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国家的强大和政府的自信不是方方们能憾动的

2020-04-19 17:39: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渝政
点击:    评论: (查看)

  武汉解封的前两天传出《方方日记》要制作出英文版的消息,2020年4月8日武汉解封第一天,方方的日记被翻译成英文和德文,挂到了亚马逊上公开预售。由于方方授权“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将《方方日记》改名为《武汉日记》,并将日记的副标题标为——来自疫情中心源头的报告。因而方方卷入一场巨大舆论漩涡,被几千万中国人唾骂厌弃,这种厌弃唾骂中,就有曾经支持过方方的人,所以舆论场上才有了“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的舆情。

  于是方方开始出来为自己辩解了,方方辩解不是陈述事实,而是采用扣帽子、打棍子的方式。其实这也是公知、大V们今天惯用的手法。方方就经常用“极左”的帽子、“文革”的棍子来回击批评她的人。

  方方说:“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崩塌掉!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 方方说得真好,我都要为你点个赞了!问题的关键是,到现在为止方方有一个状况没搞清楚,这就是到目前为止对你的日记提出批评、反击、唾骂厌弃是国家吗?是政府吗?不是!不是!!不是!!!而是千千万万有基本是非辨别能力、有爱国良知的网民。

  方方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就你那几十篇文理不通的“日记”也值得国家和政府出手?( 注意:我这里讲的是“文理不通”,不是“文字不通”,方方做过湖北省作协主席,不否定你有较好的文字功夫;但你的文字表述出来的是许多讲不通的道理,所以,叫“文理不通”)。到目前为止国家和政府对《方方日记》采取的都是不屑一顾的态度。既然如此,方方为什么要扯上国家和政府呢?是想以此来抬高自己的地位还是想以此来向美国、西方表白你受到了中国国家和政府打压?今天中国的强大、政府的坚强确实不会因为方方在美国、西方出一本书,向美国、西方递出去一把刀,就能把中国怎么样,在强大的国家和自信的政府面前,《方方日记》只能是“然并卵”。

  我前面说过,就方方那几十篇文理不通的“日记”不值得国家和政府出手,但这并不妨碍(1)国家和政府对方方在武汉封城之际怎样利用特权让肖警官送家人出城展开调查。(注:1月23号上午10点武汉封城,武汉人民顾全大局不吵不闹。然而,方方却通过武汉市洪山区交管局,在1月29号晚上把她侄女送到机场,1月30号凌晨出国)。(2)并不妨碍国家和政府对方方在2003年武汉土地价格为952元/每平方米(按容积率1.6计算)时,方方是怎样以每平方米55元的价格拿到了她别墅的土地出让金而展开调查。(3)并不妨碍国家和政府对方方最晚于2011年,是怎样把艺术家的工作室(别墅)办成了个人产权而展开调查。

  今后当国家和政府对方方的违法乱纪行为展开调查时,方方一定要明确,这与你的日记没任何关系,不要到时装出一副是因为你写了这本日记而受到政府打压的受迫害样子。

  2016年4月15日下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方方对诗人柳忠秧名誉侵权成立,判决方方立即删除侵害柳忠秧名誉权的两条微博及评论和转发文字,在其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柳忠秧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

  这是政府在无端地指责你方方还是你方方在违法乱纪?方方不仅不执行法院的判决,并宣称“做了坐牢的准备”,也不会道歉,真有点老赖的气魄。

  在国家和政府对《方方日记》不屑一顾的情况下,方方都要拉上国家和政府,说政府不能“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请问方方,政府什么时候无端地指责了你???

