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国宪法没有说各州不能独立

2020-05-16 15:32:55  来源: 人民网   作者: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美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形势越来越糟糕,截止5月16日7:31累计确诊病例148.3万例,死亡8.8万例,特朗普总统一贯强调“美国优先”、“美国第一”,没成想新冠肺炎疫情更是遥遥领先。美国各州纷纷指责特朗普政府:除了会甩锅、应对措施很不力、错过了最佳防控窗口期、对各州抗疫没有提供及时有效的支持、反而征用了7个州的抗疫物资……各州意见很大,多州爆发抗议游行,甚至纷纷“闹独立”。因此,不少专家学者预言:“美国只是第二个苏联”,“美国离解体不远了”,“很可能一两年都撑不住”……

  当然,老夫对此是打心眼里乐见其成,但是能不能如其所愿呢?老夫不妨根据掌握的有限信息,谈点粗浅的看法。

  在美国闹独立不算新鲜事

  近日,根据《亚太日报》报道,面对美国严峻疫情,加州州长纽瑟姆公开发表讲话表示:美国联邦政府未能帮助加州缓解燃眉之急,加州将会起到一个“国家”的作用,通过自己的方式购买医疗物资,同时还可以对其他州“出口”医疗物资……有人将这番话解读为加州就是想趁疫情爆发之机谋求独立,或者说就是要造美国联邦政府的反。

  相比之下,加州独立组织领导人马里内利则更为激进地宣布:加州将在总统大选的第二天开始举行独立公投,会要求美国联邦政府确定一个日期来承认加州的独立。马里内利不仅声称加州已有1/3的人支持独立,甚至表示加州已与俄罗斯在进行对话。很快,华盛顿州与俄勒冈州就和加州站在一起,与特朗普政府公开叫板。

  这边西海岸三州还没按下去,那边东部六州与联邦政府围绕复工问题的矛盾也愈演愈烈。前段时间特朗普一直嚷嚷着要全国复工,然而各州州长却认为复工这个问题属于州政府的管辖范围。纽约州、康涅狄格州、罗德岛州、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州、特拉华州的州长宣布,他们会联合起来建立一个区域联盟对复工等问题进行调研。这六个州经协商达成共识:东部六州会派出一名医学专家和一个经济官员牵头组成特别工作组,一起研究复工、复学的计划。有专家解读,这实际上是要按自己的意愿来主导复工,说到底已成为特朗普与各州州长之间的一场权力之争,各州“独立”议题已经摆上桌面。

  其实,在美国闹独立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可以说自从美国联邦政府成立之日起就伴随着“独立”的声音,因为宪法赋予他们言论自由,你可以高喊“我要独立”、“打到美国总统”、“推翻联邦政府”等口号,甚至当街焚烧美国国旗也算“言论自由”的范畴。

  在美国各州当中,可能数加州闹独立最激烈、最频繁。记得2016年11月特朗普刚刚当选美国总统时,老夫及时连线正在斯坦福大学留学的赵同学,她告诉我:加州是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票仓,投票前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信心满满,但是选举结果出来后,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非常不安,愤怒,绝望,“今夜无人入睡”,不肯接受现实,纷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高呼口号:“not my 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California must be independent(加州必须独立)”……特朗普上台后,由于对其“移民”、“拥枪”等政策不满,加州多次举行独立示威游行,先后因独立向联邦政府提交过200多次提议,还仿照“英国脱欧”方式提交过一份“加州脱美提案”。

  事实上,不只是加州,全美各州都经常闹独立,几乎每一届总统选举结束后都要闹腾一番,落选一方都会造反,特别是票仓所在州反应更激烈,提出独立诉求也是常有的事。2012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奥巴马获得连任后仅一周时间,全美群众为发泄对大选结果表示不服的心愿,50个州近100万民众纷纷签署请愿书,请求白宫允许他们的州从联邦中分离出去并成立新的政府。在美国各州的独立运动中,影响力较大的主要有阿拉斯加州、夏威夷州、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此外俄亥俄、佛蒙特等州的独立运动也有一定的支持者。

  美国联邦制存在“致命弱点”

