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金峰智库:新冠病毒确实起源于美国(一)

2020-05-08 11:48:15  来源: 金峰战略智库   作者:华夏英雄
点击:    评论: (查看)

  世界卫生组织(WHO)权威认定:中国科学家在武汉分离出来的冠状病毒是一种全世界从来没有发现过的新型病毒。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这种新冠病毒命名为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

  这种全新的新冠病毒是从哪里来的?钟南山院士2020年2月27日公开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虽然发现在中国武汉。但是,真正的病毒源头并不在中国,而是一种境外输入性病毒”。为了找出真正的新型病毒源头在哪里?金峰智库几个月来认真分析了美国、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伊朗等六个疫情严重国家的最初病毒来源,结合最新病毒来源的资料,从中梳理出新型冠状病毒的真正发源地---美国。

  一、新冠病毒2019年秋就潜伏于美国大流感之中

  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公布的数据,从2019年9月开始至今,美国已经有超过2600万民众感染流感病毒,超过25万人因为流感和并发症而入院治疗,因为流感导致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1.8万人。新型冠状病毒早在2019年秋季就已经潜伏于美国的大流感之中了。只是因为在2020年1月以前,美国的普通医疗机构没有对流感病人做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或者说美国普通医院当初并没有获得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测试盒。所以,当时美国很多普通医院往往都把新冠病人当着普通流感来治疗和当作流感病例来统计。

  中国人曾经在2003年吃过SARS病毒(非典)的大亏。所以,中国人对于检测SARS类的冠状病毒非常重视。幸亏中国最近在基因测序领域已经名列世界前茅,中国科学家率先完成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测序,率先研究出了病毒核酸检测盒。美国在收到中国赠送的一批核酸检测盒后,美国才开始在美国本土对部分流感病例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蓦然发现:美国很多流感病人就是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者。而且很多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美国流感病人的发病住院时间都在2019年9月至10月,这远远早于2019年12月中国武汉首个病例的最早发病时间。在美国2019年9月开始的大流感中潜藏的这些新型冠状病毒,远远早于2019年12月才在中国武汉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从美国新冠病人身上检测出的病毒属性是武汉新冠病人身上检测出的病毒的父辈,显然美国应该是这次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的发源地。

  美国当地时间2月26日,美国CDC疾控中心确诊的一名新冠病毒肺炎患者近期并未离开过美国,也未与任何确诊病例有过接触史,美国疾控中心认定为是美国首例无法确定病源的本土新冠肺炎患者。判定美国本土很可能早就存在新冠病毒病例。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2020年3月11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回答议员的质询时,当众公开明确承认:一些死于流感的美国公民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对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很多医务人员也证实,经过对大量早期流感死亡病例的核酸检测,确实发现部分美国早期流感病人实际上就是死于新冠病毒肺炎。

  多个国家的科学家对新型冠状病毒研究后相继发现:无论按照那个研究机构对新冠病毒的分类方法(美国分为:A/B/C/D/E五个类型。英国分为A/B/C三个类型),在中国的武汉地区只发现存在中间类型的病毒,而没有早期的父辈A类型病毒。所以,中国武汉出现的病例并不是病毒的源头。全世界当时只有美国才具有包括新冠病毒父辈A类型在内的全部五个类型的病毒毒株,全世界科学家们一致共同认定:美国才是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

  2020年4月21日,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的官员说,对2月6日和2月17日在病患家中死亡的两个人进行尸检表明,这些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县卫生官员在一份声明中说,Covid-19病的存在是通过组织样本确定的,并由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确认。

  由于美国联邦政府最初不愿意对新冠病毒进行检测,而且联邦政府对谁拥有冠状病毒测试资格有极其苛刻的规定,而CDC研发的测试套件(公共卫生实验室已于2月7日开始接收)被证明是有缺陷的,无法检测出阳性患者。联邦政府对允许进行检测的人的严格定义,大大限制了当地卫生官员可以采取何种措施来查明该病毒的传播范围。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等媒体和美国各大电视台的公开报道,美国当地时间4月23日晚,针对分别死于2月6日和2月17日的两名死者,其尸检结果显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美国加州的开文•纽森州长下令验尸官和医学检验员,应该对该州去年12月以来的死者做尸检,查明疫情最早何时在加州发生。

  美国纽约州的州长科莫23日说:纽约州发现13.9%(279万人)体内有新冠病毒抗体,从科学角度充分证明这些人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显然,美国早在2019年9月就有大量流感患者感染过新冠病毒。

