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怎样认识莫言“文学的胜利”?

2020-05-14 14:34: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莫言获“奖”后在高密答记者问之二十三

  莫言回答法新社记者提问的第四段,第二、第三句说:“这一次瑞典文学院把这个奖授给了我,我觉得这是文学的胜利,而不是政治政权的胜利。如果说是政治政权的胜利,那我只能是不能得这个奖。”

  怎样认识莫言“文学的胜利”?谈谈粗浅的看法。

  (一)

  我在前面的评论中指出:文学是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阵地,我们与莫言的斗争,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这场斗争,按莫言的说法,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拿起笔来”就开始了。

  莫言向共产党进攻的成名作,是《透明的红萝卜》。

  在《讲故事的人》中,莫言说:“《透明的红萝卜》是我的作品中最有象征性、最意味深长的一部。那个浑身漆黑、具有超人的忍受痛苦的能力和超人的感受能力的孩子,是我全部小说的灵魂,尽管在后来的小说里,我写了很多的人物,但没有一个人物,比他更贴近我的灵魂。或者可以说,一个作家所塑造的若干人物中,总有一个领头的,这个沉默的孩子就是一个领头的,他一言不发,但却有力地领导着形形色色的人物,在高密东北乡这个舞台上,尽情地表演。”

  我在评论中指出:所谓“最有象征性、最意味深长”,就是地主、富农的后代,对共产党阶级斗争的控诉,!

  莫言是什么灵魂呢?借用彭荆风同志的话说:是既反动而又肮脏的灵魂!具体点说:是反动的灵魂!黄色的灵魂!

  莫言的《欢乐》在1987 年成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判对象。《红蝗》,遭遇第一拨乱棍。

  莫言向共产党进攻的代表作《丰乳肥臀》,一出笼就受到革命作家严厉的批判。《丰乳肥臀》被禁,莫言脱军装。但是,莫言1996年末开始反攻了!此后,他的发迹一路顺风,直线上升!到2012年得“诺贝尔文学奖”达到了顶点!被刘白羽同志称为伟大国家蛀虫的莫言,成为 “顶尖人物”!请看几件事:

  (一)为莫言塑了铜像

  (二)建立了莫言文学馆

  "莫言文学馆"位于山东高密市高密一中校园东南部,是一座三层小楼,总建筑面积1900平方米。收集了莫言三十多年来的文学作品,对莫言的成长道路、获得的荣誉都做了详细介绍。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王蒙题词,另一位著名作家贾平凹为图书馆书写了对联:"身居平安里心忧天下,神游东北乡笔写华章"。

  (三)为莫言修建了旧居

  (四)刘心武、张颐武两位专家在《中华读书报》(2014年2月24日第15版)的对话中披露——

  刘:有一个文学评论家告诉我,据他所知,他们那个省县以上的四套班子的干部书橱里面都要有一套十八本《莫言作品系列》,光这一块的发行量就不得了。如果其他省也差不多这样的话,你想想,全国多少个县,每个县四套班子,除了正的一把手以外,还有很多副手。那么这些书进入他们的办公室书橱和十八大文件放在一起,这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张:我在北京市开会,北京市的情况也是一样。所有的常委、所有的班子都一人一套,就是办公厅给买的,办公厅出去采购。

  刘:即使象计生委这样的单位它也要摆一本《蛙》,扫黄打非办公室主任那儿也有一本《丰乳肥臀》,这些符码本身就获得了充分的合法性和安全性。

  《透明的红萝卜》迅速进入了高中课本,然后初中也开始选他的故事和文章,小学也开始考虑,幼儿园的老师也要让孩子从小记住莫言,很有意思。他在家乡住过的宅子,成了人们的观光胜地。

  莫言本身呢,就准备好燕尾服,带了一个庞大的亲友团,包括他家乡的县委宣传部的部长,是吧,都到了斯德哥尔摩,共襄盛事。这是非常亮丽的一道景观,……莫言的作品怎么评价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这几件事证明:莫言从八十年代拿起笔来,到得“诺贝尔文学奖”,与共产党较量30年,莫言“胜利”了!

