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因为我来过!――评中美脱钩解释中“中国崛起说”对“左翼崛起说”的话语遮蔽

2020-04-24 09:25:2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什么叫“中美脱钩”?

  4月10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说,美国应将在华企业搬回美国,政府支付100%的搬家费;日本也公布了22亿美元(贷款)扶持在华日企搬迁回国内或东南亚。此消息一出,国内舆论哗然。

  如果库德洛这一说是最具体化的说法,时间、地点、人物俱全,那么我们查遍手头所获任何资料,无论美国政府还是中国政府,都未曾有过什么是“中美脱钩”或“脱钩”更清晰表述了。推特总统特朗普一上台就嚷嚷着要将产业转移到美国,他与富士康老板郭台铭称兄道弟,与马云的闲庭信步,也全都冲这而来,事实上重振美国实业是特朗普的政治根基。

  我看反而倒是媒体将“中美脱钩”或“脱钩”论硬生生的建立起来,扎个稻草人向他射箭。众媒体是怎样解释“中美脱钩”的呢?我归纳一下大致集中在这样四种说法:就业回流说;国家安全说;恐惧中国赶超说;恐惧中国崛起说。

  1、就业回流说:此说主要依据就是特朗普施政国策,有图有文有数据。就业回流并非仅对中国,这是特朗普的政治根基,是他的选民基础。美国资本主义金融过度发达,国内实业空洞化,长久以往国将不国,有必要调整,究竟特朗普还是奥巴马、小布什,他与中国无关。

  2、国家安全说:美国原以为将低端产业外包给中国、中南亚和世界其他劳动力便宜地区,仰仗高科技产品附加值立国,然而造成国内实业空洞化,节骨眼上反而暴露美国的颓势,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次“新冠病毒”美国一时拿不出足够的医疗器具,必须“跪求”中国,足以证明后果严重。为国家安全起,任何一个执政者都要面对这个事实,需要调整国策,也与中国无多大关系,反而与他的资本主义体制更相关。

  3、恐惧中国赶超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美国体制较有利于科技的发展,这是一百年、两百年来的事实证明,然而美国体制又不是中国可以完全效仿,中国有他自己的文明发展轨迹和国家特性。以我们所能,以中国目前的体制和巨大的体量、市场,换取美国日本和欧洲发达的技术,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全体华人的共识,这也绝非阴谋和秘密,美国日本和欧洲全都知道。所缺的是磨合、毅力和时间,是各方利益在磨合、毅力和时间作用下的实现。

  然而同样也会产生一个问题:中国也许集各所长,美国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也许总有那么一天,也许不,师傅永远是师傅,徒弟永远是徒弟,这就需要美国精英打量盘算――然而这是任何一个裁缝泥瓦匠师傅都会考虑的问题,只不过放大到国家和历史层面而已。

  这或许与中国有关。

  4、恐惧中国崛起说:这与前一说“恐惧中国赶超说”相似,不同的是在全方位的赶超,从而取代美国在世界,至少是在太平洋西岸的地位,并不仅仅经济技术上赶超美国。

  ×××××××××××××××××××××××××××××××××××××××

  我看国内媒体更热衷于“恐惧中国崛起说”,就像打了鸡血针似的掀起一股股兴奋浪潮。这是多么大的正能量!美国衰弱,中国将会取代,从“狮子醒了!”、“厉害了!我的国”到一望无际的“越南为何渴望回归中国?”、“印度曼尼普尔为何渴望回归中国?”…。

  这股情绪借中国挤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么个事实,再借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煽起,然后越描越实;这次中国抗“疫”取得成功,美国则确证人数、死亡人数超过中国,似乎做实了美国衰弱。然而情绪完全由众媒体煽起,罔顾事实。一国的衰弱或崛起并不表现为一事一例,而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美国一霸的局面短期不会改变,也没有真正取代美国的势力崛起,这是应该理性看待的。

  更重要的是“中国崛起说”还掩盖了一个真命题:中国左翼势力的真正觉醒,制约了美国的为所欲为。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国内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做大蛋糕”与“分蛋糕”之争可以看作一个标志。这看似国内之争,但是“做大蛋糕”派经济基础需要中美“资本-共产主义”体系支持,这个体系下中国以输送低价产品始,购买美国垃圾债券终,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中美关系就运行在这样一个体系下。反对“做大蛋糕”必然触动这个体系,美国需要维持这个体系而绝非所谓“脱钩”,“脱钩”只是一种策略,用来威胁国内的“分蛋糕”派。

