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实践对理论的试玉:乔布斯之问与“未来教育”

2020-05-24 15:54:33  来源: 百年津渡   作者:凌波轻鸿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次全球新冠大疫,不少原先在媒体上影响广泛的理论被现实直接颠覆。譬如著名学者福山认为,西方制度问责机制完善,中国没有;西方政府的权力来自公民的选票授权,必定会为人民负责;在武汉爆发疫情的前期,许多学者说西方有新闻、言论自由,信息足够透明,即使爆发疫情也能很快有效控制;西方公民社会公民自律性、责任感强,科技素养高……

  试玉要烧三日满,任何理论都需要实践检验真伪。在这次疫情中,还有一些未彻底证伪的理论,关注的人不多。教育领域关于未来教育的想象与推测就是此类。

  在国际教育技术领域,乔布斯曾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却唯独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乔布斯对教育领域技术的应用的看法是客观的,但媒体上活跃的一些“先知”、“智者”,对未来教育中技术的应用的观点可谓耸人听闻:什么未来教育是个体订制性教育,在线教育会成为主流,大量的教师会被淘汰失业,标准化测验将慢慢被取消……

  这次全球多国进行了大面积的在线教育实践,从国内到国外都有不少鲜活事例值得我们思考。未知让人焦虑,未来也让人兴奋,但未知事物的发展一定会受到本质规律的约束,受到外在社会、政治、经济等诸方面因素的制约。

  教育体系教师、学生、家长三方的众生相

  首先说说自己家“打游击”的直播宝妈。妻子在武汉一所中学当教师,家里大孩子在湖北省实验中学上高一,小孩子不到两岁。武汉封城期间,在每个工作日里,妻子一边盯着手机督促学生上早自习,一边看着小家伙吃早餐。因为参加封控社区,我每天都要值守晚班,清晨补完觉后,九点钟左右起床带孩子或者准备做饭,妻子就得去上课批改作业了。

  天晴的时候,孩子只好被家里老人带出去,戴上口罩避免跟人接触。下雨的时候就不好办了,妻子无论在那个房间上直播课,孩子都会锤门,所以时常上课途中为杂音向学生道歉。小家伙要睡午觉了,妻子就得改变直播地点,在房间和客厅打游击。

  在线教育持续一个多月后,朋友圈开始经常出现一线教师、家长的吐槽。对于教师而言,在线教育各个环节其实都比学校教育麻烦。首先看课堂教育:学校班级教学轻轻松松管理五六十人,在线管理、互动连10个人都应付不来;在文科类科目课堂上,情感、态度的传递缺乏现场感,非知识信息被严重损耗;理科类科目中实验、模型展示缺乏资源支撑,体育课的技能训练无法指导细节,虽然知识的展示可以增加数量,但支架式教学、探索式教学、小组合作学习、研究性学习交流等都难于实施。

  最麻烦的是收作业改作业。学生个体化后,因为信息沟通可以被学生自己完全阻断,即使重点班级学生,也经常有学生欺骗家长,找理由迟交作业或不做作业。妻子每次收作业的周期被拖长,为了及时反馈,收一些批改一些,在手机上批作业的时间完全碎片化,几乎每晚拖到11点,眼睛也搞坏了。当然,利用在线教育布置更多作业,特别是布置理科类作业倒是很方便。如果教师、家长观念不更新,在线教育会成为应试教育题海战的最大助力,这也是特别自律的极少数学生反倒成绩突破的原因。

  从学生角度看,学生身体素质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其中视力被在线教育摧残最严重。在直播课中,教师直播麦没开,掉线,图像传输滞后等问题层出不穷,学生端掉线,家里干扰甚多,麦克风误开传出杂音,中途上厕所导致回答提问不及时等等问题也很多。

  学生开场小型辩论会,在学校40分钟可以弄完,在线教育至少拖15分钟。小组协作做主题学习,成员召集要聚齐都难,参不参与或者参与到何种深度,都是凭个体的自律和心情。除了知识传输,在线教育对能力培养,对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等的教育效果都大打折扣。在我们家上高中的孩子所在的班,曾组织过一次关于在线教育的辩论会,正反方辩论激烈。一个多月后,正方代表,支持个体化在线教育的苏姓学生完全改变了态度。

