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童大焕:宪政本质及路径:谁最需要宪政?》一文的阶级分析与批判

2020-05-11 14:46:2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童大焕究竟何许人也?经过百度一查,发现童大焕这个人,还真是个很恶心的家伙,原先以为他就只是一个法学界的败类,没想到他还是跨界的诈骗犯,很多人都被他骗了。

  以下是他众多文章中其中一篇较有代表性的文章,鼓吹宪政民主和资产阶级专政,意图引导中国进行资产阶级复辟,走上彻底的资本主义道路,其花言巧语,摇唇鼓舌,用心险恶,居心不良,必须进行彻底的阶级分析,批判并揭露其丑恶本质,括号内名字后面是笔者的话:

  几乎一夜之间,“宪政”两个字红遍大江南北。不为别的,只因为关于宪政,几家报刊几乎同时放了几声大响炮:

  人大法学教授杨晓青在《红旗》杂志撰文称宪政只是资本主义概念而不适合社会主义;切不可单独提“宪法和法律至上”,否则容易掉入“宪政”的话语圈套;《环球时报》社论称“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解放军报》称“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杨百胜:社会主义民主是大民主,全方位民主,是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而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所谓的宪政民主,那只是少数精英统治阶级的民主,对于广大被统治阶级的人民群众来讲,只是背在身上的沉重枷锁。)

  否定某某道路说纯属扯蛋!任何人不可能两次踏进世界上同一条河流,每个人、每个国家、每条道路都是在不断地探索前行,难道你爷爷你爸爸如果是扛锄头种田的,你也必须扛锄头种田,否则就是否定祖先的发展道路?今天的人们耕地用的是拖拉机,锄地用的是除草剂,难不成这是在否定刀耕火种的千年发展道路,死路一条?(杨百胜:国家发展道路当然要分清楚究竟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两极分化道路,还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共同富裕道路。这两种制度具有本质的区别,一个先进优越一个落后腐败,资本主义道路已经被证明是死路一条,必然要被先进的社会主义道路所代替。虽然任何人不可能两次踏进世界上的同一条河流,因为水是在不停流动着的,但是河道仍然是同一条河道,其方向是不变的。正确的道路应该继承,错误的道路应该抛弃,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前进啊。)

  我们不妨来看看宪政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的中国是否迫切需要宪政?宪政对谁最有利?(杨百胜:中国不需要什么资本主义的民主宪政,这纯粹是资本主义的假民主真独裁,中国需要的是人民能够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共同富裕之路,是人民民主专政,即对人民内部实行广泛的民主自由,对阶级敌人实行彻底的阶级专政。只允许反动阶级和敌对势力老老实实,不允许他们乱说乱动、捣蛋破坏。)

  哈耶克在《自由宪章》中说,宪政的实质:一是限权,即限制政府及立法机构的专属权力;限权的一个精巧的技术性手段是分权。二是保障,即保障人民的各项基本权利,特别是洛克主张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权。通过宪法和法治的方式践履这样的政治制度,就是宪政。以宪法为灵魂的国家权力的人格化,就是宪政。(杨百胜:一切崇洋媚外的洋奴们就只知道引用资本主义国家精英的话,而且是断章取义,恶意曲解,只知道说得天花乱坠,看到了表面现象,而不知道话语出现的具体语境和时代背景,不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知道照搬照抄,生吞活剥,而不是结合国情,洋为中用。)

  如果说这个概念还不太好理解,不妨从宪政之母英国说起。1215年《自由大宪章》奠定了英国近现代宪政基础,是英国宪政之母,而英国宪政是世界宪政之母。它确定了一些重要的原则:确立了法律高于王权的精神;开创了自由人权保护的先河;确立了权力有限的观念;促进了议会制度的确立。大宪章被西方学者称为英格兰自由的奠基石,它的沿革发展确立的精神是:自由民主不是“让多数人统治少数人”,更不是指“让民众直接当家作主”,而是指导“每一个人能够自己统治自己”,宪政不是指“有宪法的政治”,而是指“法律下的政治”。(杨百胜:一切阶级社会里,要么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要么就是多数人统治少数人,二者必居其一,没有例外。中国历史上毛时代是多数人统治少数人的时代,而所有搞私有制的社会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这就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进程,不容否定和污蔑。自由民主如果不是“让多数人统治少数人”,那如何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如果不能让所有人在一个问题上达成完全的一致意见,那我们就只能束手无策了吗?那该怎么办?事情就只能放下来不去做了吗?如果是这样,人类社会还能发展到现在的文明程度吗?英文单词“democracy”民主一词源于希腊字“demos”,意为人民的统治或治理。其定义为:在一定的阶级范围内,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在民主体制下,人民拥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权。尽管世界各民主政体间存在细微差异,但民主政府有着区别于其他政府形式的特定原则和运作方式。民主是由全体公民——直接或通过他们自由选出的代表——行使权力和公民责任的政府。民主是保护人类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它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民主是以多数决定、同时尊重个人与少数人的权利为原则。所有民主国家都在尊重多数人意愿的同时,极力保护个人与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民主国家注意不使中央政府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政府权力可以分散到各个地区和地方,并且理解地方政府必须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和对他们的要求做出反应。)

