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清江游:新冠疫情带来的生命权与自由权之争

2020-05-12 09:42: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清江游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看到一篇非常值得思考的报道,德国司法高层居然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出现了一起相当意外的争论,两方面的大人物在争疫情中公民的生命权、自由权谁更重要。

  争论的一方强调公民的生命权,而另一方则强调不能因为公民的生命权而损害公民的自由权,甚至说立宪国家的主要目的就是保护公民的自由权。

  换个说法,那就是有一方说在疫情中生命权重要,而另一方则说自由权重要。进一步讲,在两者必须选一的前提下选择生命权优先,还是选择自由权优先,而那个认为立宪国家的主要目的就是保护公民自由权的说法,显然认为生命权不是国家保护的主要目的,自由权比生命权更重要,真不知道这位鼓吹自由权的先生自己的生命权重要呢、还是自己的自由权重要?

  从德国司法高层中出现的这种争论中,我们发现原来西方国家对他们长期鼓吹的公民权不同部分的关系要么存在着糊涂意识,要么就是有意曲解不同部分的关系,而那主张自由权比生命权更重要的说法大概就是有意曲解这种关系。

  看来,西方国家长期鼓吹的一些东西,他们自已要么是不想说清楚,要么就是曲解本意来为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服务。某些西方政客在他们的骨子里还真的就是没有把普通百姓们的生命放在眼里,在如此重大的疫情中,就是要以牺牲普通百姓们的生命为代价来获取意外的收获,这是不是能从西方国家普遍对疫情反应的迟缓中能看出?

  对此,我们得替他们澄清澄清。

  一,公民的生命权与自由权有一个立足点,那就是公民,而公民依附公民的生命而存在,没有公民的生命,哪来的公民,哪来的权利,哪来的自由?

  西方国家出现的这种争论生命权和自由权谁更重要的问题,从他们自己的角度来看似乎是非常正常的,可鼓吹自由权更重要的那一方却和他们自己鼓吹的公民权或者叫人权怎么看起来是完全冲突的?从世界整体角度来看,从完整人权的角度来看,这种争论主张自由权比生命权重要的的一方实际上是在鼓吹公民的自由高于公民的生命,可世界能接受吗?

  我们总是想问,怎么会在德国司法高层出现这种争论?对抗疫情难道不是为挽救公民的生命,维护公民的生命权?在维护公民生命权中还要给自由权让路?这岂不是把公民生命权与自由权的孰重孰轻给弄颠倒了?

  按照正常的理解,公民的自由权与公民的生命权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啊!自由能与生命相提并论吗?

  我国自古就有人命关天的说法,即使是封建王朝的皇帝老儿握有生杀大权也不敢否定这一点,意思就是人的生命大于一切,其它的都得向后排排,况乎什么自由?

  在正常的社会状态和社会关系中,在正常的人生中,生命当然比一切都重要。人没有了生命对人来说一切都没有了,到哪谈自由?到哪去显摆自由?设想一下,地球上没有了人类,人的自由还会有吗?一切与人有关的事物,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在人不存在的情况下,它们根本没有任何存在的可能,人的生命当然比自由珍贵,这么明明白白的事居然在西方出现争论?

  西方的政客们解释公民权也许和西方的智囊们解释不同,但无论如何不同,公民权中的生命权总是高于自由权的。

  这次德国司法高层出现的公民生命权与自由权的争论事实上是有人要让自由权至上。其实,无论是公民的生命权还是公民的自由权只是公民权的不同部分,公民权的不同部分并不是并列的,总是有不同层次、高低不同的区别。它们谁更重要取决于双方在公民权中的位置,取决于它们所处的不同层次,层次高的自然是比层次低的重要。

  在这场关于生命权与自由权的争论中,他们难道不知道生命权与自由权不在同一层次?难道不知道在公民的权利中,生命权是处在最高层次的权利,而自由权相比则处在比生命权低的层次中,生命权比自由权更重要是非常显而易见的现实,也就是生命比自由更重要,怎么竟然出现生命权不能危害到自由权的说法?