  媒体广泛报道的湖北五峰一年级学生柯恩雅,她的事例也很典型。她的父母4月初复工后,在集贸市场卖卤菜,她就一直在卤菜店的案板下上网课。妈妈赵玮玮买了两个台灯,准备了大屏笔记本电脑,还专门在案板下腾出了空间。看看那个场景,既为孩子感动又为其环境心酸。

  而据“腾讯深网”公众号消息,浙江一培训机构的校长介绍:“这几天我已经接到了多个家长电话咨询培训机构什么时候能正式线下复课,因为不少孩子各科成绩明显下滑”,“其中一位五年级学生数学只考了30多分,很多家长都开始焦虑了。”因为缺乏外部的约束,没有同学的相互砥砺,老师和学生间的互动难度加大,检测考试难以制止作弊,在线教育使学生普遍专注度降低,导致较多学生成绩下滑。当然,这也是符合教育规律的必然结局。

  在这次大规模在线教育过程中,出笼的“神兽”叨扰最多的就是家长。在这学期开始的时候,不少家庭都没有备齐课本、笔记、作业本、笔等文具,也缺乏合适的在线教育课程接收终端。在我2、3月份参加社区值守那段时间,为了孩子的学习,晚上在灯光昏暗的临时值守点,同组的陈老师每天为女儿抄课文抄到半夜,半个月后,学校千方百计购置的课本送到了,她才得到解放。陈老师哥哥的孩子,因为武汉封城被阻隔在了奶奶家里。他晚上躲被窝里玩游戏,早晨起不来,就为吃早餐和上网课的事,奶奶被气得心脏病突发。

  在国外,因为学校不上课导致的结果更吓人,在线教育效果好不好人们倒是不太关注。据宋鲁郑的《巴黎日记》,因为家庭经济恶化和学校食堂关闭,造成意大利70万15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法国虽然新冠疫情没得到控制,但5月11日托儿所和小学就急着要开学。在法国,年轻人的孩子只能自己照看,孩子们不去上学,父母就不能够去上班。根据法律要求,父母也不能把孩子单独留在家里,所以唯一的办法就只能让学校开学。

  社会和政治、经济视域中的未来教育

  社会运转效率的提升,总是依赖于技术或者模式的创新。技术创新导致行业细分和专业区隔越来越鲜明,模式创新推动本行业服务效率优化,两种创新共同推动社会发展。

  教育的本质是交互和知识、素养的提升。在教育行业,班级授课制是教育效率全面提升的里程碑式模式优化。该模式诞生于17世纪初,首先在乌克兰兄弟会学校中兴起;1632年由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奠定理论基础,确定基本轮廓;19世纪,德国教育家赫尔巴特提出教学过程的形式阶段理论(即明了、联想、系统、方法),班级授课制得以进一步完善并基本定型;20世纪中叶,以原苏联教育家凯洛夫为代表的学者们提出了课的类型和结构的理论,班级授课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课程组织体系;1862年,清政府在设立的京师同文馆采用班级授课制,1902年,清政府颁布《钦定学堂章程》,开始在全国广泛推行班级授课制。相比古代的私塾,学校集中教育,分年级组织班级授课,教育效率和社交功能都是全面提升的。

  大规模的在线教育将学生完全个体化,学校教育和班级授课制的专业化、集约化优势被部分抹杀,弱化教育行业的效率和社交功能,不符合学生的身心发展需求,违背教育发展的内在规律,也不符合专业化、行业细分的社会对教育的期许。

  从政治、经济视域来看,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而在教育领域,因为城乡发展、区域发展不平衡导致的教育失衡特别醒目,教育公平是老百姓特别渴求解决的重要问题。

  因教育公平导致的择校择学和课外培训,给众多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人事和经济负担,也使得教育成为了新三座大山之一。如果在网上以“未来教育”为关键词搜索,排在首页的大多是私立培训机构上传的一些信息,都是推广在线教育的。即便是融汇了再多技术的未来教育,也无非分为“教”和“育”两大板块,“教”是教者对知识和技能的传授与对学生的训练,与学对应;而“育”途径多样,有管理育人、文化育人、课程育人、实践与活动育人等。在线教育除了知识传授,扩充题海外,在其他功能上都是不能令人满意的。也就是说,一些对未来教育的前瞻与鼓噪,大多是冲着捞钱去的,没什么科学性可言。