  莫言为何狂妄之极?因为他“胜利”了!莫言换了个说法:“文学的胜利”!他的所谓“文学”,我在前面的评论中说过,是堆“文化垃圾”!不管怎么说,应该承认,我们共产党与他较量30年,莫言“胜利”了!

  (二)

  瑞典文学院选中一个莫言,没费吹灰之力,把“诺贝尔文学奖”打进了中国!受到“热烈欢迎”!

  “诺贝尔文学奖”给高行健时,《人民日报》评论员指出:

  “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据此,我们可以认定,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

  中国作家协会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

  “诺贝尔文学奖”给莫言180度的变化!

  瑞典文学院这个倒行逆施、一贯反动的组织,“不倒行逆施了”!不“一贯反动”了!失去的“权威性”陡然变成有“权威性”了!

  这180度的变化,是瑞典文学院的“胜利”!是国内外反华、反共势力的“胜利”!

  “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影响很大、很坏!

  在“热烈欢迎”中,大大小小的欢迎者,大大小小欢迎的报刊,只字不提瑞典文学院给莫言的“授奖词”,不说这个“奖”给莫言,对中国有什么好处?有何坏处?不说这个“奖”,是糖豆还是摇头丸?以大吹大捧莫言,大吹大捧“诺贝尔文学奖”!忍辱负重!

  这种忍辱负重!让一些人盲目崇拜这个“奖”。说两例。

  第一例,《中华读书报》2013年4月24日第8 版,有篇《“文气”遭遇了“痞气”让谁蒙羞?》摘录几句——

  清明期间,在山东高密平安庄,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涌向莫言旧居沾“文气”,接待游客超千人。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游客中也不乏“抠墙皮、挖砖块”的。

  一些人对作家的崇拜,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崇拜,而只是出于从众心理,他们只是跟风凑热闹。在这股莫言崇拜潮中,暴露了一些崇拜者的浅薄和无知。比如,去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来后,有游客居然以拔莫言家的萝卜为荣,还向人们炫耀称“这是莫言家的萝卜啊”,这种浅薄无知让人哑然。而很多游客也纷纷加入“拔萝卜大军”,让人惊诧莫名。别说这只是莫言哥哥家的萝卜,就是莫言亲手种的萝卜又能怎样?这些游客的无知举动只能成为笑谈。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其在高密的老家一时间变得门庭若市、客如云集,这种车水马龙的景象让人惊叹,也让人反思。其实,这种热闹景象只是一个假象,到底为什么去莫言的家乡,估计很多人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别人去了,自己也就跟着去了。莫言热带来的并不是人们对作家的尊重,而是盲目崇拜,很多游客只是凑热闹,觉得好玩而已。假如莫言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么,还会有多少人崇拜莫言?还会有多少游客会奔赴莫言老家?还会有多少游客去拔“莫言家的萝卜”?(作者 江苏省沭阳县 池墨)

  第二例。黑龙江省《大森林文学》2017年第一期的“开卷美文”,刊发的是北岛的《回答》。

  这首诗美吗?美在哪?这首诗虽然叫朦胧诗,但是,北岛的回答并不朦胧:  “我——不——相——信!”他不相信什么?

  “开卷美文”介绍北岛:“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曾参与著名诗刊《今天》的创办和编辑工作。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北岛是什么样的“著名诗人”?《今天》是什么样的“著名诗刊”?

  有位网名叫卧夫制造的人说:“《回答》作于1976年清明前后,初刊于《今天》创刊号(1978年12月23日)”。

  1978年、1979年是什么样的历史背景?

