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肖战事件的回望——读《红岩》有感

2020-05-13 12:10:45  来源: 微博   作者:陈猿猿 李狮狮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夜下网之后心有所感,抽了本书出来慢慢翻看,疲倦当中逐渐恍惚

  这时只听书中仿佛有一个温柔而坚定地女性声音问我:这书好看吗?

  我自然而然地回应到:好看,而且对我来说它不能仅仅用好看与否来评价

  女性声音更加温和愉悦:请问现在的中国还好吗?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慢慢对着书说道:还好,比你们当年好,以后会更好,危机永远与机遇并存,一时的困难无法阻挡永恒的斗志。

  女声接着问我:请问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还好吗?

  我想了想,回答她:无论是否自愿,但是至少人人争做有用之人,生活不会没有苦难,机会永远留给健康向上朝气蓬勃的人

  女声听了仿佛颇为满意,然后话锋一转:你听过红梅赞吗?

  我叹了口气说道:听过,至少以前历届演唱者都对得起自己的专业

  女声说道:难道现在这个版本的演唱者不是你口中的年轻人?难道他没有健康向上朝气蓬勃?

  我回答她:一言难尽

  女声安静片刻,然后问:此人可为国分忧?

  我说:从铺天盖地的通稿来看国家有难时他捐助了现实中无人确认接收到的40万

  女声再次问:此人可顾全大局?

  我说:国家有难时百家蓝V为他下场站台置疫情中民生于不顾,想来他就是大局

  女声接着问:此人可真诚善良?

  我说:医生不幸殉职,通稿全是喜欢他这样的年轻人。真诚善良,难道就是把人血馒头烘得热乎乎的?

  女声显然有点懵懂,继续地问:此人可体察民心?

  我说:我已目睹,无数账号被禁言,或者消失。我已目睹,无数词条被炸掉,无数话题被封禁。我已目睹,无数普通以微博作为消遣的清清白白打工仔,被围攻,被污蔑。我已目睹,在校园里,许多学子,迫于失格教师的淫威,跪拜在苏神的神像前,敢怒不敢言。

  女声显然大惑不解:那此人可尊重女性?

  我实在忍不住冷笑一声:“充气娃娃”和“鸡”想来是他对身边女性的至高赞美。

  女声沉默片刻,说道:世人是否真的尊我重我?否则为何让这样的人来唱这首歌?

  我轻轻告诉她,也轻轻告诉自己:烈士永垂不朽,换来资本日夜不眠。

  女声问我:你是否对他已有成见?他是否真是这样的人?

  我的回答是:一个人从偶像团队主唱出道已近5年,如果真是如他的粉丝所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珍惜现在展望未来,他的歌唱实力不会如此,难道红梅赞的历届演唱者都是从呱呱坠地起就天赋惊人开口即唱?她们哪个不是从田间地头从文艺小兵从升斗小民苦练技艺爱岗敬业历经失败百折不回然后成为专业权威?——每一个红梅赞的演唱者,其实都是励志的素人升级记。万事开头难,一开始是素人当然可以理解,一直卖弄“素人”人设,才是羞耻!歌声是不会骗人的,作品是不会骗人的。

  女声显然兴致略有萧索,她说:红梅赞的的确确是首好歌。

  我很庄重地回答她:中国其实以后会有层出不穷的优秀的文艺作品,而且会有配得上这些文艺作品的真正有实力的人来演绎他们。红梅赞不会孤独,红梅赞以前的演唱者也不会孤独。您也永远不会孤独,我们都会记得您。这份记得,没有勉强、没有投机、没有利用、也没有算计。没有粉丝吹捧,没有资本投资,没有媒体推荐,我们也会歌唱这首歌,我们也会记得这首歌中的您。

  良久之后没有回答,我睁开眼抬起了头,感觉自己就是趴在书上做了个梦

  我看了看手里这本《红岩》,上面还有红色的长方形戳印:渣滓洞监狱参观纪念

  我爸爸当年全国到处走,但是来去都双手空空,说没啥好看也没啥好买,只有这本,他小心翼翼带回来,说是给我的礼物。

  (有删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