  2018年4月4日,老夫发表过一篇《美国联邦制的“致命弱点”》的文章,被人民网作为“精华”“推荐”阅读。老夫在文章中指出:美国联邦共和制存在四个“致命弱点”,导致美国联邦政权比较懦弱,足以对其生存构成威胁。

  一是美国联邦制切分主权。将主权切分成两部分,是所有联邦国家的原则。跟完整主权相比,经过切分的主权必然会比较软弱无力。从本质上说,美国联邦不具备完整国家性质和主权,它是由各完整主权州为了组建联邦而“让与”部分主权后,形成的以部分主权为“纽带”的局部联合体。“宪法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力很少而且有明确的规定,而各州政府所保留的权力很多而且没有明确的规定”,各州政府毫无疑问要竭尽全力保留它们在参加联邦之前所拥有的、按照宪法条款未专门委托给合众国的一切主权。所以,联邦和州政府两种主权间的矛盾始终存在,而当两种主权发生矛盾时,他们甚至无法确保联邦主权会成为胜利的一方。

  二是美国联邦法律针对个人而不针对团体。美国政府会直接向民众下达法令,逼迫他们服从,而不会直接跟各个州接触。可要是某个州的权益与习俗遭到了联邦法律的侵害,那联邦法律在惩处那些拒不履行该法令的人时,就有可能叫这个州的所有民众都觉得其自身权益受到了侵犯,必定受到整个州的抵制。法律的设定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对现实妥协,面对本国一个有组织的权力机构对中央政府的挑衅,法律只能选择忍耐。比如1832年11月24日,南卡罗来纳州颁布一项法律,其中规定了联邦的关税法无效,拒绝征收这种税,也拒绝接受就此向联邦法院提出的诉讼,因为南卡罗来纳州宣布,地球上不存在任何法院能凌驾于该州之上。他们一边等待国会的答复,一边武装民兵,做好开战的准备。国会是怎样应对的?人民低三下四向它哀求的时候它不理睬,但当人民拿起了武器,它一下子就认输了,决定听取人民的意见(政府也是欺软怕硬)。国会通过一项法案,规定十年内税率会递减,一直降到低于政府开支为止。也就是说,国会将起初的关税原则完全放弃了,用一种纯粹是财政上的措施取而代之。联邦政府最终在事实上做出了让步,国会两院在4天时间内就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该项法案。

  三是各级政府同属于民选政府。“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事实上只不过是人民的不同代理人和接受委托的单位,它们具有不同的权力,旨在达到不同的目的,彼此在争权时不受任何共同上级的管制。”美国联邦共和政体的一切权力源自人民,宪法明确规定,从美国联邦政府到各州及其以下各级政府的行政主官都由人民选举产生,只对人民负责,准确地说只对选民负责。因此各级政府首脑之间不构成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彼此相对独立,所以州长不尿总统的事在美国是家常便饭。比如2012年3月时任总统奥巴马在任内第一次访问俄克拉何马州,州长玛丽·弗琳接到通知后居然和家人去波多黎各度假去了;特朗普刚上任时便兴冲冲地颁布医改法案和新的移民政策,可是好几个州的领导人就立马明确表示反对;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国很多州的州长对特朗普政府的应对不力提出严厉批评,纽约州州长科莫4月25日就特朗普及美国官员甩锅中国发起坚决反击:欧洲才是病毒的源头,美国人因此被感染,在这件事情上,必须还中方一个清白!

  四是山高皇帝远。老夫在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看到关于联邦主权与州主权区别的描述:制宪人能将财富与军队赋予联邦,各个州却能对民众利益包括其喜好与习俗实施保护。作为抽象个体,联邦主权只跟为数不多的对外事项有所关联,各个州的主权却是非常具体的,它的一切行动民众都看在眼中。联邦主权的出现是人力造就的结果,各个州的主权则像轻而易举便能树立的家庭父权,是自然造就的。联邦主权是面积广阔的国家的代言人,是某种隐晦情感的代言人,只有在某些重要的问题上,它才会跟私人权益发生关联,而各个州的主权却好像时刻陪伴在民众身边,用心操纵着他们;民众的生命、财富、自由全都能从它那里得到保障,民众的安全一直跟它息息相关;民众习俗、地方成见、地方与家庭的利己之心,便是州主权的仰仗。

