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对比中、美基层的抗疫细节,就懂了为何中国已上岸美国仍在泥潭里

2020-05-24 15:53:13  来源: 百年津渡   作者:凌波轻鸿
点击:    评论: (查看)

  5月23日是武汉市民核酸普检的最后一天,网格群里网格员又在催了。而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新冠病毒研究中心的数据,全球已经确诊5209266人。在美国,确诊病例已有1600723例,死亡95972人。中国在确诊人数上排在第十三位,在秘鲁之后。中西面对疫情为何效果上产生如此巨大的区别,看看抗疫一线那些细节,或许会找到原因。

  5月17日,美国医学机构流调专家发出了下面的信息:

  我们这附近(马里兰州、首都华盛顿特区及佛吉尼亚州北部)在逐渐放开,但我们这个县和邻近一县还要等一等,因疫情最重,主要是几个养老院、社区中招了。实际上整个地区的疫情,包括发病和病亡,仍然在高位运行,但民众要求放开的呼声很高,司法部也警告州及地方政府不可过度限制,有违宪法,所以放开是势在必行,但愿不会造成疫情反复。官方的打算就是,只要医院床位够,不造成医院超负荷,总的病亡数不至于太高,因为每百感染的人中,只约10%发病,其中约2%转重症,最终约0.5%去世。

  5月21日该流调专家又转发了研究生同学的公众号“美国63”的一篇文章,《实拍:美国基层单位是如何开展防疫工作的》。

  传染病防治强调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做到前两点要求对病人早隔离、早治疗,应收尽收。综合其他有关美国的抗疫信息,对比一下中国和美国抗疫各环节的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地方。在中国,收治确诊患者、疑似患者、确定不了病情种类的发热患者、密切接触者四类人,履行医院职能的有三个地方:定点收治医院(包括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收治轻症的方舱医院、发热病人和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点。保护易感人群的责任落在社区,在四类人全部收治和隔离之后,社区还要对四类人所住楼栋统一隔离14—28天,隔离居民生活物质全部靠人送。在美国,主要有正规医院、方舱医院(包括医疗船)收治重症患者,轻症多采取居家隔离,没有四类人的彻底调查和硬隔离。

  一、收治医院的运行细节对比

  3月15日,华盛顿埃弗雷特普罗维登斯地区医疗中心急诊科主任瑞安凯向外界透露他们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医疗资源已透支。

  美国有线新闻网4月9日报道,美国底特律的一家医院因新冠肺炎病患猛增导致医护人员忙得不可开交,有的病人甚至因医生忙不过来直接死在了走廊里。看看美国底特律急救人员转移病人的画面,特别是右边的急救人员的防护。

  而在中国,一月份疫情刚刚呈现出多点爆发状态的的时候,医院的防护就达到了特别高的级别。1月27日,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在穿戴防护服(新华社肖艺九摄)。

  2月2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进驻武昌医院的空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张颖医生。据张医生介绍,在坐班车从生活区域来到医院后,按要求进入工作区域,要在第一个房间穿贴身衣服消毒;再到另一个房间,穿连体衣服消一次毒;穿外层的防护服,再到一个房间里进行一次消毒。穿好隔离服,戴上手套和口罩进入消毒区域后,在潜在污染区,进行紫外线消毒,在完成一系列的措施后,才能到隔着玻璃的重度污染区(治疗区)。下图是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往病房。当日,火神山医院收治首批患者。(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

  下图是3月22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ICU病房内,一名患者大出血急救。

  3月6日,记者在武汉协和协议西院ICU走廊内,看到医护人员对着贴在墙上的指引,换隔离服,完成全部15道工序:洗手、取外科口罩放在工作服口袋、戴圆帽、戴N95口罩、戴护目镜、穿鞋套、洗手、穿防护服、戴外科手套、穿长筒鞋套、穿隔离衣、戴检查手套、戴外科口罩、穿鞋套、洗手,最快也要15分钟。