  1978年春季,位于当时北京西单文化广场南侧一带的一道灰色矮墙,被称为“西单民主墙”。攻击毛主席、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从这里开始。

  1978年底,一些所谓非官方的报纸刊物如《四五论坛》、《北京之春》、《人权同盟》、《探索》、《今天》、《沃土》,还有青岛的《海浪花》、贵州的《启蒙》等,把攻击毛主席、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张贴在这个墙上,其影响扩展到全国主要城市。时称“西单民主墙运动”。

  1979年初冬,北京西单一带大字报、小字报贴满了建筑物的墙壁,首都各界和外地来京的人们,还有许许多多的“老外”们蜂拥而至,白天晚上,把个西单地区堵得水泄不通。

  有些境外新闻媒介为“西单墙”一个劲儿地煽风鼓噪、呐喊助威。国内有识之士和更多的人民群众,则忧心忡忡。全国看首都。“西单墙”出现后,各地大中城市也相继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墙”,一时有蔓延全国之势。

  1979年11月下旬举行的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是一次载入史册的非常重要的会议。会议根据中共中央的建议和精神,不仅认真、充分地讨论了如何加强社会主义法制、整顿城市社会秩序等问题,而且特别讨论了“西单墙”的问题。

  1979年12月6日,为了维护首都交通和人民生活、工作的正常秩序,整顿首都市容,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和人民政府决定,禁止了“西单墙”。

  北岛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大喊:“我——不——相——信!”的。

  “开卷美文”说北岛:“曾参与著名诗刊《今天》的创办和编辑工作。”

  《今天》是北岛大喊:“我——不——相——信!”的刊物。

  豆丁网说:“1980年9月,《今天》被有关政治当局勒令停刊”。

  搜狗百科说:“1980年9月,《今天》被要求停刊。

  1990年在北岛的主持下《今天》文学杂志在挪威复刊,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发行,其网络版和论坛也享誉世界各地汉语文学圈。”

  《大森林文学》为什么把北岛的《回答》,做为“开卷美文”?就是因为北岛“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以上所述两例就是对“诺贝尔文学奖”盲目的崇拜!

  盲目崇拜“诺贝尔文学奖”,最大的危害是:在政治上敌我不分,黑白不辩!这危害我们国家的政治安全!

  (三)

  莫言“胜利”了!瑞典文学院“胜利”了!国内外反华、反共势力“胜利”了!谁失败了?毋庸讳言,我们共产党失败了!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作报告》中指出:“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任何贪图享受、消极懈怠、回避矛盾的思想和行为都是错误的。全党要更加自觉地坚持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更加自觉地维护人民利益,坚决反对一切损害人民利益、脱离群众的行为;更加自觉地投身改革创新时代潮流,坚决破除一切顽瘴痼疾;更加自觉地维护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反对一切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的行为;更加自觉地防范各种风险,坚决战胜一切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和自然界出现的困难和挑战。全党要充分认识这场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

  我们与莫言的斗争,就是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就是一场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的斗争。

  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在哪呢?莫言的进攻,瑞典文学院的进攻,告诉我们:

  第一,内外勾结,以文学为武器,利用世界文学大“奖”的花环,招摇撞骗!文学对人的思想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莫言的“文学”,“诺贝尔文学奖”,极其严重地毒害了中国人民的思想,特别是毒害了中国一代青少年的思想!这关系到我们的江山社稷!

  第二,严重的是,在莫言的进攻下,在瑞典文学院的进攻下,在我们共产党内出现了两种声音!对莫言的“文学”有批的,更有保的。

  我们共产党不怕敌人强大、不怕敌对势力内外勾结、狡猾奸诈,就怕我们党内不能统一正确的认识,采取正确的方针政策。

  必须正视、必须承认:莫言的发迹、得势,“诺贝尔文学奖”打进来,是我们共产党的一次失败!

  正视失败、承认失败,就不会再失败;无视失败,将再次失败!

  失败为成功之母,毛主席说过,坏事可以变好事。在失败中,认识莫言,认识瑞典文学院,认识我们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有短板。总结经验教训,认真履行习总书记的要求: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消除莫言、瑞典文学院给我们造成的危害。

  2020年5月1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