  从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保护自由权的说法能看出,他们不是不知道公民权中存在不同层次的区别,不是不知道生命权与自由权不处在同一层次中,他们就是要把自由权放在生命权之前,强调生命权不能危害到自由权,就是要颠倒生命权与自由权的位置。

  不知他们想过没有,公民的权利固然与公民本身不同,可无论是哪一方面的公民权利它得依附公民而存在吧?公民生命权与自由权的争论中,是有一个立足点,那就是公民,也就是人,其实这也是西方价值观的立足点,公民的所有权利难道不是依附公民存在吗?公民没有,公民的权利还会有?而公民的存在则依附于公民的生命,公民没有生命哪来的公民,哪来的权利?怎么会让自由权高于生命权?这种把自由权置上的说法实际上是把公民权利的“主体”抽掉了,也就是把公民抽掉了,如果公民不存在了,到哪去自由呢?难道在西方世界自由比生命更重要?那几十万因新冠病毒而被迫驾鹤西去的逝者是在天国自由吗?

  那几百万新冠病毒的病患躺在病床上自由何在?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把自由权置于生命权之上完全是在颠倒是非!

  我们不得不承认,那种把自由权置上的说法是要遗祸天下普通百姓的,美国大规模的疫情爆发难道不是“自由权”高于“生命权”的结果?

  二,西方出现的这种强调公民自由权比生命权重要的说法,实际上是对公民权的曲解,是对普通大众生命的蔑视和践踏。

  说起来这公民权是西方发明的,还被分为生命权、自由权等诸多权利。总以为他们对公民权的理解更全面,更透澈,没想到啊,并非如此。从这次德国司法高层对公民生命权与自由权的争论中我们可以看出,西方有人对公民的权利不仅仅颠倒了公民生命权与自由权的关系,更是存在对公民权的曲解,这种曲解在西方国家中普遍存在。

  长期以来,西方世界总是高举着人权(也就是公民权)的旗帜到处挥舞,打着人权的旗号到处侵略,似乎旗帜的高大上可以掩盖行径的罪恶。而他们为自己的侵略寻找的理由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护公民的“自由权”、“民主权”等等,他们要为被侵略国的普通百姓们找回“自由权”和“民主权”并且不惜牺牲被侵略国普通百姓们的生命权。由于他们的侵略,由于他们鼓吹的自由权高于生命权,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进行屠杀,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制造几百万的难民,制造普通百姓几十万、上百万的伤亡。可见,他们不是现在才把自由权置于生命权之上,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曲解公民权,颠倒生命权与自由权的关系。

  但他们这是蔑视和践踏普通百姓们的生命!

  所有被侵略国在被他们侵略之前会出现这么多的难民流离失所吗?会出现几十万上百万的伤亡吗?况且,被侵略国的普通百姓们得到了他们鼓吹的那种自由权了吗?侵略使他们的生活异常艰难,在更多的方面失去了自由,是在占领军的统治、限制下的自由,是在自由地挨饿,自由地受苦,这种自由被侵略国的普通百姓们会要吗?这是侵略者强加给他们的。

  我们还必须注意到,那些被侵略国被杀的普通百姓们或者叫公民们仅仅因为西方国家鼓吹的要给他们自由权,就可以随便使他们无谓的丧失生命权。问题是,西方侵略者凭什么用他们所鼓吹的自由权来让被侵略国的普通百姓去受死?他们有什么权利牺牲被侵略国普通百姓们的生命?

  大概西方政客们不会承认这一点,他们还打着解放的旗号,他们说是去维护民主,说是去维护自由。可他们解放的是什么?维护的是什么民主?维护谁的自由?所有被他们侵略的国家,几百万难民的民主在哪?自由在哪?而那些几千万普通百姓曾经的安宁生活、富裕的生活难道不是被他们的侵略自由没了!