  “美国63”的作者就职于美国德州一家综合医院,医院曾接诊新冠病人,医院开辟了病人通道和员工通道。下面的图片是员工通道,进门需手消毒、“额温枪”伺候、登记、然后手再消毒。红框处就是装满消毒液的墙盒。

  比较中美两国专门收治新冠患者的医院,中国医生的生活区、准备区、潜在污染区、治疗区等各区域都是分开的,都有统一而严格的消毒措施。穿上防护服的医生多穿有纸尿裤,工作期间基本没有上厕所的情况,很多医生都在上岗前少吃东西、少喝水。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如流鼻涕就只能吞下去,女性医护遇到生理期则更难受。

  美国医院员工生活、工作没有分区,其防护措施依赖于个人的操作,没有系统考虑。美国医院员工进电梯、进餐、上厕所,强调的仅仅是社交距离,如果遇到潜伏期的病人,社交距离肯定是阻断不了病毒传播的。

  另外美国也有方舱医院和医疗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7日报道,美国海军26日宣布,停靠在纽约的“安慰”号医疗船上最后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已经出院。但目前尚不清楚患者是否被转移到其他医院,还是已经完全出院。“安慰”号医疗船上设有1000个床位,但自3月30日该医疗船停靠纽约以来,仅救治了182名新冠肺炎患者。下两图分别是3月30日“舒适”号医疗船抵达纽约和耶鲁大学体院馆方舱。

  美国的医院、医疗船,做法和中国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隔离点可以比一比。我们来看看中国方舱患者的住宿、上厕所和进餐是如何做的。

  住进塔子湖方舱医院的网友,2月23日有文章发在共青团中央澎湃号上。塔子湖方舱医院进院所发物品:牙刷牙膏、水杯、卷纸、抽纸、香皂、接线板、保温壶、充电器、眼罩耳塞、小台灯、拖鞋、毛巾、盆子,一共10多件。

  塔子湖方舱医院病友住宿区,定时消毒的一整排厕所有热水供应的洗手台等:

  其实在2月14日还发过棉袄,预防第二天的寒潮。

  2月23日中午,护士送来的中餐:葱烧基围虾、腊肉笋子、莴苣烧鸡、豌豆玉米,外加一个苹果,伙食不错。

  2月28日中午10:50,,记者在沌口方舱医院现场看到,厕所保洁员张大虎正身穿全套防护服,手持喷壶,认真对准移动公厕的蹲位、地面、墙面进行消毒,每个死角都不放过。看看我们的城管保洁员的防护设施。

  2月29日,“今天感觉怎么样?有生活上的需要跟我们说。”每天,在为隔离人员测体温的时候,区红十字会医院许长虹医生都会跟隔离者聊上几句,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

  二、传播阻断、易感人群保护的细节对比

  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2月初,宾夕法尼亚州人弗兰克·乌辛斯基(Frank Wucinski)接受了美国政府的“撤侨”建议,与3岁的女儿安娜贝尔(Annabel)一起离开武汉,他们回到美国后的第一站是圣地亚哥附近的一个海军基地,他们接受了为期两周的隔离检疫。隔离期间,父女俩曾到一家儿童医院的隔离病房接受两次强制治疗:第一次是在抵达美国后,第二次是在几天后,原因是一位官员听到安娜贝尔在咳嗽。女儿每次住院治疗的时间都是三、四天。这对父女在隔离期间,多次病毒检测都呈阴性。

  隔离期结束后,他们前往宾夕法尼亚州的哈里斯堡(Harrisburg)的母亲家中。在那里,他们发现了3918美元的医疗账单,分别来自医院医生、放射科医生和一家救护车公司。以这种隔离模式操作,没几个美国人愿意接受政府的集中隔离,所以美国不执行对四类人的彻底调查和收治隔离,在轻症回家重症就医的状态下,阻断不了病毒的传播,好处是避免了医疗系统的崩溃。