  宪政的核心是限制国家权力,保障公民权利,其中,“每一个人能够自己统治自己”这句话最为核心和关键,可以说是宪政的灵魂。它的前提就是把本该属于每一个个体的财产权利和自由权利(如迁徙自由、市场自由、言论出版自由)还给每一个独立的个体自己;同时把所有的权力哪怕是最高权力严格置于法律的管辖之下,使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法律下的政治”下对自己的行为和未来有一个明确的预期,而不是寄托于最高领导者(即使最高领导者本身的权力也是短暂的)喜怒无常的人性。这也就是政府和民众之间重新分配权力,在这个重新分配的过程中,公民的主体性和政府的合法性同时得到确立!(杨百胜:“每一个人能够自己统治自己”这句话只有在共产主义条件下才能实现,共产主义社会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体,消灭了一切剥削、压迫和不平等现象,人人可以自己统治自己,高度自治,而在阶级社会还存在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严格对立和区分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自己统治自己呢?在阶级仍然存在,阶级对立、阶级矛盾、阶级斗争都还非常严重的情况下,要么是统治别人,要么是被别人统治,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例外的,怎么可能自己统治自己,高度自治呢?)

  在当下国人连基本的言论出版权利、基本的财产权都没有保障没有自由(土地被集体,房屋被限购)、而且贫富差距又十分巨大的年代,直接越过宪政谈民主,或者直接迎合民粹谈公平公正,都是太扯蛋而且极其危险的走钢丝,多半会堕入多数人暴政,会重新把国家和民族拉进地狱的深渊。而这个时候谈宪政虽然太奢侈,和与虎谋皮无异(因为权力都有自我扩张的滥用的本性,有些人权力掌控多数资源上瘾),但正因此,更显宪政、限政的珍贵。(杨百胜:不要轻易代表人民群众说话,你代表不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和真正心愿,你表面上好像很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事实上只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妄图代替现存的统治阶级而上台主宰人民群众的命运,你本质上比任何统治阶级都还要坏,只会空谈误国,干不了任何对人民有益的事情,人民群众已经把你们这些公知的本质看得一清二楚,不要再演戏忽悠人民群众了。)

  宪政首先是通过限制政府权力保障公民生命权、财产权以及各种自由权,让这些权利回到哪怕最一无所有的人手里,而不仅仅是要“一人一票”。须知,英国民主和宪政最早的出发点就是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利,一开始甚至规定有一定财产的人才有投票权。它牢牢立足于宪政和民主的出发点--保障公民财产权,而财产权是一切权利和自由之源。你应该知道控制了肚子就控制了身体和灵魂这个常识,不信去看看莫言小说,看饥饿状态下是如何可以实现一个馒头诱奸无数女青年的。(杨百胜:莫言谎话连篇,通过小说来反党,反社会主义,用心险恶,难道你看不出来?你信莫言的话,还会有好话吗?照样也是谎话连篇啊。你口口声声英国的民主和宪政,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利,英国的民主和宪政真的保护了公民的财产权利吗?英国这个强盗国家现在已经日薄西山,自身都难保了,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群体免疫死了多少人?这就是你的民主和宪政,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利?人都死了还怎么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利?你怎么洋奴思维这么根深蒂固呢?)

  这样的权利首先对中国最广大的穷人有利--意味着你的土地你的农房你的户籍你的迁徙都是自由的,你的财产权利发展权利完全回到你自己手里,你可以实现“自己统治自己”而不需要别人代你作主了,这比你“一人一票”或者指望一个救世主去分别人的财产可靠多了,可持续多了。(杨百胜:一个人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大脑,一个国家也同样如此,自由不是无政府主义的自由散漫,自由也是相互的,有条件的,受到各种主客观条件和因素的制约,世界上不存在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那只是你凭空想象的乌托邦自由,抽象的不存在的自由,那是无法无天。凡是人世间的任何事物都只能是具体的,有条件的存在,你的这种普世思维方式根本上就是忽悠人民群众的,极端自私自利的。)

  有人说这样一种与虎谋皮,“既得利益集团”不会同意。其实现有体制下没有永久的既得利益集团,只有短暂的既得利益集团--官员的任期都极其有限,今天你治下的一亩三分地全是你的,明天就全成了别人的。正是因为权力的短暂,所以每个掌权者都极尽“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之能事,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既有可能得到大量好处,也有可能为惨烈的政治夺权斗争和日后政敌清算埋下了伏笔。(杨百胜:你若上台成为统治阶级估计更加“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更加嗜权如命,更加嗜钱如命。不要一张嘴就知道说别人了,你们这些公知大V就是中国问题的根源,改开后出现的大多数问题就是你们鼓吹的结果。)

