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特朗普不该当背锅侠

2020-04-22 09:52:4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当代阿Q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利坚合众国,在这次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可以完完全全地说,失败的一塌糊涂,几乎交出了一张白卷。那么大个帝国,咋就栽在一个小小的病毒手里呢?

  于是乎,乎是于,老美抗疫成绩不佳的各类学说纷纷出炉。汇总各类神论,主要是这么四种:一是领导无妨论:归罪于特朗普领导无妨,错失防疫的最佳机遇。二是大选影响论:归罪于病毒生逢其时,老特怕失选票,不好施展拳脚。三是贪昧养老论:有意放纵疫情,侵害老人,国家贪昧老人的养老金。四是物资缺乏论:归罪于产业外移,缺乏抗疫物资。其实顺着这个思路,还可以找出最少几条老美抗疫不利的神论。

  当然,也是活该,那个使劲作死的特朗普倒霉:当下老美的中标人数,超过七十多万,死亡人数也超过三万多,大有向原先预计的二十万挺进的趋势。美国疫情一片哀嚎,作为帝国老大,老大帝国的现任总统,尽管使劲甩锅,甩锅使劲,但好像这个锅特朗普是背地定了!

  敲击这篇东西之前,俺也认为特朗普必须背锅,他不背锅,天理难容。但随着左右手指的不断敲击,大脑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特朗普也是代人受过。这个锅,应该由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的背还差不多,最不济也应该由1787年参加费城制宪会议的55位代表背。若非要追寻具体背锅者,最起码应该由三百多年前,制宪会议主要的贡献者,即华盛顿、麦迪逊、富兰克林这三位大人物背那口锅。

  这次老美抗击疫情不利,表面看好似是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上述的四种神论似乎也很充分。但细想发现:错错错,一叶障目,只抓住了皮毛,放走了真正的大鱼。不信,且听俺的粗略分析,看看是否抓住了问题的龙头。

  不信网友可以百度,在老美历史上,多次发生过传染病大流行,死伤之重比这次新冠肺炎有过而无不及。其实,在中国历史上也曾发生过血吸虫“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历史就是一面镜子,历史总会重演一幕幕,惊人的相似,何也?

  再不信,可以查询,世界人类传染病大流行的历史,仔细分析,所差的就是白骨的多少,损失的大小。造成这方面问题的根本的原因是国家的体制,体制不恰当,防疫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老美的三权分立,市场资本经济,必定会酿造出一切有利于资本发财的后果。当下看似,特朗普在台前表演,表演的眼花缭乱,说白了某人也只是木偶剧里的傀儡。这方面特朗普、奥巴马、里根、尼克松、华盛顿等等总统,也无论是共和党、民主党的什么人总统,其本质都是“华尔街”的走狗。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都是为资本服务的,当科学的抗击疫情的方案,不符合资本的利益的时候,无一例外都会选择“休克疗法”。道理很简单,大面积长时段禁足,不符合资本的利益。

  老美的三权分立,是资本之间的分权,与国民几乎没有什么关系。个人利益盛行,是大多数人不能干涉权贵的利益,重点保护的是权贵剥削的自由,偶尔丢几根骨头,是为了劳工创造再生产劳动力。为权贵服务的“拉弗曲线”理论,是一个天才的幻想,犹如减税不等于工人加薪一般。减税是国家补助资本,大发国债是减税的必然产物,国债是向全体国民或全世界分摊治理费用。

  老美,这个全世界最大债务国,在世界经济前景不看好的大背景下,除了发债筹集运营费用外,几乎再无其他良策。当下,发债困难,旧债即将到期,新债发行艰难,特朗普缺米下炊,让人家割肉抗击新冠肺炎吗?即便特朗普想割肉,他的三十多亿美金的家产也不够抗击疫情的费用啊!如此操作,也只有玩甩锅这条路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三百多年前费城制宪会议种下的恶果,还做那任总统也是回天乏术,所差的是即脚本不同。

  特朗普有一个政治笑话:老家伙刚入住白宫的时候,赶紧让智囊团翻翻奥巴马留下的家底。翻完账本,老特大骂奥巴马,他妈的黑鬼,留下满地的国债,天价的窟窿,害苦我了。

  看似笑话,但道出了那个被世人称为天才的费城制宪会议成果的本质,是三百多年前,那帮该死的家伙,就为历届老美总统规划好了无可更改执政途径:所有权制度不变,其他一切治国脚本都是修修补补。

  网间传了一个笑话:一天夜里,为新冠肺炎疫情闹得老特实在睡不着,给好友朝鲜金三发了一份电子邮件,请教抗疫良方。金首相,回复说:华尔街那帮家伙不死,俺也无力回天。老特又央求道:不能见死不救。金首相又回复:可以找东方大国点化缘,但不能透露是我出的主意。

  由此观之,特朗普也是替费城制宪那帮家伙背锅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