  可见,自从提出公民权后,西方世界对公民权的解释完全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上的,以少数人的利益为上的,他们曲解公民权,不是把公民权视为整体人类的权利,不是把公民权视为人类整体的权利,他们要的公民权仅仅是他们自己的权利,侵略、干涉他国的权利而不是人类的公民权。如此无视人类的公民权还有脸叫嚣什么自由权高于生命权?

  不过,要命的是这次重大疫情把西方国家更为无耻的一面暴露出来,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不仅要在被侵略国中实施,居然也会再现西方国家中,这是对西方国家鼓吹自由权的重大讽剌。

  在欧美疫情严重的国家中,一些西方国家竟然公开把病患中的老人当成为这次重大疫情的牺牲品。他们作为西方国家的公民在次疫情中必须放弃他们的生命权,那么,他们还有自由权吗?他们把老人的生命权当成是什么?老人的生命权是给谁的自由权让路了?难道普通百姓们可以随意被迫放弃生命权,用以换来更多富人们的自由权?

  不过,这还是小巫,看看大巫是什么吧。他们绝不仅限于对本国老人生命权的无视,他们还无视大多数普通百姓的生命权。

  这次欧美的疫情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西方国家不仅蔑视和践踏被侵略国普通百姓们的生命权,还同样蔑视和践踏本国普通百姓们的生命权。

  美国某大人物就曾揭露,疫情爆发后,美国穷人长时间得不到应有的病毒检测,而有钱人随时可进行检测,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的答复相当离奇,他说这虽不应该,但这就是生活。换个说法,就是富人能得到的,穷人得不到是正常的生活现象,这还只是检测,看看自由权高于生命权造成的结果吧。

  疫情中美国穷人的死亡率远远高于富人,非白人死亡率远远高于白人,这难道就是西方强调公民自由权比生命权更重要的结果?

  为什么在如此重大疫情下,富人们权贵们绝大多数依然活得很滋润?大家都注意到一个事实,美国的权贵阶层几乎没有人被新冠病毒感染,这是偶然的吗?而穷人们一方面要对抗疫情,一方面要谋生,三千多万的失业者领点救济能管事吗?

  可见,西方政客们说自由权高于生命权是多么的虚伪,他们曲解公民权,还把生命权作了恶意的分割,他们的生命权永远高于穷人,非白人。在他们看来,普通大众的生命权不重要,要让普通大众高举着自由权去死。

  换句话说,他们所说的公民的生命权是被分割开的,事实上不是指整体人类的权利,只是指部分群体的权利,富人们的权利,他们所说的公民自由权高于公民生命权指的是富人们的自由权高于普通公民的生命权。他们难道就是要通过这次瘟疫来消灭穷人和非白人?难怪有人会说,这次疫情简直就是针对穷人制造出的。

  三,在欧美大规模爆发疫情之后,西方出现强调自由权比生命权重要的说法其核心似乎是在替不得力的政府找理由甩掉自己的责任,掩盖自己的罪恶。

  关于生命权与自由权的争论不只是德国司法高层在争论,其实在这个争论之前在西方欧美很多国家内面对疫情泛滥时都存在这种争论,这种争论不仅存在于高层司法界,存在于政客中,也存在于普通民间大众中。

  而这种自由权高于生命权的类似说法也曾是西方一些政客对我国武汉因疫情爆发采取封城措施后的指责。那时,他们说我国武汉封城是限制自由,是违反人权。

  欧美疫情大爆发后,欧美国家各个阶层的人都有跳出来鼓吹强调自由而无视生命的现象,可见,这种自由权高于生命权的毒害在西方社会太普遍了。虽不是都说自由权高于生命权,但无视限制,无视防疫的起码要求,突破防疫底线的现象在很多国家中出现,叫嚣不怕死的很多,这实际上就是把所谓的自由权置于生命权之上的一种结果。