  这使我想起最近网络传颂的切•格瓦拉一句名言: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我想把他稍稍改一下:美国叫嚣“脱钩”并非因为“中国崛起”对他的威胁,而是因为中国国内左翼势力的真正觉醒。

  “因为我来过!”不仅切•格瓦拉说,也是基督教世界广为传播的思想:统治阶级在人民革命和外部威胁前可能稍稍放松对人民的盘剥和压迫,但他并非真正的良心发现。中国是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并非基督教世界,但是社会主义之路漫长而曲折,有时甚至复辟走回头路。这考验我们的智慧和理性,对决策者而言更是实实在在的工作指引。正确判断美国“脱钩”论的真正动机,中国不存在真正挑战美国权威的实力――无论软实力还是硬实力,美国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决定的资本趋利性,这两点决定了所谓“脱钩”只是美国经济政策的调整以及对华烟幕弹,无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出笼还是佐利克对中美关系的悲观预测。

  左翼势力更应主动担当、引导中美关系的正确走向,不为“特色”势力左右;对美要坚持既有所开放又有所限制,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长期国家策略,比如金融和转基因农作物领域应该坚持保守主义策略,不为美国说客说动,现代高科技领域则应该更开放国门,走出引进。然而何者开放何者限制的最高准则,却是需要我们好好权衡掂量,有理有据应该说服人――我看这正是我们目前短板,似乎根本看不到这类最高准则和理论阐释,既使零零星星有些说法,然而理论疲塌松软,勉强可以说服当代,却没法传承后代(七十年前中共“打土豪、分田地”,七十年后竟然“农地入市”,理论保质期七十年都无法确保,不能保证后代传承,教训呀)。左翼势力主动担当、引导应该是全方位的,理论建树是重要的先行一步,既要保持社会舆论上的存在,亦要勇于实践和斗争、积极参与社会,不做旁观者。左翼势力更应该要有自信,包括理论自信和实践自信,因为左翼代表了绝大多数人们的利益,前途无尚光明;既使美国大资本势力,只要他是理智的,他也能够看到,他要争取他的资本利益最大化,也必须俯首屈尊,与大多数中国人民站在一起,而不是作对。己方坚持执著,这是基本保证。

  实际操作上的当务之急应该准备最坏的方向,库德洛之说也许为下一步中美谈判设下陷阱和底牌,并非真实搬迁意愿,也许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准备动作,中国要做好充分接招准备。他真的要搬迁,当然不可能全部美企都按他的100%搬迁费补贴来运作,而是有所选择,他也是需要利益计算的,我们理所当然也要做好接受准备、做好目录――什么样的企业、什么样的设备可以接受?以什么样的方式接受?作价或入股?以什么样的价格?以法律强制接受还是以市场运作方式?哪些无需留恋由他去的?都要做好准备,有备而来我们的损失才可降至最低。以上这些当然必须以我们国家长久之计通盘考虑。库德洛之说真要诉诸运作,当然不可能三两天,我们今天就准备,时间还来得及。几十万哪怕上百万家美企给他一一做个目录,时间来得及。这样超前准备也许一个更好结果:库德洛本想欺诈,中国决心之大,可能使其欺诈决心稍有收敛,朝向更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一切未知,做好准备才是上上策。

  就历史和现实看:社会主义体制与资本主义体制将长期共存,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将长期并驾齐驱。共产党人蛰居延安酝酿夺权时就对最大的资本主义美国留有“后手”,并未完全关闭铁门,这是多么理性的“后手”;1949年夺取政权后一边倒加入苏联集团,然而一闪而过,很快恢复独立,并未成为某某“链”上的一环――当时东欧和世界其他国家曾经是这“社会主义大分工”体系中的一个环,苏联突然垮塌,这些国家又以数倍付出才换回生存独立。这一切思考是由中国社会东亚文明特殊性所决定,是由巨大的内在之“势”而定,绝非因应意识形态或个别因素。左翼势力应该坚持这个信念,夺回和把握中美关系大舵;中美关系如今颓势,固然是美国资本主义贪婪本性所致,也与前期国内特色集团一己私利投降路线诱导有关,矫正他需要时间,我以为认识他更重要。

  任何一个理智的美国当权者也会看到这,中国既不可能成为苏联社会主义体系中一员,也不可能成为美国资本主义加工链上一环,更不可能以所谓的“一带一路”主导和控制世界。当然这也需要时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