  据路透社24日报道,纽约州州长科莫23日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接受检测的人中有13.9%体内存在抗体。这一数字意味着纽约州约270万人可能已经感染,是目前该州官方公布确诊数的10倍。

  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Michael Melham)4月30日对媒体表示,他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已拥有新冠病毒抗体。

  他在2019年11月前往美国大西洋城参加一场会议,11月21日回程时突感不适,回到家后开始出现高烧、发冷等一系列肺炎症状,咳得很厉害整夜都无法入眠,当时他没有受凉,觉得这肺炎太厉害了。

  而且欧洲的意大利超级感染者就是参加了2019年12月8日在美国夏威夷的马拉松赛后得病的。日本的一对夫妻也是在美国夏威夷感染新冠病毒的。韩国和台湾地区的一些早期病例也是在夏威夷感染的。澳大利亚也曾公开指责病毒是从美国传播到澳大利亚的。科学家们认为:在美国本土的A/B/类型病毒,曾经在早期就通过夏威夷管道传播到澳大利亚、意大利、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患者的病毒基因都比中国武汉的病毒早一代,而且发病时间也比中国武汉的最初确诊病例还要早。

  美国西部的加利福利亚州对早期的流感死亡病例测试发现对新冠病毒呈阳性。美国东部的纽约州也有很多人体内有新冠病毒抗体。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9月以前就在美国大规模流行了,很多早期死亡病例都被误当作流感病例处理了,很多人的体内早就有新冠病毒的抗体了。所以,大量事实和科学依据都证明:新冠病毒源头就在美国。

  无论是隔离在日本海域的美国“钻石公主”号邮轮(428位美国游客1月18日在日本横滨港登船,船上没有中国大陆游客)、还是隔离在洛杉矶海域的美国“大公主”号邮轮(有1500位美国游客,没有中国大陆游客)、还是隔离在旧金山海域的美国“至尊公主”号邮轮(大多数是美国游客,没有中国大陆游客)、还是海上漂流几周后停靠柬埔寨的美国“威士特丹”号邮轮(超过600人是美国公民,没有中国大陆游客)。这些邮船上都没有中国大陆游客,显然美国邮船上的新冠病毒疫情与中国大陆没有任何关联,美国政客甩不了这口锅。

  在美国多艘邮轮上同时爆发的大面积感染新冠病毒的游客又主要都是来自美国本土(并没有到过中国),在太平洋东岸和西岸多个不同海域的多艘邮船上出现大批美国本土游客确诊新冠病毒阳性反应,这些美国土生土长的美国新冠病毒阳性患者感染的病毒根源应该是来自美国本土,而且,这些美国患者检测出的新冠病毒基因属性与中国武汉病人感染的新冠病毒属性不同,美国患者感染的多是第一代病毒,武汉患者感染的是第二代病毒,显然美国游客身上的新冠病毒来自美国本土,而且早已经在美国广泛扩散了。才有美国东南西北的游客同时在远隔万里的多艘邮轮上大面积检测出无症状病毒携带者。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截至美国时间28日,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已突破100万例。美国时间29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美国报告了100万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唯一原因是,我们的病毒检测做得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好得多。其他国家在检测方面远远落后于我们,因此出现的病例要少得多!”。

  确实是如此,如果美国不放松检测限制,恐怕美国现在还是没有多少确诊病例。如果美国能在2019年11月份就大面积进行检测,恐怕早在2019年12月份美国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就超过100万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VirusDisease2019,COVID-19)最早出现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早在2019年9月就开始在美国各地流行,由于当时并没有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很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被当作流感处理了。身在美国各地的美国军人自然也会感染这种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又由美军带到了亚洲和欧洲,2019年10月由美军参加武汉军运会的多位美国发热求医的运动员(还有一些无症状感染者),把新冠病毒肺炎带到了中国武汉,随后武汉就爆发了大规模的不明肺炎,经过科学家对病毒基因测序分析,经过中国医生和专家团队的多次会诊,最后确认这是一种在中国从来没有病例的全新冠状病毒肺炎。这就是事实!

