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武统”是内战,这点首先得搞清楚吧?

2020-05-27 09:27: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军事评论家乔良将军发表了《台湾问题攸关国运不可轻率急进》,引来一片反对声。我读了乔良原文,提纲挈领就两句话,第一句话:台湾问题不可轻率急进,“武统”祸端不能轻开;第二句话:台湾问题症结点在美国设置障碍,台湾问题解决的前提是移除这个障碍。

  这两句是我理解归纳,乔将军另样表述。我去各网络论坛转悠一下发觉,对第一句话,支持的不少,反对的不多,各论坛一片反对声,很可能就是针对这第二句。乔将军错在第二句,他把台海长期分裂的症结点指向了中美;事实上这个症结点在国内,是国内矛盾的反映。我猜测:乔将军为衬托第一句话正确,找了第二句话做理据,结果理据是错的。

  事物发展是矛盾斗争的结果,这是我们中国人长期灌输的观点。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之分,主要矛盾决定和引导事物发展方向,次要矛盾对主要矛盾起到烘托作用,也以“内因与外因”说来表述(我们在翻译外国著作时也时常见“第一因”、“第二因”、“第三因”之说,也时常见到“因果链”之说)。

  一个小国他经常动荡,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外部引起,我们读历史经常能看到。比如古代西域,夹在汉匈两大帝国间的西域诸小国,他们的王室本来是团结的,利益是一致的,可在汉匈帝国选边战压力下王室被动内乱,经常是外部大国一方与王室一方直接联手把另一方给端了,这在“一战”前的西欧也经常看到,今天的叙利亚也类似这种样式。而大国内乱,虽也经常看到外部势力插手(美国还嗔怪俄人干预美国大选呢!),但与小国内乱模式不一样,外部帝国无法做到与内部某一势力直接联手,而是间接影响将反对方弄跨――比如金人借南宋主张主和派内讧将岳飞置于死地,直接联手反而弄巧成拙。

  外部干预形式多种多样,究竟直接还是间接参与,变量因素众多,因具体情况不同而定,不存在一成不变的模式。比如印度与中国都是大国,而历史上的印度大多时期都是被外部入侵者直接控制;中国则不然,虽然少数民族政权也经常入侵中原,而颠覆中原政权恰恰是从内部而起――没有明末农民起义就不可能满族入关,没有二十年代军阀内战就不可能日本进入中国。他因中印两大民族不同的民族习性、文化传统、宗教传统、地理、气候、物产禀赋而定。

  中国是大国,历史一再证明:不存在一个足够大的大帝国可以从外部直接控制中国、遥控中国、决定中国的发展道路,要影响中国他必须通过中国内部――比如“十月革命”;这同样可以用在今天台海两岸事务,无论“文统”还是“武统”,无论立刻行动还是无限期等待,美国无论如何强大,他都做不到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两岸,而只能是不停的运作两岸、捞取好处。中国体量庞大,利益盘根错节,早已超出美国可以直接操控,他必须也只有利用中国内部矛盾一条路――美国国会议员杜勒斯在20世纪50年代初提出的“将和平演变希望寄托在中国第二代、第三代身上”就是这样一条具体的道路。

  影响“结果”的“因”可能不止一个,这多因可能是并列的,可能是前后承袭的;乔良将军没有厘清多因间的并列关系,更是混淆了“因果链”的前后承袭关系,这次被人“怼”的不轻。

  ×××××××××××××××××××××××××××××××××××××××

  我是喜欢乔良将军文章的。忠言多逆耳,乔良是军人,军人是要“死人”的,是实打实第一梯队要上去“干”的,哪怕乔良是文官,可他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因此他可能不同于正儿八经的“政论家”、“政治家”、“宣传家”之类嘴说说,必须要有“实”的内容。但他亦是正儿八经的“体制内”人,有些“忠言”只能绕着圈子说,让人去“意会”――比如既要让人清醒“不可急进”,亦要找个理由“美国不让”说服人,他却“原因在内部”不说口,让人去意会!!!