  因此,限制政府权力保障公民权利的宪政,在限制官员利用权力寻租的同时,也限制了其他官员和政敌利用民粹情绪对他们的清算,不必把官场当战场、把官场当前线、把老婆孩子早早就提前送到国外“大后方”,同时与国内的亲人长年遥遥相望。这对“既得利益集团”也是利大于弊。(杨百胜:多么为贪官污吏和极少数统治精英着想啊,我们的公知大V,真的是体贴入微,耐心细致得很,自己多么想加入统治阶级的队伍中,从而能够分一杯羹啊!其实说穿了都是一路货色!)

  宪政对企业家阶层也利大于弊。它使竞争变得更加公平,使政府权力不再能够借民粹情绪对企业家阶层展开“杀猪运动”。(杨百胜:你们这些公知大V鼓吹宪政民主的目的在这里是不是已经显露出来了,借助所谓竞争厮杀来维护少数人的垄断特权与私利,并且阻止人民群众的杀富济贫,构建公正公平的社会,维持少数人的永久统治,这就是你们一再鼓吹的资本主义理想社会,一万年不变。)

  总体而言,不论是对企业家还是官员群体,宪政在使他们中的一部分失去非正常暴富机会的同时,却在更大限度上保护了他们生命和财产安全,使之不因残酷的政治斗争和一些政客迎合民粹的需要而无端丧失。想想,如果真要借民粹或者其他理由“杀猪”,首先杀的肯定是那些捞足了的"肥猪"才比较有油水!(杨百胜:你为企业家官员群体等统治精英出谋划策是多么的尽心尽力啊,公知大V们口口声声害怕政治斗争,口口声声把百姓污蔑为民粹分子、乌合之众,这还是在替人民群众说话吗?为什么你们那么害怕人民群众杀猪呢?猪长大了不就是要被杀掉了而吃下去的吗?这样的常识都不知道?童公知大V是不是太蠢了点呢?财富不公平到了一定程度,就应该劫富济贫,这是天之道,只有这样,世界才能真正的和谐与自由啊!你们这些公知猪早晚会被人民群众杀掉的,如若不信,那就等着瞧吧!)

  宪政对最高领导集团的好处更大!让莫奈在《欧洲联盟》中说:“人终有一死,我们会被他人取而代之。因此我们不能传承个人的经历,因为它将随我们而去,我们能够留下的只有制度。”通过一个美好的制度安排,让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从此告别仇恨走向自由与繁荣,这样伟大的政治家必将名垂青史不说,就是从眼下迫切的经济与财政行情来看,宪政已是时不我待--现在由于政府权力过大、百姓权利过小导致地方政府无度征地举债、地方官员无度腐败、环境无度沦陷的政府主导经济的发展机制已经难以为继,其最后的成本一定要全部由中央来买单!有人认为只要开动印钞机就能对付,实则短视矣!到时候印钞机赶上不民众的愤怒、维稳经费、环境沦陷和地方债的膨胀!(杨百胜:制度是万能的吗?制度就没有好坏之分吗?公知大V们怎么就那么痛恨毛时代的制度呢?通过一个所谓美好的西方资本主义的制度安排,就能够让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从此告别仇恨走向自由与繁荣吗?你在做梦吧,事情是这样的简单吗?是你自己太幼稚,还是你在把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引向危险的歧途?你以为治理一个泱泱大国是在玩过家家吧,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以为你的几句话就能够点石成金,金玉满堂?见你的鬼去吧,你在装神弄鬼呢!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瓜,不知道你们的图谋何在?早就被戳穿了,你们的鬼把戏,不要再演了!)

  因此,宪政其实对中国各个阶层都有利,而且也已是当下中国的当务之急。它像清洁的水和清新的空气一样,是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的必须--少数惟恐天下不乱、欲置国家和民族于混乱与危险境地、然后趁乱打劫火中取栗发国难财夺国难权的除外!(杨百胜:宪政真的那么神奇,对中国各个阶层都有利?宪政是上帝一样的无所不能吗?宪政是神仙一样的完美无缺吗?世界上真有上帝和神仙吗?宪政能够像清洁的水和清新的空气一样,是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的必须吗?人类历史几百万年没有劳什子的什么宪政民主,不是一样发展到了今天吗?而没有清洁的水和清新的空气人类能够活过一天吗?这两者可以相提并论吗?少数惟恐天下不乱、必欲置国家和民族于混乱与危险境地、然后趁乱打劫火中取栗发国难财夺国难权的人,依我看,说的不正是你们这些公知大V吗?)