  美国政府你今天说这个国家不公开数据,你明天说那个国家公布的数据不准确。你们美国现在是全球感染新冠病毒最多的国家,美国某大学统计的数据表明,截止2020年5月5日,美国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23万人,死亡超过7万2千人。金峰智库问问美国特朗普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你们美国官方公布了美国的确诊病例人数了吗?!你们美国官方公布了美国死亡人数了吗?!你们一个字都没有公布?!你们把美国疫情数字捂得紧紧得,连白宫聘请的传染病专家都无权谈论疫情,美国白宫自己如此不公开透明,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还公开阻止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去参加美国国会众议院听证会。连美国人选举出的国会议员都没有法定的疫情知情权?!你们白宫特朗普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还有何脸面去批评那些每天按时直接公布本国官方确诊病例人数和死亡病例人数的国家呢?!

  美国这不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美国这是“零步笑一百步”。美国自己一步都没有迈出来,反而无中生有地故意诽谤和刁难已经走出了一百步的东方大国。美国特朗普总统就是有意不公布官方数据。特朗普公开收紧政府部门公布数据,公布疫情数据必须由他和副总统彭斯来公布,其他任何政府部门都无权对外公布疫情数据。随后,美国总统和副总统又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停止对外公布官方疫情数据。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美国个别无德政客真的很无耻!

  金峰智库利用大数据优势,将世界主要大国的流行病专家们有关新冠病毒源头的研究成果简单汇总,便于大家更好了解新冠病毒源头就在美国的真相。

  意大利和法国的很多流行病专家普遍认为:欧洲早在2019年秋天新冠病毒就已经从美国流行和蔓延到欧洲了。很多欧洲人在去年大流感中就已经有了抗体。意大利很多专家已经要求对去年流感死亡病例进行检测。日本、德国、韩国和俄罗斯都认为去年美国的白肺病和大流感中就存在新冠病毒了。这些专家经过几个月的研究后,专家们认为病毒来源应该就是在美国本土,时间就是2019年秋季。

  当地时间5月3日,法国巴黎北部塞纳-圣但尼省两家医院的危重症科室负责人伊夫•科恩(Yves Cohen)表示,法国至少在去年12月底就已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意大利米兰大学流行病学家和医学统计学教授阿德里亚诺•迪卡里近日表示,早在2019年10月至12月期间,米兰和洛迪地区因肺炎和流感住院的人数较以往就出现了显著增长,他因此怀疑当时新冠病毒就已经在意大利境内流传。阿德里亚诺•德卡里称:“我目前正对此进行研究,一旦研究结束,就会申请挖掘有可疑症状的人的遗体进行检测”。

  美国公共卫生官员周二晚间公布的尸检结果显示,2月6日在圣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家中死亡的一名患者,在死亡时感染了这种冠状病毒,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使这名患者成为美国有记录的第一例covid-19死亡病例。

  圣克拉拉县公共卫生官员莎拉科迪(Sara Cody)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新冠病毒在美国出现的时间远远早于人们曾经认为的时间。科迪说:“据调查了解,这两个病例都没有旅行史。所以我们认为它们是在当地感染的。”

  圣克拉拉县的官方声明中说,验尸官已经对2月6日和2月17日在家中死亡的两人进行了尸检,并将组织样本送到了疾控中心。美国疾控中心(CDC)已经证实,这两份样本均为冠状病毒阳性。该县卫生官员还证实,3月6日死亡的一名居民也是死于COVID-19。圣克拉拉县的三份尸检报告都检测出死者生前就是新冠病毒患者。显然,美国早就爆发了本地流行性新冠病毒感染,这些死者的病毒源头应该是在美国本土而且早于武汉。

  日本也是世界上从事病毒研究的高手,日本早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就有731生化部队和顶级生化实验室。在日本战败之后,这些生化专家被美国接到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陆军生化研究所继续从事生化战方面的病毒研究。日本对病毒来源有可靠情报来源。

  日本流行病学者和媒体首先提出,这次新冠病毒可能来自美国。理由是:美国2019年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曾发生两次严重的生化泄漏事故而关闭,随后美国就暴发了至今原因不明的“白肺病”和非常严重的流感,造成2900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在感染者中,可能有新冠病毒感染者;在死亡者中,可能有人是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但是美国政府却异常顽固地长期拒绝对病人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也让日本和世界各国的学者怀疑新冠病毒真的来自美国。

  中国台湾的电视台援引各国科学家的研究发现,在武汉的病例都来自于新冠病毒家族儿子辈的C家庭(个别在武汉的美国人有A类病毒),不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而美国则是五毒俱全(病毒的五个家族齐全)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按照美国研究机构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分类,目前在美国同时发现具有A/B/C/D/E五种类型病毒的毒株,而在中国武汉的中国人病例中只有中间第三种C型病毒。奇怪的是美国从武汉撤回的美国人员和美军运动员身上检测出了早期的A类病毒(武汉和中国都没有A类型病毒)。显然,美国参加军运会的发热求医的军人和美国驻武汉领事馆的A型病毒携带人员,应该才是武汉病例的父母辈病毒的源头。