  但需要注意一个细节,那就是高喊自由的人们一般都是尚未染疫者。而所有的染疫者无论是痊愈的还是驾鹤西去的,再无把自由放在生命之前的。西去者已无可能再提生命权和自由权,而脱难者自身的经历教训他们不可再相信自由权高于生命权。

  概括讲这争论虽说是一道选择题,但不能把它简单地说成是要生命还是要自由。客观讲,任谁都会说自由要生命也要,鱼与熊掌可以兼得,不能把生命与自由对立来看待。也就是说在多数的情况下,生命权与自由权确实是可兼得的。

  但今天的现实则出现了一种特例,那就是在此次大规模的新冠病毒的侵袭下,有时候人们必须在生命和自由之间做出选择,要生命那暂时就不能有某些过去有过的自由,或者说必须对某些过去的自由进行限制,有人说是伤害自由,其实都一样,在可能伤害生命或伤害自由的情况下,明智者都会选择不要伤害生命。

  可有人就跳出来强调,应该选择自由。为什么呢?在下以为这里另有玄机。在欧美大规模疫情泛滥的危难时刻,有人提出不能因为公民的生命权而损害公民的自由权会造成一种什么结果呢?不仅仅会助长疫情扩散,有了这个说法,政客们就有理由甩掉因应对疫情不利、应对疫情无能所需要负的责任。

  欧美一些国家无论是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政府应对疫情屡屡失误的事实是无法抹去的,他们除了向外甩锅企图推责外,不能损害自由权的说法似乎也成为他们洗白的重要借口。

  特别是美国政府面对新冠病毒的无能和无力,无知和放纵,使美国成为新冠病毒泛滥的中心,这重大的责任是甩什么锅,找多少理由都是无法推卸的。不论美国是不是源头,美国新冠病毒泛滥政府的责任都是最主要的。其实,美国作为病毒泛滥的中心显然是源头所致,由此,美国政府应负更大的责任。

  若自然的源头在美国,美国政府有意无意的失误都应负主要责任。无视病毒,盲目自信,放弃责任,导致美国病毒大泛滥,美国政府是难辞其咎的;若是人为的源头在美国,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导致病毒泛滥,美国政府更是罪责难逃。

  可冒出这么一个自由权高于生命权的说法,无论是病患还是亡者似乎都无法追责美国政府。他们会被一种说法迷惑。美国政府会说,受到病毒侵害的人们,政府维护的是比生命权更重要的自由权啊,你们的自由权比生命权更重要。如是,政府怎么会有责任呢?于是欧美一些国家的政府在此次疫情中的责任都会大大缩小,这是欧美国家政府一种新的甩锅方式,既要向外甩锅,也要向内甩锅。就是要抹掉自己应负的责任,甚至可说是企图逃避自己的罪责。

  看看欧美一些国家的严重疫情,看看美国,上百万的确诊者,近十万的亡魂,欧美国家的一些政府如此应对疫情不力完全就是在犯罪啊。可当公民权中的生命权不重要,自由权重要的说法走上前台后,对欧美一些国家政府对病毒大泛滥的责任真的有理由推掉的,至少能减轻很多,政府得先维护自由权啊,这理由来得多么是时候。

  可我们得注意,鼓吹自由权至上严重违反了最基本的公民权!重复一下,按照西方的说法公民权最重要,而公民权的核心是什么?那就是公民啊,公民权的核心是什么,那就是生命啊,没生命哪来的权利?鼓吹自由权至上的人难道不是违反了最基本的公民权!

  真不知道侈谈“自由权”至上,欧美一些国家特别是美国能不能逃脱一劫?

  那个老神在在的基辛格跳出来说什么美国败了谁也别好过尤其是中国。如此赤裸裸的威胁把他内心世界完全暴露无遗,“中国的老朋友”?真应了中国的流行语,防火,防盗,防“闰蜜”。

  基辛格的假面具自己撕下来了,中国人怕见匕首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