  这也怨不得乔良将军个人,这与我们长期形成的舆论环境不无关系。将台海分裂主要矛盾归咎于美国作梗,这是我们长期形成的舆论,无论前三十年还是后四十年,任何不同于该舆论环境的说辞都是“政治不正确”。然而前三十年与后四十年,形势在变,有利于大陆的统一条件在逐步丧失,这当然不能否认“美国作梗”在起作用,但还需通过中国内部来达到。“文统”是内政,“武统”是内战,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政治是需要选边战的――谁说平时“嘻嘻哈哈”言谈甚欢之徒一旦临事他却背后捅刀?新冠病毒起两地还互相截留口罩呢,一旦战祸起谁能保证不为一双碗筷争个“究竟谁政治正确”呢?“武统”一旦祸起,政治和利益瞬息万变,此前支持者可能转变立场变为反对者,统独力量对比天平可能转移,此前没有全面的政治筹划,各种可能中选择对策,军事战略家怎能妄言“战争”――而政治筹划正是中国缺乏的。比如民意调查这种技术在中国就很缺(复旦大学数学系他们白拿国家钱),“文艺青年”每每以华丽文辞(散文不象散文、政论不象政论、诗歌不象诗歌、朗诵不象朗诵、作爱不象作爱、庄严不象庄严)愚弄决策者。除非速决且取得完满,华丽美文者纷纷出来邀功自己此前预见,可一旦久拖不决,华丽美文者大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时你去茅坑边找人论理?然而“速决”与“久拖不决”毕竟都是有可能的,不以政治喜好而左右,军事战略家怎能不权衡?这一点我到更欣赏刘亚洲的说法,他与乔良一样也是将军,但他的说法更直接,正如我们论坛一篇怼文所摘录:

  【美国用一个小小的台湾牵制了中国整整半个世纪。他把这个棋子走活了,走神了,一个台湾,改变了东亚的国际政治生态。我最担心的中国新世纪发展的战略框架因为台湾而扭曲。

  我是军人,但我再也不愿意看到我们民族内部爆发一场惨烈的战争……我不主张轻易对台湾动武,尤其是玉石俱焚的动武,除了复杂的国际因素外,就是对战争成本的考虑。

  搞好大陆的政治体制改革,欲不战而胜必先自胜。

  台湾问题既是中美关系的障碍,又是联系中美关系的媒介点……台湾问题说到底是个政治体制问题。应当把它和大陆政治与国家体制的整个走向联系起来看。国家统一只有放在政治层面上解决,才是根本大计。】

  然而中国当前的舆论环境不允许刘亚洲这般如此直接,而只能乔良这般委婉“意会”。是的!台湾问题说到底是个“国内”政治体制问题,皇帝出游是“光屁股”、“没穿衣服”,应该象无邪的小男孩那样说出口。就这意义上说,乔良将军这篇文章是“伪文章”,提出了一个“伪问题”,然而我看许多“怼文”也是“伪文章”、“伪怼文”,提出许多应对方案也是“伪对策”。

  比如针对乔良《台湾问题攸关国运不可轻率急进》中提出的“全要素制造业优势”、“人民币国际化以抵销美元大量注水对中国财富的稀释和洗劫”、“支持华为为代表的中国新兴产业为抓手”“把中国优先打造成数字化社会”、“要通过军工产业的长尾链效应,既拉动中国经济,又加快军力提升”、“要找到最捷径最有效的境外资源获取方式,最大限度地降低中国的资源瓶颈”,“伪怼文”将他一条条怼得体无完肤。最雄的怼文莫过于最近网络媒体经常能看到的:新冠病毒中国完胜美国,充分证明中国体制优越,美国衰弱;更有美国航母舰队一艘艘传出病毒传染趴窝,中国趁机出手呀!

  乔良提出了一个“伪问题”,引来许多“伪怼文”和“伪对策”,展开了一场“伪辩论”,这多少有点象多年前张维迎和林毅夫俩关于《是否需要国家产业规划》的那场“伪辩论”。

  中国社会一再呈现“伪辩论”,以一个假问题去掩盖真问题,本来就是政治落后的表现,更与文化传统有关,比如若干年前荧屏经常有“大学生辩论赛”。他就一场娱乐,可全世界优秀华人青年济济一堂,清华、北大、新加坡、台湾、香港一个不缺,个个打扮像个“真”事,辩手优胜者确也个个进入中国各级“触天顶”领域(比如电视主持人、国家决策、管理机构),中国的未来就交给他们手中,政治与文艺(娱乐)界分不清,灾难呀!这事我在前一篇《道一人:中国外交确实应该警惕!不能过于“文艺”了》(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2005/235362.html)说了,今天这篇就算他的一个实例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