  英国剑桥大学2020年4月9日发表的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最新研究报告中,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做了基因研究,共分为A、B、C三株,A类毒株是这次新冠病毒大爆发的根源,主要来自美国;出现在武汉的主要是B类毒株,它是从美国A类病毒演化出来的;而C类病毒主要是在欧洲流行。英国研究人员认为人类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时间应该发生在2019年9月中旬到12月上旬。

  父辈的A类毒株主要出现在美国和澳洲,这也就是说美国才是新冠病毒的发源地,再由美国向武汉传递,进而再向全球蔓延。为什么武汉当地人并没有发现A类毒株,而从武汉返回美国的个别美国人(美军运动员和美国领事馆人员)也检测出A类毒株,而中国其他城市却没有呢?剑桥大学的研究报告认为最早发生感染的时间,很有可能就是2019年10月18号至27号在武汉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可能是美军运动员把美国A类病毒带到了武汉军运会。

  台湾电视台还报道了世界流行病科学家的研究成果:美国2019年6月28日开始流行的“白肺病”的症状同新冠病毒肺病症状非常相似(都是肺病感染后形成“白肺”,并且都是呼吸困难),这并不是由电子烟引起的,应该就是新冠病毒早期父母辈病毒感染的肺病,当时没有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所以,误诊为原因不明的“白肺病”,显然美国的不明原因白肺病应该就是新冠病毒的真正源头。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Sergey Glazyev在接受俄罗斯Tsargrad TV网络电视台采访时的观点很清楚,这次疫情就是美国发动的混合战争。美国的统治精英,不仅有信息技术武器,还有生物武器,除此之外,美国统治精英还在操控国际金融市场上有着庞大的武器库。

  Sergey Glazyev指出:回溯整个(新冠疫情)事件,可见人为操控痕迹。冠状病毒,我认为已可请生物工程师讲讲它是如何合成的。已知只有美国一个国家可以做到这一点。这个国家进行病毒测试,这让他们拥有了完整的生物武器库。

  这位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指出:主要目标是中国和俄罗斯,因为美国失去了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控制。所以,中国和俄罗斯就成了美国寻求进攻的要点。

  当地时间4月17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告诉媒体:无论是在美国境内的美军生化实验室还是美国设在格鲁吉亚等前独联体国家的美军生化实验室,每年这些实验室的周边地区都有有一些民众因为莫名其妙的流感或者不明确的疾病去世。

  早在2019年,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就曾指出,美国已在全球各地建立了200多个生物实验室。俄罗斯情报部门认为,美国这些生化实验室可能还含有了一些美军未来用于战争的生化武器。不仅扎哈罗娃有此质疑,就连曾在联合国担任细菌武器专家的伊戈尔•尼库林也认为美国这大规模的生物实验室存在很大的“病毒制造”的嫌疑。

  北京时间4月29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前不久,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就美国在前苏联国家建立生物实验室表达关切。近日,有境外媒体披露相关实验室实际上完全受美方领导,由美国防部下属单位下达指令,用于研究针对特定人群的危险疾病,进而研究许多美国本土禁止的研究项目。请问中方有何评论?

  耿爽:我们注意到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及相关的报道。美国在前苏联国家建立了多个生物实验室,却对其功能、用途、安全系数等三缄其口,让当地民众和周边国家深感担忧。当地民众强烈要求关闭相关的实验室。希望美方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正视国际社会的关切和当地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采取切实举措,消除国际社会的疑虑。

  金峰智库认为:事实胜于雄辩。根据美国各州对于死亡病例的解剖和世界各国对相关案例的科学研究成果,这次全球暴发的新冠病毒肺炎的源头就在美国本土。第一代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秋就潜伏于美国的大流感之中了。并且早已经在美国本土和欧洲多国流行了。

  由于2019年秋天,美国的普通医院并没有检测新冠病毒的试剂,也没有对病人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再加上有些病人是无症状感染者,所以,当时美国本土没有及时报告新冠病毒病例。美国有了新冠病毒测试盒之后,验尸后才发现原来新冠病毒的根源就在美国本土。

  金峰智库 2020-05-06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