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西方疫情中的表现民主科学吗?——对福山等人观点的批驳

2020-05-25 09:39:3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次全球新冠大疫,不少原先在媒体上影响广泛的理论被现实直接颠覆。譬如著名学者福山认为,西方制度问责机制完善,中国没有;西方政府的权力来自公民的选票授权,必定会为人民负责;在武汉爆发疫情的前期,许多学者说西方有新闻、言论自由,信息足够透明,即使爆发疫情也能很快有效控制;西方公民社会公民自律性、责任感强,科技素养高……试玉要烧三日满,任何理论都需要实践检验真伪。——实践对理论的试玉:乔布斯之问与“未来教育”

  福山认为,“西方制度问责机制完善,中国没有。”福山先生太过迷信西方所谓的制度与机制的作用,而排斥东方尤其是中国的一切先进文明与制度成果,犯了严重的以偏概全形而上学幼稚病错误,将目标当成了现实,把主观愿望当成了客观结果,以为机制完善了就代表着它一定能够得到有效实行和顺利推进,就必然会产生预期的好的效果。其实制度的好坏不能代表一切,制度(包括机制)本身都是死的,东西,只有人才是活的,具有主动性与能动性,没有人的贯彻落实和认真执行,再好的制度(机制)也是没有用的,“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一种制度和机制能不能发挥作用,能够发挥多大作用,关键还要取决于这种制度下人的作用和灵活应变能力。制度不能自动生效,也不能自动起作用,一切社会事务都离不开人的能动性作用发挥,即使是最先进的智能机器人也是需要由人来设计和操控的,完全没有人的参与那是不可想象的。如果不是为了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而服务,机器人和高科技本身的存在也是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的。

  “西方政府的权力来自公民的选票授权,必定会为人民负责”。这是将西方的选举制度神话了,也将西方的统治阶级和政客神话了。须知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人的自私自利和私心是第一位的,对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和自我负责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和最前面的。西方的选举制度不一定是对人民或选民负责的,人民只是在四年一次的选举中发挥一次性作用,用手投票,此后就没你的事了,你是不能任意或不是那么容易地就可以罢免当政者的,真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西方的制度设计只有对自己负责才是第一位的,也是最真实的,对选民负责是第二位的,本质上也是虚假的。怎么选都是在两个烂苹果当中选一个似乎好一点的苹果,而不是优中选优,达成最佳的选择。

  “在武汉爆发疫情的前期,许多学者说西方有新闻、言论自由,信息足够透明,即使爆发疫情也能很快有效控制;西方公民社会公民自律性、责任感强,科技素养高”。这些都是某些崇洋媚外者的想当然和过度美化,事实上西方没有什么真正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信息也不是足够透明,相反是有选择性的和对真实信息的遮蔽,西方由于新自由主义的长期熏染,自私自利、自由散漫,在爆发疫情的情况下,很难众志成城,团结一心,很快有效的控制疫情,反而由于自由放任和不团结而扩大疫情,并且没有人愿意主动承担责任,而是到处都在互相推诿与甩锅。所谓“西方公民社会,公民自律性高、责任感强,科技素养高”等这一切也都是笑话,被疫情严重打脸。我们会发现,在疫情已经严重爆发和扩散的情况下,竟然还有很多西方人就该不该戴口罩的问题在辩论,这不是很好笑的事情吗?这还用辩论吗?中国人可是在一百多年前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戴口罩来防疫是最有效也是最节俭的方法,而所谓尊重科学民主的西方人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为此争吵不休而耽误了大量宝贵的时间,牺牲了无数无辜的生命,这是科学民主的态度吗?后来竟然还出现了美国总统求神拜佛(求上帝)的那一幕,简直无法想象,西方人的民主科学精神究竟到哪里去了?这样不顾简单事实和迫在眉睫的问题,而搞起了宗教迷信这种东西,这还是对人民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和表现吗?

  总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切想当然和虚构的东西都是经不起严格的实践检验的,一切反科学、反民主、反人类的思想与行为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世人面前,最终会害人害己,出怪露丑而无地自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