  由于美国联邦制存在制度设计上的这些缺陷,导致联邦政府软弱无力,因此“政令军令不畅”、“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现象是客观存在和不可避免的,一旦真正遇上“内忧外患”,很可能陷入危险境地,这种“与生俱来的不足”甚至可能导致美国联邦解体。比如1812年第二次独立战争期间,作为美国陆海军总司令的总统曾下令北方民兵到前线抗敌,可康涅狄格州和马萨诸塞州因战争触犯了它们的利益,拒绝接受该命令,它们说当时国家并未遭遇内忧或外患。后来联邦政府不得不另外寻觅征兵地。

  美国各州闹独立并非无理取闹

  从美国的国情分析,美国各州闹独立是有理有据的。

  第一,从历史看,美国各州不是抢来的就是买来的。美国是怎么来的?原本地球上压根就没有什么美国,1620年一伙英国清教徒“海盗”,乘坐“五月花(May Flower)”号三桅杆轮船登陆北美,采取欺诈、掠夺、购买、种族灭绝等手段,占领北美大片地盘,1776年建国,从13个州发展到1959年的50个州,这便成了今天的美国。其中,加利福利亚州在1846年之前是墨西哥的领土,后来美国大量移民,闹独立,建立索诺马共和国。然后美国发动美墨战争,墨西哥战败,1848年被迫将加利福尼亚割让给美国;德克萨斯州原来也是墨西哥的地盘,美国策划独立,建立孤星共和国,10年后以独立国家身份加入美利坚联邦;夏威夷州,地处太平洋中部,一直是一个独立王国,1893年美国基督教传教士率领所有教会成员颠覆了夏威夷王国,1900年收归美国版图;阿拉斯加州是美国1867年从沙俄手中购买的……可以说,美国大多数州与美国联邦自始至终存在“天然的”疏离感和独立倾向。

  第二,从法理看,各州原本就是“独立国家”。美国宪法并没有不允许州脱离联邦的条文,托克维尔说:“当初各州自愿联合,组成联邦,联合的时候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主权”,“如果一个州想要退出联邦,你很难找出理由来证明它不能这样做”。

  第三,从实力看,美国每个州均可顶美国以外的一个国家。最新资料显示,2019年的GDP总量,美国50个州均可排名在世界100强之内,其中最高的加州GDP高达3.01万亿美元,位于世界第7大经济体英国(3.02万亿美元)之后、第8大经济体意大利(2.26万亿美元)之前,最低的佛蒙特州341.54亿美元,比世界排名第100名的爱沙尼亚310.3亿美元还多出31亿美元。加州的实力最强大,一个州就占据了美国经济总量的1/6,给联邦政府交的税占到整个国家的15%;世界五百强中美国目前占121家,加州有14家;加州的教育独撑美利坚半壁江山,全球排名前50的教育机构,加州有9家,其中斯坦福大学全球排名第三,美国排名第一。同时,各州发展不平衡,实力差距大,也是导致有些州积极寻求独立的动因。2019年美国GDP总量最大的加州是最小的佛蒙特州的88倍多,人均GDP最多的华盛顿特区是最少的密西西比州的5倍多。长期以来,加州一直为其他经济落后的州进行财政补贴,所以一直有加州人认为独立会使加州获得更好的发展。

  第四,从政治看,各州党派之争泾渭分明。除了少数“摇摆州”,美国各州都有明显的政治倾向。比如加州坚定支持民主党,它的州风格就是开放,包容,什么都敢干。前不久,加州通过法律,承认可以合法吸食娱乐大麻。它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美国人民一贯崇尚民主自由,240多年前的美洲大陆可以脱离其母国英国,今天各州为何不可以脱离美国联邦呢?而且,当初之所以组建联邦,主要是为了联合对抗“一致的敌人”,“只要它们跟宗主国的斗争不停止,那联合就会因实际需要的推动最终获胜”,而今这种实际需要已不复存在。

