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关于“红色文学”问题呈某群诸文友

2020-05-05 11:29: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湘江日夜潮
点击:    评论: (查看)

  现就我在此群的言论和自己想法以及某某老师的发言回复如下,因为留言很多,此处只做概括不予全部引用,既然设置了一个题目,还有“兼呈”诸位之语,那就索性公开于群中吧!

  接过此群之初,我就想到要践行自己的文学主张,只是现在才明朗化而已,其实我是多么想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自己的文学同道啊?

  某某老师提到的目标不一问题,我觉得不全对:您的那些“目标”与我的打造“红色文学群”想法并不矛盾,除非彻底反对我的主张。

  某某老师提到的我对红色文学理解片面问题,我作如下说明:我所谓的红色文学,它首先要是正能量的、接地气的、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学,其红色应该体现在“弘毛、拥习、反腐、锄奸和倡导公有制”的主导思想,应该有别于您说的“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中与其矛盾的部分,矛盾部分应该是40多年大搞私有制的产物,它与人民利益已经渐行渐远,早晚会被人民所抛弃。简而言之,我所说的红色与特色不能同日而语,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倡导红色文学,就不能回避矛盾,就应该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妄图让新中国变色的图谋!

  某某老师提到的“与时俱进”问题,我总觉得和某些人说的“开历史倒车”有着同样的口吻,我觉得有必要对“红色文学”创作主张做点说明。我们现在的文学,把持在占领理论高地上的人手里,一切主导思想都是以当年一些人炮制的《决议》(这里使用简称)为依托的。但是历经40年,人民的文学已经成了官文学、特色文学,所以才有诸多文学创作者的整体逃离与堕落:前者避谈政治以图自保;后者充当特色理论的吹鼓手,广大文学创作者几乎全线这样沦落——文学的服务性也即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也逐渐模糊起来……有鉴于此,我所倡导的“红色文学”正是重拾毛泽东文艺思想的一种呐喊,也是与所有“去毛化”、“去社会主义化”文学主张者的一种斗争,是文学阵营的一种激浊扬清的“与时俱进”思想。

  某某老师提到的“有违政治健康”内容,我不知如何定性,为了避免封群、为了照顾国家安定团结大局,我觉得是应该注意的问题,但是千万不要把“红色文学”看做这样的内容,如此我们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就被彻底颠覆了。请大家一定要从内心深处明辨这样的是非:只要共和国颜色是红色的,只要中国还是社会主义体制,只要共产主义还是我们不变的信仰,只要我党还在追求共富和提倡不忘初心,党的文学就应该是也一定是红色的文学!

  写到这里,我猛然想到自己在中华慈善诗会当评阅老师时候,经常“推销”给曲、赋学员的一段话,现摘要抄录如下:

  诸位看到此文的文友,很高兴为你们评阅,每期评阅作业前“推销”我的“文学三境界观”和“文武互补论”,也是想做一次用文学干预生活的体验:

  我们文爱者的终极目的绝不是纠结格律这个“是不是”的问题,还要学以致用,担负起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的建设和保护重任,那就是解决“红不红”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最近讲话中也疾呼“共和国的颜色是红的”);最后我们应该回到文学的审美上来,要共同去解决作品写得“好不好”的问题,做到精益求精。

  少年时候的我就感悟到:武学的最高境界竟然如“武”字造字初衷一样朴素的思想,是“不战”;中年后至今,发现贪官、奸商和汉奸甚嚣尘上,他们四处贩卖西方反华势力的“普世价值”论,与境外反华势力相勾结,妄图对社会主义中国进行颜色革命……这些现实激励我们每位有良知的文学爱好者,拿起自己手中的笔,向一切反人民的文痞们宣战(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党校讲话中也疾呼共产党人要有“斗争精神”),真正捍卫社会主义中国的红色江山,这是我对文学最高境界的又一感悟:即是“战”。我个人认为,以上文学与武学的“战”与“不战”的两大互补论,还有我的“文学三境界观”,是捍卫社会主义国家上层建筑必不可少的最高境界!

  以上,应该是我历经40年改革开放,作为下岗工人之一员的文学爱好者,对自己大半生创作的思考和对余生创作思想的重新梳理。至此,我的创作观已经十分明晰,我对打造“红色文学”群的想法也由来已久,我对“红色文学”的认识不是一时冲动般的“片面”!我可能和群里很多文友一样,并非共产党员;但是我也可能和群中一些人一样有着共同的共产主义信仰,我就是想要寻找这样的文学同行者,我就是要和你们一道共同做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

  此文,也仅仅是借某某老师提出的问题,阐述我的文学观与信仰,阐述一个文学爱好者不该有的“逃避”和“沉沦”,为此我心向红,至死不渝!

  2020.04.0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