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如此人生——献给中国的“方方”

2020-05-27 09:15:08  来源: 微信公众号   作者:大言不藏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然界生活着一批凶猛的食腐动物,它们极其丑陋,嗜好怪诞,对腐败肌体的兴趣远远超过新鲜活体,像恐怖的科莫多龙、贪婪的斑鬣狗、狡诈的秃鹫......

  在我们的体制内,同样也寄生着一帮“食腐动物”,他们对赖以生存的体制,极其厌恶,必欲弃之而后快。它们对体制的健康和活力天生反感,却经常像科莫多龙一样吐着舌信子,搜索空气中飘荡出的腐败气息,它们对体制中的“脓肿、脓胞、脓疮”,有着天然和本能的食欲, 可谓“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一旦觅得,便大快朵颐。

  这当中,最狡猾、最具欺骗性的食腐动物当属秃鹫。因为它最懂得吃法、也最讲究技巧。

  食腐时,它会飞到几千米的高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伸出“正义”巨趐,依着媒体和不明真相民众的热捧和托举,靠着这股热流,毫不费力地滑翔俯瞰和搜寻“草原”上的腐食目标。它扇动巨趐,推波助澜,在草原动物群体中,掀起惊涛骇浪!他们对单个个体从不感兴趣,一旦看到成群结队的动物,一双大眼就会兴奋闪亮,因为“秃鹫”知道,一旦有群体,就会有群体事件,就会有冲突和死亡,就自然会有死肉和腐肉可食!在武汉疫情期间,在“吹哨人”李文亮舆情事件当中,这些“秃鹫”们就靠着这些群体及舆情事件,美美地搓了一顿。

  作为食腐动物,秃鹫早就练就和进化了一套食腐防腐、百毒不侵的看家本领,打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上空就盘旋着无数这样的“秃鹫”,它们时时刻刻盯着身下庞大的群体,只要一露溃肉,一露脓胞,就迫不及待发起进攻。比如,前些年的启东群体事件、动车安全事故,以及前前后后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群体事件,都让它们屡屡得逞而毫发无损!它们削光脑袋如秃鹫般扎入腐肉中,饱餐一顿后,高昂着秃头,竟会不沾染一丝的腐溃渍液,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永远是一幅“伟光正”的光亮脑秃,仿佛沾染的不是一身臭气而是一身正气,着实让人不可思议。

  凶猛的鳄鱼张开血盆大口,让牙签鸟汲取牙缝里的腐肉;强悍的犀牛让牛背鹭站在自己的脊背上,任由它们食用皮皱里许多坏死的组织,这样的食腐,对于肌体的健康来说,是必须和有益的。但对秃鹫而言,这样的好事,它永远不会做。因为它希冀的,不是健康的肌体,而是肌体死亡后腐变的食物,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它极具耐心,契而不舍,从发现动物病态开始,就盯着瞄着,直到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乃至彻底死亡,才会从久久盘旋的高空中翩然而下,享受等待已久的饕餮大餐。

  与清洁鸟食腐不同,秃鹫食腐,动机从一开始就是不想让猎物活,所有主观愿望的出发点就是如何让猎物直奔死亡主题!

  “你活着我就折腾你,你不死我就不罢休”,这才是它最恐怖的欲望和最令人鄙视的动机。诋毁当前的体制,最终食取庞大肌体中的各色腐肉,正是这帮盘旋在上空的秃鹫最终的目标与渴望!

  秃鹫在大大小小的群体事件中一次又一次饱食了腐肉,但贪婪的它们觉得远远不能够获得满足,为了食得更多的腐肉,它们期待更大范围内的更大群体事件。于是它们一有机会就满嘴喷粪,诋毁体制。它们知道,明目张胆发动攻击,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引火烧身,所以,才会使出看家本领,飞到几千米的高空,甚至接近大气层,去喷粪和排泄污物,让自己的攻击言论能够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宇宙高度,让强大的气流层把丑化和攻击体制的污粪秽物吹散风化、遁形于天际人间。喷粪就是喷粪,但这些秃鹫们却总是爱摆着为一副为民请命,为民解忧的高贵姿态。不管如何伪装,不管如何把自己的动机抬举到何种高度,都难以掩饰它们披着正义的外衣,却行反体制之实的本质。

  这些在中国大地上空盘旋的食腐秃鹫,一生热衷的目标就是损贬体制,当然也注定是臭味相随的一生。在这个地球上,所有生命体,在自己死亡时都会把自己的躯体毫无保留地贡献和回馈给大地,而终生食腐的秃鹫,却是唯一吝啬于贡献自己死亡躯体的生物,当秃鹫感觉自己行将就木的时候,会用尽平生最后的力量,向着大气层、向着“太阳”的方向永无止境地飞去,直至被太阳和宇宙辐射的热度融化和气化,以让自己的尸首消失在茫茫宇宙中,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你只能看到秃鹫在食别人的尸首,却永远看不到秃鹫遗留在大地上的腐烂尸体。这就好比那些精英和公知,在某年动乱事件后,预感自己行将末日,便用尽平生最大的能量,向着“太阳”,向着“自由”的国度飞去,最后客死他乡,消失在茫茫的自由世界中,连骨灰都不能回归故里,希望这不是当今中国公知和精英未来一生的写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