  有人认为,一些宪政派学者不提出具体的实现宪政的路径,或以“开放党禁报禁”为具体路径,肯定要吓坏保守派的,其他人则担心突变引发大乱,因此也反对。所以宪政目标确定后,具体路径非常重要。宪政派学者除了要批判反宪政的谬论,更要反思自己,探索渐进的具体路径。(杨百胜:又在提馊主意,一脑子坏水的公知们,省省心吧,别再捣乱了。)

  这话我赞成,具体路径和方法在任何时候都比宏大目标更有价值。这也正是反宪政者也不能实现理论自恰的地方!他们只有宏大却自欺欺人甚至自己也不相信的伟大目标和空洞口号,却没有任何改进现实的具体方法和路径。(杨百胜:你们这些公知大V和教条主义的洋奴们所引进的西方理论与口号才是“宏大却自欺欺人甚至自己也不相信的伟大目标和空洞口号,却没有任何改进现实的具体方法和路径。”只知道照搬照抄西方的理论,不加以任何改进,最终必然是味同嚼蜡,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甚至造成祖国人民的灾难。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经验充分证明了洋教条主义的巨大危害,于今尤烈。)

  在宪政道路上,可以有君主立宪,可以有民主立宪。在当下,贫富差距巨大导致民族和民粹情结浓得化不开、经济又陷入不景气的年代,对生命和财产权的漠视常常成为民粹派的基本特征,这种时候民主立宪当然是灾不是福。可行的路径是从立宪最初最原本的道路--“君主立宪”入手,由最高级别的党组织立法定规,实施宪政。具体从两个方面同时入手:

  一方面是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市场权迁徙自由权等等,尤其是财产权保障成为当务之急。财产权是一切权利之基石;有恒产者有恒心,稳定的财产权也是民心和社会安定之基石。当下中国多数民众尤其是农民连独立财产权都还没有,建设美好国家、实现中国梦岂不是空中楼阁?(杨百胜:你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献媚统治精英吧,不要再打着中国民众的幌子欺骗广大善良的老百姓了,人民快被你们骗的一无所有了。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人民利益的代表,只不过是为了实现西方的那种宪政民主,自己可以分食而肥,得一杯羹罢了,什么时候真正考虑过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呢?)

  另一方面是严格限制公共权力,尤其是限制各级党的一把手的权力和政府干预微观市场的权力,落实习总书记提出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现在的中国式治理面临着法治不统一、政令不出中南海信息难进勤政殿的现实困境,党政一把手权力过大,俨然是各地无法无天的土霸王土皇帝,而且是任期极其有限、追求短期经济和政绩利益、我走后把一切责任和后果留给中央和百姓的土皇帝。这对法律、党和中央的权威、地方百姓和自然环境事实上都是致命伤害。中央顶着个威权的名声,事实上除了对下级官员有任命权以外,很多时候名不副实。而任命权严重受制于信息不对称。何妨考虑先把司法、新闻、纪检独立于地方党委之外,由此实现对党政一把手的平级监督。

  具体路径和方法可以探讨,关键是,宪政是“把权力关进笼子,把权利还给百姓”的必由之路。任何权力都不是如来佛的掌心,都不是千手观世音,都不是孙悟空七十二变,因此社会必须实现由权治到法治的转变!(杨百胜:即使是西方的宪政民主形式上也应该是由人民来立宪吧,你要“君主立宪”,反对“民主立宪”,居心何在?真面目又暴露出来了吧!你就是不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害怕人民群众起来当家作主,你不过是人民的敌人,反动派的一条走狗而已,岂有他哉!)

  历史学者马勇说:“晚清君主立宪时,反对声音不小。力主立宪的达寿告诉朝廷:实行宪政就是不与人民为敌,不与民意相违。如执意拒绝宪政,那么必将被民意抛弃,终被推翻。循世界潮流改专制为宪政,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无非是君主将某些权力还给人民,同时赋予人民一些义务。人民介入国家大事,自然落实了政治权力合法性。”(杨百胜:现在的人民民主专政比之西方所谓的民主宪政不知道要高多少级台阶,你想方设法引进这些已经腐朽不堪的垃圾进来戕害人民,意欲何为?要想阶级复辟,重新走上资本主义私有制两极分化的道路吗?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国,站在历史的节骨眼上。

  最后,改南唐后主李煜词结尾:

  威权春梦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环球”风,故国不堪回首雾霾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海蜃罢?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指缝流。(杨百胜:一个彻底失败、格调低下、偏安一隅最后被俘虏的皇帝的诗词,值得你那么无限怀念、崇拜吗?毛主席那样大气磅礴、气吞山河的诗词你怎么就不拿来学习学习,好好运用一下呢?毛主席才是人民群众利益的真正代表和最高守护神,你不站在毛主席一边,就是不站在人民群众一边,你就是人民群众的死敌、公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