  而在中国,确诊、疑似病人收治,发热病人、密切接触者隔离都是免费的。传染源排查、传播阻断、易感人群保护主要靠社区进行。2月20日以前,武汉的与病毒相关的四类人经过社区清理,全部收治或隔离。21日以后,小区居民生活用品靠社区网格员、志愿者团购。健康家庭居民可以派人出单元门自取,孤寡老人、独居老人,曾经有确诊、疑似、发热病人而被封闭的楼栋或者单元,居民网购的生活用品一律靠社区安排党员、志愿者送,24小时值守,每班8小时,没有休息日。

  4月7日武汉开发区翡翠玖玺社区居民外出,须检验出行居民证明、健康码并测量体温。(记者张智 摄)

  武汉封城持续到4月8日零时起,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才正式解除。下沉社区值守的机关、事业单位党员干部,则一直持续到了4月20日才全部撤出。4月26日下午1时,武汉市最后一名达到出院标准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7岁的丁爹爹出院,武汉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清零。下图为4月23日协和医院西院,送走最后一名新冠病毒康复患者的情景。

  自5月14日起,武汉市又部署在全市范围内开展集中全员核酸检测。15日当日共检测113609人次,5月23日是全市核酸检测普检的最后一天。直至今天,人们外出都还是全员戴口罩。

  5月4日协和医院西院区全面恢复接诊患者,门口是一体式移动测温消毒装置。医院内接诊患儿的儿科医生邬医生还是全面防护。

  而在美国,整个抗疫期间断不了人群聚集,并且不少人一直不戴口罩,在超市这种较封闭空间也是如此。下两图分别是3月份居民在超市抢购纸品,4月24日在加州橙县亨廷顿海滩享受着阳光浴。

  美国当地时间5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视察位于密歇根州的一家福特工厂,他还是没戴口罩。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特朗普承认第二波新冠疫情暴发的可能性,但他明确表示,届时“不会关闭我们的国家”。他说:“人们都说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可能性,这是符合标准的。我们会去灭火(抗击疫情),无论到时是灰烬还是火焰。但我们不会关闭这个国家。”

  三、中、美两国抗疫的主要区别

  首先,中美防护物质储备上的区别。直到现在,在代表最高防护水准的医院,以德州综合医院为代表,坐在门口的员工没有防护服,医护人员中如果有潜伏期的病人,这些人被传染可能性很大,气溶胶传播可不是好避免的。这家医院里面还有自制的口罩备用,不知道这些自制的口罩消毒工序过关不,防护效果到底有多大。生产外科口罩、N95口号都有明确的标准,在使用中如果贴合皮肤不严,尚且有可能防不住病毒传染,就凭几瓶洗手的消毒用品想挡住病毒传播,未免太过低估了病毒传染性。

  2月29日凌晨,志愿者王震在车内查看出车信息(新华社肖艺九摄),志愿者的防护也比美国医院员工和处理病人遗体的美国员工(图片来自《费城问询报》)强。

  抗疫工作的全环节、全要素执行上的区别。在自由的美国,执政党派调动不了党员和必要物质,做不到切实采取措施阻断病毒传播的每个环节,社区、养老院、监狱病人隔离更不可能去做。崇尚个人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美国人不爱储蓄,一旦隔离稍久就面临断粮的考验,持枪要求复工经常出现。下图为美国民众在码头围观“舒适”号医院船靠岸。

  这与中国疫情得到控制后,复工仍然全员戴口罩形成鲜明对比。下图为5月18日武汉超市购物场面。

  专业人士和民众对病毒认识上的区别。特朗普总统多次公开说新冠病毒是大号流感,美国政要在多种场合聚集时都是不戴口罩的,就连入了美籍的华裔医生,就凭自己医院那点防护,竟然自信地讲出了63语录:假如这样还逃不脱被感染,那就是命,该认。而在武汉,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出租车司机、超市售货员、所有的清洁工、殡仪馆员工、参加社区防控的党员……都是每天穿防护服,接触陌生人后就用酒精全身消毒。如果曾经在一线干过,再来看美国的专业人士和民众,实在难以理解他们的自信。

  美国人的所谓科学经不起病毒的实际考验,看来美国还得在疫情的泥潭里继续摸爬滚打。人命与口水孰轻孰重,在不同的价值体系里还真是一道扑朔迷离的难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