  我们看到的却是方方对政府无端地指责。方方在日记里指责政府隐瞒疫情,“20天的延误,20天的隐瞒,带来的灾难当然不止是死亡一件事”,她以教训的口吻说让“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

  方方你凭什么指责政府“20天的延误,20天的隐瞒”? 按照方方的“20天延误、隐瞒”逻辑,那么武汉在1月3日就应该封城。方方这一逻辑的背后就是湖北、武汉的官场必须要有超人,湖北、武汉的官员要能够超前预知这是一种新型病毒,要能够超前预知这种病毒的传播途径,如果湖北、武汉的官员做不到,那就是“延误”、就是“隐瞒”。方方这种思维真是一种“弱智思维”。

  最早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2019年12月26日上午,张继先接待了一家3人来看病,这一天,还来了一位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一样的发烧、咳嗽,一样的肺部表现。张继先给在这些病人做了各种检查后排除了流感,张继先认为:“一般来说,一家来看病,只会有一个病人,不会3人同时得一样的病,除非是传染病。”

  12月27日,张继先把这4个人的情况向医院院感办和医务部作了汇报,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

  12月29日当病人已增加到7人时,医院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12月29日是星期日,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来到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12月30日当天武汉卫健委就发了文件,12月31日上午中央电视台就向全国发出了消息。

  与此同时,流行病学调查也在同步进行。12月30日中科院病毒所拿到病毒样本的,2020年1月1日进行病毒分离,1月2日完成了病毒的基因测序,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

  中国CDC(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在1月6日启动二级紧急响应,1月15日启动一级紧急响应。只是在春节的节日大氛围下,公众们并无多少人关注此事;引起公众们高度关注此事的是在武汉封城以后。

  虽然1月9日就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但专家们却未能就是否人传人在第一时间内达成共识、得出结论。正因为这样,才有了第二批、第三批专家组到武汉。1月17日到19日包括钟南山、李兰娟等院士在内的第三批专家组在武汉考察,之后前往北京汇报。

  对地方政府来说当一种疾病还没有确定是否流行传染病之前,是不能随便公布信息的。有一句流行的话:“凡是法律没有禁止的都可以去做”——但这是对“私权”而言;对“公权”来说:“凡是法律没有授权的都不能去做”。

  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即使专家确定了流行传染病,地方政府也要上报,上报后要得到授权以后,才能披露,才能让信息“公开透明”。无论是流行传染病的公布也好、武汉的封城也好,都必须获得上级的授权才能进行。

  在专家都还没有确定是否为流行传染病之前,在上级没任何授权的情况下,方方却要求政府要提前20天,在1月3日封城,否则就是“延误”、就是“隐瞒”。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回答美国记者关于中国政府“延误”、“隐瞒”的提问时,崔大使说:“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歪曲事实的。你说在几周内病毒增长很快,这是对的。但如果你去认真研究事实,就会发现一开始,人们对这种新病毒知之甚少,没有人真正了解它。你不能仅因几个人发烧就认为应该警告整个世界出现了一种新病毒。人们必须认真了解真实情况是什么。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掩盖真相的过程,而是一个发现这种新型病毒的过程,要确认病毒种类,更多了解它,更多了解它的传播途径以及如何应对。”

  方方知道了吧,这是一个发现这种新型病毒的过程,而不是一个掩盖真相的过程,所以你的“延误”、“隐瞒”论的说法,就象崔大使所说:“这种说法是歪曲事实的”。

  不过方方歪曲事实的东西多了,方方《软埋》中是对土改事实的歪曲,2016年方方输掉的那场官司,是对诗人柳忠秧获奖事实的歪曲,《方方日记》中歪曲事实的东西就更多了;指出《方方日记》中歪曲事实的东西不是本篇文章要论述的,这里就不多谈了。

  方方这样做的目的,不能说她无知,因为作为湖北省前作协主席,肯定不会是无知;那只能是什么呢?只能说她是别有用心。从心理学的角度说,社会中任何人都会或多或少存在着不满情绪,区别仅在于这种不满情绪针对什么事,不满情绪的发泄指向谁。方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引导公众把不满情绪针对国家,引导公众把不满情绪的发泄指向政府。

  但是,今天中国国家的强大和政府的自信不是方方们能憾动的,不是《方方日记》在亚马逊上公开预售时介绍几句:“社会不公、腐败、滥用职权、系统性政治问题阻碍了对传染病的反应”就能污名化中国国家和政府的,你的“日记”和这种污名化的介绍,在强大的国家和自信的中国政府面前,只能是“然并卵”。

  张渝政 重庆工商大学三级教授 硕士生导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