  “利益”是维系联邦的纽带

  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美国联邦共和制的四个“致命弱点”是客观存在的,各州独立的理由也是充分可信的,可是美国并没有真正发生过州独立的情况。法国作家托克维尔在论述“美国联邦持久存在的原因及其威胁”时说到:“美国最大的威胁正是它自己的繁荣”,“一个国家贫穷弱小,一个国家富裕强大,这样两个国家结成的联盟怎么可能长期维持下去呢?”可是我们回过头来看美国240多年的历史不难发现,美国各州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大的问题,自美国联邦成立之日起就已经存在,时至今日,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而且呈不断恶化的趋势。但是,我们同时看到,美国从最初13个州发展到1959年宣布夏威夷成为第50个州,美国国旗上的星星只增不减,还没有发生过一例脱离联邦的事例。相反,美国领地波多黎各前后进行过6次公投,只为了能够成为美国第51个州,但是美国却一直不接受。那么,是什么因素把联邦各州捆绑在一起,并保持着牢固的稳定性呢?

  老夫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剥光西方民主政治的外衣只剩“利益”——正是美国的开国先驱们独具匠心设计了一种叫做“联邦共和”的紧密政体架构,使得联邦和各州之间建立起了一种特殊的利益依存关系。

  联邦+共和,是一种前无古人的事业,其核心内容有两点:一是立法上实行“切分立法权”,国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实行“一会两制”,参议院按照各州相同人数组成,由各州议会选举产生,具有平等投票权,代表各州的主权;众议院按照各州人口比例确定人数,由人民直选,代表大多数人的意志,代表人民主权。二是管理模式上采取州以下高度自治与联邦权威直达唯一真正对象——公民个人身上相结合。从老夫看来,这种政权结构形成了“经纬交织”的状态,州主权为“经”,人民主权为“纬”,互相交织牵制,结构紧密稳固,成为一种“利益融合共同体”。对内,各州享有小共和国的自由幸福;对外,具有大君主国的一切优点。

  这个“利益融合共同体”的治理形式是“法治”,法律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管理着整个联邦。各州相当于一个个具有独立主权的小共和国,实行高度自治,享有高度的自由和幸福;联邦的统治不针对团体州,而是“一竿子插到底”统治到每个人,绕开各州,通过立法使权威直达每个公民,然后通过联邦法院系统贯彻落实。

  美国联邦宪法规定:合众国参议院由每州州议会选出2名参议员组成,众议院由各州人民每两年直选产生的议员组成,也就是说,如果各州“消极怠工”,拒绝选举,联邦就可能“散伙”,所以联邦对各州很依赖。同时,各州对联邦也很仰仗,如果没有联邦强大的军事外交做保障,各州也可能陷入你死我活的争斗之中,没有安稳日子过,也就谈不上繁荣富强。各州很明白:要想强大,就一定要留在联邦里。假设各州选择独立,边境线会数十倍增加,必须组建各自的军事力量,不仅国防费用开支会呈现几何级数增长,大幅增加人民负担,而且防御能力会大幅削弱,那么在对付外敌的抵抗力方面肯定要下降,说不定外敌会借此机会入侵到这片新大陆上,甚至遭遇各个击破。如各自独立,州与州之间肯定要新建一套关税制度,将这片大地划分得四分五裂……所以说,联邦的统一对全体美国人而言,利益重大。到目前为止,联邦里的成员还没有谁因为物质利益方面的考虑退出联邦,选择独立。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同样适应美国。从历史上看,美国影响最大的南北内部战争的本质就是南方各州按照宪法要独立,结果北方不让,双方打了一仗,北方胜利,美国得到统一。事实证明即便是宪法规定你能独立,你也不能独立,美国总统是三军统帅,掌控军权,在国会授权下,全权负责美国的战争行为,只要是不听招呼真正在行动上谋求独立的州,都会被暴打一顿,什么也得不到。

  事实上,美国各州闹独立,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利用“言论自由”的权力宣泄情绪,并不是真的想要独立;或者只是以此向联邦政府示威施压,最终的目标是让联邦政府倾听自己的声音,其实也就是一种刷存在感的政治秀。美国毕竟是一个成熟的法治国家,依法办事成为每个人的自觉,虽然美国各州闹独立从未消停,闹腾起来也是轰轰烈烈,但是理智可以战胜情感,最终归于平静,结果似乎也是唯一的——立而不独。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