  2019年11月25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北京师范大学、腾讯、GSV(全球硅谷投资公司)、新东方、好未来、ASU(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和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北京共同举办了“GES2019未来教育大会”,大会以“学无止境·教育为公”为主题,以“面向共同未来的探索”“教育与科技”“学校与社会”“全球教育可持续发展”为核心议题。在开幕式上,多位嘉宾表示,面向共同未来的教育探索,目标之一是要促进实现教育公平。

  这个大会定的方向是正确的,但具体如何操作,则很值得探讨。

  悖离初衷的“素质教育”改革与“未来教育”前瞻

  1999年6月13日,中国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提出全面推进素质教育。

  其后逐步推出了一系列促进素质教育的措施,影响最为深远的就是一些减负措施,譬如小学减少课程,早早就放学,中学不能上晚自习,周六不能上课,发展到后来还要求学校不能组织学科竞赛培训。另外要求中等学校推出自己的校本课程,国家统编教材中增加通识课程,科目教材中增加研究性学习、社会实践活动等。高等教育则相应进行了扩招,高校自主招生的权力显著增加。

  本来素质教育改革应该是在教育界内部进行的,加大教育投入,丰富教育资源,全面提升教师素质,优化教育内容减少重复训练,降低师生比促进做好因材施教。结果改革变成了甩包袱。直至上世纪末,幼教领域的公立托儿所、幼儿园在全国尚且分布广泛。随着教育改革的推进,幼儿园大量裁撤,集中了最丰富的教育资源、人才,积淀了深厚教育文化的中小学则为了减负,上课时间大量被减少。其结果就是学生被推向资源供给不足,教学场地不规范,实验器材、场地缺乏,人员不专业、素质参差不齐的私立教育,孩子全面陷入题海进行应试教育,学生、家长在精力、经济上负担全面加重。教育竟然成了制造社会矛盾、拉低社会运转效率的领域,我们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悖离了初衷。

  2017年4月10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陆一的文章——《日本教育减负30年反思》。

  文中有一些重要观点:日本“宽松教育”政策降低了达标的底线要求,却完全不为最优秀、最努力向学的学生提供国家教育支持,甚至不提供荣誉感;经济水平太低的家庭将得不到入场券,经济水平足够高的家庭可以购买到最好的私立教育,日本的中产家庭却承受着最大的学业竞争压力;日本“宽松教育”政策下,教育供给由公立向私立转移,教育费用更多采取受益者负担原则。“宽松教育”导致了三大恶果:公立瘦弱,私营肥满;中产家庭教育负担倍增;国民学力显著下跌、教育负担抑制中产阶级生育率。

  在信息技术发展迅猛,未来教育已现端倪的背景下。在应对未来教育上,我们不能再次走上具体改革与追求的目的南辕北辙的道路,我们有必要对未来教育做一些前瞻,毕竟未来教育如果走向为少数人牟利的邪路,那么社会一定会有更多人花更大代价为其错误走向买单。

  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教育分论坛上,清华大学校长邱勇,日本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校长Shun KORENAGA,澳门科技大学校长刘良等与会专家有这样一些观点:在线教育虽然发展迅猛,但课堂教育、面对面教学仍很重要,互动性是其核心;未来大学的最大特征是开放性和教育国际化;不同的人应有不同选择,大学要为每个人创造条件供其选择。

  其中,澳门科技大学校长刘良表示,未来,课堂教学仍是主要模式,关键是怎么教和怎么延伸课堂教学。教育要进行三个根本改变:一是从传播知识向培养能力转变,帮助学生准备好适应和参与千变万化的世界的能力;二是从专才到复合型人才转变;三是从专业教育向全人教育转变,培养人格魅力,造就健全人格,而这应该体现在课堂和非课堂所有教育之中。

  在幼教和基础教育领域,加大教育投入,运用新技术进一步向学校富集资源,促进校际之间差距的缩小和教育公平,从教知识彻底转向发展能力、健全人格,努力推进学校的教育质量整体提升;而在高校,利用技术增加开放性和国际化交流力度(当然不是花钱引进低质留学生),富集学习资源,丰富更新课程内容,提供更多选择性都是可以做的事情,养成复合型人才,;面对社会成人教育、老年教育领域,可以利用技术手段整合已有的教育资源,统一管理机构和模式,促进低成本终身学习社会的形成。

  最后要补充的是,作为老年教育领域的科研人员,笔者承担课题时曾在湖北省做过抽样调查,现阶段不少地方的普及式老年教育,已经用较低成本走在了世界前列。只要路径正确,教育是可以改革好造福社会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