰炸机、核攻击潜艇对美的常规攻击力增长十几倍;反导能力更是会增长20倍以上——包括城市的反导人民战争;战术空军只需增长一倍,陆军技术装备会大大提升,但人数、规模无需增长,火箭军的常规部队技术装备会大大提升,但部队人员和装备数量会大幅裁削。5年以后呢?

  全面对中国发动核毁灭战争?尽管美退出与俄国的核限条约后,能发展起在核毁中国的同时,具有足以遏制俄国先发制人核毁美国的核遏制力,我快速发展的核武,到2025年,就是后发制人的核反击,在另一个超级核大国——俄国存在的情况下,已经具有使美国不能承受的毁杀力了。加上我在常规军备上应有的发展,以上模拟的美国对中国发动的常规大战,很可能不会成为现实。

  也就是说,我必须加快发展核武,到2025年拥有在核超级大国俄国存在的情况下,能有最底限度遏制美国对我进行核毁大战的核战实力。这应当是不难做到的事情。

  目前的各种动向表明,美国不会对即将到期的俄美限制战略核武的条约续约或与俄签定新的战略核武限制条约。即将到期的美俄限制战略核武条约,使美俄处于戒备的核武,只够相互大体同等程度的核遏制。尽管有相当巨大的核武储备,条约规定的常备核武,使美国没有足够的常备核余力来对正在崛起的中国进行强有力的核遏制和威慑,更难以对中国展开核毁灭战争。

  美退出与俄国的核限约,将会对俄国构成巨大的压力。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俄国的经济实力不及美国的五分之一,科技发展实力更是难以与美国匹敌。从为期二、三十年的期间看,俄国的核、常军力无法与美国竞争,相对美国的衰没是必然的趋势。

  从图谋更为激进的核战略看,美国的目的是要将其核武赶在中国的核武还来不及发展到对它构成真正核遏制的时候,发展起能毁灭中国的同时,仍有足够遏制俄国可能先发制人毁灭它的核实力。而目前的核限条约,使得美国核毁灭中国就处于有可能遭致俄国乘机核毁灭它的危险。而美国在很短的时间,如三、五年,有能力将其核武发展到在核毁灭中国的同时,仍有足够遏制俄国不敢对美来这一手的实力。

  因此,中国国防军事战略的首要是核武发展战略,必须能应对美国狂妄的核发展战略。然后是应对美国对中国的常规中导战略。以上的模拟表明,中国有时间和能力应对这些。

  总之,军事上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反制美国的遏制和威慑,才可能争取和平崛起和世界和平。中国完全有条件、时间而且用不了我多大的财力,就能在军备竞赛上挫败美国的任何险恶企图。如我在红歌会网《破除“‘美国优先的美国’将成为中国最凶险的敌人”》所言:“由于中国在军事上的初步强大,美国受制于欧洲和中东方面不能自拔,中国站有国际法和德义的制高点,当下,有条件和实力,而且必须通过有理、有节、有利的斗争,挫败美国的一切挑战,迫使美不敢最后与中国彻底撕破脸,不得不与我“和”。所谓“和”,是美国无法对中国打“冷战”,更不敢与中国打热战,只能是军事遏制下与中国展开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竞争的同时,又不得不与中国保持和发展政治、经济、军事的和平共处的关系,与中国在一些国际问题上程度不同的只得合作。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趋于发展,中国使美国与我“和”的趋势将会越来越强大,搞得好,用不了三十年的时间,就能彻底粉碎美国的军事遏制,使其在活平共处五项原则下真正就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